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八一征文】 参加巡回医疗队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0:56:25

1975年我从部队护校毕业,分配到解放军第513医院内科心血管病房当护士。513医院是导弹卫星发射基地----东风航天城里的驻军医院,编制是500床位,医疗设备比较先进,医疗技术也比较过硬。但是因为基地是保密单位,方圆几百里见不到老百姓,无关人员没有特批的通行证是绝对进不去的,所以医院的病人基本都是军人。

为落实毛主席“626指示”精神,医院每年都组织巡回医疗队,到部队驻地附近的农村去为老百姓防病治病。1975年8月经过多次积极报名申请,我被批准参加了医疗队。那一年我刚满20岁,但已经是参军6年的老兵了。

我们去的地方是甘肃省酒泉市金塔县鼎新镇的一个人民公社,离基地的军用飞机场只有一河之隔。那里远离城市非常偏僻,生活条件落后艰苦,老百姓缺医少药看病十分困难,所以特别企盼解放军医疗队早日到来。

我们医疗队医生护士共19人,队长和两个科主任驻扎在公社,剩下的俩人一个小组,分散在各个生产队里。我和外科护士马小京被分配到离公社最远的一个村子里

我们住的房子是用黄土泥掺上“麦秸”做成的土坯盖的,西北干旱少雨,适合建造这种廉价的房子。土坯房有许多的优点,除了成本低,就地取材,建筑工期短之外,还有冬暖夏凉,绿色环保等好处。

每间房子只有一个一尺见方的小窗户,据说这样保温隔热性能会比较好。屋子里光线很暗,一进门就必须开灯,好在那时不收电费,听说当地老乡用的电都是我们基地火力发电厂发的电,部队用不完就免费输送给了离基地最近的老百姓用。

我们睡的炕也是土坯盘成的,上边铺一个老乡自己编的大草席,冬天火炕烧热了,睡在上边非常暖和。夏天睡觉前用井水沾湿毛巾把凉席擦一遍,睡在上边也挺凉快的。

我们和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帮房东大娘用大木桶挑水。这对于我们两个城市女兵来说,可是一个挺大的考验。刚开始我们连半桶都挑不动,只能俩人用扁担抬一桶。本来挑两趟就能装满一水缸,我们却要抬4趟,还经常东倒西歪的把水洒一地,房东家的小男孩躲在一边偷偷捂着嘴笑话我们,搞得我们十分狼狈。房东大娘为了照顾我们,每天天不亮就提前把水缸装满。后来在我们的一再要求下,她才手把手的教会我们挑水的要领和诀窍,不久我们就能比较自如的挑水了。

我们每天都要参加劳动,先是收割麦子,大片的麦地用收割机收,边角和小块的麦地就要靠人工去收了。我们来自城市,从来没有割过麦子,也不知镰刀怎么使用。我们跟在村里的“铁姑娘”队后边学着割,只见那群年龄和我们差不多的姑娘,一字形排好队,挥舞着手中的镰刀,左手往麦子上部一抓,右手的镰刀顺势往下一割,一把麦子就被割下来了。抓一把割一次,不一会儿每人都割了一大片。再看我俩弯着腰弓着背,割的又慢又少,戴着手套双手还都磨出了水泡,半天下来就累得腰酸背疼腿抽筋。看到了差距,我们就利用早晚休息时间练习割麦子,还虚心向铁姑娘们学习请教,很快我们就和铁姑娘们成为了要好的朋友。在后来的收玉米、收土豆、收胡麻等农活中,她们都非常耐心的教我们。使我们在短短的3个月中,不仅学会了不少农活,还锻炼了身体,磨练了意志。

我们每天要到各家轮流吃派饭,当地老百姓对解放军比亲人还亲。各家各户交流经验,每顿饭都不重样。那年正好是个大丰收,新收割的麦子磨成面,蒸馒头、烙饼又香又甜。新打下来的胡麻籽磨成香油,炒菜、炸油饼别提有多香了。还有产量并不高的西瓜、甜瓜、葡萄、大红枣,乡亲们自己舍不得吃,但只要轮到我们去他家吃饭,就一定会拿出来招待我们。要是我们不吃,他们就会生气。其实我俩最爱吃的是刚掰下来玉米,用农村的大铁锅一煮,还没进门就能闻到诱人的香味,天天吃也吃不够,经常吃早饭时就预订午饭不吃馒头吃玉米。印象最深的还有当地老乡自家酿的纯粮醋,他们将吸取天地精华的小麦和高粱在阳光下晾晒着,然后装进家家必备的醋缸里发酵着,不久醇香酸爽的醋香味就会飘荡在整个村庄,萦绕在周围的空气中。当地男女老少每顿饭都吃醋,那时他们就知道醋不仅可以开胃,增加食欲,帮助消化吸收。而且还对皮肤、头发有很好的保护作用,所以那儿的妇女们都用醋洗头,洗的头发又黑又亮。

我们每天上午参加各种劳动,下午就在村里“赤脚医生”的带领下,背着药箱到各家巡诊。发现有常见病多发病的,就免费发放一些常用药。

我们医疗队的主要任务除了巡诊治病外,还有两项更重要的工作,一个是指导老百姓改造厕所,另一个就是宣传新法接生。那时虽然已经是七十年代中期了,但当地老百姓的生活习惯还十分落后,特别是生孩子仍然采用特别原始的方法。他们把山上太阳晒过的沙子弄回家,厚厚的铺一层在炕上,产妇就跪在沙子上生孩子。接生婆一边接生一边用手把被血水,羊水弄脏的沙子扒到一边去,产妇的下身经常会粘满沙子,既不卫生又不安全。如果赶上难产,就另找一个人在上边使劲揪着产妇的头发,让产妇仍然保持跪姿生产。用这种落后原始的方法接生,使产妇和孩子都存在很大的危险,当地产妇经常发生产后感染,新生儿的死亡率和致残率也是非常高的。

我们通过“赤脚医生”了解到谁家有孕妇,就去谁家宣传介绍新法接生。因那个小村庄太闭塞,和外界交流很少,人们的头脑很固执,很难接受新生事物和新方法。村支书的媳妇正好也是我们的工作对象之一,如果她能采用新法接生,将会起到打开当地落后局面的积极作用。所以我们天天去他家不厌其烦地反复介绍新法接生的好处及方法,并动员支书起模范带头作用。支书被我们的诚意所感动,终于同意了让我俩给他媳妇用新法接生。

我和马小京是护校一起毕业的同学,在妇产科实习时,又都接生过孩子,所以还是比较胸有成竹的。我俩跟医疗队队长做了汇报,领导非常支持我们,派医生来给产妇做了产前检查,产妇和胎儿情况正常。医生又指导我俩复习了整个接生程序,以及遇到各种突发情况的应急处理方案,还给我们配备了消毒灭菌的接生器材以及卫生纸、卫生垫等。为了把这个用新法接生的任务完成好,我俩反复模拟操作了很多次,争取做到万无一失。

支书媳妇是初产妇,预产期过了好几天。终于在一天早上有了动静,支书慌慌张张来找我们。我和马小京立刻赶到他家,按部就班的采用新法给她接生。第一产程观察等待了约十个小时,子宫口才开全,第二产程在产妇的用力配合下,非常顺利的生出一个大胖小子,我们处理好脐带,胖小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个新生命诞生了,支书乐的合不上嘴。第三产程结束后,我们仔细检查了娩出的胎盘,完好无缺一切正常。我们又在产妇家观察了两小时,未见异常,母子平安。

新法接生,大功告成!我们整整忙碌了一天,真是又高兴又疲惫。吃了支书家准备的红鸡蛋后,回到住处倒头大睡。大概睡到半夜3点多,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支书语无伦次的说:“俺、俺家媳妇小肚子疼的厉害,出…出…出血了,快、快点去家里看看吧!”我们立刻背上药箱跑到他家,检查了一下产妇情况,虽然有一些出血但并不太严重。分析原因可能是宫缩乏力引起的,我们马上进行按摩子宫,因为这种方法是刺激宫缩最简便、最快速而且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同时还给她肌肉注射了缩宫素。尽管做了处理,我俩还是心有余悸,我们知道产后出血是分娩期最严重的并发症,高居我国产妇死亡原因的首位。万一控制不住出血,后果不堪设想。不但产妇有生命危险,就连大力宣传推广的新法接生也会前功尽弃!我俩毕竟是护士,必须立刻马上找医生来诊断处置。可是没有电话无法联系,我们又是离公社最远的村子,想起前不久公社为了庆祝大丰收,请来秦腔剧团唱大戏,我们坐着古老的大木轮子牛车,磨叽了大半天才到公社,实在太远,去公社找医生肯定来不及。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立刻淌水过河去军用机场门诊部搬救兵。我俩迅速做出决定,一边安慰产妇让她千万不要紧张,一边交待支书1小时后给他媳妇口服一次止血药。然后我俩借着手电筒微弱的灯光,快速向河边跑去。

通往河边的羊肠小路旁,长满了戈壁滩特有的红柳丛和骆驼刺。我们匆忙的脚步声,惊扰了熟睡的小动物,身后常有扑啦啦的野鸡或小鸟飞起,脚边还不时有什么爬行物穿过,好象是癞蛤蟆和四脚蛇。马小京悄悄提醒我:“赤脚医生”说过老乡家养的鸡经常被黄鼠狼叼走,还说有人最近看见过狐狸和狼!我俩顿时头皮发紧,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为了壮胆,我们高声唱着歌曲,故意加重脚步,使劲跺着脚走路……

戈壁滩的天气是“早穿皮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8月份的夜里也挺冷的。很快就到了弱水河边,幸亏这是一条季节河,夏天大部分河水都干涸了,露出一片片河床,中间只有大约10米宽的河水在静静的流淌。我们脱下鞋袜卷起裤腿,手拉着手在没过膝盖的河水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河水冰凉刺骨,马小京正赶上生理周期,可是她毫不犹豫的淌过河去,肥大的军裤一直湿到裤腰,我都觉得后腰直冒凉气,她过后落下痛经的毛病,一年多才治好。

我们赶到军用机场门诊部,叫醒值班医生,跟他说明情况紧急请他救助。值班医生打电话向领导汇报了一下,二话没说,背起急救药箱和我们连夜赶回产妇家。经过一番检查诊断,又是输液又是打针,终于止住了出血,产妇脱离了危险,大家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村支书激动的握着医生的手,不停的感谢我们。后来为了纪念本村的第一例新法接生,他给儿子起名叫“新生”。

事后医疗队的领导高兴的夸奖我俩:胆大心细,沉着果断,为在落后农村推广新法接生开了好头。医疗队3个月期满返回医院后,我们还受到了院领导的通令嘉奖。

医疗队离开的那天,村支书给我们的挎包里塞了俩瓶自家酿制的纯粮醋,房东大娘给我们烙了一个像锅盖一样大的大饼,上边还画着吉祥的图案,“赤脚医生”给我们背了一袋葵花子,“铁姑娘队”的姑娘们送我们一包晾干的大红枣。“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有规定,解放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怎么办呢?盛情难却呀!我们只好乘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给房东大娘的兜里放了10元钱。乡亲们一直把我俩送到村口,接我们的汽车开出老远了,回头一看,他们还站在那里挥手呢。

四十年前的医疗队经历,虽然只有短短的3个月,但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感受到了浓浓的军民鱼水情,学到了许多以前不会的东西。我怀念那些质朴的乡亲们,村支书、“赤脚医生”、房东大娘、“铁姑娘队”的姑娘们、特别是那个让我们自豪的“新生”,你们现在还好吗?!

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最好怎样饮食对癫痫病患者好呢癫痫患者进行手术治疗癫痫女性可以要孩子的吗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