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荷塘】过日子(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20:47

1.

外婆嫁给外公的时候,才16岁。

16岁的外婆,眉目弯弯,十指尖尖,如一枚刚出苞的芽,湛湛的。

结婚那天,村里男男女女都来看热闹。风吹过,红头盖掀起的一角,泄露了外婆含羞带怯的笑。村人眼前一亮,外婆着红衣戴银圈,款款下轿的模样儿羞煞了门前的石榴花。

大伙哄叫着要外公喝酒,娶了如此美娇娘。那晚的洞房闹腾得不像话了,一波又一波的吵闹声汇成一股会唱歌的河。月亮在天上笑,笑成一朵银晃晃的花儿,斜斜地躲在外婆乌黑的发髻上。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外公、外婆婚前没见面,第一次见面便是结婚。

然,日子,竟因外婆的到来有声有色起来。

外婆把院子拾掇得干干净净。院内,瓜果蔬菜挤挤挨挨;院外,柚树梨树,抽枝拔节。树与树的中间,一条长长的细绳横拉着。绳子上,外公的汗衫,外婆的花衣,鲜妍的模样,随风荡啊荡。俏俏的,俏俏的,一如外婆水灵的青春年华。

“那时,你爱外公吗?”我这样问外婆。

“傻丫头,什么爱不爱,不就是过日子呗!”外婆笑了笑说。

“过日子?过日子是什么?”年少的我不明白。

我想,外婆与外公那时正年少,于他们来说,爱情是越过婚姻的偷跑的果,它结在长长的日子后头吧。

2.

十年了,外婆已生下了五个孩子。

回忆,在这一章节却打了个结。一串串疙瘩,拧得紧紧的,一颗一颗如石子,磨得人生疼生疼。苦难像搏击的拳头,在外公外婆的日子里重击而下,一拳,一拳,又一拳。日子成了巨浪中的扁舟,摇摇欲坠,岌岌可危。

“那个时候,苦哇!”外婆叹道。一声苦,延长,延长,再延长,仿佛长成一条细细的线,把听的人一点一点拉近那旧的时光。

旧时光,倒回1958年。到处是饥荒,到处是饿死人。树皮被扒光,野菜被挖尽,田野像干瘪的乳房,再也挤不出一滴奶。村里游荡着浮肿的人,轻飘飘的,只剩下雪白的牙齿、大大的眼睛。

孩子们个个嗷嗷待哺,一个个像张开嘴的燕雀,叫着,喊着。

外公偏又生病了。这是一场大病,总是咳,总是血,无数的血,从外公的胸腔里直直地射出。

“可以接满满一盆!”回忆在外婆的嘴角胆颤心惊。

那怎么办呢?外公生病,孩子还小,到处又是饥荒。

苦难能把一个女人的坚韧无限放大,外婆毅然挑起了所有的担。

她下田,挣工分。

她挖草根给孩子们充饥。

她四处寻访,给外公治病。

一个偏方,经年的老鸭炖茅草根,成了苦难里遥远的曙光。

在那样的年代,要吃上老鸭,谈何容易?外婆想尽了各种办法。她卖了所有陪嫁的首饰,她打草绳编草鞋来卖,她磨豆腐把豆腐做得光滑细嫩,走街串巷去叫卖。

……

总之,日子,在外婆这个舵手里,竟颠簸成了一艘有惊无险的船。

吃了无数只老鸭后,外公的病奇迹般地好了。

“外公,你爱外婆吗?”听到这里,我问着九十高龄的外公。

此时,外公正戴着老花镜,一丝不苟地看着报纸。

“那样的年代,只顾着活命,哪里还管爱或者不爱。”外公眼不离报纸笑着说。阳光在他核桃似的脸上,柔柔地跳跃翻滚,如蜜一样流得满脸都是。

是啊,在那样的年代,能活下来,就是好的。我把外公的话在心里悄悄地重复着……

3.

日子,还在有条不紊地上演着。

又过了三五年,外婆生下了第七个孩子。

艰难是揉皱的那张纸,怎么铺也铺不平。然,外婆竟是拿着熨斗的能人,把日子熨烫得服服帖帖。

她把七个孩子一个一个地送去上学。

“上啥学,早点学点地里农活才要紧。”村人总是这样劝外婆。

“不认字,就等于睁眼瞎,孩子一定要读书!”在那样的年代,外婆就有那样的理念,不得不让人叹服她的先见之明。

是的,我忘了说,我的外婆只有着初中的文化,在当时,是顶顶难得的事。

于是,日子继续过着。

院子的柚子一年一年地结果,房顶的炊烟一日一日地升着。

寻常日子,寻常过。一碗青菜豆腐,也能吃出香香甜甜的味来。

一年一年又一年,外婆的七个孩子一个一个地上了大学。

于是,外婆外公成了村里的传奇。一对农村的父母培养出七个大学生,在当时是了不得的大事。有记者来采访,有领导来慰问,各种各样的光环照耀着这个普通的农家。

“那时几岁啦?”我问。

“我六十多岁了吧。这日子啊,就像麦芽糖,开始慢慢地嚼出甜味了。”外婆缺牙的嘴里荡出圆圆的笑声。

“日子好了,外公外婆相爱啦!”我调皮地笑侃道。

“什么爱不爱啊,不就是过日子嘛!”外婆乐呵呵地笑着,脸上布满了回忆的甜……

4.

孩子们个个都大了,娶得娶,嫁得嫁,一个比一个过得好。

孩子的孩子也大了,一个一个成家立业,一个比一个优秀。

孩子的孩子的孩子也出生了,一个一个天真活泼,太婆长、太公短地喊着。

外公九十多了,外婆八十多了,银发烁烁,精神矍铄。

院落的太阳,静静悄悄地挪移着,不愿惊醒俩老人宁静的时光。

“老太婆,等柚子熟了,给曾孙子们送几个去吧。”外公眯着眼睛,打量着柚树上黄亮亮的大柚子说。

“老头子,你把那鸡蛋装好,给曾外孙女捎去尝尝。”外婆一边抬头看着晾衣的绳子,一边赶着菜园子里的母鸡。

……

就这样,一问一答,日子从从容容地一点一点地走着。

现在,我再也不会问外公外婆“爱不爱”的问题了。

那日,县城里过马路,只见90岁的外公牵着80多的外婆的手,小心翼翼地挡着车辆。

那牵手的姿势,一点一点嵌入蹒跚的步伐里,融入金灿灿的夕阳里。

爱,无需说。它在日子里一丝丝生根发芽,长成了一棵参天的树。

5.

今年,中秋前夕,外婆接到儿女们的电话说要回老家团聚。

有这么一个甜甜的消息揣在外婆的胸口,老外婆高兴得睡不着。

月儿西斜,星星摇晃。外婆还在盘算明天买什么菜,她悄悄地起身,怕吵醒熟睡的外公。谁知,踱步到另一个房间之时,眼前一黑摔倒了。

那一夜,有多少疼痛从外婆的身上传到外公的心上。窗外,竹叶婆娑,声声含泪。

县城医院里,医生看着片子,说:“严重骨折,马上手术。”

外婆被推进了手术室,外公在外面掐着表,滴滴答答,分分秒秒烙着从心上过。

手术顺利完成,外婆被推出手术室的一刹那,七个儿女、满屋孙子开心地笑了,唯有外公却哭了,他偷偷地拿过衣袖擦着眼角的泪。

颗颗老泪,依依深情。住院两周,外公一刻不离,夜夜在医院陪宿。

他说,看着老太婆在身边才放心。

她说,听着老头子的鼾声才安心。

至此,再无人劝外公晚上回家睡了。我终是懂得,有一种爱不必说,却早已渗透在各自的骨血里。你的呼吸,我的呼吸;我的疼痛,你的疼痛;你的生命,我的生命,不可分,不可分。

遥想外婆十六岁那一年,风吹盖头,惊了村人的眼。日子一天天地过,岁月一年一年地走。今年外婆八十有八,外公九十有三。病榻之上的外婆日渐起色,病榻之外的外公殷勤周到。

过日子,过日子。外公与外婆还有长长的好日子要过咧!

朔州哪家癫痫院比较好贵州哪家医院能治癫痫鸡西有专治癫痫的医院吗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