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南山】春暖花开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05:58
今天是二十九号,又到了学生放月假的时候了,还有最后一节课,孩子们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一个月没回家了,现在又可以回家做自己喜欢的事了,又可以和父母团聚了。   “滴铃铃……”下课铃终于敲响了,同学们飞快的收拾好自己的书包,跑回宿舍拿了自己的行李包,急匆匆的来到校园的广场上,按年级排列顺序,等着父母来接他们。   学校的大门紧锁着,门外密密麻麻站满了来接孩子的大人,浩宇站在四年级的队伍里,看着门外的大人,别提有多高兴了,因为他知道,妈妈肯定又早早的来到学校门口接自己了,妈妈从来没误了接自己回家。   不到一小时,三百多位同学走得寥寥无几了,只剩下了最后七八个同学了,浩宇站不住了,平常妈妈没迟到过啊,今天怎么了,或许妈妈有事耽搁了,等等吧。   只剩下浩宇一个人了,班主任王老师拿出手机拨打了一阵,然后放下,走到浩宇的身边,拿着浩宇的行李,打算送浩宇回家。   “对不起王老师,我来晚了,让您久等了。”一位年约四十左右的妇女,气喘吁吁的骑着电动车来到王老师的面前,浩宇一看是妈妈到了,不由分说地扑到妈妈的怀里,撒娇的抱着妈妈旳腰,抬头看着妈妈的脸,突然,他看见妈妈的眼圈红了,好似掉下了眼泪。   翠萍的胃病又犯了,疼得厉害,打电话让他去接儿子,结果却传来他的一阵呵斥:“接孩子都接不了,你说你还能干啥?!”翠萍转过身,擦了擦眼角。   大约半小时的时间,母子二人到家了,李翠萍拿出钥匙插进锁孔,旋转了几下,锁咔嚓一下开了,浩宇像小鸟似地飞快跑进了屋里。   “爸爸上班去了?”   浩宇边问着妈妈,边放下书包,把书包放在爸爸专为自己买的写字台上。   “你爸今天没上班。”厨房里传来了李翠萍的声音。   “奥,今天中午吃什么饭?”   “就知道你会问,嘴馋,妈妈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   “嗯,就知道妈妈最疼我了,每次回家都吃到妈妈做的最好吃的东西!”浩宇自豪地说着话,顺手从锅里用筷子夹起一块猪排骨,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吃着。   “滴铃铃……”电话响了,李翠萍从裤兜中掏出用了多年的平板手机,按下接听键,传来丈夫浑厚的声音。   “不回去了今中午,志强说下午去城里帮他家做点事。”   里边的男中音刚说完,电话啪的一声挂了,传来了嘟嘟的声音。翠萍无奈地把手机放进裤兜里,怅然若失地呆愣了一会,就去张罗着和孩子吃饭。   “爸爸也真是的,我一个月才回家一次,他却不在家吃饭,真扫兴!”浩宇边抱怨边吃饭。   晚上八点了,周天祥也没回家,翠萍坐不住了,她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下电话,电话起劲的响着却没有人接听,无奈,继续的等吧,翠萍顺手拿起儿子在学校开了裆的裤子,一针一线的缝着。   床上细微的传来儿子均匀的呼吸声,翠屏看着熟睡的儿子,眼角又沁出了泪水,看着自己亲手经营的家,心里多少有些慰藉,这几年日子好过了,买了汽车,住上了新房,置办了所有现代化的家具,应该知足了。可不知为什么,翠屏的心里觉得空空的,摸不着边际。   周天翔今年四十岁整,早些年因为家里穷,二十九岁了才和妻子李翠萍结为夫妻,过惯了穷日子的他特别害怕重蹈覆辙,加上自己过硬的手艺,毅然离开了打工多年的城市,回乡组建了装修队,往返于中小型城市间施工。   生意也算兴隆,不到二年的时间,就拥有了一支很强建的装修队伍,看着自己辛勤劳动的成果,周天翔有点飘飘然了,心里有点蠢蠢欲动,开始结识社会上一些不入流的人。整天花天酒地,吃吃喝喝。这些,成了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份子。   “铛铛”敲门声传来,在深夜里显得格外刺耳,翠萍连忙下床穿上鞋子,跑到大门边去开门,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怎么喝成这样?一点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酒精中毒了咋办?”翠萍边搀扶着丈夫边说。   “谁说我喝醉了?我看是你喝醉了,好好的酒不喝,却非要去找那烂货,真的就那么吸引人?赶明儿也给哥们找一个来,让我也解解馋。”   周天翔嘴里胡乱的叨咕着,他这时还不知已到了自己家里,好不容易把丈夫放倒在床,坐在他的身边,看着同甘共苦的丈夫发呆,夜深了,翠萍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蓦然,一声清脆的铃声打破了夜的宁静,翠萍拿起丈夫的手机按下接听键,刚想说话,一个娇媚的声音从电话那端清晰的传来:“天翔哥,你啥时有空来我这儿?人家想你了,真不知道这几天你在忙什么,害我一个人独守空房。”   这声音犹如一声晴天霹雳,翠屏错愕的扔下手里的手机,不去理会那厌恶的声音在那里兀自的说话。   她太了解丈夫了,不相信丈夫会背叛自己,曾经走过的路,走过的共同风景,沥沥的出现在翠萍的眼前,眼前的老实人怎会变了?变得让自己不认识了?她揉了揉眼睛,重又拿起丈夫的手机,那娇滴滴的声音已经不存在了。   “明天来接我,我要去爬山,爱你的柔。”一条醒目的信息映入视线。   “咣当”一声,手机从翠萍的手里滑落到地板砖上,发出响亮的声音,在深夜里划破了寂静的长空。翠萍扑倒在床上,掩被大哭。      二   天一亮,周天翔起床洗漱完毕,也没和妻子打招呼,头也不回地离家而去。   望着离去的丈夫,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上了翠萍的心头,眼泪不由自主的顺着脸脥流了下来。   “我爸呢?”浩宇醒来就揉着睡眼找他的爸爸   “你爸上班去了,你醒了先写作业吧,我去给你做饭。”不论任何时候,翠萍都不忘记,对孩子的督促学习。   “妈,吃了饭,我们去城里公园玩吧,我都好久没去完了。”   李翠萍载着儿子来到了离家十多里的县城,这是一个不大的小城,居住的人口不算太多,也许是因为流动人口少的缘故,小城的空气很清新,在早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明朗。   翠萍领着儿子坐了摩天轮.,坐了龙舟,练了许多健身器材,浩宇玩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一张小脸荡漾着幸福的微笑。   因是七月的天气,还是有点闷热,浩宇躺在树荫下的小草从上,被一片绿色包括,旁边还有几朵粉色的小花,景色特别的美,翠萍天生就有一种独特的审美观点,拿出照相机拍下了浩宇十周岁的记忆。   时近中午,翠萍领着儿子来到了小城唯一一家火锅城,浩宇早就想吃火锅了,一进入火锅城,馋得他口水都流出来了。二人刚坐下,就有服务员上来询问,服务员的脸永远是微笑着的,好像永远没有烦恼。   “阿姨,给我们来两杯柠檬吧,我都好久没喝了。”   “嗯,小弟弟等着,马上就到。”服务员满脸堆着笑意。   不一会,热气腾腾的火锅就端上来了,浩宇吃得直打饱嗝,翠萍没怎么吃,只笑呵呵的看着儿子的吃相,一脸笑意写在她的脸上,儿子是她最大的寄托,她的生命里除了儿子,也就只有天翔占据她的位置了,但昨晚电话里女人的声音时时在脑海中回荡着,一抹凄凉不由自主地显现在她的脸上。   “老板,结账!”浩宇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吆喝着火锅城的老板。   结完账,母子二人就往外走,“砰”的一声,浩宇和从外面的进来的人撞了一个正着。   浩宇抚摸着脑袋,抬头看着撞自己的男人,由愤怒变成了惊喜,他大喊着“爸爸”扑入男人的怀抱,并没有看见男人的右臂弯里搀着一只柔嫩的手掌。   翠萍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男人,脚步“蹬蹬瞪”地后退了几步,眼睛定格在丈夫右侧的女人身上。   “爸爸,昨天晚上我就没有看到你,你天天忙啥?有什么事能比你儿子重要?”   “咦,这位阿姨是谁?你为什么和我爸爸在一块?没听说爸爸有女雇员啊,这是怎么回事?阿姨,你和我爸爸是什么关系?”浩宇连珠炮地一叠连声的问着面前的一男一女。   周天祥蹲下身子,和蔼地抚摩着浩宇的脑袋,说:“对不起了,儿子,爸爸现在忙着,改天有空带你去海边玩,好不好?你先在一边等着,我和你妈说句话。”   “有什么秘密非要瞒着我说话?我已经是大人了,有权利知道你们的内幕!”浩宇小大人似地双手叉着腰,眼睛里冒着盛气凌人的目光,眼角的余光却瞥在爸爸身边的女人身上。   似象那女人示威似地攥了攥拳头。女人抽出放在天翔胳臂里的手,心神不宁地站在一边,脸上涨得通红,低着头站在一旁,手足无措。   “我来给介绍一下,这是我新认识的朝阳建筑公司张经理,今天有事要请张经理帮忙,顺便请她吃顿便饭,张经理,这是我爱人,李翠萍。”周天翔首先打破了沉默,打着哈哈介绍起双方来。   “你好,认识您很高兴,以后还请多帮忙。”翠萍整理了一下心情,伸出右手等着对方伸出手掌。   “你好。”自称张经理的女人战战兢兢的伸出右手掌,握住了眼前的女人的手掌,李翠萍感觉到那女人的手心里满是汗水。      三   李翠萍骑着电动车载着浩宇缓缓地回到了家中,一进房门,她就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今天,她的猜想终于验证了,天祥身边的女人,就是那个打电话的女人,天翔真的经不住时代的诱惑,迈出了可怕的一步,不行!必须阻止他们,绝不能让辛苦经营起来的家毁于一旦!想到这里,翠萍有了精神,拿起手机给丈夫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端清晰地传来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情动的呓语声。   “嗡”的一下,李翠萍的脑袋一下大了,她抱着头一下坐在地板砖上,眼泪不听使唤的流了下来。   “妈,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叫医生吧?”皓宇看到妈妈抱着脑袋坐在地上,吓坏了,一叠连声的问着。   李翠萍看着面前的儿子,眼泪又不听使唤的流了下来,猛地一把抱住儿子,大声地哭了起来。浩宇在妈妈的怀里安静地依偎着,只有妈妈才是他最大的寄托。   妈妈是怎么了,早起高高兴兴地陪着自己玩时,他看到了妈妈发自心里的笑容写在脸上。   浩宇是个爱动脑筋的孩子,凡事他都要弄个清楚,弄不明白他不会死心,也许就是他的这份执着,在以后的日子里,挽救了这个家的幸福。   浩宇极力地在脑子里思索着,猛然间他想到了爸爸,想到了爸爸身边的那个女人,当时他明显地发觉妈妈看到那个女人时的表情,当时自己的心情不也异样吗?再说天都黑了,爸爸还没有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爸爸,爸爸……”皓宇拿起妈妈的手机,拨通了爸爸的手机,电话不停地响着,却没有人接听,浩宇的心里一阵悸动:爸爸会不会出什么事了?要不咋不接电话?   “妈妈,我们去找爸爸吧,电话没人接,是不是出事了?”浩宇焦急地拉着妈妈的手,眼泪都留下来了,翠萍正处在极度的悲伤中,竟没有听到儿子的声音。   “妈妈,你怎么了?可不要吓我啊。”浩宇见妈妈好像没听到自己的说话,还是一副呆滞的表情,爸爸又不在家,万一妈妈突然发病,那可怎么办,自己什么事也不懂。浩宇急得只有看着妈妈干哭的份。   “浩宇,你咋了?怎那么哭?”李翠萍的声音传入了浩宇的耳边。   “妈妈,你没事?刚才把我吓坏了,喊你也听不到,以为你得病了,爸爸又不在家,把我吓坏了。”李翠萍听儿子说完话,心里一阵温暖,毕竟还有自己和天翔的爱情结晶,浩宇啊,相信天翔不会那么绝情吧!或许是他一时冲动逢场作戏吧,不管怎样,原谅他吧!   儿子都十岁了,正是接受教育的最佳年龄段,不能给孩子蒙上心灵的阴影。李翠萍想   到这里,就领着儿子来到村头的公路上,等待着天翔。   夜黑漆漆的,看不太远,可是娘俩依旧在那里守候着,期盼着他们的亲人早早地归来,一辆一辆的汽车从他们的身边经过,周天祥开的那辆黑色的轿车却始终也没有出现。   “咱们回家吧,浩宇,你爸不会有事的,放心吧。明天咱们再出去玩。”李翠萍失望地搂着儿子小声地说。   就在此时,又一道灯光从远处照射了过来,一辆奥迪A6在浩宇母子面前戛然而止,副驾位的车门无声地打开,一只白色的高跟鞋轻轻地踩在了地上。翠萍的耳边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天翔,我在一边等着你,你快点啊,别让我等太久了,记着啊!”   “爸爸,您终于回家了,我都放假两天了,您也没有陪我,快载我们回家吧,天都这么晚了。”浩宇飞快地跑到车门边,边拉车门边说,满脸的笑意堆在脸上,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哎呀”浩宇嚷了一声,和对面的人撞了一个满怀,浩宇摸着自己的脑袋,这才看见自己的面前有一个人站着,“阿姨,您是?”浩宇惊异地看着面前的女人,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浩宇转着眼睛,脑子里飞快的象过电影似的刷新着记忆。   “你是白天和我爸在一起的阿姨?”   西安那个癫痫医院好郑州中医治癫痫医院福建有专业癫痫医院吗武汉治疗癫痫那里好?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