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星月】错爱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34:05
一、   周立波说过,无论是短暂的邂逅,还是长久的纠缠,无论相识恨晚的无奈,还是终成眷属的友情,无论倾注了巨大激情的冲突,还是伴随细小争吵的和谐,这一切都是爱情。每个活生生的人的爱情经历不是一座静止的纪念碑,而是一道流动的江河。当我们回顾往事时,我们自己不必否认,更不该要求对方否认其中任何一段流程、一条支流和一朵浪花。   现实中的爱情多半是失败的,不是败于难成眷属的无奈,就是败于终成眷属的厌倦。然而,无奈留下了永久的怀念,厌倦激起了常新的追求,这又未尝不是爱情的成功。爱情无论短暂和长久都是美好的,甚至陌生异性之间毫无结果的好感,定睛的一瞥,朦胧的激动,莫名的惆怅,也是美好的。   是的,刘子清注意起郭凤岚的时候已经是一顿饭局的尾声了。这次饭局郭凤岚是设局的人,刘子清是局。其实饭局的关键不在于饭而在于局,人吃什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但局的结果却各不相同,今天的饭局就是郭凤岚生意上的事求刘子清帮忙的。刘子清在市政某部门工作,工作的特殊性使他对这种局有种无奈,设局的人都带有目的性,去了除喝酒外还要在业务原则允许的情况下做出最大限度的让步,这种让步对自己来说多少承担一些风险,没事时风平浪静,有事了轻则挨顿主管领导的批评,重则影响自己的仕途。   起先刘子清没在意,既然推不了来了,事肯定是要办的,郭凤岚殷勤的劝酒夹菜也是希望事能按自己预想的结果办,做生意的女人一般能说会道还会察言观色,刘子清能喝酒,郭凤岚便一杯一杯的陪着喝,喝到现在看着都有点醉了还在喝,刘子清看着郭凤岚心里突然动了一下,女人在外面不容易,何必让她陪着自己喝呢?   饭吃完了,郭凤岚的事也办妥了,结果比她预想的还要好点,郭凤岚高兴,于是隔了几日又吆五喝六叫了刘子清和他熟悉的朋友一起吃饭表示感谢。依然是郭凤岚陪着刘子清一杯接一杯的拼,酒至半酣,刘子清心里有点乱,生活中酒桌上见的女人多了,见这个女人一杯一杯的喝酒,自己有种心疼的怜惜,离婚五六年了还从未对哪个女人有这种感觉呢,这是怎么了?刘子清用手中的酒杯掩饰着心中的慌乱,在他的意识里自己喝的是开水而不是酒。   第二天早晨醒来,刘子清摸摸轰轰欲裂的头,看到自己和衣躺在沙发上,昨夜怎么回来的已没有一点印象。刘子清自嘲地笑笑,在散乱的记忆中搜寻昨夜和自己一起拼酒的女人,她最后怎么样了,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喝的不省人事?   刘子清躺着没动,懒懒地伸手从茶几上摸了盒烟抽出一支深深地吸了一大口,然后慢慢地张开嘴,一股袅袅的烟雾便在眼前飘散开来,刘子清看着眼前的烟雾心里舒服了许多,仿佛他吐出的不是袅袅烟雾而是积压在内心最深处的心事。   刘子清一直躺在那里一口接一口的吸烟,空洞的眼神跟随着漂浮的烟雾四散开来,眼前除了发黄的墙就是落满灰尘的家具,一切看上去都死气沉沉的没有一丝活力。唉,家里还是有个絮絮叨叨的女人和活蹦乱跳的孩子好,要不生活太沉闷了。   刘子清兀自想着,眼前便又浮现出昨夜陪酒的女人,瓜子脸,白皙的脸上透出一丝桃红,黑黑的卷卷的睫毛嵌在一双大而有神的眼睑上,浓郁的黑色的眼影衬着被精心勾勒过的眉,小巧的鼻尖一动一动配合着一口一口喝酒的嘴,柔和的嗓音中透出女性的温柔,眼中扑闪扑闪的光却显现出生意人的精明与强干。   “奇怪,北京治疗癫痫有哪些医院?我为什么要想这个女人呢?”刘子清自言自语咕哝了一句,起身踏着鞋去卫生间随便擦了两把脸,用梳子将凌乱的头发梳了梳,牙也没刷便出门了。   昨天的酒喝的确实有点多,现在不仅头疼,而且胃里像燃着了似的烧。看看时间,上班还早,刘子清慢悠悠的步行到离家不远的牛肉面馆要了碗面吃了才觉得舒服了许多。吃完饭刘子清又慢悠悠地走到单位,再看看时间,还早,也没看报,动手把办公室整理了一番,拖了地才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浏览起新闻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其他同事陆陆续续来上班,刘子清习惯性地跟着大家的节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处理完手头的几件事部门通知开会,他和往常一样早早到了会场,可是今天的他眼前总是浮现着昨晚郭凤岚喝酒的样子,会议的内容听得稀里糊涂的,好不容易开完会,刘子清走进办公室便关了门调出郭凤岚的手机号打过去。电话响了半天才被接起,随即就有郭凤岚温情柔软的声音传过来:“刘主任,昨晚还好吧?”   刘子清自嘲的调侃到:“还好,就是不好意思,在郭女士面前露丑了,今天打电话一来问问你这两天的事办的是否顺利,二来还是因为昨晚的失态向你道个歉!”   “刘主任说哪里的话呀,昨晚是我不好让你喝多了,送你回家时真怕你家领导批评我,还好去了领导不在家。”   刘子清一听昨晚是郭凤岚送回家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忙向话筒那边的郭凤岚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因为我让你受累了,今晚我请你喝咖啡,不知道郭经理肯赏光不?”   “请刘主任怕都请不动,还哪有赏光不赏光的问题,你说吧,在哪里?今晚无论有天大的事我都放下和刘主任去喝咖啡!”挂了电话,刘子清心里平静了许多,他又一如既往地投入了工作。   晚饭后,刘子清早早来到了和郭凤岚约好的佐岸咖啡屋,先要了一杯“摩卡”,坐在靠窗的地方,背靠着柔软的沙发,静静地听着纯净的音乐,望着窗外繁华的都市、行驶的车辆和匆匆路过的人流,喝一口咖啡,一缕淡淡的苦味中回味着一股浓郁的芳香,刘子清呆呆地沉浸在这宁静的充满浪漫氛围的咖啡馆里,仿佛自己和外界的喧嚣、浮躁隔绝了一般。   “笃、笃、笃……”正在刘子清独自沉迷在浓郁的思绪中时传来轻盈的笃笃声,刘子清抬头一看,不知何时郭凤岚已经来到自己身边。依然是昨夜的样子,瓜子脸,白皙的脸上透出一丝桃红,黑黑的卷卷的睫毛嵌在一双大而有神的眼睑上,浓郁的黑色的眼影衬着被精心勾勒过的眉,小巧的鼻尖一动一动配合着一张一张说话的嘴,过于绷紧的衣库更加显现出了高耸的乳房和浑圆的臀部,黑色居然将她的性感显现得淋漓尽致。   “刘主任这么入神地在想什么呢?”还未等刘子清开口,郭凤岚已含着浅浅的微笑柔声地问道。   刘子清尴尬的笑笑,随即又带着赏识的目光打量了郭凤岚一眼调侃到:“在想郭经理是个什么样精灵呢?每次见到都让人眼前一亮一亮的。”   “刘主任真会说话,我不过一个普通的女人,怎么能和精灵比呢?”郭凤岚一边柔柔地说着,一边抬起柔若无骨的手和刘子清握了握。   刘子清握着郭凤岚的手,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来,此刻咖啡厅跳动的音符不再平静,浪漫的氛围顷刻间充满了暧昧的味道。人和动物一样是有生殖器的,为了生命的延续不得不受欲望的支配和折磨,用自然的眼光看,人在发情、求偶、交配时的状态与动物并无本质的不同,一样缺乏理智,一样盲目冲动,甚至一样不堪入目。   在短暂的肌肤触摸中,郭凤岚感到了刘子清的冲动,脸色微微一红抽回了自己的手,刘子清自知失态,忙调整心态邀请郭凤岚坐在沙发上并为她要了她喜欢的咖啡。   郭凤岚看着刘子清的一举一动,悠悠地说:“刘主任真会照顾人,你这么做我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刘子清听着郭凤岚的话微微一笑说:“两性之间的和谐并非现成的,它需要一个被彼此理解、接受、适应的过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程,等郭经理了解了我并接受了我的时候自然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当然为了让你尽快适应我,我可以告诉你我喜欢有弹性和有灵性的女人。”   “有弹性和有灵性的女人?”   “什么样的女人就是有弹性和有灵性的女人呢?”郭凤岚听着刘子清的话憋着眉头接连问了两句。   刘子清看着郭凤岚的样子笑笑说:“就像郭经理这样的女人就是有弹性有灵性的女人呀!”   “我?!”   “是呀,弹性就是性格的张力。有弹性的女人性格柔韧、伸缩自如,她善于妥协也善于在妥协中巧妙的坚持,她不固执己见却能在不固执己见中有自己的主见。灵性就是心灵的理解力,有灵性的女人天生慧智、善解人意、善悟事物真谛,她极其单纯却又在单纯中有一种惊人的深刻。”   郭凤岚听完刘子清的话脸带愉悦的神情说:“听你这么说好像我的性格不僵硬不软弱、不浅薄不复杂,突然连我自己也感觉我是十全十美的女人了。”   邂逅的魅力在于它的偶然性和一次性,完全出乎意料,毫无精神准备,性诱惑的发生以陌生和新奇为前提,有性欲的人并不过分挑剔对象,两个陌生的躯体突然相互呼唤,两颗陌生的心突然彼此共鸣。在跳动着音符的昏暗光线中,刘子清似有似无半真半假的戏谑方式向郭凤岚表白了自己的爱慕,郭凤岚则在刘子清对女性弹性与灵性的结论中半推半就的让他完成了情欲的宣泄。          二、    两性之间只隔着一张纸,这张纸不是透明的,在纸的两边,彼此高深莫测,但是这张纸又是一捅就破的,一旦捅破,彼此之间就再也没有秘密了。   刘子清和郭凤岚捅破了这张两性之纸并彼此丈量了各自肌肤的每个部位,他们之间由猜测变得熟知起来,郭凤癫痫病可以通过手术治疗吗岚知道刘子清离异若干年一直独身,刘子清知道郭凤岚的家并不温馨和睦,干柴遇烈火,一场看似熊熊的爱情烈火在相知、相爱、相惜的无奈中拉开了序幕。   刘子清利用职务之便为郭凤岚大开方便之门,郭凤岚为刘子清背着孩子丈夫天天和他幽会在公园、茶馆和他的家中。刘子清突然觉得从前自己的家像一只小小的船,前面永远是陌生的水域,无论四周风平浪静还是汹涌澎湃,只要牢牢地驾驭,自己永远把着舵航行在辽阔的大海上,而有了郭凤岚后自己却迫切的想要和她在一起,似乎有她的时候就像自己远行了很久在海平线上看到港口朦胧的影子,他累了需要一个靠岸的港湾歇息。    爱就是对被爱者怀着一些莫须有的哀怜,做一些不必要的事情,怕被爱者冻着饿着,担心遇到意外,爱就是做被爱者保护人的冲动,尽管这种保护在旁人看来毫无意义。刘子清觉得郭凤岚打拼在生意场上太薄弱,她需要他强有力的后盾;刘子清觉得郭凤岚在家受到了丈夫的虐待,只要在一起他想方设法满足郭凤岚的任何愿望。刘子清每时每刻都希望和郭凤岚在一起黏着,他带她去喝酒,他带她去他的朋友家,他希望他牵着她的手走完一生一世。郭凤岚微微地笑着看着刘子清所做的一切,对他的付出照单全收,报答的筹码就是在瞒着丈夫的情况下给他爱,给他他需要的温存。   在一个大雪风飞的晚上,刘子清独自呆在家里,想着郭凤岚的一眸一笑,巨大的渴望使他欲望顿生,他想看她的身影,他想听她的声音,他想完完全全的拥有她……在欲火的焚烧下刘子清不由自主的穿上衣服来到郭凤岚家的楼下,他期望能从亮灯的窗户中看到郭凤岚披着长发的背影,然而整栋楼除了武汉的哪家医院可以治疗好癫痫病零星的窗户发出灯光外一切都沉浸在深深地雪夜里。刘子清握着手机徘徊在雪地上,飞舞的雪花落在他的头顶上、衣服上便悄无声息地盘踞不去,脚下的积雪被来回走动的脚步踩成了一条小路。   刘子清看着郭凤岚家黑黑的窗户,孤独像一张巨大的网笼罩着他,他觉得自己是人间的一个没有伴侣的漂泊者,此刻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脆弱,他渴望郭凤岚柔若无骨的小手抚摸着他,他渴望像小时候依偎着母亲那样依偎着郭凤岚,他想把头埋在郭凤岚的怀里哭泣,可是眼前除了凛冽的寒风就是飞舞的雪花,风吹红了他的鼻子,雪花落满了他的头发,冬夜的寒气冻木了他的双脚,他想她现在一定躺在丈夫温暖的臂弯里均匀的呼吸,来时的热切化作深深地失落,最后失落化作绝望促使他按响了她的手机号,他想无论结果怎样他都要告诉她他在想她,然后转身离去。   熟悉的铃音过后,话筒里传来郭凤岚低低的声音:“他在,这么晚打电话不方便。”   刘子清听了郭凤岚的话,更大的失落和心痛在心中漫散开来,他几乎用哽咽的声音说:“你在哪儿接电话?”   “我在凉台上,别闹了我明天给你打电话。”郭凤岚低低的声音哀求说。   “不用明天打电话,你挂了手机打开凉台的窗户往下看,我就在你家楼下。”   郭凤岚打开窗户,一股凉风夹杂着雪花扑面而来,往下一看,一个黑色的人影在雪地里来回走动,激动和幸福使她不顾一切的说:“你等着,我马上下来,他睡着了。”   郭凤岚挂了电话,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也没换拖鞋轻轻地打开门出来了,等走过一层楼梯后她才快步如飞的向楼下冲去。   当她跑出楼门,刘子清不顾一切的迎上去抱住她用冰冷的唇轻吻着她的脖颈和面颊,在一番缠绵过后刘子清才意识到郭凤岚只穿着睡衣,他心疼的抚摸着她柔弱的身体骂她:“傻瓜,这么冷的天出门怎么不穿棉衣呢?”   “我怕惊醒他没敢找衣服。”   “你这么下来万一他醒来你怎么办?”   “不防事,万一他醒来我就说我来例假家里没卫生巾,下午买的忘地下室里,现在来取。” 共 756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