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海蓝】秋喜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2:35:13
破坏: 阅读:2823发表时间:2013-11-03 12:53:37
摘要:曾几何时,山里相当部分年青人,出于对城市生活的向往,纷纷涌向县城或者圩镇。由于对城市生活的盲目追随,从而导致很多人高不成低不就,因此耽误了本当属于他们的美好时光。秋喜就是这一群体的代表之一。

【海蓝】秋喜(散文) 自从秋喜从乡下搬进了县城,他在这座高楼里久久不愿离去,这天气都渐渐凉了,他似乎还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来。他一直很羡慕城里人,羡慕他们在晚饭之后,晚霞尚未收起之时,走出这个嘉兴苑小区的大门,到附近的田野去转转,偶尔也可以去去KTV夜总会岂不逍遥又自在。
   今天,他和往常一样走出了小区,此时他发现,篱笆边牵延着的眉豆叶子,已经渐渐枯黄,许多白色的野菊花,一丛丛从草堆里路出头来,还有小朵的黄花在凉劲的秋风中抖颤。这里的景象似乎也能勾起他对山村秋思,况且是身在这陌生的县城呢!他轻轻地哼起了那首他所熟悉的山歌:
   野菊打花黄橙橙,秋分一过寒露临;
   夜长日短日光少,朦雾挨寨愁煞人。
   也不知怎的,唱着唱着,秋喜他心里弥漫着怅惘的情绪。他对这里层层叠叠的万家灯火,好像并不感兴趣也不喜欢这街市里过于耀眼的灯光。他漫无目的地时而在河边徜徉,时而在郊野闲逛,他想到当年就曾信誓旦旦,要在县城打拼几年混出个模样来,也要跟城里人那样过得风风光光。可是,正如古话说的那样“有你算没你赚”很多事情总是事与愿违,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
   回到小区,进了电梯,他看着箱框那一排白色的数字瞄了半天,他似乎忘了该点那一个键。好在同一层的住客点的是“7”,这才如释负重的轻轻将“9”键按下。他回房后,这个家似乎比乡下还要寂静,若不是一台彩电作伴,他真的不知道今晚又该怎么过。
   自从搬进了这个小区,老婆孩子都回乡下去了。寂寞中,他想到了老婆,想到她比自己更精明,居家度日、春种夏收,左右邻舍、人情上下、孰轻孰重,她总能分个一楚二清。结婚后,在妻子的带领下,他俩起早贪黑,外一份内一把的勤劳本份,连续三年在自己的四亩三分地里取得了好收成,米谷充裕了,家庭喂养就有了客观条件,他家的牛猪鸡鸭,山货鲜菜也是村里数一数二,光这家庭种养业每年就能带给她丰厚的收入,再加上她娘家的家境富有,也给予了她强有力的支持,只是几年的功夫,他的家庭就跨入了村里丰衣足食的富裕户。俗话说,运去金成铁,时来铁似金。秋喜这些年托了老婆的福,不但家庭蒸蒸日上,老婆还为他生了一对男女,这可是竹篙晒被子——“妥”了。
   秋喜没有忘记,自己尚未读完初中便跟随同村年长的一群人去了粤东的一家陶瓷厂打工,几年下来,混混噩噩学无长进,随大流宛似和尚念经,许多精明的小伙伴都功成名就,而他五六年下来仍然孑然一身。要不是家里父母急着要他回来完婚,也许这门亲事就可能要拖到过了而立之年。
   秋喜曾多次跟老婆商量: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们是不是也该向往向往城里人的生活,他觉得在山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栖,实在是很苦也很单调,即便我俩不为自己打算也要替孩子着想,总不能祖祖辈辈窝在山旮旯里做“泥牯禾”吧。但是,老婆跟他的想法不完全相同,到县城买房可以考虑,但只能作为乡下与县城之间的一个中转站,偶尔出来县城有个容身的地方,同时再买两间车库,我们不为放小车,而是作为存放山货之用途。老婆告诉他:种田人的根在乡下,民以食为天,人活在世上少不了一日三餐,如果没有粮食,没有蔬菜,一切都靠掏荷包来过日子,这钱总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
   思来想去,秋喜觉得老婆对每一件事情总是高屋建瓴、深谋远虑,想问题、过生活总是比他高一个层次,孰是孰非,孰重孰轻全在她的把握之中……
   秋喜辗转反侧怎么也不能入睡,他索性坐起来,拿来一个厚厚的靠垫塞在枕头上,一对眯眼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这就叫垫高枕头想个清楚吧。他觉得不能在这样窝囊下去,总要出去走走看看,说不定瞎猫还能碰到死老鼠,很多事情往往会发生在不经意之间,倘若真的遇到一门市价横溢的生意,那定叫老婆子转忧为喜,刮目相看啊。
   天亮了,秋喜迅即起床,掀开门帘,拉开两扇厚重的玻璃门,他终于又熬过了一夜的孤寂,在阳台上看见了东方的晨曦,晨曦里依稀可见的是那黑压压的山峦,散落在山窝里的村庄升起了袅袅炊烟。此时此刻,他看到也闻听到了城市郊野忙忙碌碌的行人,在车水马龙中赶早市的人们。
   太阳升起来了,那蔚蓝如海的青天和淡金色的阳光,和挂在西峡山山顶那乳白色的月亮,折射出来秋的和谐、欢畅、自然与端庄。阳台上还不时地有挟带着桂花香的阵风,都含有极为强烈,挑拨人们心弦的力量。在这种秋风秋韵总撩人的刺激下,秋喜觉得应该走出去,到集市上去看看城里的风景,亲眼看看城里人为幸福生活忙碌赚钱的情景。
   在楼下,他仍到对面的一处早点摊里买了五六个包子,两块春卷,顺着河堤朝县城市中心的方向边走边吃。尽管已及深秋,而这里的河水仍然漫过了那一排排圆滚石铺就的步道,清粼粼的河水拍打着一个个石头,哗哗声中,如一个个快乐的歌手,正在河边唱着欢快而又流畅的歌。这河堤好似新加固的,而且从西北角的引桥一直延伸到禾树坳水电站;在河堤的一侧,仍然树木葱茏,绿荫匝地,一种幽妙的意境,萦绕他的脑际。秋喜怔怔地站在树荫下,好像身处自家乡下的深山老林里。在那香樟掩映中,一道金色的柔光荡漾着,此时,幻觉中好似有一个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收费披着金绿柔发的仙女,正赤着脚,踏着白云,从他面前经过的情景。再向东看,乳白色的秋阳已经高出了山巅,能清晰地看见远处田野,那金色的稻浪在微风中翻滚。
   秋喜徘徊在这浓绿深翠的帷幔之下,竟然忘了前行。此时,一个身着T恤的男子,脚上穿着木屐,踢踏踢踏的走过来。他向他打探道:“老表,请问去县城最大的农贸市场怎么走?”
   那男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见面前站着的是一个神情憨厚,面带微笑瘦高个,便猜出他是从乡下来的。“你一直朝前走,等过了那座新桥向前走300米,向左;又向前走150米,向右;再左拐进去六七十米,再左转就到了。”男子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秋喜心里泛着嘀咕:这么复杂呀,我一下哪能记得下来,算了,走一段问一段吧,扬州都问出冇姓人。他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
   经过这河堤边上的一片“森林”前面有一段鹅卵石铺砌而成的斜坡路,两旁整齐地栽种着一排排冬青树,还只有肩膀高,阵阵青草香和浓浓的桂花香,从微风里荡过来,他感觉如同处在山村小道上那样的神清气爽。这里,没有他想象中的垃圾满地,尘土飞扬。下了斜坡,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家大型的超市,超市门口早已是人头攒动、车水马龙。秋喜带着好奇也带着几分憧憬,索性跟着人群走了进去。
   哇!宽阔的店堂显得茫茫荡荡,各种货架鳞次栉比,高高低低错落有致,五颜六色的商品应有尽有,真的是让他目不暇接不知所以。他走进靠店堂中心一点的水果柜前一看,各种水果正在向他招手,向他微笑。他走近一看:有本地的、有外省的、有南方的、有北方的,还有不少是从国外进口的。此时此刻他如同掉进了五味池,一种浓郁而带点刺鼻的果香吸引了他,他问正在忙碌于捡拾的一位商品管理:“请问这个带刺的如同南瓜似的叫什么水果呀?”管理员告诉他:“这是从泰国等东南亚国家进口的榴梨,是一种很适合于老人享用的果品。”哦,他凑近去看了看那里标注的价钱,11元500克。他心想,这么贵,吃了会上天啊。随后他再看了看与之相近的一堆柚子,那里写的是福建特产——红心柚,标价9元500克,他抱起来一个看了看了,标重为1678克,天哪,三斤多,一个柚子的总价竟然要30元,他四下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人,立刻将那张商标撕下来揣进了裤袋,因为这种柚子他也试种过,就是没有形成规模。
   秋喜没有想到,进了这个超市有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数不清的商品让他大开了眼界,好似有许多的往事会让他记上心来。他又学着别人走上了扶梯,来到二层,这二层的全是服装百货,琳琅满目且皆为冬装秋货,当他看到一处木制品货柜,摆放的各类木制品家具、厨具和玩具时,他又好奇的问柜台前的服务员:“这些家具都是产自何方?”服务员告诉他,都是产自广东和福建。他立刻产生联想的默念道:天哪,我们自己都生活在深山老林,各种杂木栉风沐雨的在那里站着、躺着,怎么就不动脑筋想办法让它变成商品也摆上超市,变成现钱呢!
   商品太多,人也愈来愈多,令他眼花缭乱的同时,他感到空气有点儿浑浊,所以就跟随着人群下了楼,并再次到水果摊那里一阵逗留后,若有所思的走出了超市上了大街。他继续向前,重新上了河堤顺流而下,七拐八拐的来到高塘街,在十字路口一块高高大大的招牌写作【新城区农贸市场】。“呵呵,我是瞎子摸象,凭感觉我终于找到了你。”秋喜自言自语道。就在他准备向前走五六十米进农贸市场时,一个身着艳丽服饰,脸上擦满脂粉的中年女性凑到他的跟前,他正好生奇怪时,那个女人便用娇滴滴的声音将他喊住“老表哥,你这急匆匆的走这么快干嘛,从乡下来一趟县城不容易,应该进来歇歇脚,也乘此享受享受啊!”秋喜对县城里有“按摩”小姐早有耳闻,却未能亲眼所见,今日是瞎猫撞上了死老鼠,竟然还有女人家追着问。“嘿嘿,难道是走桃花运不成?”秋喜有点儿情不自禁。
   他心里暗喜,但却装着要赶路办事不予理烟台癫痫病治疗应该选择哪个医院?睬的口气说:“对不起哈,我今天是来办事的,哪有时间来消闲呀!”“哎哟!表哥哥呀,磨刀不误砍柴工,办什么事也要劳逸结合呀,花上一个时辰放松放松比什么都强。”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像野米鸡那样咯咯地笑着。并半推半搡的将他请了进去。
   楼下的店面摆着一张并不显眼的柜台,柜台对面的墙上挂着各种按摩推拿项目:中式的,泰式的,还有韩式的,品种俱全,名目繁多,而且还是明码标价。秋喜心想,人生一世难得风光风光,既然来了,何不潇洒走一回地乐享乐享。他对老板娘说“就给我来套泰式的吧。”秋喜,装出一幅投资商的样子,豪放又不失风度的跟老板娘说着。
   “好好好!客官尽管吩咐,我这里的小姐可都是来自边远农村的黄花闺女,清纯、秀美、温柔又含蓄,包你满意滴。”老板娘一边嬉皮笑脸的说着,一边带他立即上楼。
   这是一套六个房间的商住楼,每个房间都摆放着一张双人床,靠近门边还有一张手术台似的按摩床,还未等秋喜稳定情绪,一个走起路来袅袅婷婷的少妇模样的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先生您脱了衣裤吧,我陪你洗个澡。”少妇娇滴滴的说着。
   “陪我洗澡?”秋喜大吃一惊。随后又问“怎么洗呀?”秋喜有点儿受宠若惊的问。
   “哎呀,你看你,就是我和你一起洗,这叫着鸳鸯浴!”小姐用色眯眯,且带有些挑逗的眼光看着他。
   这楼下打的招牌明明是按摩,怎么还有这等好事。秋喜心里感到有点儿纳闷,但又不好意思细问,便道:“这样要好多钱吧?”
   “你没有看到楼下都是明码标价的嘛”,小姐一边说着,一边就给他宽衣解带,此时秋喜的心砰砰直跳,有点儿难为情似的。然,他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美色所吸引。他想,反正闲得很无奈,既来之则安之,尝尝鲜、过过瘾也未尝不能。少妇拧开了热水,哗哗的热流从花洒中喷涌而出,灯光下透过水雾,他终于看见了这少妇一丝不挂,此时此刻他按耐不住本能的冲动,全身被少妇搓揉得和水温一样热血沸腾。他看见少妇那柳条一般柔软的身材,稚嫩而湿滑的肌肤,以及那一对高高隆起的乳峰,他终于体验到了什么才是情不自禁!他已经感觉自己成了仙,好似身处人间仙境,整个人已经飘忽在梦幻之中……
   少妇柔情万种的为他献出殷勤,给他擦拭着,冲洗着,还不时地还给他一个轻轻的吻。渐渐地,他被小姐请上了床,还未等小姐施展按摩的技能,秋喜就好似饿虎扑食般的紧紧搂住了她,不顾一切的陷入交欢的云雨之中。
   也许是太过于兴奋,也许是昨晚没有睡好,秋喜竟然偎依在少妇的怀里昏昏睡去,尽情地享受这种来自天外的芳容与柔情……
   “老表哥,你醒醒咯,已经过了好几个‘点’了!”少妇嗲声嗲气的喊叫着秋喜。
   “哦,你说什么呀?什么过了好几个点?”秋喜不解的问道。
   “你呀!脑子怎就不开窍哦。我们这里是按‘点’计费的,你已经在这里过了三个点了。”少妇在说话间,秋喜匆忙地穿好衣裤,跟着她的后边下了楼。
   “怎么样,我们这里的服务你满意吧?我看先生是不是有点儿乐不思蜀了。嘿嘿”老板娘皮笑肉不笑的带有戏弄的口吻说与他听。
   “嗯,是蛮舒服的。主要是昨夜没有睡好,加上你们小妹此般柔情蜜意的呵护,我竟然睡着了。好了,不说了,你赶紧给结了账吧。”秋喜装着毫不在乎的样子说。
   “一共是三个钟,台费是240元,小姐的小费是600元,一共是840元。”老板娘无不得意地告诉他。
   “什么呀!要这么多钱?你们这不是戏弄了我吗?”秋喜非常沮丧的说着。
   “老表仔呀,你都说到哪儿去了哦!我们开这个按摩店都十几年了,从来都是依法依规,守法经营,公一道两的,我怎敢多算你一分钱呢!”老板娘装出有点生气的样子说道。

共 9530 字 2 页 首页12湖北市癫痫研究医院="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374239&pn2=1&pn=2" class="next">尾页
癫痫发作应该怎么治疗alue="374239"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