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人鸟情未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9-11 10:44:02

半个月之前,我无意治疗儿童癫痫病要多少费用间救助了一只黑鸟,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那天我下楼买菜时,刚走到楼道门口,发现玻璃门旁有一只乌黑乌黑的鸟在地下挣扎着。它感觉到有人靠近后,赶紧挥舞着翅膀努力地想站起身来,却想不到平时灵巧纤细的身体此番竟变得如铅般沉重,不管它如何使劲,总起不来身,更别提能飞了;偶尔也能扑腾着稍稍立起,却又立足未稳,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尽管如此,倔犟的小鸟仍不死心,继续一遍遍地做着无谓的尝试;几次三番徒劳无获之后,可怜的鸟儿气得瘫软在地、双目紧闭,俨然像是一只死鸟,惟有胸脯还在猛烈地起伏着……

提起“死鸟”,这倒让我想起了小麻雀的悲惨命运来;在树梢上叽叽喳喳喧闹的麻雀们死都料不到自己正被无聊的世人扣上了一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屎帽子!我猜想着麻雀们会如此反驳:“瞧你们这帮糊涂的世人真是吃饱了撑的,凭啥这么说我们,哼!就因为我们体格娇小就不是东西吗?就活该比你们少块零件吗?”

且不管麻雀们是否有口难辩或是百口莫辩,但其身材小巧玲珑却是不争的事实。正因为此,它又被愚昧的世人打上了“小肚鸡肠”、“小气鬼”的标签;可怜的小麻雀啊!你倒底招谁惹谁了?被人如此地贬损与嘲弄!但这又能怨谁呢?都是你自己“不争气”啊!当粗鲁的世人将你关在笼子里并“好心地”喂给你食物时,你为何不大大方方的接受,却义无反顾地宁死不吃呢?唉……

哦!突然发现,思维发散得有些离谱了。接着上文,我轻而易举地将鸟儿捕获于手掌之中,它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好轻盈呵!并带有丝丝的温暖。我心中却异常惊讶,倒底是什么情况?我举起小可爱仔细地观察,方才发现了一些西安痫病能否治愈端倪:小家伙嘴里除了有一条尖尖的鹅黄色长舌外,其它地方尽是鲜红的血,它那长长的呈浅灰色的喙正不由自主地一翕一张着……它身体虽虚弱不堪,但那一双绿豆般大小的黑眼睛却炯炯有神。

小家伙显然是遭受到了猛烈地重创,我一边轻抚它小小的头部一边作如此推测。“哇!对了!肯定是撞在玻璃门上了!”我顿时茅塞顿开,兴奋地自言自语道。嗳!真是个可怜又可爱的小东西,你就不能“把细”点么!为何要如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地往透明玻璃上砸呢?我不禁替它深深惋惜……

我将它小心翼翼地捧着上楼,推开厨房门,先舀了点水放在水池边,我将它的喙

直接插在了水里,它咂摸着喝了两口,再看它张开的嘴巴时,里面已干净多了。

休息了十来分钟,我将它带至楼下一处林木茂盛、遮蔽性强的地方,轻轻地把它放在草坪上,我叮嘱它说:“小可爱,我已经尽力了啊,接下来要看你自己的了!”小鸟心领神会地朝前挪了几步,停下来,再往前跨多出几步,又停下来;我感觉它转过头来朝我瞅了瞅,然后又踉踉跄跄地步入了树林,直至完全脱离了我的视线之外。

不幸的鸟儿虽暂时还未能起飞,但它又很幸运地遇上了我,我相信它不久以后一定能重新回到蓝天的怀抱;半小时之后,当我买菜回程经过此地时,怀揣着好奇心,我特意踅进林子去看个究竟,却什么都没发现,估计它已飞走了。

一个星期之后,我出门经过那片林子时,遇见了一只一模一样的黑鸟,它就立定在旁边的草地上,与我相距不超过二米,我欣喜地驻足侧目,正好与它投向我的目光交汇。

我暗自欢喜地寻思:不会是我的老友吧!且不管它,我继续前行,万万没想到它居然屁颠屁颠地跟着我往前跳跃!我笑了,再走,它再跟,简直是亦步亦趋!真是个可爱的小东西!待我又走过十几步之后猛地一回头,才不见了它的小小身影。好在它没一直跟着,那样的话,我认为它不是黑鸟而是神鸟了,哈哈!

两三天前我去买菜时,经过那片树林时,我习惯性的往草地上张目,很遗憾:未发现有任何移动的目标。我埋着头、顶着烈日骄阳继续往前走着……陡的我眼前一亮,咦!前方有情况:又是一只黑鸟出现在柏油铺设的小道上,其模样、体型跟前文提及的鸟儿没甚两样。

发现有人逼近,黑鸟却没有急速撤离的意向。哦!原来它是被身旁的一条粗壮的“河线”给缚住了双脚;当我越发地靠近时,小家伙明显有了些犹豫,想飞离又不忍,不逃呢又危险。

于是我目睹到了很有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评价 找出病因 规范治疗趣的一幕:只见它翅膀高频扑闪,驱动着它那轻盈的身体在忽左忽右地旋转着,还时不时的上下翻飞,真个是急得“团团转”!最后一咬牙(好像鸟儿不具牙齿哦,疏忽了),把蚯蚓叼着拖到路边沿,如此一来,就避开了我的步步紧逼。即使这样,我的视线却仍不依不饶地紧盯着它,我快要走到与它平行了。

它终于觉察到我的视线的锋利与体格的庞大了。很显然,它已无路可退。它急切地朝我投来一瞥后,毅然地把粗壮的蚯蚓往小嘴巴里塞。也就一两秒的光景,它将至少十几厘米长的蚯蚓囫囵吞枣地咽进了肚子里,然后发出了一声胜利的欢叫,倏地飞走了。留下了瞠目结舌的我,在对着长空里它那越来越小的影子发征……

有必要自我检讨一番:由于我的孤陋寡闻,我竟不识得它为何种鸟,并羞于向“度娘”询问;同时还有另一个疑惑:我不知这三次偶遇的黑鸟是否为同一只?倘使站立于天真的角度,抑或致力于快乐的获取面来说,我宁愿相信它们确确实实是同一只——我的鸟朋友。

情感语录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