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江南】故乡的云(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28:09

在城市里漂泊许多个年头,忙忙碌碌,被生活催得匆匆,似乎也就忘了去记取潜藏在心底什么深刻来。至逢年过节,聊起故乡的人和事,和家人坚定地说过几次要回去看看,捱到行动时却以没时间搪塞掉。直到有一天,母亲打来电话,说今年清明节不管多忙都要回来祭祖扫墓,一并探望亲人。

阳春三月,透过车窗,遥望故乡模样,一排排低矮的砖瓦房,嬉戏打闹的三两个孩童,几下鸡鸣犬吠之声,心头就此打开一个缺口,临摹画作般,潜藏的情愫一带一路被勾勒开来,乡愁逐渐清晰。下了车,我探着头寻找印象,蓝天白云,小桥老树,山野耕农依稀可辨,偏是天不再那么蓝,地也被大量抛荒,似经岁月砥砺,色彩被捋去,只剩下淡的还有那无味的,人们之间寒暄打趣没得见,仅仅干瘪瘪抬头,照眼。田野小道上,几个农夫落寞地走着,步履蹒跚,锄头扛在肩头,晃荡。

我不甘心,鞠着孩提的心外出找寻。

踩在厚实土地上,深吸一口气,呷着气息,空气中散漫着城市里有的赤烈焦躁味,耳朵里埋汰着几处矮房传出隆隆机器响,这是民间作坊在追赶工业化进程的脚步。门庭院外两格风景,老的老,小的小,老的将近耄耋之年,小的是垂髫稚子。一格是枯寂静思,一站就是好半天,和呆板的矮房相映成辉;一格是嬉笑打闹,上学年段在家疯跑,和落寞的时间凭空打趣。视线放远,房屋渐次稀疏,田间地头照例让人活泼不得,极目处空旷起,地皮上裸露着一片黄,其间零散着两三个老农和头耕牛,算是为呆滞的山野村居图做些无奈的点缀。信步走至村尾机耕道,旁并行一小溪,蜿蜒钻过前首一石桥至下游,水流声淅沥零碎,羸弱无力,往日的霸气早寻不见,入耳权当调节视觉的疲劳。溪里水浅石现,近处漳气扑鼻,顿失观赏闲心。

心生懊糟,在记忆里搜寻片段。

彼时,跟姥姥去田间给劳作之人送点心,一经机耕道旁便忘了走,蹲在河边上游处看大孩子抓田蟹,叫着嚷着指点方位,一呆就是好半天。一过石桥,河水何其蓝,清澈见其深,缘河床沙泥被掏空,平时行给水灌溉功用。河道两翼铺满一片金灿灿麦田,岸上背靠河床斜倚暖风的是一排柳树,哨兵站岗哪!有河的地方就有风,微风掠过,捎来河草咸香味,河面起褶皱,夕阳照耀下粼粼如许。柳枝被风儿调戏着交织打错,悉悉索索,这是思春少妇暗自交头,要向城里打工的人倾诉情思。上初中时,这里可是人声鼎沸,麦田上人们如热锅上蚂蚁一样忙碌。那时因姥姥上了岁数,手脚不灵便,到了麦穗飘香,家里缺人手,我乖巧地主动加入割稻大军。别家见了,就停下手中活,打起诳语:“唉,我说老嫂子,外甥要累坏了看你怎么办!”姥姥总是说:“读书人,学学种田也好。”然后就笑呵呵地,皱纹满脸,这个画面生生地烙在脑海里。

此时,望向一侧,杂草遍生,田埂软榻,稻田分垄愈发不明朗,几个妇孺老者分散各处,忧愁着、困顿地在田间劳作。

跟随亲人缓慢地迈到姥姥坟冢前,一抔黄土,红垦压顶,往事浮现眼前,让我想起她精神寄托之甚。可是,又不忍批判她什么,对于当时一个风烛残年之人,有所寄托总比百无聊赖强。

她一生嫁过两次,早年间丈夫南方务工不幸出了事故,撇下俩孩子。生活所迫,致姥姥改嫁,所嫁之人就是我姥爷,祸不单行,没过多久他偏生病死掉。至此以后,她对于佛教笃信弥深,什么事总要去卜卜卦,问问菩萨。我倒认为她是受别人非议,说她有克夫相,精神倍加受折磨。然而,她对子孙慈爱之情毫不吝啬,谁要身体有恙,总一本正经去求签,请“师父”消灾。

是年,儿孙中有一人考大学,她身体衰败已不能自理,暗地托人到石马山石马庙里那个石菩萨面前许愿。她是说那里菩萨很灵验,并允诺考上大学,会感谢云云,捎人带回香灰和符帖,不许晚辈问甚么,只管泡开水喝。谁都知道迷信之坏处,不忍拒绝,竟醒起鼻子把一碗符水喝下,这里面是有更多亲情考量。

她一生持家操劳,对于她的离去我没有过分悲伤,反而为她“圆满”感到慰藉。只是她自己死活要跟运命抗争,对健康每况愈下懊恼不已,病榻上还盘算着菜园子里芥菜是否被虫子咬光,等身子好了上街讨个好价钱。她总想拒死神于千里之外,若别人夸她身体转愈,如孩童般神情溢于言表。对于人百年之后火化之恐惧讳莫如深,旁人是能感觉出来,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家人渐渐地尽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彼时,她就像风前残烛,一点点被耗尽精力,直到最后一刻还牢牢抓住我母亲的手想要抗拒什么。

亲人们默默清理着坟冢上树叶杂草,低着头,谁也不说话。我的眼睛湿润了,偷偷转过身去,看向远处的风景。

下了山来,在孩童带动下,大家才开始轻快地聊起天来,问候着各自近况,沿着机耕道走,河流熙熙声遁入耳朵,尽望过去,河床羸弱,河水几近干涸,昔日洋洋盈耳之声已不复闻。

南方地区多河道,水运发达,有山的地方就有水,有水的地方就有村落。这条河流从邻近上源村落蜿蜒至村尾处。90年代初这条渡河成人们外出之交通航道,随河即可抵达县城码头。如今“兴衰更迭系于交通”,此话有一定道理,时过境迁,陆路兴达,大部分居民搬离至外围,让人不无感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上游处横亘水中的便是石墩桥,一截截方形石墩孤独而愚钝地蜿蜒至对岸,人在其上跳踏即行使桥之功能,尽望过去倒也错落有致。以前交通不发达,通向村外只可走此桥,它见证了多少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

以石墩桥为界,上手处水流还算迂缓,至石墩间缝淌过,性情大变,汩汩作声,这是为自己涓小而愤愤然,表达着“不聚小流无以成江河”之洌然情绪。初夏季节少雨水,水落石现,石墩下部裸露出来,缘河水浸泡,着了藏青色,和上半部迥异。青苔和水草齐齐覆之一边,水流作用下牵拉撕扯,似怨妇之情愫极尽描摹。若是台风天和梅雨季,河水暴涨没过石墩,哗啦啦流向下游,引得耳畔爽乎不已。过河就得需摆渡,但这十来年从未起用船只,河水早不安分于小溪小河中,江河大流的喧哗和骚动许是他们欢喜去处。

寻那角隅处,一渡船,兀自停靠,权当摆设罢了,风吹日晒,因了是公家,谁也不心疼它老旧,怕是以后再也不会用到。我却嫌它碍眼,不如抛却来得干净利索。可野孩子偏不这样想,总是盼望要去坐渡船,倘一小段距离,跳着、嚷着,竟就有了所谓乐趣。

踏上石墩,清风徐来,本以为沁人心脾不度,凉爽有余,实则不尽然。小草水中荡悠已寻不见,河水清洌如许也是奢求。岸边不远处一落脚石阶拓延至河边,布满苔藓,乌青阴湿,懊糟地像女人裹脚布。在往日,必供村妇洗衣淘米之用,乡野情话必定在这里撒泼,随水波层层荡漾开。消费文化下,生活方式千篇一律,自来水、抽水马桶、洗衣机,农耕文明日渐被城市文明所同化。

及至对岸,水中伫立着一架风车,已是破不溜秋,微风吹拂下,转悠了两下即气喘不已,发出“轧、轧”之声。此和村落留守孤寡老人相映成辉,曾经多少岁月砥砺乃至此堪!即便年轻辉煌过又当如何,及老时,子女虽多不在身边,虽健在,只剩余生苟延残喘,那么无助、那么落寞。越过最后一根石墩,我踏上去往县城的大路,怅然若失些什么,回首再望,一截截石墩依旧伫立水中,那样愚笨,那样执着,好似几十年从未挪动过半步,守候着一方土地和一方人。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风依旧执着吹着,树依旧孤独地立着,可是故人早逝去。遥望天边,斗转星移,白云依旧,费翔一首《故乡的云》在耳边响起,“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招手……归来吧,归来呦,浪迹天涯的游子。”树高千丈,叶落归根,每个人不管多忙,身处何地,都该常回家走一走,看看老人日渐憔悴的脸庞,摸摸他们干枯皱凸的手筋,暖暖每况愈下的身心,不要等他们老去那一天,独孤愁,空悲切,泪自流。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可以彻底治好癫痫吗武汉市看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里哈尔滨专治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治疗癫痫用丙戊酸钠治疗好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