【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普洱】最苦命的女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45:35
摘要:五嬢是个典型的农民,二姐说,五嬢最幸福的时光,应该是她的少女时光。那时候的五嬢,应该是有几分少女的水灵的,而且爷爷是村里出了名的“老恶(鹅)头”,所谓恶头,并不是说爷爷是村里的坏人,而是爷爷的凶悍,强势,在村里,那是远近闻名的。 妈妈说,若是五嬢那天能吃上一碗米干,可能就不会走……多么让人心痛的如果,交了儿子的学费以后,五嬢身上只有两块钱,以及说是没舍得,不如说是五嬢,吃不起一碗三块钱的米干,吃了米干,儿子的学费就不够了,所以,五嬢就这样带着饥饿困乏,无声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谨以此文祭奠我的五嬢。——题记      刚刚去给五嬢(方言读音是娘的第一声)上坟回来。看到启邪老师的《怀念苦难的母亲》,生出一种哀婉的共鸣,让我终于提笔,写写我那命苦的五嬢。   第一次想要提笔,是二姐有一次说了一句,再也没见过比五嬢更命苦的女人了,是啊,周围哪还见过比我五嬢更命苦的女人啊,真的没有,所以,五嬢的故事,是让人落泪的。   五嬢是个典型的农民,二姐说,五嬢最幸福的时光,应该是她的少女时光。那时候的五嬢,应该是有几分少女的水灵的,而且爷爷是村里出了名的“老恶(鹅)头”,所谓恶头,并不是说爷爷是村里的坏人,而是爷爷的凶悍,强势,在村里,那是远近闻名的。有这样名声在外的父亲,五嬢的童年和青春,应该是受到保护的,当然,也因为这样的父亲,可能五嬢也没少挨骂,受到责罚。   五嬢按年龄,在兄弟姐妹中,本是排行老六,高面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在闹饥荒的时候,年仅十九岁的大爹,因为饿饭,死于饥荒。后来,我也不清楚几个兄弟姐妹怎么会重新调整了排序,到我们记事起,只知道爸爸是大哥,下面有大嬢、二嬢、三嬢、四嬢、五嬢,还有最小的小叔……而二嬢二十八岁的时候,因为心脏病在他乡去世,我们从来未及见过,也未曾祭拜。至于大爹,也是在后来祭祀的时候,渐渐记事了才陆续的知道,在乡下奶奶家的后山,埋着十九岁的大爹,那是父亲的亲哥哥,从记事起,每年都会去给他磕上三个响头。   五嬢的性格,随奶奶,性子淡,做事慢条斯理的,对人生没有什么规划。少女的五嬢,有着少女天生的水灵,也爱美,爱俏,爱帅哥。在农村,在一个小女孩的眼里,五嬢是嫁了一个最帅的男人。   后来我看到歌星井冈山的时候,我总觉的他们长得很像,才是五姑爹没有井冈山那么高,但是一样的大眼睛高鼻子薄嘴唇,那时候,我才十一二岁,十一二岁的孩子,还不懂得男色,但是,对美,已经有了天生的辨识。所以,我是喜欢这个姑爹的。就算后来出了那么大的事,我和我姐背后里偷偷的议论,也不恨他。   但是,爸爸却不可能不恨他。爸爸恨他,每次提起来,都恨得咬牙切齿。但是,我们都不提,这是一段,不能提的往事。   可是,我要写五嬢,这是不能不提的一段往事。   这是我们都不愿意再提起的一段血泪史,但是,若是要写五嬢的苦难史,这是绕不过去的一段。   这时候,我的心,已经生生的开始疼了起来。   今天,除了远在西盟的大姐,我们全家和小青,都去给爷爷奶奶还有五嬢上坟了,晚上,妈妈让回家去吃饭,我想,我得整理一下思绪,吃过晚饭,再来接着写,五嬢苦难的开始。   那是一个夜晚,十一点多,我们姐妹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突然听到敲门声。来敲门的,是大姑爹的弟弟,隐约听见他和父母说话,然后,父母就急匆匆的赶回了离城六公里的乡下,这个时候,村子里的叔叔找上门来,父母又急匆匆的赶回乡下,我们姐妹隐约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在父母的庇护中,我们没有见到那些血腥的场面。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是事后才更多的知晓。   我们首先面对的惨烈结局是,爷爷被五姑爹杀死了,五嬢身中数刀,躺在医院里面抢救,五姑爹从爷爷家跑到我家下面,在厨房里自杀了。   这么血腥惨烈的悲剧,真实的发生在了我家,让我们全都沉浸在不能自拔的悲痛之中。   五姑爹在我家自杀以后,印象中那个家,似乎我们再也没有回去过。当时因为我们在县城,就留着钥匙让五嬢家帮忙照看着房子,五姑爹在和爷爷的争执中,一气之下用砍柴刀砍死爷爷之后,说不让五嬢独自活在这世间受苦,杀红了眼又砍了五嬢数刀,据说他还想砍死自己的亲生女儿,一家人要死一起死。最后还是因为自己的亲娘护着孙女,襁褓中的小青才幸免于难。离开爷爷家,五姑爹就下到了我家,左思右想,是再无活下去的理由,最后,绝望的五姑爹,最后贪恋了红尘一眼,就用刀抹向自己的脖子,鲜血汩汩而出,这轰轰烈烈的半生,戛然而止。   这真是一个狠男人,对别人狠,对自己同样狠。   了断得如此痛快。   余下五嬢,躺在医院里,经受这世间,最血腥的磨难。留下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女儿,半生悲苦的命运。   留下我们一家,一夜之间,不得不面对这个腥风血雨生死离别的结局。   父亲,是不能不恨的,咬牙切齿的恨,那是杀父仇人。   恨也没个恨处了,他已经那么痛快的处决了自己。   后来听说,算命的说五姑爹,是活不过二十三岁的,所以,家里人才让他做的上门女婿,他果然没有活过二十三岁,难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命运?   信么?不信?玄乎。   我们姐妹似乎不恨他,恨不起来。但是,我们恨这么惨痛的命运,降临在自己的家庭。有迷信说,是半年前奶奶死的时候,犯了三杀,恐惧无声蔓延。   不敢提,害怕提。   我们犹如秋风中的落叶一般,瑟瑟发抖。   我想,父亲或许是相信命的。我们一家,在父亲的兄弟姐妹中,一直算是福顺安康的,父亲冥冥中应该是相信,祖上神灵庇佑,才佑我一家康泰。所以,每年的清明,父亲都会不辞辛劳,去离家很远很远的大黑箐,祭奠祖坟,年复一年,我印象中,除了父亲生病手术那年,似乎从无中断过。   我医院里的五嬢,幸运的和死神擦肩而过。那一年,五嬢二十六岁,襁褓中的女儿小青,才有九个多月。五嬢艰辛苦难的一生,才刚刚开始。   没有了父亲,失去了丈夫,一夜之间失去两个男人庇护的五嬢,开始了她艰辛而劳碌的命运。   受伤之后遗留下来的偏头痛,在农村,五嬢失去了曾今一半的劳动力,从一个眼神温润的女子,渐渐失去的光泽,加上一个人带着嗷嗷待哺的女儿,其中的艰辛和拮据,可想而知。   来自亲人的救济,是有限的。而且,那年那月,谁家不穷。就算父亲在城里工作,我们家里的状况要略好一些,但是,无法授人以渔,仅仅是无穷无尽的授人以鱼,常年累月,终究是有太多的无能为力。   尽管如此,我们依然是五嬢,最强大的后援,没有别人。   这种援助,有劳力的援助。   一直记得,后来我家的田地都租了出去,我们基本已经不用再回到农村去干农活。但是,每逢五嬢农忙的时候,我们全家,都还是会鼎力相助。回去帮她插秧,回去帮她打谷子,杀年猪的时候要回去帮忙煮饭,该给地里的红薯除草的时候,也得回去帮忙。那是一直一直都持续不断的记忆。   还记得大姐带上恋爱中的姐夫和同学回去打谷子,挑谷子,还记得二姐约上要好的男同学去铲红薯埂,还记得我带着自己的同学回去给五嬢家插秧……到后来,帮忙干活,就是自己家的事,已经习以为常。   五嬢也会尽可能得把做活计的日子,定在周末,定在我们得闲的时候。我们是即无奈,又不得不为之,后来慢慢长大,也会约上同学朋友,把劳动,尽可能的增添一些活力和乐趣。   尽管我们已经算是鼎力相助,依然是杯水车薪。五嬢艰辛苦难的一生,虽然因为我们的萤火之暖而得以渡过很多艰难和拮据,但是,五嬢的一生,依然充满了各种曲折和苦难。   那些不绝的折磨,不断的骚扰着五嬢艰辛的一生。   五嬢后来再婚了,再婚的男人是我们一家都看不上眼的一个男人。我们姐妹不喜欢他,可能是因为长相,两个姑爹,云泥之别的样子,尽管,尽管他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的悲苦,但是,我们恨不起来。   我们小孩子不懂事,但是,在父母这里,后来的这个五姑爹,似乎也是一无是处。在农村,长得丑就不说了,过日子,靠的是本事,这个五姑爹,没本事,也不说了,在农村,最最受不了的一种人就是,既没本事,还好吃懒做。   这五姑爹懒,做事也没个主见,又不踏实。叫做什么,叫一下,动一下。若不使唤,就迷迷糊糊的偷懒。   我五嬢就是一个没主见的女子,再摊上一个更没主见的男人。这日子,似乎一直没有什么起色。   有一天五嬢上山去捡菌子,回来后右手的小拇指就一直不舒服,开始的时候说是让毛毛虫的刺给刺到了,就用农村的各种土法医治,却左右不见好,后来小拇指整个都黑了。五嬢不得不到城里看病。到了城里,医生看后说是骨髓炎,必须切除手指,不然会感染更多的地方。几经折磨,五嬢又失去了一个手指。   一个下雨天,五嬢为追赶偷吃庄稼的水牛,不小心又摔断了一只手臂。   还有一次,五嬢在用切猪食的机器的时候,不小心又切到了食指,没钱医治,鲜血淋漓的来到城里找到在医药公司上班的二姐,二姐当时带着五嬢去中医院包扎的时候,心疼得泪如雨下,觉得五嬢的命,真的太苦太苦,似乎这些源源不绝的苦难,不停的纠缠着五嬢,片刻都不愿意离开。   小青初中毕业的时候,考上卫校,在上学还是到城里打工的犹豫中,寻上门来,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们一家的意见,是五嬢太苦,还是让小青早些打工,也可以减轻家里的一些负担,如果要继续上学,每年四五千块钱的学费,要从何而来,势必是需要我们的援助,而我们的援助,一个有限,另一个,常年累月,自然疲乏。   后来五嬢带着小青回去了。爸爸打电话给远在柳州的小叔,小叔叹息着说:“越不读书么,不就越穷了么。”小叔的这一句,是语重心长的。让我们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后来听说,是因为有了小叔和五姑爹的支持和决定,才让他们决定继续让小青上学。所以,小青一直感谢这个后爹的这个决定,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命运。   而我们所能做的是,在经济上给予力所能及的支持,而当时,似乎觉得这种经济上的救济,已经不指望五嬢能还上了。   为了供小青上卫校,五嬢的经济更是雪上加霜。   这个时候让我们开始改观的是那个在我们眼中一直好吃懒做的五姑爹,自从决定支持这个养女上卫校开始,他开始变得勤劳而节俭起来,对家的责任心,慢慢凸显出来。   一个男人的踏实,带给一个家的希望,我想,这个时候的五嬢,辛劳中应该会看到一丝丝甜蜜的曙光。   三年,只要熬过三年,等女儿工作了,有了一个指望,自己的日子,一定会好过起来的。   “记忆最深的是母亲到县城里卖一分钱一片的葛根,好不容易攒得三角钱,却舍不得花费,找到学校要把三角钱给我。恰好我出校到书店里看书,母亲就托同宿舍的同学转给我,说是学生要有学生的样子,用三角钱去理发。后来我听说母亲那天连一角钱一碗的米干都舍不得吃就饿着肚子回家了。”   正是启邪老师《怀念苦难的母亲》中的这小段描写,心酸的勾起了我对五嬢苦难一生的回忆。   苦难的五嬢,终究没能迎来自己的幸福时光。   那天五嬢去学校给儿子送学费,送了学费,在学校的办公室的椅子上休息,又饿又乏引发了五嬢的心脏病,病发的五嬢觉得自己越来越无力,身子越来越软,越来越软,就这样,再也没有力气醒来……办公室里的老师发现五嬢不对劲,把五嬢送到医院抢救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天了。   妈妈说,若是五嬢那天能吃上一碗米干,可能就不会走……多么让人心痛的如果,交了儿子的学费以后,五嬢身上只有两块钱,以及说是没舍得,不如说是五嬢,吃不起一碗三块钱的米干,吃了米干,儿子的学费就不够了,所以,五嬢就这样带着饥饿困乏,无声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让人心痛的事实,忍不住让我们潸然落泪。   对于五嬢苦难的一生,除了扼腕叹息,深深悲切,更是无言。   现实,曾经如此残酷的对待一个女子。   看着如今幸福生活的小青,二姐总是念叨着,如果现在五嬢还活着,可以含饴弄孙,享享儿女的淸福了……   可我可怜的五嬢啊……               商丘最专业的癫痫医院沈阳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北京军海医院好不沈阳癫痫病医院好不好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