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墨派】红学杂谈八:晴雯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30:52
上次谈妙玉,虽是个道姑,也算是主子,这次说个丫鬟——晴雯。在宝玉的几个丫鬟中,晴雯的地位比较特殊。论权势,她在袭人之下,论与宝玉的情感,似又在袭人之上。这都与她的来历有一定的关系。      据小说交代,晴雯十岁时被赖大买作丫头,赖大为巴结贾府而将晴雯孝敬给了贾母。从这点上说,晴雯与袭人的出身是一样的。只不过她来到宝玉的身边比袭人晚,先来后到,她的权势自然要在袭人之下。但贾母把她给宝玉的用意似又与袭人稍有不同。把袭人给宝玉,是“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第三回)。而晴雯呢,从贾母后来追述初衷可以看出她的用意:“但晴雯那丫头我看他甚好,怎么就这样起来。我的意思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第七十八回)你看,贾母当初认为晴雯是丫鬟中出众之人,所以给与宝玉是有深意的。这深意从她一个封建大家长来说,就是打算赏与孙儿作妾。正因如此,晴雯与宝玉的关系自然非同一般。      晴雯的出场虽然在第五回中已有提及,说宝玉在秦可卿卧房中午睡,“只留下袭人、秋纹、晴雯、麝月四个丫鬟为伴”,但这也只能算是暗出场。正式的出场却是在第八回。第八回写宝玉到薛姨妈处作客,酒足饭饱之后,回到卧室,见笔墨放在桌上有些奇怪,晴雯此时正式登场。且看曹雪芹如何写:      “晴雯先接出来,笑说道:‘好,好,要我研了那些墨,早起高兴只写了三个字,丢了笔就走了,哄的我们等了一日。’宝玉忽然想起早起的事来,因笑道:‘我写的那三个字在那里呢?’晴雯笑道:‘这个人可醉了。你头里过那府里去,嘱咐贴在这门斗上,这会子又这么问。我生怕别人贴坏了,我亲自爬高上梯的贴上,这会子还冻的手僵冷的呢。’宝玉听了,笑道:‘我忘了。你的手冷,我替你握着。’说着,便伸手携了晴雯的手,同仰首看门斗上新书的三个字。”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晴雯伴随着她那有着浓烈个性口吻的话语声登场,令我们一振。这口气完全不像是奴才与主子说话,先是“好,好”两个“倒好”,分明含指责之意。又接着说“这个人可醉了”,也不怕宝玉见怪。又说自己冒着寒冷爬上高梯,为宝玉贴字,“这会子还冻的手僵冷呢”,娇嗔请功,别有一番可人之态。怪不得宝玉要心动,马上握住她的手。      晴雯登场后,曹雪芹总是只让我们听她的话语声,几乎不让我们看到她的容貌。而我们就是凭着这些话语声来寻思她是一个怎样的女性。      首先是口快心烈。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是她这性格的集中展现。晴雯替宝玉换衣服,不慎将宝玉的扇子跌在地上弄折了骨子,宝玉责备她,她却顶嘴道:      “……嫌我们就打发了我们,再挑好的使,好离好散的,倒不好?”      说得这么决绝,难怪宝玉听了气得浑身发抖。袭人忙来劝,说了句:“好妹妹,你出去逛逛,原是我们的不是。”这下可让晴雯醋性大发,冷笑几声道:      “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也瞒不过我去!哪里就称起‘我们’来了!那明公正道,连个姑娘都还没挣上呢,也不过和我似的,哪里就称上‘我们’了!”      真是一张不饶人的嘴,直说得袭人羞得脸紫胀起来。这还没完。宝玉生气了,要去回王夫人,众丫鬟替晴雯苦苦求饶,晴雯虽然心中有些怕,嘴上却依然硬。只见她哭着道:      “我多早晚闹着要去了?饶生了气,还拿话压派我——只管去回!我一头碰死了,也不出这门儿!”      刚烈的话语真是掷地有声。最后宝玉只得退让三分,晴雯要撕扇子,宝玉还真把扇子任她撕,连麝月的那把也拿来让她一起撕了。      其次是聪慧娇憨。要是晴雯只是口快性烈,那宝玉恐怕只当她是只雌老虎,可畏而不可爱。正因为她还有那聪慧娇憨的一面,让宝玉尽管受了那么大的气,最后还是迁求她。先说聪慧。晴雯的聪慧也可以从她的言辞中看出。话语犀利,本身就透露出她的敏感。而第七十三回的解救宝玉更集中体现了她的聪慧。这一回写宝玉被贾政逼着读书,连累丫鬟们为之日夜操劳。这里有一段描写煞是精彩:      “袭人等在旁剪烛斟茶,那些小的都困倦起来,前仰后合。晴雯骂道:‘这些小蹄子们,一个个黑夜白日挺尸挺不够,偶然一次睡迟了些,就装出这个腔调儿了。再这么着,我拿针扎你们两下子!’话犹未了,只听外间‘咕咚’一声,急忙看时,原来是个小丫头坐着打盹,一头撞到壁上,从梦中惊醒,却正是晴雯说这话之时,她怔怔地只当是晴雯打了她一下子,遂哭着央说:‘好姐姐!我再不敢了!’众人都笑起来。便在此时,只听春燕、秋纹从后房门跑进来,口内喊道:‘不好了!一个人打墙上跳下来了!’众人听说,忙问:‘在哪里?’即喝起人来,各处寻找。晴雯因见宝玉读书苦恼,劳费一夜神思,明日也未必妥当,心下正要替宝玉想个主意,好脱此难;忽然碰着这一惊,便向宝玉道:‘趁这个机会,快装病,只说吓着了。’这话正中宝玉下怀。……”      你看她训斥小丫头时,辣言辣语,依然一副火辣脾性。但是后来传说有人跳墙,众人顿时惊恐慌乱,此时晴雯却能冷静机警,替宝玉想出一个装病的主意,帮他渡过难关。      再说娇憨。娇,其实她的登场已尽显娇黠之态,可以不再说。憨,是愚忠。作为一个丫鬟,是很特别的个性。第三十四回写宝玉挨了贾政的打,走动不便,心里又记挂着黛玉,就让晴雯给黛玉送两条手帕去代他探望。晴雯虽然奇怪宝玉为什么要送这半新不旧的手帕,但也不加追问,照办而已。而第五十二回“勇晴雯病补雀金裘”更是将这憨态描写得淋漓尽致。   贾府是钟鸣鼎食之家,家中收藏应有尽有,更有不少泊来之品,雀金裘便是其中之一。这一回写大冷天宝玉到贾母房中,老祖宗见孙子似乎穿得还不够暖,便唤鸳鸯“把昨儿那一件孔雀毛的氅衣给他罢”。鸳鸯拿来后,宝玉一看:金翠辉煌,碧彩闪灼。贾母笑道:“这叫做‘雀金呢’。这是俄罗斯国拿孔雀毛拈了线织的。……”在闭关锁国的清朝,能有福分享受这些“进口货”的,自然只有达官贵人之家。      来历既是这么稀罕,宝玉自然视如珍宝,当下磕头拜谢。谁知穿上没多久,让手炉的火星烫了一个洞。宝玉焦急万分,让人送出去修补,都说没见过这么稀罕的东西,不敢接活。而明天是个正日子,老祖宗特意关照孙儿要穿上这件雀金裘。倘若让她知道衣服破了相岂不扫兴?正当宝玉一筹莫展之时,晴雯在一旁说道:      “拿来我瞧瞧罢,没那福气穿就罢了。”      听她那口气,是想接下这活儿,帮宝玉一把。不过嘴巴仍然不肯饶人,讥讽宝玉“没那福气穿”。倘若在平时,晴雯揽下这针线活最多称得上勤快,可是眼下却是她的“非常时刻期。前几天不小心受了寒,这会儿正病得不轻。可她见宝玉在这危急时刻,无人能帮得上,只得勉为其难。请看曹雪芹下面这段叙述是如何地细致:      “晴雯道:‘说不得,我挣命罢了。’宝玉忙道;‘这如何使得!才好了些,如何做得话。’晴雯道;‘不用你蝎蝎蛰蛰的,我自知道。’一面说,一面坐起来,挽了一挽头发,披了衣裳,只觉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实实撑不住。若不做,又怕宝玉着急,少不得恨命咬牙挨着。……补两针,又看看,织补两针,又端详端详。无奈头晕眼黑,气喘神虚,补不上三针,伏在枕上歇一会。宝玉在旁,一时又问:‘吃些滚水不吃?’一时又命‘歇一歇。’一时又拿一件灰鼠斗篷替他披在背上.一时又命拿个拐枕与他靠着。急的晴雯央道:“小祖宗!你只管睡罢。再熬上半夜,明儿把眼睛抠搂了,怎么处!”宝玉见他着急,只得胡乱睡下,仍睡不着。一时只听自鸣钟已敲了四下,刚刚补完;又用小牙刷慢慢的剔出绒毛来。麝月道:‘这就很好,若不留心,再看不出的。’宝玉忙要了瞧瞧,说道:‘真真一样了。’晴雯已嗽了几阵,好容易补完了,说了一声:‘补虽补了,到底不像,我也再不能了!’嗳哟了一声,便身不由主倒下。”      你看她,不只是嘴上硬,行为也倔,知其不可为而为。她这“憨”态如何不令怜香惜玉的宝玉疼爱有加。可怜她这病体竟自此每况越下,不多久便香消玉殒。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写晴雯临终前与宝玉一番诀别话读来令人心酸:      “……我已知横竖不过三五日光景,我就好回去了。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我虽生得比别人好一些,并没有私情勾引,怎么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我今日既但了虚名,况且没了远限,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      以晴雯在宝玉心中的地位,她要取代袭人不是不能。但她终究只是色厉内荏,锋芒毕露而不知掩饰,“忠”极也“憨”极。这样的个性导致了她最后被王夫人逐出怡红院的悲剧。      宝玉每念与晴雯之情,肝肠寸断。小说在第八十九回有意安排了一个“人亡物在公子填词”的情节来照应。这一回说到宝玉在学堂上学,天气骤然转冷,家人送寒衣来。      “只见焙茗拿进一件衣服来,宝玉不看则已,看时神已痴了。那些小学生都巴着眼瞧,却原是睛雯所补的那件雀金裘。”      此后宝玉再也无心看书,早早告病回家。入夜无眠,宝玉写下一首词悼念晴雯:      “随身伴,独自意绸缪。谁料风波平地起.领教躯命即时休。孰与话轻柔? 东逝水,无复向西流。想象更无怀梦草,远衣还见翠云裘。脉脉使人愁。”      雀金裘的再次出现,是要让晴雯那未曾了却的情感萦萦牵绕,使宝玉痛定思痛,倍感伤悲。      晴雯虽是丫鬟中长得最俊的,但她的容貌一直要到第七十四回才正面显现,而此时她的生命已接近尾声。这一回写王夫人听信了谗言,要整肃宝玉身边的丫鬟,第一个想到晴雯,只因她“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你看,这可以说是一幅晴雯的素描了。紧接着王夫人立刻命小丫鬟到怡红院把晴雯单独叫来。此时,晴雯的身姿袅袅展现:      “王夫人一见他钗斜鬓松,衫垂带褪,有春睡捧心之遗风,而且形容面貌,恰是上月的那人。”      王夫人此时虽满腔怒火,但也不得不叹晴雯一副“病西施”的模样。而这位“病西施”,其实此时已病入膏肓。曹雪芹让她在这无多的生命时日里一展英姿,他大概想要在晴雯的墓碑上嵌上一枚栩栩如生的遗照。            黑龙江哪个医院的羊癫疯好未发作可以停止吃药吗癫痫吃左乙要吃多久郑州癫痫病会不会遗传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