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流云】南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39:52

(一)

毕业了。她叹了一口气,望着窗外那抹无尽的绿意,心中却是一阵悲凉。

四年前,因为一场无果的爱情,她放弃了自己的理想,毅然决定毕业后回家乡工作,她觉得,她快要承载不起她的理想,似乎崩溃在现实的边缘。那时的她,觉得什么都是灰蒙蒙的,听从了母亲的那句“女人的工作才是人生最大的保障”。她当然没有忘记填志愿时同学们的惊异,她的成绩是如此的高,不免有些大材小用罢了,偏偏填了回乡包分配的大学。她知道这是一种可能会后悔的决定,但是不愿将就破碎痛苦的她,倒愿放弃去做一个平凡的人。

她看着室友们收拾着行李,回家。这四年,过得可真快,仿佛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她来不及开始也来不及告别。她理着自己的东西,心里却是空落落的。

火车上,她回顾起这四年淡若止水的生活。宁静,安然,自由。她会努力地去获取每年的奖学金,会一边打工一边学习,会保持好的生活习惯,睡前阅读,早起跑步,傍晚散步,但都只是一个人。她不喜欢待在人群里,一恍然就像被尘土给淹没,无法呼吸的难受。她也没有去谈一场恋爱。她的心思不够,甚至是有所害怕的,不是没人追,是自己一直在拒绝他们。

她突然想起高中时和一个要好的朋友一起在林间玩耍,互相踩着对方的影子,笑着,跑着,看着阳光撒在她们稚嫩的脸上。这四年,她没和任何人联系过,一切全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她想,那些同学怎么样了呢,是不是也毕业工作了。她唯一收到的一封信也就是大一刚开学时一封过于格式化的信。内容无非是对她的希望,努力学习报效祖国之类的,她知道这种类型的信向来是群寄的,可她还是一阵感动,感谢起那个寄信的人。在她模糊的记忆里,寄信者是个不太熟悉的人,一年四季总穿着白色的衬衣,人高高瘦瘦,清秀,安静,只是过于潜藏,没有太多的存在感。于是,她将信从书包的小隔子里拿出。淡蓝色和淡紫色相间的信封,向来是她喜欢的。想着想着,想起曾经的玩笑,同学们的笑脸,她便迷糊地睡着了。

午夜的火车,穿过宁然的城市,抵达一个人的梦境,是一种光明抑或是一种黑暗。

次日,风尘仆仆。她提着行李站在了车站。天空下着很朦胧的细雨,丝丝划过她的皮肤,却也是冰冷的。是的,她要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了。

她的父母早就伫立在那里等她了。“南之,坐了这么久的火车,累坏了吧!”母亲拿过她手中的东西,挽着她的手臂走着。父亲则提着她的行李,一直跟在后面。

“有点累,等会儿睡一下吧。”她朝他们浅浅地笑着,语气是那温柔而又细腻的。

在走回家时,她发现,这里已不是四年前她所过分熟悉的小镇了,房屋,树木没有变,但总是荒凉了些许。她的理想,搁置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现实的存在倒是让她慌了手脚。

回到家,匆匆吃完饭,便躺下睡着了。她睡得很沉,好似过分的劳累让她在没有气力去苏醒。直到傍晚,猫咪爬上她的手臂,用毛茸茸的毛蹭着她的皮肤,她才迷糊地睁开双眼,笑了一下。这只猫叫做南思。

晚上,父母出门散步。她一个人窝在家里,南思蜷缩在她的怀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东西。她知道,这般平庸的宁静的生活便是她日后的生活。她将南思抱的有些紧了,猫咪不情愿地喵喵地叫着。仿佛所存在的东西会马上消失了的不安笼罩着她。

(二)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她忙于去当地的单位报到,然后开始上班。她的工作不累,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干自己的事情。工作单位离家有半小时的车程,是一家体面的政府管理所,而她的工作则是收集资料,提出相应的意见和措施,仅是这样。恰好,她办公的地方,窗外有一棵树,是什么树倒是不太识得,但是一年四季总有白色的不凋谢的小花,好像是刚出生不愿离开的小生命以为在父母的怀抱里一样。

这些天,她也认识了不同的人。那些人的生活和她是全然不相同的人,追求功利,贪婪。她没有过多的评论什么,只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努力地让别人对她保持一个好的印象,至少不是坏的印象。

她生活地很自我。起床,吃饭,工作,下班,散步,看电视,陪南思玩耍,然后睡觉。时间排布地是满满的,只是她觉得这全然不是她所想要的,她想要的是什么,她自己也不清楚。所以,这些天的梦境全是曾经的场景,哭泣,汗水,鲜血,仿佛都是围绕的主旋律。那些很虚无的场景,常常让她发呆好久。

母亲建议她是否可以去谈一场恋爱。她笑着摇了摇头,说着不急。她是惧怕那种心和思想不统一,游于世俗而不真诚的人。况且她才二十三,她有大把的时间去认识和相处一个人,而且不必急于遇见。她一直相信,缘分总是存在着的。

这几日的雨天,使人的情绪过于低沉。她也没有了往日的热情,常常盯着窗外,看雨被甩在玻璃上,再沿着弯曲的轨迹顺滑下来,一条一条,仿若变成了布匹却没那样的华丽。她突然想和南思呆在一起,只是心思不会这样空落,可以抚摸它的毛,可以感受它的温度。

百无聊赖之时,她会登上文坛看别人的文章。她喜欢很平淡却能激起心中共鸣的文章,只是现在,这样的文章越来越少了,都是一些全然可笑的没有内涵的文章,很机械化。她翻看起以前的别人的评论,它们大抵很是客观。她的长处和短处被一些人看得真切,林林总总的评价只一点:过于哀伤。她并不觉得很是哀伤,只是自己向来喜欢悲剧,那种难过才会让读者一震而记住它。

(三)

一个月的生活便那样如水地过去了。每个周末,她都会去学习绘画,用毛笔为自己的画题字。她很爱那种墨散开来的味道。她想起小时候整天拿着画笔走来走去,为了画一幅好画来参加比赛,会花一个下午,她被自己的那种坚持所打动。她也时常一个人抱着猫咪去城里的大街小巷里逛。这些年的变化太大,她都怀疑起自己是否真的在这里住过,真的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童年和青春。

那日,母亲生日。她抱着猫咪跑遍每个礼品店,终于买了一对合适的耳环,她知道母亲爱美,的确,年轻的时候,母亲很漂亮。

街头处,一如既往的红绿灯,稀少的行人,宽阔的马路。南思从她的怀里挣脱出,奔向相反的方向。她一时慌了神,怕南思遇到什么意外,况且南思从来都是听话的,不会乱跑。她追着它跑到了一个人的后面。身穿西服,高高瘦瘦。这个背影,过于熟悉,恍如四年前的梦境。南思扑上他的大腿,他有些惊讶,回过头来。在他回过头来的那一瞬间,她的泪水布及脸上却也是幸运的。他不是南蓁。那个男人抱起南思,却被她的一脸泪水看得有些疑惑,轻轻地说了句,你的猫咪吗?好漂亮!她点了点头,抱歉地从他手里接过猫咪,说着,我的猫咪认错了人,你倒是像极了我的故友。她很勉强地扯出笑脸来回应他,他也笑了,说,是我的荣幸。

那晚,她将耳环递给母亲,庆祝母亲五十大寿,母亲竟感动得像个孩子一般哭了。她为母亲唱了生日歌,拔了一根又一根的蜡烛,切好最大块的蛋糕给母亲,仿佛一切都有条不紊,这和从前的那个她是非常不一样的。有那么一段时间,她很叛逆,觉得母亲过于唠叨,讲得全是废话,总是在反抗着所有,顽固,执拗。如今,在母亲的眼里,她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小孩子了,可是,这又是经历了多少事情和时间呢?

夜里,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想起父母逐渐老去,他们需要她来依靠,而她呢,在害怕承担起的负担,在一直逃避。她又想起那个男人的眼睛,好似和他一样明亮,不同的是多了一些温情罢了。那晚的梦里,四年前,她再次梦见了南蓁。他带她去游乐园,和他一起在湖边散步,还在荡秋千上说了很久很久的话。当南思重新拥进他的怀抱时,他消失了。枕头上,已被泪水打湿一片。凌晨两点的夜里,她被他许久未出现过的梦境慌乱了脚步。

她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来平复那场梦境。后来,她又重新遇到了那个男人,淮湜。

她重新见到他的那天,他换了一身便装,给人一种亲切感而不是那天的隆重感。他因为自己的自行车链条掉了,便走着去了维修店。这时,她恰好走过他,看见了一汪清水的眼睛。

“嗨,还记得我们见过吗?”他笑着对她打招呼。

她一惊,又看见他的时候和以前一样惊讶。“记得。”她放慢步子,试图和他走得一样快。

“你的工作单位在这里吗?上次走得太匆忙还没好好介绍一下呢,我们交个朋友吧。”他的语气是那样的欢快,轻盈地一种舒适感,不忍拒绝。

“恩。好。”她的回答向来是简单的,况且,他们才见过一次,没有那样熟络的情感。

“我叫淮湜,在前面一家杂志社工作,你呢?”

“南之,前面的政府管理所。”

“好巧啊,我们离得很近呢。”他又向她询问起猫咪的情况,说了句,你的猫咪好像很喜欢我呢。

她点了点头,是它认错了人呢,平时不会随意扑到某个人那里的,她因为她的猫咪向他道歉。他急忙说着没有关系,要是没有猫咪,想必他们也不会认识,多亏了猫咪的存在,又询问猫咪是否有名字。

南思。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南之。南有樛木,葛藟萦之?

恩,好厉害。第一次有人能够在没有任何提示下猜出她名字的本意。她开始重新打量起这个男人。二十七八的样子,笑起来会微微眯着眼睛,并且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同时,拥有很好听的声音。

他也对这个女孩有着一种神秘的兴趣。这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孩?为什么她的语调里没有一丝的快乐?

那次见面是愉快的交谈。很快,他走到了修理处,笑着和她告了别。她也报以微笑,走向单位。她想着,这或许是最后一次见面,她希望他们不要再见面了,会让她想起以前的事情。

可惜,事情从来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那日,他来她工作的单位半点事情,恰好看见了她。

真巧啊,我们又见到了。他走过去和她打招呼。

她忙把视线从窗外收回,回头看打招呼的人。真巧。她也回应了一下。

嘿,朋友,以后我们一起上下班吧,我来找你吧,现在我可知道你在哪里了,反正我们顺路呢。不要拒绝哦。说完没等她回答他就走了。

她有些惊讶一个认识不到几天的朋友,来约她一起上下班。况且,他还是和四年前的那个人那样相像,总是有一种很熟悉很安全的感觉。

之后,他们熟识了,渐渐一起出去散步。有时在周末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坐在湖边,看着太阳落下,看着人们渐渐稀少再增多。他们谈论了很多很多的话题,他也被她的这种纯真的自己所吸引,她是那样的不在乎物质,淡泊,不去追求,他知道不是她没有能力,是她的性格如此,她一向很优秀。

南之,你有害怕的东西吗?

有啊,昆虫类,爬行类,挺多的,我本来就是比较胆小的人。哈,我不是问小动物啊,只是觉得你很害怕什么东西,或许是对你来说的以前。现在我特别想了解你的以前是怎么样的呢。

她笑着摇了摇头,都过去了呢,每个人都有一段过去,为什么想要去了解别人的过去呢?

因为你不一样。在我见过的所有女孩子中。他的眼睛平静地像深不见底的井水,好似可以看见她的瞳孔颜色。她没有再说什么,很慢动作地从他手里抱回南思,对他礼貌地笑了一下,然后一个人低下头去,数着步子和他道别,离开。

她没有生气。只是这个话题过于敏感,而她再不愿提前以前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她的梦境,早该结束了,而不是一直看着后续。她也想过是否可以对别人说起这件事情,只是,在她所认识的所有人里,大家都是一种旁观者的角度,又或许是那种嘲笑冷眼地讽刺,又或许只是轻描淡写的听个故事情节来劝诫和说她天真,他们都是这个样子,她不愿和他们讲,也怕他们这样世俗的眼光,短浅。

她将南蓁视为心中的一根刺了,刺得深不深也只有自己知道。

其实,她和南蓁的事情过分简单,但又掺杂着太多复杂的情感。

如今思考,她或许只是去依赖那样一个人,她的生活需要一种爱去支撑去存活。当那个人离开时,并且离开的方式不是她所想象的那般,一种硬生的态度打碎了她的幻想,她会极度地失望。但她也有一种预感,或许四年后,即便没有分开,他们的感情也会变得很淡。只是向来没有这样的假设存在。她和他本来就非常不一样。一个渴望自由而不是安稳,另一个渴望安稳中的自由。又常常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有不同的看法,让彼此失望,又或者是说话不去干涉对方的圈子,却一直要求着她去做什么。她失望地摇了摇头。也许,她只是在缅怀时间,到底痛不痛已经麻木了,无助加之残酷地牵动起那根刺时,好像过分地生疼,于是将自己伪装成一只刺猬。刺猬当然也有软弱的时候,发现她的弱处的便是淮湜,第一次便泪流满面,不仅只是外表的相像,又或许是一种真实的怀念之情。

当然,那次谈话并没有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

他一日既往地找他。有时,他在书上看见好的东西总叫她一起来看,看到好看的电影也来找她一起,或者一起去参观博物馆,又或者,来一次短暂的旅行。他是那种体贴入微的人,他总是和她谈起自己的生活,自己对生活的看法,也希望她能和他讲讲关于自己。有时,她的心情很好,倚靠在树旁,和他讲起大学中有趣的人和事,只是这些人和事向来不涉及她自己本身。他默默地听着。

癫痫病应怎么治手术治疗癫痫要注意哪些细节哈尔滨有多少家医治癫痫病的医院癫痫患者多吃什么对治疗有帮助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