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云】诺言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23:38
“去XX财险公司吧!我以前的一个赔案处理得还不错。现在我在那里做了营销员。”朋友简怡说道。   “那你陪我一起去投保吧!关键是价格便宜,其他无所谓,反正我男友是老驾驶员了,开车从来没出过事。”姚萍心有所动。   XX财险公司门外,两辆白色的轿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两个年轻模样的女士。走到大门口时,简怡指着XX财险公司的招牌对姚萍说:“就是这里了,咱们进去吧!”   姚萍并没有立即走进大门,她仔细地端详了公司的招牌,又把公司的门牌号和前后的标志性建筑认真看了一遍,目光才落到保险公司宽敞明亮的前台。秋日的艳阳让她的眼睛一时有些模糊,她将信将疑。   前台正前方坐着一位身穿职业装的年轻少女。见姚萍走进来,她向姚萍盈盈一笑,说道:“姐请坐,请问需要什么帮助?”一杯热茶已递到姚萍的面前。   姚萍顺手接过茶杯,眼睛在美女后面的墙壁上扫视了一圈,上方正中贴着该财险公司的简称,左边挂着几块证照,往右看去,墙上花花绿绿地贴着公司的企业文化文字和展板,最后才把目光落在面前的美女身上,那一身职业装给人一种严肃认真的感觉。   简怡直接走进了财险公司经理宋浩的办公室。宋浩抬头看见了她,热情向她招呼,说:“小简回来了,是不是又带来了新客户?”。   简怡笑着回应:“是的,今天又给公司带来了一个客户。”   宋浩连声道着辛苦,指着面前的椅子让简怡就坐,简怡却拉起他走到了出单前台,说:“客户就在这里了。”又对姚萍说:“让我们宋经理给你解释吧!他说得更专业更权威些。”   宋浩把两人让到客户休息区坐定,相互介绍完毕,姚萍先问了公司的基本情况,宋浩一一做了介绍。说到车辆投保的事,宋浩拿出保险投保说明书等资料进行详细说明。姚萍又问起公司的售后服务,宋浩又拿过一张宣传折页将公司的售后服务特色一条一条地解释给两人听。两人频频点头。最后宋浩询问姚萍的投保车辆状况和投保要求,在一张便签纸上记录下来,递给前台小李,叫她快速报个价。才几分钟,小李就算好了保费,但姚萍却有些犹豫了,她想起了去年一次事故都没有发生,缴纳的几千元保费都白交了,说道:“这么贵啊!能不能便宜些?”   宋浩说:“这已经是最低价格了,没法再少了。”   姚萍拿出手机翻看里面的短信,她看到了另一家财险公司给她报的价,眼前这个公司的价格比短信还要高几十元,便提出了质疑。宋浩从理赔服务特色上做了阐述,还没说完,姚萍就打断了宋浩的话,说:“我这车是我男朋友驾驶,他已经安全驾驶十多万公里了,老驾驶员,出不了事,你这些售后服务我们都享受不到。”   “保险保的是偶然,不是必然呢!如果出事是必然,谁还敢开车坐车呢?如果是必然,保险公司还敢保吗?”宋浩接过姚萍的话,继续说道:“现在公路上车多人多摩托多,驾驶员新手多,常在河边走,难免打湿脚啊!”   “那就单保一个交强险算了吧。”姚萍的语气软了一些。   “交强险保额太低了,出了事财产都好说,关键是人伤亡不得了。还是保一些商业险稳妥些。”宋浩还在劝说姚萍。   这里简怡接过话头,插话道:“是啊,现在伤亡一个人才不得了,赔付太高了。”   二人这一说,姚萍的态度又有些转变,说:“那就还是保个三者险和车上人员险。”   “保额多少呢?”   “三者险保额按30万投保,车上人员保个最低的就行了。”   宋浩思索了片刻,说三者险30万保额有些低,姚萍就把保额加到了50万,宋浩又说50万和100万保费差不多,但保险责任大了一倍,建议保100万。姚萍有些不情愿,坚决拒绝了,连简怡的劝说都没有用。这里姚萍缴费后等待保单打印,简怡就把宋浩拉到了自己的车边,指着车上出险时碰撞过的地方说:“看,这里出过事,维修得还不错,还像新的一样。”脸上挂着微笑。   姚萍拿到保单,保费比去年还多了几十元,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不好在简怡和宋浩面前表露,便把牢骚发泄在了小李身上:“看,又给你们保险公司白捐了几千元!”   小李朝他笑笑,夸奖姚萍安全意识强,保险保得高对自己对别人都是一种负责任的精神。   姚萍用带有一些不满的语气说:“奉献给你们几大千,连个电话也不留下?还说服务好呢!”   小李指着保单下面印制的公司服务热线电话告诉姚萍,说有事可以打这个电话。姚萍便没了语言,心下讪讪,还是有些后悔保多了,但保单已经出来,姚萍不好反悔,草草看了一下保单的抬头,随手折叠了几下,塞进包里,还是心疼自己那花花绿绿的几大千钞票。她径直走到宋经理面前,语带不满地说:“宋经理,险是保了,出了事的话希望你们要信守诺言。”转身要走。   宋浩把她送到汽车边,面带笑容,说:“放心吧!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祝你平安!”   姚萍毫无表情,发动汽车,若有所失地离去了。      2   时令进入冬季,天气中隐隐透着些许寒意,姚萍和男友齐福的羊肉馆生意越来越火爆,店里增加了好几个帮手,俩人都忙不过来,每天加班到深夜。眼见店里的白酒快用光了,姚萍便和齐福商量次日一早开车去那家合作了多年的山村酒厂购酒。   冬日里山野被雾气笼罩得白茫茫的,姚萍驾驶技术还不熟练,尽管齐福有些睡眼惺忪,还是强打精神坚持驾车。为了提振齐福的精神,姚萍一路上都陪着齐福说话。两人商量着,趁今年羊肉馆生意好,挣了钱,在城里买套住房,结束两人的恋爱生活,把两人的婚姻大事办了,让两边老人都放心。到了酒厂,齐福就感觉到很疲倦了,但店里等着用白酒,齐福知道不能耽搁太久,在姚萍的催促下快速把酒装在了车上,付款后就想回转。酒厂老板想到齐福是自己的老主顾,白酒用量也大,便死活要留下齐福俩人用过午饭才走。齐福只得勉强答应了,提出早点开饭,争取尽早赶回。菜一端上桌,酒厂老板却提了一大壶酒上来,几个人轮流把盏劝齐福喝酒,齐福却不过人情,几杯酒下肚就有些支撑不住了。这里姚萍催促赶紧动身,齐福只得把车交给姚萍驾驶。两人匆匆忙忙往回赶,姚萍还没有在雾中行过车,也没开过这样的山路,紧张得汗都出来了。汽车沿小河边行驶了一阵,在快要转弯上桥时,突然一辆摩托车正面驶来,只听“啊”的几声惨叫,摩托车上三个人摔在了地上。姚萍一慌张乱打方向盘,将油门当刹车,汽车硬生生地碾过摩托车上女人的后脚跟,一个不到十岁的男孩小腿被当场压断,汽车直冲到山边,前部卡在乱石里停了下来。摩托车上的男人倒在公路上呻吟了几声,忍痛去查看女人和孩子,见两人倒在血泊中已经昏迷过去,男人呆立当场。   齐福的酒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赶紧下车,见此情景早蔫了半截身子,心里直喊“完了完了”。几个路人迅即围了上来,其中一个赶紧提醒齐福拨打120,齐福言无伦次地应对了电话中的提问。稍微缓过神来,齐福又接着拨打了交警电话122,随后又想到了自己投保的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交警、医院、修理厂四方救援车如救火一般向现场奔来。   姚萍全身已经完全没了力气,傻傻地坐在驾驶位上,几滴鲜红的血从左嘴角伤处流出来她都没有察觉。齐福哆嗦着腿配合各方处理现场,在交警和保险公司的再三询问中有气无力地做着回答,最后他去找姚萍拿驾驶证时才发现姚萍的伤情,从急救车上找了一些药物替姚萍止血。几方离开现场,修理厂把汽车和摩托车一起装在了救援车上,齐福把姚萍也送进医院,医院给她缝了几针,过了几日,姚萍才基本康复,嘴角处却留下了一道明显的疤痕。      3   如果说亲人的一张病危通知书就是一块将塌的天,那么对于潘全来讲,同时摆在面前的两张病危通知书就好比欲堕的九重天。没错,两张!白纸黑字!惨白!发黑!两张通知书挤占得他大脑里发胀没有一点空隙,整个眼睛一遍模糊,天地都在摇晃。在两个死神面前,潘全不知所措。   他是独子,一个姐姐都外嫁他乡,老父老母七十好几的年龄,都丧失了劳动能力,母亲还大小便失禁,只有靠低保和儿女们的零星资助生活。妻子叫沈佩,夫妻两人本来在深圳打工,收入还算不错,孩子名叫潘杰,现年九岁,在老家乡上完小念书,每天背个书包来回七八里路,很是辛苦。孩子学习成绩很好,在班上很受老师的喜爱,一篇作文还被当地晚报发表,这事在这偏僻小学已很是难得的了。今年他们所在的工厂经营不是很好,厂里正在转型,两人决意从工厂出来,重新寻找事情。趁这间歇,两人决定在孩子生日之际回乡慰劳孩子,陪孩子去县城麦当劳享受一餐孩子羡慕已久的美食,再给孩子买些衣服。潘全骑上摩托,一家人兴高采烈,在掠过的寒风中抱得紧紧的,只感到从没有过的幸福。   这一场车祸将潘全一家推进了万丈深渊。妻子脚后跟粉碎性骨折,儿子右腿小腿以下完全折断,这条腿是保不住的了。入院当天,他也是一个还需要救治的病人,但他还不得不面对医院下达的两张病危通知书,为了抓紧时间抢救,医院还要他签订两张医疗风险自担承诺书。面对这白字黑字的通知书和承诺书,他只感到冥冥之中一个白无常一个黑无常在纠缠着他和他的两个亲人,签吧,自己何忍心看着自己的亲人被另一个死神抓紧?不签吧,他又不能亲手放弃亲人的一线生机,最后,落下的一笔一划如刀片一样刻过他的心脏,字一签完,他心头感到一阵剧烈的绞痛。      4   同样心潮难平的还有XX财险公司的经理宋浩。   大学毕业后宋浩在这家保险公司工作快二十年了,职业特性使他见惯了这样的惨状以及生离死别,但这个伤者悲催的场面还是让他止不住眼中噙泪。他意识到这个案子与其他案子的不同——这个案子是被保险人导致第三者受伤,将关系到至少两个家庭很多人的生活,案子处理起来将很棘手。他盯着查勘员小刘打印出来的一摞赔案材料,沉默了片刻,把小刘叫过来,说:“走,咱们先到姚萍乡下家里去。”   姚萍不在家里,老人告诉他姚萍出事后按照交警的要求,从家里拿了仅有的二万元存款去找齐福去了。二人安慰了几句老人,又驱车去羊肉馆里找齐福,不见人影,两人问了店里的伙计,伙计说齐福和姚萍出事后把生意临时委托给姚萍的弟弟姚武照管,二人再没有来过店里。姚武电话联系了姚萍,知道姚萍在齐福家里,宋浩就和小刘直奔齐福乡下家里而去。   齐福一家人也是一筹莫展,交警要求他们要垫支首期急救费捌万元,二人东拼西凑了五万元缴纳到交警那里,交警全部打到了医院的账上,没过几天,急救费已经快完了,医院通过交警又在催促姚萍和齐福交款。姚萍在一旁抓心落泪,齐福和老父亲则愁眉苦脸,母亲满嘴焦躁抱怨。几个人见到保险公司查勘车开到房前的公路边,都还别扭着,直到宋浩走近向齐福打招呼,齐福才起身相迎。齐福在宋浩的询问中叙述了目前的状况,宋浩当即表态说公司可以预付赔款。齐福如在黑暗独行中看到一点亮光似的心情斗转,嘴里连声说着谢谢,便要母亲和姚萍去准备午饭。宋浩说事情要紧,拉起齐福就去往医院,姚萍则脚不点地地跟着上了保险公司的查勘车。   医院门口,齐福和姚萍茫然地站着,宋浩安排小刘去买了一些水果交给齐福提着,自己去买了一盒香烟揣在包里,一路上宋浩不停叮嘱齐福和姚萍,说伤者家属一定很气愤,二人一定要耐住性子,让伤者家属多发泄一下,这次主动来医院看看,表示自己的歉疚和关心,让伤者家属消消气。齐福和姚萍不住点头。几个人一起来到病房里,沈佩和潘杰还在急救室里,潘全和姐姐姐夫萎靡沉闷地坐在病床边。齐福木讷地提着水果,和姚萍一时成了哑巴。宋浩做了自我介绍后,又分别介绍了齐福和姚萍二人。潘全见到姚萍和齐福,一股怨气终于找到了出处,见到齐福手里提着的水果,说道:“哪个稀罕你的水果?把人给我医好,要不然就抬到你家里去。”   姚萍一股气憋着怔怔落下泪来,齐福喃喃地说道:“大哥您也别急,我们也不是故意的,谁又料想得到呢?”   “别急?搁着是你家人,你急不?料想不到?哪个不知道开车是很危险的?料想不到还开车?这和故意有啥差别?”潘全越说越来气,高声地质问。   “大哥,您看,这事我……”姚萍抽泣着,话还没说完,就被潘全姐夫打断了。   “你啥你?说那么多有啥用?流几滴猫尿放几个屁哪个不会?啥也别说了,拿钱救人!”   “大哥您看,我们一时也拿不出那么多钱……”齐福底气不足,话语有些结巴。   “没钱?没钱你就别开车啊!出了事还想干脱手?”潘全一听更急了,身子腾地站立了起来。   “话不是这样说!我们也在想办法!”齐福有些低声下气了。   “不是这样说,还要我咋样说?还要我客气地求你们吗?”   武汉看羊癫疯哪个医院好云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武汉哪家医院有治疗羊羔疯的郑州癫痫病典型症状

热点情感文章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