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山水】雨水滴嗒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42:50
无破坏:无 阅读:1556发表时间:2017-08-18 07:20:56 摘要:雨珠终究要消失,变成雾,化作云,但终究又会落下来,不断地往复。 一   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小孩偷偷地换上大人的雨鞋,再跑到房间拿出一把伞,乘着大人们没有注意,顺着板壁慢慢地移到了门口。小孩的眼睛又转了一圈,确定没有人在看自己,小孩使劲将身子贴在板壁上,就着那道门缝,竟然无声无息地出了门。   当小孩快速地将脚抽出门槛后,一下子就像换了个人般,肆无忌惮地又是蹦又是跳。小孩学着大人的样子想撑开伞,但是伞太大,伞柄太长,怎么也撑不开。黄狗也摇晃着尾巴跑了过来,围着小孩直转,好像是要帮忙,却没法使劲。   屋檐的雨水滴嗒滴嗒地往下滴,在石板上破成水花,消失在了湿湿的地上。小孩拖着伞,就往雨中跑去,地坝里有几个小坑,里面积了一些水。小孩逐一地在每个小水坑里用脚踏踏,发出“吧唧吧唧”的响声,雨水溅了起来,打湿了脚上硕大的雨鞋。   小孩埋着头,拖着雨伞,鞋太大不合适,一歪一扭地顺着水坑来到了路上,黄狗也一步紧一步地跟着。路是个斜坡,又是泥石铺就的,坑里没法积水。小孩抬起头来,看见路边的茶树上,满是晶莹剔透的水珠,圆圆的,闪闪地发着光。小孩跑到茶树下,想用手去摘水珠,可脚踮起来也够不着。小孩去抓树枝,想让树枝弯下来,可刚一用劲,水珠就纷纷落下,滴到了狗的身上,小孩脸上,有的滴进了眼里。小孩缩回手,揉了揉眼睛,黄狗浑身一阵乱颤,小水珠从毛皮里喷了出来,狗身上干了些,小孩身上更湿了。   小孩望着黄狗,看着黄狗的动作和样子,忍不住“咯咯”地笑了出来。黄狗一脸迷惑地望了望小孩,又不屑地望向了远方。小孩看见路边的小草上还有水珠,就蹲下身去,雨鞋太高,被他压得折了几折。小孩伸出一个手指,刚碰到水珠就消失不见了,小孩把手左右上下都看了个遍,就是没有找到,就又去抓另一颗水珠。   雨不很大,却也不小,渐渐的小孩的衣服湿了,头发上也如路边的小草般,挂满了水珠。黄狗仍然站立在旁边,比小孩还高,有些无聊,也有些高傲地仰着头。   大人找寻喝斥声传了过来,小孩赶紧站了起来,大人急匆匆地跑过来,一把抱起小孩就往回跑,黄狗仍然跟在身后。大人的手拍打在小孩屁股上,小孩没有哭,“我带了青海哪里医院看癫痫病最好伞的!”      二   少年爬上楼,从楼顶的房梁上抽出一根长长的竹竿,然后又“咚咚咚”地下了楼。少年戴上斗笠,扛起锄头,就跳入了雨中。来到屋边的一块空地上,一锄头下去,翻起土,赶紧用手去掰开泥土,抓住一只细小的蚯蚓就放入旁边的玻璃瓶中,很快就装满了大半瓶。同伴的呼喊声再次响了起来,少年丢下锄头,披上蓑衣,提起巴篓,就冲进了雨中。   河水并没有涨高,少年蹲在一块石头上,装好诱饵,将鱼钩放进水中,就如一尊石头一样,一动不动。雨水打在斗笠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水滴顺着笠沿滴落下来,少年完全没有察觉。鱼竿上雨水也渐渐聚成水珠,挂成一列,终于有的支撑不住,滴落了下来,河面就有微微的波纹缓缓荡开。   河水很清澈,能够看见河底的岩石,也能看见河中的鱼在游来游去。它们在鱼钩边来回游动,可就是不咬钩,有时鱼儿碰到鱼钩,少年就能感觉到鱼竿轻微的颤动。这让他很是激动,但他看得清清楚楚,鱼并没有咬钩,他沉住了气。   河上游有时有树叶树枝漂下来,在河水的浪花里消失,又在另一处冒了出来。在平静的水面,它们移动得极慢,似乎就没有动。鱼儿迅速地游过去,在树叶底下顶了顶树叶,又钻入了更深处。少年有些烦那些树叶来捣乱,分散了鱼的注意力,可他一点也不敢动,毫无办法。有时更有树上熟透的野果,在雨水的轻摇下,“咕咚”一声落入了河中,吓得鱼儿一闪就躲到了岩石下面。然后它们又钻出来,一窝蜂地去追果子。   细雨打在水面,仅有轻微得几乎看不见的波纹,少年目不斜视,一直盯着水里的鱼。盯的时间长了,好像河中到处都是鱼的黑影,一闪又不见了。他抬起头,向高处看了看,山谷中迷蒙的雨水像淡淡的薄雾,雨不大,只有就着阴暗的地方才能看见雨丝,像母亲手中一小段补衣服的细线。树叶被洗过般,绿得透亮,叶尖还留有水珠,树杆湿了,显得更黑。鸟儿躲在山崖下的树丛里,那里没有雨水,它们不鸣叫,很安静,顺着摇动的树枝才能发现它们。   突然,少年的手一沉,他奋力提起鱼竿,鱼线绷得笔直,一道白光划出了优美的弧线,却又迅速笔直地落了下去,在水面形成一道明显的波纹,越来越大,鱼也没了踪影。少年有些懊悔,自己用衣针做的鱼钩还是不行,没有办法做出倒刺,斩断了好多针都做不成,但买鱼钩却要花钱,大人不许,他自己也不愿意。他的钓鱼用具没有花一分钱,鱼竿是山上砍的竹子,鱼线是废弃的尼龙绳。   少年收回鱼钩,看了看只残留了一点的蚯蚓,不得不起身,拿上玻璃瓶和空空的巴篓,向河下游走去。他的草鞋已经湿透,是父亲给他编的,索性取了下来提在手中。有鱼脱钩,它会给其它鱼儿报信,再也不会咬钩了,得换一个地方。河水冲击在岩石上,激起了水花,他的赤脚在河水中显得极白。来到一个小水塘边,他又坐了下来,装蚯蚓放鱼线,安静得如一块石头。   雨还在下着,斗笠上窸窸窣窣的声音没有停,这让他很是安心。偶尔他提起鱼钩,又划出一道白色的弧线,掉落在岸边的草丛中。他一个箭步跳过去,扑到草丛里,将一条活蹦乱跳手指长的无鳞鱼放入到巴篓中。再将巴篓的下半身浸入河水中,鱼儿又开始游了起来,看不见白色,只能见到黛青色的鱼背。他看了看嘴一张一合的鱼,信心大增,又开始钓鱼了。   当雨水渐渐停下,不再下了的时候,少年收拾起自己的家当,邀上同伴,踏上了回家的路。不下雨了,他们得做其它的事,放牛,砍柴,或者割猪草。树叶上还有一些水珠,闪闪地发着亮光,偶尔滴到了河里,响起了嘀嗒的声音,引来鱼群空欢喜了一场。      三   太阳应该是落到了天边,空中云太厚,看不见,但能看到的东西越来越近,天空越来越暗,太阳应该是落下了。青年和一个少女在公园随处走着,他们估计到可能要下雨,手中拿着雨伞。果然一阵风吹过,地上的尘土飞扬起来,在夏天里还有些凉,人们四处快步地跑向能躲雨的地方,他们却一点也不惊慌。   雨滴落到树叶上,地上,他们的身上,青年准备撑开伞,却被少女拦住,青年又想跑去躲雨,也被少女拦住。他们仰起脸,让雨水击打在脸上,雨水的清凉使得他们神清气爽。路灯发出亮光,形成了圆锥形的光晕,雨丝在光晕中分外明显,斜斜的雨脚密麻麻的,看来雨还不小。 武汉看癫痫病去哪里的医院好呢  人行道上的树叶上有大滴的水珠落了下来,溅到地上,也落到了他们的身上。很多人都在跑,有的用手遮着头,只有他们慢悠悠地走着,拿着的伞也不撑开,引来了人们疑惑的目光。天空完全黑了下来,路上行人变得越来越少,偶尔有车灯闪过,让人看清了不小的雨势。   他们沿着道路缓慢而行,有时看到树叶上的水珠,就伸出手指,向水珠靠近。他们抬起头,满天的星辰没有了,好像是落在了地上,挂在了树叶尖。但它们收起了光芒,只有在灯光下才闪起了光。水珠融入到他们的手指上,瞬间没了影子,他们一个一个地去摘水珠,很快雨水顺着手指,到了手心,在手心里汇成了一汪水。那汪水在路灯下闪着光,像是一块水晶,他们捧在手心,小心地前行,却终究是越来越少,越来越小。他们采摘到了星星,想捧在手中,送给对方,却终究是没成都的专业治癫痫病医院了影子,但对方又高兴得似乎真的得到了无尽的宝贝。   他们的衣服已湿透了,雨水顺着头发落了下来,看了看手中的伞,再相互看了看对方落汤鸡般的样子,相视着哈哈大笑。他们像是充满了好奇的孩子,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有趣,仿佛是走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条路他们走过了无数回,在烈日下,在寒风中,在白雪里,一切都已了然于胸。现在在雨淋下,他们像走在了一条从未走过的路上,那一草一木,一块砖,甚至一个坑,都充满了无穷的韵味。路其实一点也没有变,或许只是因为身边的人吧!   他们没怎么说话,只是让雨水尽情地淋在身上,似乎这样有无穷的乐趣。黑夜里,雨幕下,两个拿着雨伞却不撑开的背影,缓缓消失了。树叶上的水珠仍然挂得满满的,在灯光的照射下,像一颗颗闪烁的星辰。      四   中年人撑着一把大伞,在雨中迅速地穿行着,虽然有雨有伞,但脸上还是有水滴,衣服也有些湿润,可能是雨,也可能是汗。终于到了一个大门口,停了下来,早已有一片雨伞的海洋,人们不停地抬头向大门里张望,大门里仍然安静得出奇。大门外虽然有很多雨伞,但同样安静得出奇,没有人说话,眼睛都盯着里面,雨水的“嘀嗒”声显得有些响亮。   五颜六色的雨伞,像一朵朵挤在一起的各色花朵,连成了一片,中年人在最外面。他松了口气,脸上也平静了下来,偶尔抬起头,挪开伞,看到了空中飘落的雨,也看到了树叶上的水珠。他想起了“娇艳欲滴”这个词,在雨中,树叶更加娇嫩,欲滴的水珠使其更加的妩媚。水珠终究是要消失的,变成雾,化成云,飘在空中,但终究又会落下来,不断地往复着。   突然一阵铃声响起,接着大门内似沸腾了般,满是孩子们的叫喊声,门外的人也一阵涌动,向门口挤得更紧了。孩子们的叫喊声越来越近,也更加听不清他们在喊什么,声音极为欢快,尖锐又高亢。终于有几个人冲到了门边,后面则跟着一大群,像奔涌的潮水,向门口冲来。   中年人被挤在了最外面,他也不怎么着急,当门口的雨伞越来越少了,出门的孩子也越来越少了,他才慢慢地向大门靠近。他终于看到了一个身影,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他又往门口站了站,一只脚踏到了门边。那个身影却一点也不急,在雨中慢悠悠地边和身边的人说话边往前走,他们手中拿着伞,却都没有撑开。   中年人脸上露着从骨子里冒出的笑容,快步跑过去,将伞遮到孩子头上。“爸爸!”孩子抬头看了看他,又继续跟伙伴说话,中年人的伞紧紧地随着他的头在移动。走出大门,路上有个坑,里面积着雨水,小孩使劲一脚踩下去,水花四溅,引来孩子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妈妈知道了,准要骂你!”“那你就别让妈知道呀——”小孩仰起脸,脸上还有水珠,中年人佯怒的脸上又泛起了笑容。   雨一直没停,雨伞也一直随着孩子的脑袋在移动。水滴顺着雨伞落下,滴到中年人的头上,肩膀上,和背上,半边都湿透了。小孩似乎故意的东走走,西看看,一会儿踏上路边的高沿,一会儿又去踢踢路边的大树,想摆脱头顶的那把雨伞一般,可他无论如何始终都在伞的正中。      五   一直预报着,天天都期盼着的雨,终于是下来了,给炎热的盛夏退了烧。清晨还有淅淅沥沥的雨在下着,地上有一些小水坑,雨滴落下,荡起了一些小小的波纹。人们对迟迟到来的雨水以极热忱的欢迎,没人撑伞,都是在雨中悠然地前行。   但是有一把伞却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中,让人有点意外。陈旧得有些暗的紫色雨伞下,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缓慢地穿过马路,抬头看了看,终于向一家早餐面馆走去。   她要一碗米粉,有牛肉的那种,却只给五块钱,说她儿子几天前才给她买过,就是五元一碗,再贵了她才不会吃的。卖票的小姑娘急得面红耳赤,怎么说要十二元老太太都不信,估计她耳朵也不大灵便,嘴里只顾自己说着儿子不会骗她。这一阵近似争吵的说话使得食客都抬起头来,有人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意,都等着看热闹,老太太却一眼也没看他们。   老板走过来,朝卖票的姑娘使了个眼色,扶着老太太坐到椅子上,您儿子没错,带牛肉的那种就只要五元,您是在这儿吃吧?不,我要带走。您腿脚不灵便,吃完了再走多好,干嘛要带走?不是我吃,是老伴儿吃,他住院了,嫌贵没吃过,买碗给他尝尝。“来碗牛肉米粉,打包带走,多加牛肉的那种!”老板朝伙计喊道,“好呢!”   老板将米粉打好包,扶老太太下了阶梯,“等老伴儿好了,我带他来吃,你就说三块钱一碗啊,我偷偷地还是给你五块钱,行不?”“没问题,三元一碗,有牛肉的那种。”老太太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满心欢喜颤颤巍巍地走了。食客们又都埋头吃了起来,竟然发现比原来更有味道了武汉羊癫疯到哪里治疗最好些,却又忘了去细细地品尝。   她那有些佝偻的背影,有些凌乱的白色头发,有些缓慢却坚定的脚步,在雨中成了一道让人瞩目的风景。雨水落到她的伞上,她将米粉护在胸前,生怕被雨水淋着了。树叶上也有一些水珠,她却没有理会它们,一眼都没有看,眼里只有那一碗米粉,有牛肉的那种。      六   春雨贵如油,却一直没有停下的意思,雨水击落在车顶上,显得格外响亮。车内坐了六个人,都没怎么说话,除了那个孩子,也都没怎么动。孩子盯着窗上的雨水,向后飘去,划出了一片水痕,他伸出手,想抓住水滴,却抓了个空。   汽车来到一山脚下,进了一个大门,停了下来。人们纷纷下了车,撑起雨伞,有人提着花蓝,有人提着水果,小孩被抱着,陆续地向山上走去。路边的树上满是水珠,伞碰到了,引来一阵急促的滴落声。小孩被扛在肩上,好奇地张望着伞顶,却什么也看不着。除了脚步声和雨水的滴嗒声,没有一个人说话,鸟也应该躲雨去了,没有叫鸣声。   当他们来到一墓碑前,慢慢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脸色凝重。墓上长满了杂草,他们伸出手,将草拔得干干净净。草上的水珠无声地落下,沁入了墓中,墓中的人是否也能接到晶莹的水珠?   有人摆上了花蓝水果,虽然雨一直下着,他们却摆得极为仔细,极为整齐。墓前一下就靓丽起来,鲜艳的花朵,各色的水果,在雨中,在翠绿的山上,竟然有了家的温暖。有人点燃了纸,插上香,红红的火苗和淡青色的烟像是无声地召唤着。他们纷纷跪到墓前拜了几拜,然后放下肩上的小孩,“快给太爷爷磕个头。”小孩望着黑色的墓碑,不知所措,在大人的协助下跪了下去,磕了个头,又一脸茫然地站了起来。人们静静地围在墓边,没说话,默默地看着袅袅升起的青烟,缓缓融入到了雨中。   青烟消散在空中,似乎变成了蒙蒙的水雾,青翠的树林变得更加的翠绿,新出的树芽如翡翠般透着淡淡的亮光。山脚下一片金黄的油菜花,像是铺就的一块金黄的地毯,打破了树叶单一的绿色。树林中偶尔有几枝桃花镶嵌着,羞羞答答的好像害怕有人看见,却又艳得老远都能一眼就让人发现。人们欣赏着雨中的景色,脸上表情不再凝重,似乎忘记了前来的目的。   小孩却看不了那么远,脱离了大人的手臂,看到了身旁树叶上的水珠,他摇摇晃晃地走过去,想伸手去抓水珠,可他太矮了够不着。他就伸手去拉树枝,水珠就纷纷落下,落到了他头上,脸上,眼睛里。他用手揉了揉眼睛,身子一激灵,打了个寒战,头发上的水珠落了下来,惹得他“咯咯”直笑。笑声暴露了他的行踪,有人跑过来抱起他,他刚好就够到了一直够不着的水珠。他伸出手,水珠突然就不见了,他上下左右地看着自己的手,一脸茫然。   这一幕似乎在哪里见过,就是缺了那条黄狗,那条黄狗呢? 共 566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