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檀香】桂香寄畅园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47:13
无破坏:无 阅读:1403发表时间:2017-03-01 11:58:04 摘要:江南有个地方叫无锡,无锡有座山叫惠山,惠山有街有寺还有个名震江南的园林。园在山里、林在山里、山林在园里。那里有家族的理想、士人的风范,有天光的散淡、飘忽的浪漫,那里是江南人永远的乡愁。 细雨如丝缠绵,小径滑跌褡裢,温润甜柔都去了风里,丝丝凉爽、淡淡清高悄悄走近,秋,就这么来到了心上。太阳隐去了身影,云也不知躲到了哪里,只有手足无措的麻雀,在枝头叽叽喳喳,抖动着慌乱。心走了神,人就不在当下。于是,当那股扑鼻的芳香开怀而来时,我竟不自觉地随它踏入了一处久违的园林。   园在山里、林在山里、山林在园里,自然而然;“山色溪光”“玉戛金枞”、一池映二峰,诗意盎然;七星桥、八音涧、九狮台…有天籁之音,多锦绣文章。这就是寄畅园,一处让一个家族前赴后继、薪火相传的精神家园;一处让一朝两帝魂牵梦绕、如痴如醉的文人别院。它典雅地仰靠在惠山东麓,南邻惠山寺,西接惠山二泉,古朴清幽, 列入江南四大园林。   寄畅园又名秦园,曾是无锡秦氏家族五百年来的族产。无锡秦氏系北宋著名词人秦观的后裔,秦观生前曾游历惠山,因钟情于惠山山水而一再赋诗咏赞,故其子秦湛在任常州通判时将秦观之柩迁葬于惠山。元末秦观十三世孙秦彦和从胡埭迁居县城六箭河北岸;明成化二十二年,秦观十八世孙秦金从胡埭迁到无锡县城西水关定居。后来,秦金与奏彦和曾孙秦夔连捷为进士,奠定了无锡秦氏发迹的基础,秦氏家族由此从耕读世家走向书香门第的文化世族。明清两代,秦氏子孙读书入仕,无锡科场数秦氏独领风骚,计有进士34人,举人77人。其中有13人入翰林院任职,有3人列入一甲第三名探花。从某种意义上说,寄畅园的盛衰正是秦氏一族科场得失、官场荣枯的印证。   秋天的寄畅园,清风冷雨都浸在了桂花的香里。从惠山寺日月池畔走进寄畅园的南大门,过一明两暗的小三间轿厅就是天井。但见两棵银桂一左一右迎客而来,双桂当庭,气宇轩昂,如伞如盖、如云如雾,双双对对勾肩搭背于庭院之中。那盛大的气势,那辣手辣脚的气息,总让人惊叹,让人驻足,让人长长地吐纳深深地呼吸。人们左顾右盼,眼神都直直地勾住腾起的香魂,心里暗暗地描绘着香的姿容,然后摆开裙裾,飞舞嫦娥,追寻起香的身影来。大厅前那两棵曾经婀娜多姿、富贵艳丽的垂丝海棠 ,此刻如同两位卑微的侍女,低首弄眉,似有难言的落寞。西墙上那康熙乾隆祖孙二人的题刻,不再盛气凌人,一样透着文人的清瘦。倒是朱屺瞻所书的那“凤谷行窝”的堂额,圆润饱满,将园主秦金那大气磅礴的气度挂在了屋梁,一如屋前的桂花不经意间就溢出勃勃的气韵。大厅为硬山顶,三楹五架带双步前卷棚的正帖式圆堂。堂前的卷棚就是左右通道,两头开长方形八角门洞,东西门洞上方分别题额“侵云”“碍月”,点明门外有景。“侵云”指锡山龙光塔影;“碍月”指惠山西岭月色。厅内布置古色古香、端庄凝重,凸显诗书传家的浓厚氛围。   从侵云门入园,穿过桂枝掩映的假山可到梵邻阁、卧云堂、凌云阁。此处原为园主的内园,紧邻惠山寺。惠山寺始建于南北朝,从历山草堂到华山精舍,从慧山寺到法云禅院,从普利院到功德院,惠山寺历经沧桑,屡毁屡建,寺名也总是改来改去。这里,历朝历代留下了众多遗迹,有古华山门、唐宋石经幢、香花桥、日月池、金莲桥、御碑亭、听松石床、古银杏、筑庐山房等,唐代乡贤李绅在此写有《悯农》诗,书法家李阳冰在石床上留有“听松”墨宝。寺内梵宇凌云,大雄宝殿供奉华严三圣,文教兼善、智行并重。惠山寺坐西朝东,俯瞰市井,展示的是普渡众生的尘外之致;寄畅园坐东朝西,面向山林,则体现了崇尚林泉的高雅意趣。梵邻阁紧挨寺院,一如佛龛,梵音弥漫。园主于此每每登阁远望,拂去尘埃,心净如镜;拨开浮云,超凡脱俗。在这里,梵音与诗书是贴得那么近,如同耳目相随;僧众的禅院与文人的行窝近在咫尺,一如桂与海棠共生一园。梵净福泽基于精勤修习,至圣至贤源于衣带渐宽终不悔的境界,汉传佛教的理想人格随时映照着园主的凌云之志郑州什么地方治疗原发性癫痫病好。   寄畅园方圆不到十五亩,虽方寸之地,却远山近水妙趣横生,其奥妙就在于巧于因借,融合自然。既借佛门净界,更借锡惠胜景。东望龙光塔高耸入云,锡山秀色尽揽眼底。龙光塔又名文风塔,是座风水塔,建于明代正德年间,因无锡长时间不出状元,当时的礼部大臣、昆山人顾鼎臣在游览锡惠胜景时,认为锡山是龙头,惠山是龙身,建议无锡乡绅顾懋章父子于锡山顶建石塔,使锡山这个龙头长出角来,以振文气。约半个世纪后,锡山之巅、石塔之左又建起一砖塔用于观景,锡山一度出现了“双塔并存”的景观。此景一借,园内意境顿时高远,涉足其间无不心旷神怡。秦金于此筑凤谷行窝,正宜溪山行旅,空谷幽居。在此之前,秦旭于明成化年间,在惠山天下第二泉附近的惠山寺龙泉精舍处建十老堂,凿涵碧池,修芙蓉径、古木坡,成立了无锡历史上早期的诗社——碧山吟社,开启了秦氏在无锡的文创渊源,一时名满江南。不久,与秦金同时代的二泉先生邵宝在“凤谷行窝”之南建起了二泉书院,倡导欲求功名先要立德的士人风范。二泉书院与凤谷行窝仅一墙之隔,从此风声雨声总是夹杂着读书声浪。宋明以来,江南士子拜将入相,秦氏一族更是凭着书香金玉满堂,那金榜题名、封妻荫子的理想写在每一个士人的心里,而桂花不仅仅可爱、甜美,它更寄遇攀折的欣喜、登峰的圆满。读书人居不可无竹,否则就少了精气神;处不可无桂,否则就没有了念想,没有了奔头。桂在园中,香在身边,正好催人奋进,激励子弟捷足先登、蟾宫折枝,寄畅园的高大上乃至寄畅园的一切都要以此来维系。为此,无论是书房还是客堂,房前屋后均植桂,土坡之上、假山之巅尽是一撮撮的精致、一串串的典雅,举着灿烂,闪着明媚,相依相伴,彼此顾盼。就此,书声琅琅,桂香阵阵,清风徐来,浅吟低唱,承袭着江南世族风尚。   从碍月门右拐可到含贞斋,这里是明末园主秦燿的书斋。秦金去世后,园归族孙秦梁,秦梁拓建并改称秦园为“凤谷山庄”。秦梁去世后,园归从侄秦燿。秦燿因官场失意,回锡隐居,所以借王羲之“寄畅山水阴”之意将“凤谷山庄”改名寄畅园,希冀仿古人“修禊浮杯”“兰亭雅集”之举来以文会友,“游目骋怀”。他在园内置景二十处,每景都赋诗题咏。秦燿的营构为秦园成为江南名园,奠定了文化基石。他的所谓寄畅,实际上是通过隐居来忘却世郑州癫痫病哪里治很好俗的纷扰,通过寄情山水来排解罢官的郁闷。官场险恶,宦海终究沉浮,秦氏子孙时时发奋,时居高堂,难免不罹政治风浪。秦金虽历仕三朝,却因“大礼仪之争”而被迫告老还乡;秦燿因受张居正案株连而去职,又遭人诬告而罢官;秦松龄因“逋粮案”而削籍;秦道然因近侍九皇子而遭打击下狱,以至于寄畅园也一度被充公没官。尽管如此,秦园数百年间易主不易姓,秦氏子孙总是自觉地承担起家族所赋予的历史责任,虽寄情山水却不失家国豪情,花开花落,总是留香人间。纵观秦园历史,自明正德年间初创凤谷行窝,历经明万历时改建寄畅园,明末及清朝早期、中期园林的分裂、归并、重修、抄没、发回、改制、修复,以及清末太平天国战火焚毁、民国时期直奉军阀战乱、抗战时期日机空袭,园子建了毁,毁了建,饱经风霜,却又总是奇迹般地重生。   从含贞斋、九狮台间的广坪,步入案墩假山间的八音涧,但见丘壑云泉、妙趣天成。秦金之子秦瀚“为爱真山叠假山”,将原来的风水墩叠成“烟峦云蹬可跻攀”的假山。秦燿接手后对假山作了艺术处理,在假山与锦汇漪的山崖水际辟出一处鹤步滩;引导穿越假山的二泉支脉,“流为悬淙石涧,悬为飞泉跌水,注为锦汇漪的源头活水”。明末清初,秦德藻合并全园并聘张涟整理园林。秦德藻之子秦松龄则聘张涟之侄张轼重构假山,随涧流重新叠石,原来的飞泉改为潜流入池,使涧流水景首尾有别。曲涧引山泉伏流其中,发金石丝竹匏土草木八音,为八音涧,假山则依山势成惠山余脉状,使真山假山融为一体。这水涧的源头为惠山的“天下第二泉”。惠山自古多泉,有“九龙十三泉”之说,唐朝茶圣陆羽品评二十种宜茶之水时称“常州无锡惠山石泉第二”,惠山二泉由此盛名。唐朝以来先后出现了李绅别泉、东坡试泉、徽宗论泉、竹炉煮泉、阿炳谱泉等有关二泉的诸多文化盛事,“二泉文化”枝繁叶茂。如今,二泉景区尚存天下第二泉庭院,内有二泉石刻、二泉亭、漪澜堂、观音石等遗物、景点。而二泉之水于鼋池分二路下泄,一路东下注入日月池,经寄畅园内的两个螭首流入镜池和锦汇漪;另一路北入金莲池,经二泉书院内的螭首注入香积池,然后由暗渠导入寄畅园西墙脚小石潭,经八音涧跌入锦汇漪。九九归一,寄畅园山畅水也畅。   锦汇漪欲直又曲,欲收又放,时时丰沛,四季皆盈。围绕锦汇漪,园主在东侧设置了一系列人文建筑:“知鱼槛”取自庄子濠上之乐,暂寄无官一身轻的闲暇;“清响斋”取自唐代孟浩然“竹露滴清响”的意境;“萁踞室”取自王维独坐啸傲的孤拔;“先月榭”取自宋代苏麟“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告白;“栖云堂”则回味杨雄闭门著述的轶事---园主将数千年隐逸文化集成荟萃,借诗文典故,一展中华文人情怀,徜徉期间,如同触摸一幅幅气韵生动的隐逸画卷。寄畅园近借远借、俯借仰借、邻借互借,无不精妙绝伦;借山借水,借天借地,借人借音,无不匠心独具。寄畅园诠释了文人园林作为精神栖居的本质,成为明清以来借诗文造园的典范。其间花木植被总是治疗癫痫好医院点缀得恰到好处,松的风度、竹的气节、樟的不朽、银杏的古朴,无不生动。而在这些名木之外,又总是有金桂银桂间于其中,尽管桂花树形不够高大,花型不够美艳,却醇厚、清新、馥郁、恬淡。小小寄畅园,几百棵晚桂让天地牵连相守,生成汤芋一般的丝滑鲜爽,桂花糕一样的甜糯粘糅。四牙柔柔的玉瓣静静地开张,小小的灯盏总是亮着心尖的柔软,粗粗细细的枝条把泥土的芬芳源源地投放。没有哪一种花能开得那么紧凑、那么密集,翠绿下的铃铛拥拥搡搡,奏着林园的交响,盛放秋天的成熟;没有哪一种花香得如此飘逸、如此洒脱,庭院、场角、山坡、池塘,一天一地的酣畅,有着天光的散淡、飘忽的浪漫。秋天里,寄畅园若是没有这桂香,将是何等的寂寥!   其实,寄畅园的美好,早已收纳在文人画里,储存在人们的心里,正因为人们对于美的追求从未止步,所以几百年来寄畅园虽然历经政治风云、战火硝烟,却依然瑰丽。   共 397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