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风恋】罗锅大娘(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38:38

罗锅大娘不罗锅,罗锅的是大爷。

大娘在娘家时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吕翠莲,老家农村老辈人称呼结过婚的女人很少有直接喊她名字的,不是依照孩子的名字喊谁谁家娘就是根据男人的名字喊某某家的,成了家的吕翠莲就成了罗锅家的,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俊俏的小媳妇儿如今成了白发婆娑的老太太,小一辈的孩子们一个个都长大了,于是,这罗锅家的就又成了罗锅大娘。按说大娘年轻时眉清目秀的模样也挺耐看着哪,咋就嫁了身体残疾的罗锅大爷呢,有次我问她,大娘先是叹了口气,“唉,还不是都怨小时候家里穷,父母贪图那几个彩礼钱,生生把你大娘我推进这火坑里”,话是这样说,可我看大娘说这话时一脸的笑模样,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分明是言不由衷,可不咋的,大爷虽然身有残疾,可身体结实,比一般的全活男人都能干,一辈子都把大娘捧在手心里呵护着,大娘德高望重,村里人又个个都高看她一眼,大娘这个大半辈子,值了!

大娘嫁到我们村时,正赶上浮夸风刮得厉害的那几年,三年赶英,五年超美,扒倒房子修高炉,砸烂饭锅炼钢铁,个人家里不准开火做饭,都到村里吃大食堂,干活大呼隆,吃饭一窝蜂,口号喊得震天响,干活不掏四两劲,老实能干的吃亏,偷奸耍滑的沾光,活能干出个好来?地里的庄稼长得稀拉拉的,蒿草一人多高,刚开始还像模像样的,没多久这大食堂就办不下去了,粮食限量供应,下地干活的劳动力一人一个小窝头,面条稀拉拉的能照见人影儿,那时生产力低下,生产队里就两头瘦弱的病驴,犁地耙地都靠人拉,干的是出死力的重活,人又填不饱肚子,社员们走路俩腿都打颤。

不久,一首儿歌在村里流传开来:小花猫,白蹄子,社员上地拉犁子,爹拉犁子娘拉耙,奶奶后面打坷垃,奶奶奶奶别打了,社会主义来到啦,蒸的馍,洋火盒,下的面条捞不着,筷子扎猛子,捞个菜梗子,筷子一转圈,捞个红薯叶。

乡下人传话传得快,三传两传,这歌谣传到了治保主任张如山的耳朵里,那年头阶级斗争抓得紧,张如山天天瞪着眼睛支棱着耳朵査找阶级斗争新动向呢,乖乖!蒸的馍,洋火盒,下的面条捞不着,这不是明目张胆污蔑咱社会主义大食堂呢,查!赶紧查,查查这戏词到底谁编的?

小村子里本就几百口子人,没费什么事就查到罗锅家的身上,张如山登时火冒三丈,你一个女人家还怪能哩,敢编这戏词说咱社会主义坏话,抓!捆起来弄到公社去!

邻居们一看要坏事,赶紧讲情,算了吧如山,都乡里乡亲的,你罗锅叔身有残疾娶个媳妇儿也不容易,你罗锅婶子也是个良善人,也就是一时嘴快,咋能会污蔑社会主义哩?女人家都心窝子浅经不得事,要真的把她吓出个好歹来,你罗锅叔一家人可就散了,你还真的上纲上线非得把她弄到公社去?这次就算了吧。

好说歹说终于讲成了这个情,张如山答应不再追究,这场事可把罗锅大娘吓了个不轻,可乡亲们也因此对罗锅大娘更高看了一眼:想不到这小媳妇儿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大字不识一个,居然会编戏!

这里所说的戏其实也就一段顺口溜而已,戏这个字眼儿在我们那儿有较广的含义,曲剧豫剧是戏,大鼓道情莲花落是戏,哼几句儿歌顺口溜,也算是戏,不同的是有着乐队行头的剧团唱的叫大戏,一人一副简板一架大鼓唱的叫小戏,大人哄孩子说我教你唱个戏吧,教的既不是大戏,也不是小戏,就几句儿歌,顺口溜。

说起罗锅大娘嘴巧,人家还真有这个材料,平日里说话一套一套的都带着韵,大娘也热心,爱管个闲事儿,乡里人过日子,碗口哪有不碰锅沿的?两口子红脸,妯娌们怄气,邻里之间有个啥小别扭,别人管不好,罗锅大娘一去,这边哄哄那面劝劝,准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娘为人和气说话句句都在理上,大家伙都愿意听她的。

半大小子气死老子,乡下孩子都皮,正是鸡嫌狗不待见的年纪,净干些调皮捣蛋的事儿,这不,几个破小子(男孩)围着进才哥家的菊花闹开了,罗锅大娘过去时,小菊花正哭的鼻鼻唏唏的。

“哟——这是咋啦?”大娘一把拉过菊花,掂着自己擦汗的手巾擦擦小脸上的泪,“几个坏小子咋欺负俺菊花了?看这哭得,泪人一样”

“他们堵着不让我走,说我长得难看”,菊花说话呜咽着,挺委屈。

“咋不难看,挖斗脸”,(我们那把赵本山类的猪腰子脸型称之为挖斗脸),几个坏小子还在起哄。

“挖斗脸咋啦?挖斗脸,踏泥巴,刮风下雨都不怕,挖斗脸好,耐看”,大娘说。

“那还一头黄头发哪,难看死了”。

"头发黄,年年吃陈粮,头发黑,饿得啃锅铁,黄头发是富贵命,你们想黄还黄不了呢"。

“还有少白头”。

“少白头,先住瓦房后住楼,俺菊花啊,长大就是个享福的命,你几个臭小子眼气去吧”

菊花带着泪笑了,看热闹的男人们也都笑了,“罗锅家的这张嘴啊,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死蛤蟆都说得尿淌,咱们这拙嘴笨腮的,跟人家真没法比。”

阴历的三月十五是街上的庙会,谷雨已过立夏未到,这段日子正是乡下人难得的空闲时间,改革开放以后,种田人的日子好过了,萧条了许多年的乡村集市一下子变得热闹了起来,到了一年一度的庙会,乡里请来县里的大剧团,几台大戏鼓对鼓锣对锣地打开了擂台,附近区县做生意的各占一片空地支上了摊子,卖百货的,卖服装的,卖农具的,卖小吃的,人头攒动摩肩擦踵,直把原本不宽的街道挤了个水泄不通。

罗锅大娘爱热闹,当然不会错过这场面,邀了几个邻居去赶会,几个老娘们挤在人推里,一边说笑着一遍光顾着街两边的生意摊,正走着,忽然前面传来一阵吵闹声,抬头望去,前面的布匹摊前两个小伙子正脸红脖子粗地吵着。

“今天这块布你不买就是不中”,卖布的年轻人拽着摊子前面那位小伙子,俩眼瞪得像乌眼鸡。

“我就不买,你能咋的吧?”那小伙子看上去也不是瓤茬,“我就不信你还敢吃了我?”

眼看要动手,罗锅大娘赶紧上前拉两位,“咋啦咋啦,可不能打架,跟大娘说说咋回事儿”

看有人劝架,卖布的那位松开了手,“大娘,你听听这事儿多气人,这人说要扯块布做条裤子,看上了这个颜色,二十块钱一米,三米布六十,他就给四十五,四十五就四十五吧,谁让咱想做成这桩生意呢,可布扯开了,要付钱时,他看看,又说不要了,大娘,这布不扯开是布,扯开了他不要,别人再看那可就成了布头,你说我再卖给谁去?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

“人向理不向”,大娘看着买布的那位,“人家风里来雨里去的做个小生意也不容易,真要是像他说的这样,那可就你的不是了”

“大娘,你不知道,这做生意的这张嘴会说的很,我说扯块布做条裤子,他说这个颜色正好,银灰色的,穿上排场得很,我就信他的了,等扯开了我拿到太阳底下一看,啥银灰色的?黑不黑灰不灰的,像老鼠皮,难看死了,这布说啥我也不要了”。

“不要?不要你试试!”

“试试就试试,谁还怕你咋着?”俩人说着又要动手。

“别打别打,可不能打架”,大娘一手拉着一个,叹着气,“我看你俩啊,就没一个省油的灯,年轻人哪能那么大火气,听大娘说两句中不中?”

“大娘你说。”

“这块布大娘我看了,颜色是不大鲜亮,你要是穿上走个亲戚赴个啥场面的,是不显排场,可话又说回来了,不鲜亮有不鲜亮的好处,要是穿它下地干活,耐脏,也耐磨,我看这布挺瓷实的,你说是不大侄子?”

“大娘你这样说得倒也在理”,买布的那位嘿嘿笑着。

“看你俩也都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大娘今天我就做回主,这块布不是说好了四十五块钱吗?这样吧,你掏四十,布你拿走,中不中?”

“四十可不能卖,四十五刚够本,四十我就亏了”,卖布的不愿意。

“听大娘的,”罗锅大娘拦着他,说道。

买布的那位付了四十块钱,拿了布走了,罗锅大娘掏出五块钱来,“剩下的钱大娘补上,不能让你吃亏”。

卖布的小伙子一下子脸红了,“哎呀大娘,你这不是打我脸嘛,我咋能要你的钱?”

“那你不亏了?”大娘说。

“亏就亏呗,”小伙子说,“大娘你费这么大心思管我们闲事,我还能不知道个好歹?”“你这么想就对了”,大娘说,“可不能动不动的就想着动拳头,打得轻了给人治,包工养伤花你的钱,三拳两脚打伤人,带上镣铐坐牢监,妻子儿女哭啼啼,二老双亲泪涟涟,又花钱来又受罪,你说划算不划算?”

“不划算,不划算,真不划算,今天多亏大娘你了。”小伙子连声说道。

看着罗锅大娘几句话就化解了一场眼看就来的纷争,跟前一堆看热闹的没有不从心眼里佩服的:老太太这张嘴,这闲事管的,比派出所里警察都高级!

自上世纪的九十年代离家出外谋生之后,我就少了和罗锅大娘的直接接触,但还是在时时打听着有关她的消息,直到去年回家过年,我才又见到了大娘,大年初一,哥几个结伴去罗锅大娘家去拜年,九十多岁的大娘依然红光满面精神矍铄,知道大娘脾气好爱热闹,几个晚辈便和她闹,闹着要给她磕头,讨要压岁钱。

“可不能磕头”,大娘赶紧拦住大伙儿,递上香烟瓜子儿,“不能磕头不能磕头,你大娘我还想再多活两年呢”。

“大娘你精神头好着呢,再活二十年也没事”,我说,“不磕头就不磕头了,可这大过年的,咱得热闹热闹,都知道大娘你编戏文编的好,要不大娘你再给咱编一段?”

听我这样说,大娘来了兴致,“这倒还行,那咱就编一段?”

“编一段编一段”,哥几个纷纷鼓掌。

大娘坐在八仙桌傍边的太师椅上,有人赶紧给大娘倒上茶,伙伴们也都找地方坐下,听大娘秀她的绝活,现场开编。

新年新节新事多,

大伙儿别嫌俺啰嗦,

老太今年我九十岁,

一生光景多坎坷,

从小日子过得苦,

破衣烂衫少吃喝,

成家赶在大跃进,

说来眼泪流成河,

一天三顿红薯饭,

红薯稀饭红薯馍,

白天干活腿发软,

夜里烧心睡不着,

自从改革搞开放,

咱才过上了好生活,

鸡鱼肉蛋家常饭,

存钱百万不算多,

哪家生活有困难,

政府领导惦记着,

精准扶贫一对一,

问寒问暖送吃喝,

科技下乡送技术,

科学种田产量多,

老人都有退休金,

大病小灾新农合。

看看当下年轻人,

生下掉进蜜糖窝,

从前住的是茅屋,

现在家家起楼阁,

钢筋水泥立大柱,

两层三层往上摞,

从前走路两条腿,

如今家家有小车,

赶集上店不作难,

一脚油门到漯河,

日子好过气也顺,

哪家日子不红火?

宽厚长辈疼儿媳,

贤惠媳妇孝公婆,

一心合己奔小康,

和谐社会喜事多,

只要人勤地不懒,

家家都唱幸福歌!

伙伴们原是想要她随便说上几句活跃气氛,热闹一下,没想到罗锅大娘竟吟出这长长的一段。我想,罗锅大娘虽然嘴巧,但要在一时之间编出这么长的段子,怕也不易,这段戏文,一定是在她心里酝酿很久了,这是从一个饱经沧桑的农村老人心田里流淌出来的声音,饱含着对新生活的热爱,对党的好政策的感恩,这是全体过上了好日子的农民的心声。

众人一片喝彩。

青少年癫痫是怎样引起的武汉比较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石家庄什么地方治癫痫好儿童癫痫病的危害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