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柳岸•念】妻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55:08
一、   妻,病了,面部神经麻痹,也不算什么事。敷药、扎针,按摩,艾灸……江湖郎中,医院专家,方子用了不少,路也跑了不少。“割”没有间断过,是邻村一个颇有名望的郎中祖传的方子。“割”过一次要等十天左右后再“割”。各种方法要是互不影响,就一起用着。但病就是慢慢缠缠的好不彻底。      二、   那天,寻医归来迟了。回到村子里的时候,路灯早就亮了。   停了车刚进门,退休在家的司机薛叔和薛婶儿随后就跟了进来:“今天好些了吧,别火气,这本来就不算啥病,消消火就好了……”   薛叔有过严重的腿疾,走路极不方便,自己站着在我的客厅里硬要安置妻坐下。   薛婶儿拿起杯子给妻接水:“跑了一天,快缓歇缓歇。”   听随后进来的邻居说,薛叔薛婶儿一下午早就在我门前跑了好几趟了。   “也帮不了你什么,就是来看看,放不下心。”薛叔薛婶儿就那样站着,念叨了好一会,看着妻坐下、喝水。   杨叔走进来时,我一时都没有记起他是谁,忙忙的起身招呼了一声“叔叔”。   “来了几次,你的门一直锁着,听隔壁说她病了,我抄了一个偏方,兴许能够管用的。”   杨叔七十好几了,也站着,没有坐,从口袋了掏出折叠的方方正正的一块儿纸,上面工工整整的抄着一个方子:   白僵蚕,12g;全蝎,6g;黄芩,5g;钩藤,8g;升麻,9g;琥珀,5g;灸草,3g;防风,6g;朱砂些许。三剂。   我没有记得起杨叔,不记得和杨叔有过往来,杨叔还是三番五次的送过了治疗的方子……   感动满满的,是妻的人气。      三、   “割”第五次的时候,一直沉稳老道的郎中师傅也显得有些急了:“一般两次三次就好了,想不到,真没想到咱都五次了,还不彻底。”   “我自己体质不好,恢复的就比别人慢一些。不怪你。”妻这样说。   许是第五次了还好不彻底师傅也有些急了,这次便“割”的重一些。   妻一次次含着冷水止血,嘴里就是一直有血渗出来。师傅又是端水,又是拿纸巾儿,很是着急。   “不着急,不怪你,是我心火体弱,好滴就慢。”妻子不忘安慰着师傅。   忙活料理了很久,最后师傅不得不把云南白药敷在妻子嘴里,还折叠了一方辅料按住才慢慢的止住血。   “在沙发上歇一会就好了。”师傅要安置妻歇一会。叮咛不要说话,不要出声,一会儿就好了。   妻,许是觉得师傅还要忙活地里的作物,示意我回家。   走出师傅家门的时候,从年迈的师傅眼里,我读出了我妻的善良。   回家的路上,我把车门紧闭,生怕妻再着风。路过一个村口的时候,妻示意我停车,才发现路边站的好像我村的一个妇女在等车。许是因为下午的一个会议就要开了,我心里着急的犹豫了一下,车子便闪过了几十米才停住,妻不满意的看了我一眼,拉开车门就要吆喝……   一把拉回妻,关上车门,只好倒车。      四、   儿子的婚期到了,妻的病没有彻底的好。本来不计划彻彻底底的收拾清扫家里的,是街坊邻居白天忙活完了自己的家务,用了几个晚上硬是把家里角角落落,灶台锅碗仔仔细细的抹洗了一遍。窗帘本来也就才挂上几个月,崭新崭新,干干净净的,她们也把卸下来、洗干净、重新挂好。年近七旬的几个老人,带着下迪的快乐舞队更是增添了婚礼的热闹气氛。   “天时,地利,人和。圆圆满满,好!”乡亲们都这么说。   “就是我不中人(稷山土话:不体面)。”妻一盘子一盘子给大伙儿拿出喜糖瓜子……   是妻的善良和人气,撑着这个家。      五、   换届选举开始了。妻,普普通通的一个农村妇女,去年被选为稷峰镇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稷山县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自然参加竞选的就有希望妻进入其班子的。   古清源,新下迪,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满怀朝气年富力强的,度过沧桑经验老道的,切身实践埋头苦干的,候选人各有千秋都不逊色。   有人劝妻别掺和竞选这趟浑水:“一个妇女家。能比XX家族势力大?能比XX外面关系硬?还是能比XX有钱?咱又不缺吃少穿的,别操这份儿闲心!”   也有鼓励妻参加的:“咱不凭家族不凭关系不凭金钱,就靠几十年善良积攒的幸福满满的人气。上面靠党和政府,下面靠邻里乡亲,还有自己满满的善良和人气!”   村支部书记说得好:“踏踏实实做人,光明磊落做事!”   “为了故乡发展,都是能干人,为什么不能都坐在一起商量商量发展大计呢?”妻说。   妻的病是没有好彻底,但我觉得,那只是身体的病。她的心里亮堂着哩。 哈尔滨癫痫病去哪里治武汉有看癫痫病的正规医院吗湖北癫痫病研究所北京如何选择一家好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