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晓荷】视察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42:16
   在神谷县的小会议室里,县各单位的头头齐聚一堂,县委书记柴进主持今天的会议。   “同志们,新上任的市委书记杨飞同志后天要到我县来视察,我想最主要的地方应该是我们的神谷县盱眙工业园区。所以,我们今天的碰头会的主要任务是如何做好杨飞同志的接待工作。我希望大家推掉一切应酬,亲力亲为,把任何一个细节落到实处。同志们,杨飞同志是中央直接空降到我市的,履职半月来,降级和撤职的一把手数不胜数,大家应该有所耳闻。前天,杨书记亲自监督临县肖县长自写讲演稿,当看到他把“默默无闻”写成“默默无蚊”时当场降职;私访到太平县苟书记上班玩电脑游戏时当场撤职。铁腕理政,足见一斑。同志们,我丑话说到前头,如果哪个部门出现了问题,别怪我不讲任何情面。”国字脸的柴进扫视着全场,横肉乍现,唾液乱飞。光溜溜脑门下,小巧的三角眼凶光四溢,咄咄逼人。   “同志们,该说的柴书记已经讲了,我就不重复了。我补充一点,后天市电视台的记者也悉数到场,同声直播,我们的一言一行均毫不保留地暴露在全市人民的眼前。希望大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力求至善至美。这是一场伟大的攻坚战,大家有信心吗?”笑面虎胡涂县长也扫视了一眼会场,作战前的总动员。   “应该没有问题吧!”葫芦脸的交通局长马焙是胡涂的妻舅,当然唯胡涂马首是瞻,连忙哈着腰,舔着脸勇当先锋。   “马局长,要注意自己的语气。不是应该没有问题,而要绝对没有问题。”柴进挪了挪藤椅里胖乎乎的身子,翻了他一眼。   “是……是,柴书记教训得是。我保证后天没有一位交警或协警出去开罚单,悉数到位,全力维护县城的交通秩序,保证道路二十四小时畅通。”马焙局长冷汗直冒。交通局不但有实权,而且富得流油,不知多少人惦记着呢!虽然他是胡县长的妻舅,但是官场的人情味本就那么的轻淡,因而不得不处处刻意逢迎着。本意是想拍胡涂的马屁,不料却拍到柴进马背上去了。   一时间,会场鸦雀无声。是啊!除非谁有神经病才出来冒泡的呀!神仙斗法,苦的是永远是他们这些小鬼,谁不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吗?   “气象局局长,后天的天气如何?”胡县长黑着脸点将。心语道:这个死胖子,你不知道打狗还要看主人吗?同老子的妻舅说话就不能客气一点吗?   “回县长的话,从目前的卫星云图分析,后天我县有小到中雨,局部地区有暴雨。”气象局长连忙站起来,点头哈腰。   “那汤局长呢?”胡涂县长问   “胡县长,神谷县盱眙工业园区处于低洼地段,区内的下水管道布局不合理,堵塞又比较严重,不足以排除暴雨的压力。如果暴雨时间长,园区内涝的可能性比较大。”水务局汤局长会意地看了柴书记一眼,摸着光滑的脑壳大声回答道。   胡县长一时语塞,因为神谷县盱眙工业园区的设计和规划是由自己一方的人负责的,日渐明显的弊端让他威信扫地。   哼,一个小小的水务局长,竟以为依仗柴进的权势,就可以无视自己的官威。他猛然瞪了一眼汤局长,阴阳怪气地说“什么可能性?那我们只有祈求老天开恩哦!哼,汤局长,我丑话说到前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确保后天园区没有内涝。否则,卷起铺盖走人。”   “是……是。”汤局长自知言语过激,连湖北较好的癫痫医院在哪忙不迭的应承着。毕竟胡涂是本县的二把手,后台的关系也比较硬。真的出了问题,也不排除柴书记弃卒保帅。   “公路局局长,通往园区的路坑坑洼洼,现在修已经来不及了。先铺一层柏油应付应付;公安局长要抽调得力的警力,确保园区四周治安的稳定;城管局要集中精力,保证路边没有一个商贩;城建局要严令施工单位停止一切活动;环卫局要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打扫,及时的洒水,确保所行路段一尘不染。教育局从县中小学抽调四十名身高差不多的学生列队欢迎,发统一的校服;文化局负责各种标语还有鲜花的采购……”胡县长运筹帷幄,一气呵成。   好个胡涂,拿根鸡毛当令箭,乱调老子的人。柴书记沉着脸,冷哼一声。不过,因为胡涂的调配十分的得当,他也不好说什么。转眼看着去年胡涂亲自点将的人民医院院长,严肃地说“钱院长,你要组织各科室的主任严阵以待,全面做好突发事故应变工作。若有怠慢,唯你是问。”   “是……是。柴书记”钱院长嗫嗫地说“只……只是,妇产科主任明天要到省城进修。”   “钱院长,你把我说的话当耳边风吗?我说的是全部,难道妇产科不是你们医院的科室吗?”柴书记怒气冲冲,直视着他说。   “是……是,我这就安排,这就安排。”钱院长不停地抹着头上的冷汗,自语道:杨书记一个大男人,又不是生孩子,要妇产科主任何用?毕竟柴进是县一把手,他也不好违背。   “最后,通知一下园区的付主任,让他同企业的责任人仔细的研究研究,全力配合县委县政府,圆满取得这场攻坚战的伟大胜利。好了,话不多说,大家分头准备。散会。”柴书记从藤椅里扯起肥胖的身子,大手一挥,率先离开了会议室。      二   “唉!老天也不知成人之美。”柴书记站在县委大楼的门口,望着阴沉沉的天空,懊恼地叹着气。   也难怪,从昨天下午起,雨就不停地下着。已快中午了,还是无休无歇。人民西路三百米处是富民路,是通往园区的唯一大道,此时已采取了交通管制。一向喧闹的街道冷清清的,少有行人;街道的两边,整齐的摆放着一个个崭新的垃圾桶;不见一块果皮,不见一团纸屑,更不见摆摊设点的商贩和横七竖八的车辆;车道已经修缮一新,乌黑的柏油闪着黑黝黝的光;交警和协警们一身雨披,笔直地站在雨中,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僵硬的笑容比哭还难受。   “好……好。”接到杨书记秘书的电话,柴进兴奋的点着头,一脸的媚颜。   “同志们,杨书记还有半小时就到县政府,大家赶快整理好衣冠,以饱满的热情迎接杨书记的到来;礼仪的孩子就在县委大厅里在温习一下迎接的规范动作。”柴书记大手一挥,兴高采烈地说。   一时间,县委大楼里二十个腰鼓齐鸣,二十个青少年整齐地挥动着手中的鲜花,异口同声地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杨书记大驾光临。”   柴书记满意地看着学生们的演练,不时也加入他们的口号中。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柴书记的手机刚响一下,连忙终止了演练。   “好……好,我们现在就去。嗯,好……好。您们辛苦了!您们辛苦了!”柴书记媚笑着。   “全体都有,立即上车,园区汇合。快……快”柴书记说完,就急忙钻到他的专车里。   一时间,公务车,警车,客车,面包车齐鸣,风驰电掣的奔向园区。   此时,付主任带着园区企业的老板,冒雨站在园区的大门口,见到急匆匆而来的柴书记一行,连忙迎了上来。   “付主任,别讲什么客套。杨书记快到了,见机行事,不得怠慢。”柴进拍着付主任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   “是……是,请柴书记放心。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绝不会皱一下眉头。”付主任把他瘦弱的躯干拍得咚咚响。   “好……好啊!”柴进满意地笑了笑。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警车呼啸而来,刚到园区的门口,来个漂亮的漂移,“嘎,嘎。”车子稳稳当当地停到了边缘处。   紧接着,市电视台的记者蜂拥而至。他们迅速地找好场地,熟练的调试好机器,精准的定位背景。随后,杨书记的专车就缓缓而来。   车刚停下,柴书记连忙扯过陶秘书手中的雨伞,小跑着来到车边,轻轻地拉开车门,把手放到门框上,哈着腰,点着头,满脸堆笑着说“杨书记,一路鞍马劳顿,您辛苦了。在此,我代表神谷县委县政府以及五万父老乡亲热烈欢迎杨书记来鄙县视察,同时以我及家人的名义对您致以崇高的敬意。”   “哦!你叫柴进?嗯,颇有老爷子当年风范。小柴,不知老爷子一向可好?”杨书记走下车,轻拍着柴书记的肩膀问。   “啊……啊!”柴进一时呆了。暗想:杨书记怎么认识家父的?家父又为什么一字未提呢?随后,放下疑惑,腆着笑脸说“托杨书记的福,家父身体康健。前些日子,他老人家还唠叨着您呢!”   “唉!一入宦海,身不由己。”杨书记毫无厘头地说了一句,就停了下来。   杨书记不说,柴进也不敢问。慌忙右倾着身子,做着请的姿势:“杨书记,外面雨大,请您移驾园区会议室。”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杨书记大驾光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杨书记大驾光临。”二十个穿着统一服饰的学生冒雨整齐地站在两边,摇晃着手中的鲜花,齐声喊叫着;紧接着,还有二十个一样身高学生在雨中敲响了腰鼓,卖力的欧动着腰肢。   “好……好。”杨书记面带微笑,不停地挥手示意。在神谷县相关人员的陪同下,缓缓地跨入园区。   此时的园区里,彩旗招展,彩带飘飞;明亮而宽敞的厂房内,无数的机器正常的运转着,穿着崭新制服的工人们熟练的操作着。   “啊!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啊!”杨书记由衷而发。   “谢谢杨书记的夸奖,谢谢杨书记的夸奖。”柴进不停地点着头,本就不大的眼睛合成了一条缝。   说话间,杨书记来到了园区的广场。广场上有一面高高的幕墙,墙边擦着五颜六色的旗子,墙面上龙飞凤舞的写着神谷县盱眙工业园区欢迎您闪闪发光的十二个金字。威武霸气,俯视众生。   “神谷县于台工业园区欢迎您。好……好,美观,大气,大有宾至而归之感。好……好。”杨书记又大发感慨。   说实话,杨书记真的不认识盱眙这两个字。不过,依据我们对生僻字的惯例,也就是长自念一挫,阔字念一边的原则,他把“盱眙”读成“盱眙”也无可厚非的。   话虽如此,紧挨着杨书记的柴进那就不淡定了。普通人念错,大家也就一笑置之。但是,堂堂的市委书记念错,尤其是市电视台同声直播的情况下,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他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冷汗,狠狠地骂着文化局那些闲着无事的老古板。神谷县工业园区就神谷县工业园区,偏偏要加什么“盱眙”盱眙这两个生僻字。唉!也怪自己糊涂,最终定调时没有及时制止。   唉!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怎么埋汰也是以后的事。现在要怎样才能收拾这个残局呢?柴进静下心,寻找着对策。   柴进,必须念“神谷县盱眙工业园区”。不然的话,你就要步肖县长的后尘。内心深处一个声音说。   不,一定念“神谷县于台工业园区”。当着杨书记的面,尤其是市电视台同声直播的情况下,你竟然说他念错了,这不是嘲笑他的愚昧和无知的吗?另一个声音反驳道。   如此一来,两个声音不停的争斗着,柴进一时也没有主意,无奈的轻拍着胀痛欲裂的脑袋。   “呃,小柴,你怎么啦!”杨书记没有听到柴进的回云南癫痫病医院好不好音,连忙回头看着他说。   “哦!杨书记,没什么!刚才,我在想,有您英明的领导和无私的关怀,如何让我们‘神谷县于台工业园区’不出三年,重跨一个新台阶。冲出全市,立根于全省,迈向全国。真正的让来访者深切体会到宾至而归的至高意境。”柴进打定主意,连忙陪笑着说。   “好……好!,年轻人就要有那个闯劲。杨书记轻拍着柴进的肩膀,赞口不绝。   雨还是不停地下着,汤局长带着水务局的全体工作人员蹲守在一线,寸步不离。此时的他,哪有一点那趾高气扬的局长影子,活脱脱的老农一个。看,头戴斗笠,身穿雨披,脚穿雨靴;白皙而肥硕的圆脸,污泥肆虐;眼珠深陷,血丝密布;平时引以为豪的男中音已经嘶哑;肥嘟嘟的嘴唇上长着一个又一个的白泡。他一会来到排水处,查看排水进度,一会又询问专家,水位上升的状况。直到专家信誓旦旦地确保:即使现在下暴雨,也能坚持两个小时的承诺后,他一屁股瘫到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两个小时,有两个小时就足够了。他自信地说。   此时的杨书记,已经来到了制衣车间。他一边听厂长的汇报,一边仔细的查看衣服的合格证,然后又同工人们唠着家常。询问他们工作,家庭和生活。   二十分钟后,杨书记在柴进一行的挽留声中坐进了专车,开始了他又一个行程。      三   神谷县县委大楼的会议室里,县各单位的领导又齐聚一堂,县电视台的记者应邀同声直播,会议由县委书记柴进同志主持。   “同志们,我今天高兴的告诉大家。在各位同仁的积极配合下,在一线工人的不懈努力下,我们圆满的完成了此次的接待任务。”柴进一脸兴奋地说。   “啪啪……”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柴进轻轻的挥了挥手,待掌声停息,继续说“同志们,‘神谷县于台工业园区’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关怀,离不开相关责任郑州效果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在哪人的正确管理,更离不开一线工人的奋勇拼搏。在这里,我对你们致以亲切的问候和崇高的敬意。   话刚完,他对着会场,一连鞠了三个躬。   “啪啪啪……”会场又一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啊!作为柴进的秘书,小陶一下就蒙了。打死他都不会相信,柴书记会把“神谷县盱眙工业园区”读成“神谷县于台工业园区”。 共 593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