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江南·琅琊榜】后娘(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56:34

大海,敞开胸膛,为鱼儿供给一世的自由。母亲,布满老茧的大手,拖起我一生的温暖。

儿时,抓住母亲的手指,拥抱着母亲,就感受到了整个世界。走过的路,皆是大手牵着小手。

在学堂所受得委屈,只能在母亲面前委屈的嚎哭,换来的是无尽地安慰和对教书先生的数落,最终才是对我的开导。

邻里乡亲的责怪,玩伴们的辱骂,只因我闯下了祸,造下了孽。在外人面前,母亲眼中充满血丝,愤怒地瞪着我,脱下脚上布满灰尘的鞋子,狠狠地抽打在我的身上。邻居在窃窃私语中看好戏,玩伴捂嘴偷笑,母亲的举止和夕阳,驱赶着他们的脚步,渐渐散去。

夜里,躺在床上,母亲撩起我的外衣,看我那红肿的皮肤,紧紧地把我抱在怀里,一直哭,一直哭……母亲的哭声中还有我不懂事的委屈和反驳,流着眼泪质疑母亲。

母亲却告诉我,一定要考上学,一定要走出去,这是唯一不再受气的出路。轻许点头答应,然后埋在母亲怀里,哽咽着,哭着,哭得累了,就睡着了。

家乡四周盘绕着大山,大山与乡民都被西北风紧紧包裹着、雨水冲刷着。只有翻过几道岭,再翻过几座大山,才能看到外面的世界。乡村的人们都知道,只有走出大山,走进大城市才会被人看做是有出息。对于穷人家的孩子而言,唯一能够有出息的途径,就是上学。

玩伴们悄无声息,逐个退出学堂,有的人在家面朝黄土背朝天,与土地相伴一生,有的人背上行囊徒步翻越大山,只为走出去。

没有多少人会把学堂看得无比重要,只因在学堂中看不到任何希望。农家人的思想,被大山封闭着,宁愿多种几分地,多生几个娃,也不愿在学堂浪费时间。而,母亲却告诉我,必须要走进学堂,走出大山。

青石案板上、田间地头、水塘旁……我都曾读过书,写过字。除了学堂,母亲都在我的身旁。青石岸边,母亲会训斥走那些前来找我的玩伴,拿着戒尺陪我看书,写字。

翻翻记忆,我找不到任何关于生母的蛛丝马迹,陪伴我的只有一位她,我的后妈。生母只给我了一条生命,仅陪我走过两年,而她接管了我的一生。

黑白色的年代,我在记忆拼凑的胶卷里,找不到生母的痕迹,所有的欢声笑语都与后妈有关。不论严寒,还是酷暑,无畏无惧,母亲陪着我一起写字、读书,最终换来的是,我走出大山的脚步。

骄傲地走出大山,以家族至今唯一的大学生的身份走出去。离开当天,停下满怀憧憬的脚步,回头望,却看到母亲泣不成声。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蒙蔽了城市的本色,令所有人为之发疯、痴狂。包括,每一位走进城市的乡下人。多少人恋眷着每一个红绿小巷,而遗忘了生他的故乡?

黑白色的年代,书信总是太慢,慢得如同蜗牛,悠哉悠哉从城市爬到山村,偶尔还会在山区迷了路。

往来书信,极其简单,我传送着学校的点滴和大城市的一切繁华。而母亲的书信却大致相同。问我冬衣是否够暖?钱是否够维持生活?信尾不忘几句寒暄的话,让我照顾好自己,好好念书,勿牵挂家人,家里一切都好……

母亲传来的书信,定会夹几张毛钱,劝我吃好,睡好。而我在书信中的问候,也如同隔着大山挠痒痒。一封封从家乡邮寄而来的书信,裹着浓浓的乡土气息、母亲的絮叨,还有无数的隐瞒与欺骗。

身在大城市时间越久,内心束缚越紧,多少次的梦境,重回故土。信件一封封传递,诉说着思乡之苦。

无数的念头,却被母亲一一劝阻。回家的想法,被母亲的书信击碎。母亲的字潦草了,或许她是紧张了吧!也或许她是在赶时间吧!我所看到的,全是母亲阻拦的话。

家乡太远,山太大太高,我站在城市之巅,也望不见故乡的脸庞。也许是在沉睡,也许是故意躲藏。

渐渐的,岁月在脸上留下了痕迹,也在城市里擦出了火花。再次提笔,写下满心的欢喜,寄到家乡。心情变得焦急万分,无比忐忑。收到母亲的回信,急速拆开,却看到书信中夹藏着母亲的白发。

家乡在脑海若隐若现,母亲的面孔在眼前淡淡出现。岁月撕扯着童年的记忆,渐渐老去,也染白了远方母亲的头发。

母亲鼓励着,方才把她带回到了故乡,而母亲却在家中一直闪躲着,话也少了。看着她苍老的面孔,干枯的手指,深深的皱纹,很想哭,却流不出眼泪。母亲说其实很想让我回,很想见她,但是怕见,怕遭嫌。那一刻,离别时的山路,种下了我一路的眼泪。

城市接通了固话,山那边的乡镇也有了好消息。而我,则开始享受在电话这头等待那头母亲碎碎的脚步。

她的脚步里,有我的祈祷。我的祈祷,可以翻山越岭,不远万里飞到母亲身边,陪伴她的一生。

年味正浓时,带着宝儿回到母亲身旁,母亲本该微笑,却满脸忧愁地摇摇头,推着我往家门外走。催着我,往回走。山村的穷人,娶得了城市的姑娘,却在家人心中烙下深深的阶级印记。回家的时间一直被压缩,全都拥堵在了电话上,而我,只能在电话中听到母亲的笑声。

幸福的喜悦,总是流露在她接通电话的那一刻,父亲在身边挤着说让他听听我的声音,可是母亲却说父亲挤到她了。

早些年,母亲和父亲在如何教育我的问题上,发生了争执,吵闹不断。后来,自从我外出上学,他们之间的争执少了,也许是我听不到了。吵闹不再了,全都转变为了担忧。

近些年,他们都争执又开始了,只是因为他们有了孙子。有时,抱着电话,就能听到电话那头的吵闹声。远方回荡着乡音,悠悠传入电话中,我在电话这头,父母就在电话那头。紧闭双眼,我看到,他们就在我的面前争吵,你不让我,我不让你。

故乡牵连着我的心跳,母亲则是在我的身旁,在我的脑海中,无处不在。

思念不绝,故乡千里,只愿母安。年迈的父母亲,承担了一切的孤独,以及相思之苦。最让母亲骄傲的我,最了解母亲的我,也开始摸不着她的想法,我们之间,多了一层厚厚的纱。隔着,望着,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咽下一口烈酒,烧掉内心那个身影的存在,蜷缩在偌大的暗黑空间里,独自安眠。

时至今日,上帝一直在眷恋着我,无论身在何处。兴奋之余,也总会把喜悦拨给家中。当然,电话的那头,一切也是让人感到无比欣慰。只是,父亲告诉我,母亲一直在为我祈祷。

屋后有座山,山很高很险,入云霄,层峦叠嶂。山上有座庙,庙里住了一位神仙,能够保佑天下所有人,很灵……

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癫痫病一直抽搐会死吗西安癫痫专科医院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