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冬·忆】冬天的记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28:38

记忆在左,怀念在右。沿着时间的河逆流而上,在那或是砾石杂陈,或是怪石突兀,或是淤泥板结,或是绿草如茵、野花烂漫,或是桃树夹岸的河滩上走过,常常让步入中年的我内心充满了温暖、感动、幸福、怀念。甚至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的大西北奇寒的冬季,也变成了南国阳光灿烂,海水轻轻扬起浪花的美丽海滩。我也变成了晒日光浴的少年。

我的父亲有两个母亲,一个是生母,一个是养母。因为这个原因,我就有了两个奶奶。为了能在称呼上清楚地区别开两个奶奶,我们就用父亲生母村庄的名字命名,称为“庙坪奶奶”。

我的家和庙坪奶奶的家不在一个村子,连接我们的是一条长长的苦水河——祖历河。沿着两岸峭壁高耸,碎石、烂泥、沙粒杂陈的河滩走上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庙坪奶奶的家。祖历河的河水平时并不大,但到了夏秋季节,遥远的山后面会下雷阵雨,我们的头顶虽然晴空万里,但祖历河会突然发起洪水,猝不及防的行人有时候就会被浑浊的洪流卷走。夏秋季节,年少的我一般不会独自一人去庙坪奶奶家。到了冬季,特别是腊月,庙坪奶奶每年会托人带话,让我某日一定来看她。这一日一般就是庙坪奶奶家新磨了白面、压了胡麻油、炸油饼的日子。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在夏季收了麦子之后,先将麦子运到打谷场摞起来。等到了三九天打谷场地皮冻硬之后,才将麦子在打谷场里摊成一个大大的圆饼。男人从容,甚至悠闲地赶着毛驴,毛驴拉着沉重的石碾,干燥的木制夹板吱吱嘎嘎叫着,像唱着诗经里重章叠句的国风,一圈接一圈地从麦秆和麦穗上碾过,直到将沉睡的麦粒从麦壳里唤醒,跑了出来。不像现在,一切现代化了,麦子一运到打谷场就被脱粒机给金黄的麦粒、洁白的麦衣、长长的麦秸干干净净、利利索索地分了家。当麦子碾好后,人们就将麦秸挑起来,堆成一座高高的柔软的山。男人们举着木锨,借着寒风,将黄澄澄的麦粒和洁白的麦衣高高地抛到空中。轻飘飘的麦衣随着寒风,雪花一般飞舞着、旋转着落在早已扫得干干净净的空地上。金黄的麦粒并不能随风飘走,在抛起的瞬间就像无数激动的娃娃一样,挥舞着手臂呐喊着落了下来。有的落在了男人的脚下,有的落在了拿着大扫帚埋头轻扫的女人的头上,更多的则落在了伙伴的身上。

等到最后扬出了一堆堆金黄的麦粒的时候,孩子们就撑开麻包口,大人们用木锨或者簸箕将麦粒装了进去,一同装进去的还有大人、孩子的笑声。过不了几日,有钱的人家用架子车将整袋子整袋子的麦子拉到县城,在钢磨上磨出白花花的面粉;没钱的人家在磨坊里套上小毛驴,一点一点用石磨拉。这和当下大款们讲究天然,吃石磨面粉,一般人家全都用钢磨磨的情况正好相反。这大概也算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一种表现吧。

庙坪奶奶家的面是钢磨磨的,雪白雪白的。我上四年级的时候,和我最小的叔叔在一个学校读书。到了炸油饼的日子,奶奶让叔叔带了我一起去她家,当然不说是要炸油饼,只说是奶奶想我了。

放了学,沿着沙砾铺成的公路一口气跑上半里路,就进了已经结冰的祖历河,一条弯弯曲曲的洁白玉带就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像一群抢夺财宝的小强盗,急不可耐地扑向了玉带。时至今日,这条玉带已经断流了,成了几粒散落的纽扣。小叔是个极其贪玩的人,他总能想出许多新花样来玩。他指挥我们在沙滩上助跑一段,然后在冰面上滑行。因为祖历河的水势比较小,冰面不是很平滑,我们滑不了多远就会被突然冒出冰面的石块挡住,经常会因为来不及停下而狠狠摔到在冰面上。这种玩法不久就引不起大家的兴趣了,虽然明日照旧还是要这样玩。

当我们四处猎奇的眼睛忽然发现村民刨冰蓄水时运剩的冰块,欢快地笑着,争先恐后地跑过去,在那晶莹如玉的冰渣中找上一块自己认为最干净的冰渣塞进嘴里时,小叔有了新的玩法。他指挥我们各自找上三块冰块,一块垫在屁股下,两块垫在脚下,簸箕一样地坐下来,两只手被两个人抓住向前拖滑。这种玩法虽然不错,但结果往往是人滑到前面去了,屁股下的冰块丢了。

如此几番轮换,等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庙坪奶奶并不批评,只是让我们赶紧上炕暖着。暖着暖着,我就睡着了。在睡得迷迷糊糊极其香甜之时,被庙坪奶奶慈祥、温暖的声音唤醒,随之一股热油饼的香气钻进了鼻孔。庙坪奶奶在一个雪白晶莹的大瓷碗里装了三四个大油饼,放在我枕边。我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连声说“不吃”,但庙坪奶奶连推带哄,非让我吃了两个才行。那油饼里还飘散着小麦和胡麻的芳香,咬上一口,酥软香甜,睡意全无。

我的家乡是个民风淳朴的地方,一过腊月二十三,小年就开始了。这时候家家户户的大人、小孩子都开始串门子了,女人们拿着新糊好的鞋底,坐在一起做着针线,谈论各自的孩子、老公,年馍的样式,年货准备的情况……男人们则打牌,谈政策,争论历史。孩子们白天在堆满柴草的打谷场上“接电线”“打沙包”“捉迷藏”“打垒球”。到了晚上,就四五个人聚到一户人家,占据一间房子,坐在煨得热热的炕上,围着一个方方正正、擦得锃亮的杏木炕桌,开始通宵玩牌。我们当时最爱玩的是“打升级”和“斗地主”。我们玩的“斗地主”和现在网络上流行的完全不一样。我们的斗地主不限人数,有几个人都行,其中一个人发牌,一人一张,直到将牌发完为止。然后将草花、方块、红桃、核桃各自整理在一起,按照次序轮流将牌扣到小炕桌上让其他人猜是什么牌,猜对了,这些被扣的牌全部拿走。猜错了,按照扣牌的点数的和交出相同数目的牌。10和10以下的牌就按照牌面的数字算,AKQJ每张算五毛,最后看谁的“钱”多谁就是地主。这种看似没意思的玩法,当年我们玩得不亦乐乎,往往就是一个通宵。想在想来,可能是当时太想有点钱了,在现实中无法得到,只好到虚拟的世界里过一番瘾。

有时候早上起来,院子里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白雪,晶莹剔透,闪着钻石一般的光芒,最上面的一层雪花的花瓣,哪怕是最纤细的脉络也清清楚楚,使人不忍心将脚落在美丽的精灵上。出了院门,抬头望去,但见田野里白茫茫一片,潮湿的雾气泛着淡淡的青紫的光,如梦如幻。山上脱光了叶子的光秃秃的老榆树和枝丫横逸的灌木,一夜之间丑小鸭变天鹅,一个个都成了玉树琼枝,翩翩仙子,正应了岑参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时候,自己也仿佛走进了银装素裹、美丽神奇的童话世界,顾不上冷飕飕的寒气往皮肉里钻,也要饱览一下美景。

冬天是一个寒冷的季节,也是一个美丽的季节。曾经与我一起走过少年时美丽冬天里的人,有的已经不在了,有的还在生活中苦苦打拼,也有的已经安闲自在地享受着生活。有的从未联系过,有的偶尔联系,有的经常相聚。不论怎样,那些一起走过的冬天,都鲜活在我的心底,像神奇的雪莲花,总在寒冷的时候发出温暖的光。

武汉癫痫专科医院西安出名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里找癫痫病可以治疗好吗江苏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