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秋之恋征文】走出内心的荒漠(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36:25

人生在世总有不顺的时候,当不顺积累到极限时,要么发泄,我行我素,破罐子破摔;要么逃离,去一个新的环境重新开始,而我选择了逃离。走在工地前面的水泥路上,一步三回头,回望工作了八年的矿区依依不舍,即将离她而去……

——题记

灵武是县级市,属吴忠市管辖。我所在的矿离灵武较远,距吴忠市较近,只有半小时的车程。矿上要在旁边的荒漠里另建一个新矿,我作为监理来到这儿,从此与这儿结缘,与荒漠结缘。

我常坐在工业广场后面的山丘上凝视周围的一切,长吁短叹,山丘就像一条起伏的巨龙向东西方向伸展。现已入秋,已是晚上八点半了,红彤彤的太阳仍悬在西边,仿佛太阳白天的路很漫长,把这儿的一切都染成金色,柔和而明亮,再过半小时天也黑不下来。这正好给了我更充足的时间欣赏夕阳下的美景,静谧空旷,无边无垠。

我的右前方是工业广场,广场上有如同四合院的低矮的砖房,是我们的临时吃住办公的地方,像“龙门客栈”一样孤零零地守在这荒野之中。再往前是三个斜井,向山丘张着深邃的大口,井口前高高的天轮一直旋转着,忙着提升运输,不时发出低沉的轰鸣声,这是唯一能看到的明显运动的东西。这儿没有围墙,也用不着围墙,因为方圆十多里没有人烟,平时根本看不到当地居民前来光顾,这儿好像是被遗忘的角落。井口往前不远处是条小河,河床较宽河水却很浅,浅得连桥都没有。在水中垫了几个大点石头,像走桩似地踏石过河,若是涨了水,哪怕是涨一点点,只能光脚趟水而过。河水的碱性大,河床上是白白的碱子,犹如晾晒的咸盐,粘着河床向西蜿蜒。过河是一百多米的缓坡,直至山顶,山是小山,却挡住了视线,站这边的山顶,视线无法翻越对面的小山,却给我留下了遐想的空间,我遥想那边的风景一定很美。

西边是条土路,路的终点就是我们的“龙门客栈”。间或有车呼啸而过,扬起高高的尘土。土路向西穿过那条河,河上也没有桥,车直接涉水冲过,轱辘后面卷起白色的弧形瀑布。过省道一直延伸到八里以外的矿上,省道旁边有一处面积不大的沙漠,从未到过沙漠的我一饱眼福,满足了我的好奇心。我特意拜访了它,走在上面软软的,脚陷进去很深,每挪动一步都很费劲。那黄澄澄的沙子有棱有角的白色石英亮晶晶的,着实惹人喜爱,掬一捧再张开手,让沙子从指间漏下,风一吹就形成了一面黄色的小旗帜。我惊诧于这沙子如此之纯,几乎没有杂质,这么好的建筑材料,可惜被遗弃于此。

山丘的后面是一望无际的荒芜的平地,距这儿约二百米处有一座古代的驿站,静默在夕阳之下。那驿站是座用黄土夯的小城,长约二百米,宽约一百米,高在三米以上,上宽下窄,上宽约两米。由于年代久远,日晒雨淋风化剥蚀,城墙上头出现许多锯齿状的大豁口,留下被雨水冲刷过的痕迹,残垣断壁,斑驳陆离。我曾抚墙绕城而走,追思它们的过去。这儿既是驿站,又是屯兵的地方,“一将功成万骨枯”,“古来征战几人回”,战士们为保家卫国坚守在这边疆,坚守在这茫茫的荒漠里,离妻别子,思念家乡和亲人,然而战争是惨烈的,又有几人能回去呢?驿站的东西方向每隔约五里有一座烽火台,烽火台也是用土夯成的,下头有个小窑洞,可容纳六七人,这是士兵们平时休息的地方。可以想像那时若发现敌情,顿时狼烟四起、旌旗猎猎、战鼓齐鸣、人叫马嘶的征战情景。随着时代的变迁、岁月的更迭,这些古代的防御设施也失去了它们应有的作用,被历史遗忘在荒漠里,作为遗迹供人怀想。

置身荒漠,郁闷的心更加落寞,紧锁眉头,何时才能离开这种凄凉的氛围,走出荒漠?唯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前几天一人无目的地漫步到西边的小河边,望着西去的河水凝神沉思,感叹生命“逝者如斯”,忧愁和烦闷也流之不尽。前夜雨后,河水微涨,淹没了河中的石头。当我望着河水忘神之时,对岸传来焦急的声音,抬头一看,两个女孩映入眼帘,一大一小。大的约摸二十几岁,一袭红裙,小的十一二岁,站在那儿徘徊着,显然是为过河而束手无策。在这荒野之中能见如此亮丽的尤物,精神为之一振,若再不出手相助,显得我太不绅士了。于是我小心翼翼地试探,“要不我背你们过河?”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怕她们误会我另有企图,脸羞得火辣辣的。她俩犹豫了一会,红着脸点点头。我这才脱掉鞋子,卷起裤筒下水将她俩一一背过河。水有点冰凉,浸过水的脚和腿微微泛红。她俩谢过后就朝工地方向慢慢走去,而我继续呆在河边,那女孩姣好的面容仍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

老李和老陈是我的同事,本县人,退休后仍发挥余热。他俩乐观豁达,每天晚饭后沿土路散步锻炼身体,他们说自从来这儿当监理后身体好多了。老李有一个女儿,早已参加工作结婚生子,他呆在家里没事就整天搓麻将,结果搓出了前列腺炎,因此他来这儿不图钱,图个好心情好身体。老陈不如老李,老伴有病,大儿子两次离异,现在还单着,二儿子进了监狱,他负担重需要钱,可老陈从不表现在脸上,把忧愁藏在心底,看起来乐呵呵的。他俩见我总愁眉苦脸、无精打采的样子,就劝着我:“我们都老头子了,黄土埋了半截的人都不悲观,你年轻人不应这样,凡事要想开点,没有过不去的坎!”我常与他们一起散步,被他们的乐观精神深深感染,慢慢地打开了心扉,与他们无所不聊。

心扉一旦打开,心情转好,阳光重新照进我的心房,照进我的生活,还是原来的景物,却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这儿虽是荒漠,地底下却蕴藏着大量的矿藏,煤炭居多,煤质好且瓦斯含量低,适合综合机械化开采。西部大开发的春风吹遍了宁夏的每个角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好几个特大型矿井正在紧张建设当中。这儿矿井建成之前,设计施工一座大桥,用来运煤和行人,趟水过河的日子将永远成为历史,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周边前几年退耕还草,用铁蒺围起来,防止牲畜破坏,但可以种草喂牛喂羊,附近就有当地人种了不少苜蓿喂羊。一种带刺的野草生长茂盛,给荒漠披上淡淡的绿装。随着退耕还草的深入,这儿草将越种越多,会出现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喜人景象。这儿将不再荒芜,驿站和烽火台不再孤独。

那次老李邀请我去他家里做客,路过吴忠时,我被眼前的美丽景象惊呆了:路边高大挺拔的白杨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油路和村庄都掩映在树荫之下。地势平坦,阡陌交通,田里的稻穗开始成熟变黄,黄绿相间,一眼望不到边,生机盎然丰收在望。引黄沟渠从中间穿过,盈满水缓缓流淌,浇灌这片农田,两旁垂柳依依,将沟渠揽入怀中。若不是刚从荒漠中来,还以为回到了江南,这儿不是江南胜似江南。我不禁感慨万千,走出荒漠就是绿洲,荒漠的边缘就是希望!

老李家住在乡下,院内有树有花有草,给这小院增添了别样的生机与活力。老李不喝茶,便泡了野枸杞当茶喝,我习惯喝白开水,只抿了一小口。闲聊之间,进来一个女孩,定眼一看让我吃了一惊,不是别人,正是那次我背她过河的那个女孩。我的脸顿时面红耳赤,不由得说了句,“怎么是你?”这时那女孩也看出了我,看了我一眼,也吃了一惊,害羞得连忙低下了头,红着脸退了出去。我问老李,“这是谁?不是你家闺女吧?” 老李好奇地盯着我笑着说,“怎么看上人家了?她是我侄女,还没对象呢。你若有意,我就帮撮合撮合。”老李说话直爽,一直操心着我的婚姻大事,我赶忙说:“不用不用,谢谢!”因为我离家太远,想回南方,不想一辈子呆在这儿,再说刚走出感情的阴霾,心还未完全愈合,暂时没法投入到新的情感中去。也许我与她有缘无份,可遇不可求。后来老李还试探过我几次,都被我婉拒了。

……

在这个中秋时节,我决定离开矿区南下云贵高原了。当我站在山顶俯瞰着她的身影,依依不舍之情油然而生,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我一定还会回来的!走出了感情的阴霾,走出了内心的荒漠,我已变得更加坚强,祝愿矿区的明天更美好!

辽宁癫痫病医院西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里好沈阳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效果好湖北专业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