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笔尖】“疯”外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46:46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已经离世五年的外婆。这是自打外婆离世第一次在梦里与她相见,醒来竟然忘记了梦的内容,可是记忆里外婆的影子却清晰如初。

外婆缠过小脚,尽管如此,也没能阻止外婆为了家东奔西走的脚步。外婆不漂亮,却有着东方女人的美德。外婆没有文化,却培育了几个吃公家饭的儿女。

据母亲讲,外公的父母去世早,外公跟哥嫂长大,嫂子是一个很刻薄的人,外公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后来有人给外公提亲,就是我外婆,据说外婆年轻曾经受过刺激,得过“失心病”,尽管如此外公还是娶了外婆,那时候穷啊,再加上嫂子的不待见,外公也早点想成个家另过。

低矮的泥草房,一张半新的芦苇席,外公的家当。一床粗布被褥,外婆的陪嫁。一盏黯淡的煤油灯,从此过着没有感情,却依然传宗接代的生活。原始的,木纳的居然成为五个儿子、三个女儿的父母。最小的舅舅是八个孩子中最聪明乖巧的一个,却在一次去河塘洗澡时溺水身亡。那时候哪有钱舍得买棺材,一张芦苇席把小舅舅裹起来掩埋在坟岗,外公显得很难过,外婆却是一脸坚强,日子还得过。

母亲兄弟姐妹中,共有四位出生于解放前,那时的日子更是可想而知的。日子过得紧吧,没有谁来帮衬,一家人都得糊口吧,此时外公只有一声叹息,外婆舍出脸东家借,西家舍的总算熬过去了那段苦难艰辛的日子。没有感情的婚姻,总是磕磕绊绊中度日,外婆的“失心病”偶尔会复发,母亲是长女,在未出嫁前,外婆一度频繁犯病,外公和母亲晚上几乎不敢深睡,因为外婆一旦病情发作人就会疯跑出去不见踪影。后来,外公和母亲想到了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方法,睡前就会在门栓上栓一条麻绳,另一头绑在在自己的胳膊上,一旦外婆夜里病情发作,开门时他们会被惊醒,这样也省得到处寻找。接下来外婆就会被外公用粗麻绳捆绑住,折腾一阵子又回复了平静。曾经问过母亲当初为什么不给外婆治病呢?母亲说:当时哪有条件,再说庄户人家迷信的说法,外婆那是被什么仙迷糊了才如此症状。外婆的“失心疯”是在母亲的叙述里知道的,可是我记忆里的外婆除了老年时喜欢喝点小酒后话多,我没见她发作过。

儿时也常随母亲去外婆家,有时会住在外婆家多日。外公本来就是不太喜欢说话的人,外婆倒是忙前忙后的张罗着给我们做好吃的。外婆的家乡只种植水稻,一年四季可以吃到大米饭,而我的家乡生产杂粮,高粱米、玉米、红薯等,小时候若是整天吃大米饭是多么香喷喷啊,在外婆家就不是奢望。外婆家乡水塘多,鱼虾也多,那时候随便下到河塘去摸鱼抓虾便会有不小的收获。外婆常常把吃不完的鱼虾放上一把粗粒盐,再加适量的水煮熟,然后晾晒在太阳地下,每次从外婆家回来,我们都有收获,当然也少不了干鱼干虾。至今回想起那种干鱼干虾的味道,就是外婆的味道。

外婆的味道不会忘记,外婆的爱一直会铭记。儿时生长在农村,见识不多,苦日子也成了习惯。而每当过春节,别家孩子都有新衣服穿,我们也只有眼巴巴奢望,父亲在城里工作收入不高,他只够一个人调费,有爱心的父亲甚至有时还去接济其他同事,母亲生性要强,也心疼父亲从来不与父亲报忧,母亲一个人的工分一年到头抛去一些杂费,还要倒找给大队钱,哪里有钱置办新衣服穿。我们懂事从来不跟母亲要新衣服,尽管心里也有期盼。这个时候,外婆会打发姨妈,把她从集上买来的花布偷偷送给我母亲,主要是不能让舅舅舅妈晓得,都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免生事端。有新衣服穿了,可以出去和小伙伴们显摆了,尽管母亲把我们的每件衣服做得肥大些。“妈,这衣服咋这么肥大呢?”母亲答:“明年还可以穿哩!”

后来我们随父亲搬到城里来生活,外婆偶尔也会来住上几日。来时,还时常带来我们儿时喜欢吃的“腊头鱼”,一些咸鱼什么的。因为惦记外公,不几日又回去,父亲对外婆很好,每次挽留多住几日,外婆还是急匆匆走了。父亲那时配有公车,看到外婆年迈想破例用公车送外婆,外婆总是说:“使不得,不要让人说闲话哩!”外婆虽说是一位不识字的农家妇女,可是识大体,她不会让父亲搞特殊化的。从外婆身上,我看到一位老人的善良和光辉,一个普通农家妇人的处事态度。外婆朴实又是那么的伟大,我从心里敬重外婆。在我眼里,外婆从来都没有“失心疯”。

如今,不再时那个穷困拮据的日子了,而母亲和外婆却已不在人间与我们享受幸福的晚年。

外婆的晚年,丧失了劳动能力,疾病缠身,活得已然没有了尊严,只是活着而已。在舅舅舅妈们看来是越来越傻了,疯了。外公离世后,外婆就在几个舅舅家轮流住,虽说儿孙也是满堂,但正如大多数农村老人的缩影,孤独残喘的活。谁会给那样一个他们眼里的老疯子一个温暖的生活呢?负担,外婆成了负担和累赘。中华民族传统的孝道已被现实击败的七零八落。

五年前乍暖春寒的日子,正在照顾已经脑溢血重病在床的父亲,突然传来外婆去世的消息。惊愕的是外婆的死因是因为煤气中毒。

舅舅在那里解释:他一直很小心照顾,每天陪外婆一起吃饭。是啊,是没有人饿着外婆,渴着外婆。你住朝阳的房子,怎么可以把外婆置于一间西厢房?明知道外婆已经不能挪动身躯,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那里。外婆临终前想什么了?挣扎了吗?在那一刻您肯定有万般的不舍儿女,可是垂死的挣扎过后还是西去。我无权责怪谁,我只是在为这个标榜孝道的社会而悲叹!

没有悲伤的葬礼,是因为外婆是他们眼里的“失心疯”吗?假装哭丧的悲情的脸是多大的讽刺,负担没有了,人可以轻松一下,那么心呢?天堂和人间有一条走廊,终究我们也会去那里,若是天堂能够相见,我们有何脸面?

此时此刻,几天前的积雪还没有融化,人间是天寒地冻,天堂呢?外婆,天堂里冷吗?

长春哪的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呢?治疗癫痫的疗法哪种比较好老年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呢石家庄哪家治疗癫痫病最专业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