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墨香】桐子叮当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40:38
摘要:十几岁的她,被一头毛色如缎的毛驴驮到了这个不大不小的村庄里。稀稀落落的爆竹声砸在一幢破烂的土坯房周围,斑驳脱落的土墙坯、高大葱郁的梧桐,映衬的她看起来越发得娇艳如花。那时候的她,脸蛋新鲜,如同满月,亮堂堂得晃花了他的眼。他笨拙的手带着微微的抖颤,试探着抚过她的青葱如玉时,她偷眼看到他阳刚坚毅的脸,心中止不住的砰砰乱跳起来,两朵桃花水灵灵地飞上了脸。 她拖着沉重的身子,上身微微前倾,像一只失去重心的鸟儿,穿行在古老的巷子里。苦难的岁月在她的额头路过,顺便画上了某些不可消磨的印记。夕阳自村子东头的空地上慢慢走远,一些岁月的殷黄从此挂在了她的发梢。   十几岁的她,被一头毛色如缎的毛驴驮到了这个不大不小的村庄里。稀稀落落的爆竹声砸在一幢破烂的土坯房周围,斑驳脱落的土墙坯、高大葱郁的梧桐,映衬得她看起来越发得娇艳如花。那时候的她,脸蛋新鲜,如同满月,亮堂堂得晃花了他的眼。他笨拙的手带着微微的抖颤,试探着抚过她青葱芊芊玉指时,她偷眼看到他阳刚坚毅的脸,心中止不住的砰砰乱跳起来,两朵桃花水灵灵地飞上了脸。   从来新婚不缺的就是柔情。他憨厚,踏实,却又不乏聪敏。她善良、温柔、大方而且顽皮可爱。一个晚上,他们都是拘谨生分的,像两尾深海的鱼,固守在自己的角落里,一夜相安无事。当晨曦自古老沉闷的天边走来时,他看到她的脸上有着新鲜的睡意,柔软红润的樱唇如树上新开的桐花,在灰暗的屋子里熠熠生辉。木窗格子将阳光分成一缕一缕的,跳动在她的眼角眉梢,她如玉的肌肤看起来大理石一样光滑细致,像一尊横卧着的观音,圣洁得让他不敢去亵渎。想着以后的暮暮朝朝,她的美将只为自己一个人盛放,他的心便化为村西头那汩汩而来的河水,清澈而且欢快的流淌着。   她醒了,在他深情专注的注视下。他的目光穿透了她纠结不清的睡意,带着灼热使她全身有一种奇异的暖。他们的目光在半路上互相拦截,互相纠缠,然后,一同坠入幸福的深渊。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绾了长长乌黑的发,十几岁的女孩从此安心落在了蓬门中。天不亮,便从他温暖有力而又充满眷恋的臂膀中钻出,先将自己收拾得清清爽爽。然后,生火,煮饭,让纤纤十指在素常的日子里开始接受烟火的浸染。第一次,灶堂里的火扑出来,燎到了她整齐的刘海,她的长睫毛也牵连其中,一股毛发的焦糊味在空气中散播开来。她停了手,在破败的屋中悄悄落泪。母亲在她临嫁前的叮咛在她的耳边细细响起: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就要受得了苦,容得下所有委屈。从今而后,你要做个最好的女子,疼爱丈夫,孝敬公婆,勤劳朴素。关键的是,你不再是小女孩了。你要自己慢慢长大。   止了泪。重新生火,滚滚浓烟没有从烟道溜出,反而如同一条乌龙从灶堂内扑向了她。她花容失色,一屁股坐到地上,脸上,黑的熏痕与清亮的泪儿画出了一幅新鲜的水墨江南。那日,直到公婆那屋门栓都被吱扭拉响了,她的饭也没有热的意思。她看到刚起床的婆婆一脸的阴霾,像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她花骨朵一样柔嫩的心开始阵阵颤栗了。   公公的出现及时打破了僵局。第一次嘛,都这样,媳妇是大户人家出身,不会做饭是难免的。以后学着点不就行啦。   这几句话宛若圣旨。婆婆立刻十分恭顺地垂下眉,乖乖地去教新儿媳了。他站在灰暗的屋子一角里,高大的身子使本来就逼仄的空间显得更拥挤。偷偷地望一眼她,不敢多言,跟在父亲后面便乖乖地走了出去,跟昨晚的甜蜜和贴近判若两人。她忽然莫名的委屈。   与白日里的忙碌与尴尬相比,她更热切地期盼每一个夜晚的来临。屋前桐花甜腻的香气会偷偷溜进散发着稍许霉味的屋子里。在他的热情与腻歪里,她会彻底放下所有的羞涩与委屈,慢慢地将自己像桐花一样打开。她的心里也长出了一株挺拔的梧桐苗儿,那棵苗儿在青天白云下蹭蹭地向着无尽的光明蹿去,她看到他们开花了,结出了一串串心形的果实,在她所有的日子里摇曳出风铃一样美妙的声音来。   如此委屈着,幻想着。在白天与黑夜的交替中,她给他生下了四女一男。   她所有的头发已经被粗粗地拢到脑后,在那里被一张黑色的网罩住,大而光滑,看起来已经有了一些成年妇人的沧桑。她的声音已经被尽可能的放大,变得像婆婆那样掷地有声。那灶是越来越破了,她索性催他重新来过。在新的灶没有堆起之前,她早已熟练了那一套古老的流程了。而今的她可以一手抱着娃,一手将柴火分开,一缕一缕地扔进熊熊的火中去了。她同时可以做许多事,上一分钟在灶前,下一秒就叽叽咕咕地唤着新出生的小鸡仔来啄食了。   她很少回娘家,除非是生活上实在揭不开锅了。她使自己变得坚强,母亲吃苦耐劳的样子,在她的心中如一盏明灯,指引着她人生的方向。她身上已经有了母亲与婆婆双重的印记。与他之间,也不再如开始时的胶着,孩子一个接一个的出生里,他晚上睡觉的位置也离她越来越远。常常是,他在土坑的一端揣着无数的渴望睡着了,再醒来时,她依然在油灯下就着一团晕黄,缝补着家里所有人的衣服。四周的墙壁越发的灰暗,透出一股陈旧的味道。而她的影子却像一枚枝头掉落的桐花,使沉闷的空间多了许多亮丽。此时,他会在心里微微的叹,叹自己不能给予她更好的日子。可是,除了偶尔一个委屈的眼神,她从未说过其他。她只是笑,或大声的、或沉婉、或带着微微的苦涩。   即使在他即将离开人世的时刻。   他五十三岁那年离开了她。许多的憾与感激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那时,公婆早已去世多年。婆婆临去时,瘫在了炕上。生活无法自理,坚强干净了一生的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不肯做亲人的累赘,她受不了儿媳的忙碌与殷勤。由于闲下来的时间太多,她回忆起了许多,其中就有自己如何为难儿媳的事情。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成了婆婆之后,她确实一度失去了理智。可是,她欣慰的是,媳妇一如自己当初的大度与坚忍,从不反驳也从不埋怨,只是微微一笑便取代了所有的争执。五个大小不一的孩子,忙不完的农活,自己的瘫痪,让媳妇如同磨盘上的毛驴,没白没黑的熬着日子。她的眼眶有微微的泪。她无力撑起自己没有知觉的身体,但是她唤来了孙子。十五六岁的毛孩子,听从了奶奶的吩咐,从一个墙壁的缝隙里取出一包东西递给了她。   那是自己在丈夫死后便准备好的东西,一小包砒霜。她舍不得丈夫一个人在那边受苦。此际,正是春天,所有的植物都在私下里叫着劲得葱绿着。屋前的那株梧桐越来越高大了,遮住了所有的光线。一朵朵桐花如蝶,翩翩从她眼前飞过。她想起了许多事儿,看到了许多故去的人。于是,她笑着,带着对尘世的眷恋,带着对媳妇的歉疚和祝福,服了下去。   她哭得肝肠寸断。好在所有人都知道她的为人,她才没有背上不孝的恶名。可是,看到突然间生气全无的婆婆,她忽然感觉自己有些累,作为女人,这一生,都是要如此度过吗?   而今,他也要离开她了。握住他冰冷的手,他无言,眼睛里巴巴地流露出许多生的祈愿与依恋。他被搬上了床,换好了整洁的衣服,安静地等死。枯瘦的脸由于病痛变得灰黄,一如桌上那盏忽明忽暗的油灯。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油枯灯烬了。他身上的力量在快速地流失,但是,他仍然用最后的一点力量,挤出了一滴泪。他要让自己的妻子懂得,他是爱她的,爱这个家的,他不是她想象的那个冷酷的样子,只是农村千百年来的习俗压抑了他的感情上的表达,他想告诉妻子,晚上的他才是真实的。   她是懂得的。所以,回了一个微笑给他。尽管眼中有泪,如同那朵被雨打落在尘埃的桐花。   那时,她尚是明媚的女子,但是她拒绝了许多人的求亲,艰难地熬过了许多孤寂的日子。她一个人拉扯着五个孩子,慢慢地看着他们如梧桐一样落地生根,开花结子。没人知道她的苦楚,没人看到她的眼泪,即使自己的孩子也是一样。她总是笑着,一个人,数着梧桐树上的春秋更迭,慢慢地熬着深长的岁月。她的样子,亦如桐花,经过风雨之后更加鲜艳。   唯一的儿子,在年富力强的五十三岁时撒手人寰。奇怪的是,他竟然跟父亲去世时的年纪一样大。临死之时,儿子拒绝老母亲的探望。因了母亲的阻挠与干预,他没有和心爱的女子天长地久。而是娶了一个健壮结实,像母亲一样能干的女人,他因此辜负了另一个娇柔婉转的女子,那个女子,摘走了他的心肝。所以,他恨自己的母亲。那时,她被自己的儿子关在病房外,仍是笑着数落儿子,似乎还是把他当做那个顽皮的少年,她从不认为儿子已经长大,即使娶妻生子了。   其实,她跟儿子心里都懂得,那不是怨恨,是心痛。人生之中最悲惨的中年丧夫,老年丧子,都落在了她柔弱的身上。儿子看到了她多年来的辛苦,其实心里早就不恨了。只是,他不能看到母亲满头颤巍巍的白发。那些发,颤动着,灰白着,一丝丝、一缕缕地抖落下来一些腐败陈旧的痕迹。每次看到,他的心便似被油泼过,撒着泼地疼。他遗传了祖上的基因,坚强、聪慧,却在感情上极度脆弱。   她于儿子去后不多时,也像婆婆当年一样躺下了。病床上的她,被亲人们打理的清爽利落。无论谁来,都是一张灿烂的笑脸。她的脸,已经不再如满月,上面皱褶横生。笑起来,更像是一朵临风沐雨而开的晚菊,这一刻,终是到了生命的荼蘼。她拼命地吃,努力地吞咽下所有的营养,她感觉自己的好日子刚刚开始,她要替所有半路夭折的人活好剩下的日子。她不会哭,只会笑,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   那年的深秋,夜色降临不久的时候,满树的桐子叮叮当当摇曳着在风中相约起舞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她忽然呼吸急促,继而双眼张开,上身立起,几乎离开床面,一双眸子突然清亮如水,宛若初嫁时的样子,她迅速地向四下张望,似乎在寻找一些什么。后来,人们说,那是回光返照,是要死的人在验证自己去往阴间的路线。然后,她在所有亲人们的关注与急切的呼唤声中,安静地躺了下去。就此长睡不起,只在嘴角留下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屋外,桐子叮当,却再也敲不醒她的美梦。   后记:这是关于我姥姥的片段。三岁始,因为顽劣,总是欺负弟弟,被送去与她同住,直至成年。可惜的是,我竟然不记得我们之间的许多章节。她的许多记忆,是我在母亲对她不多的描叙中找到的。时值秋凉,她的笑与坚强,一直在脑海中盘亘,几次写来,都是半途而废。这个晨,我终于用自己的拙笔,粗略的记下关于她的映像,算作祭奠吧。   姥姥,你在那边还好吗?   产生小儿继发性癫痫病的病因山西羊癫疯疗法保定的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癫痫可以治愈吗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