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王麻子进城记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8:54:52

   王麻子的侄儿和侄儿媳妇进城做鸡仔生意好多年了,听说发了财,特地要回村里接王麻子进城住上几天,这回王麻子可神气了。
   这不,小汽车还没有回村,电话就先打到了村口的代销店。
   “喂,老四啊!我是王老五,麻烦叫我幺爸准备一下,明天一早我回来接他!”电话一挂,在村口闲聊的人早已飞也似的跑去告诉王麻子了。
   “王麻子,你侄儿喊你今天准备好,明天他开车回村接你到城里享福去哦!”
   “要得!”
   “他没说我要准备些什么啊?”王麻子快步走出屋子,头顶上还沾了几根蜘蛛网丝,可一看传话的人早已不知去向了。
   他又重新回到屋里,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想想自己活了六十多年,单身汉一辈子,从未见过城市是什么样子,只听村里年轻的小伙子说城里耍好得很,说什么汽车多、商场多,人也多,年轻的美女也多,一天到黑亮堂堂的。
   而令他没想到的事,很少过问他的侄儿王老五两口子居然主动接他到城里去耍,而且还开着小汽车来接他,这排场超过当年的县委书记了。这一想,他脸上的皱纹都乐开了花,好像自己又年轻了几岁一样。
   可他马上就犯难了。
   自己在这偏僻的农村生活了几十年,穷困潦倒一生,从未出过远门,走得最远的地方就是去邻镇的街上赶场,那还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这次进城,再怎么说也得打扮得像样一点罢,可看看这黑黢黢的两间烂瓦房,哪有什么用来打扮呢?
癫痫病如何用药物治疗>   思来想去,他突然记起了春节期间政府慰问孤寡老人时给自己发的一件军大衣来,算来还是新的,穿起总还算得体。可又一想,这四月天虽说气温不高,穿件大衣不知道受不受得了?而自己又没钱去街上买,怎么办?一时间他心急如焚,急得像正在下蛋的老母鸡,把个脸胀得通红。
   考虑了好久,他心一横,从他死去的老娘留下的黑漆箱子里取了那件军大衣,径直穿在身上。心想管它了,好歹是件体面的衣服,明天就穿着去城里。
   晚上的时候,他早早地吃了两大碗红苕稀饭,脚也不洗便上床睡觉了。
   上半夜他做了一个美梦,梦见自己坐了一辆豪华的小汽车进了城里,他从来都没见过的那些高楼、汽车,还有大街上花花绿绿商店的招牌……
   这一夜除了上半夜那个美梦外,下半夜他激动得就没合上眼,心里想的全是城里的景象了。
   第二天一大早,公鸡刚叫两遍,他就起床了,穿上了那件大衣。
   太阳刚升到山头的一半,他侄儿的车子就开到村口了,是一辆双排座的长安小货车。村里见了些世面的人就嘀咕上了,“不是说小汽车吗?怎么是这样的一个斗斗车?”
   可王麻子不管这些,自己从来没坐过汽车,这斗斗车在他眼里已经是最好的了。
   趁他侄儿两口子去代销店买烟的空档儿,他跑到斗斗车周围转了两圈,前前后后地打量了半天,才去拉车门的把手,可任他怎么拉那把手,车门却纹丝不动。
   “耶!这个鬼扣扣,咋比家里的门拴拴得还牢实呢!”
   这时他侄儿两口子走了过来,见他这个暖和天气还穿了件军大衣,背了个蛇皮口袋,那侄儿媳妇的脸一下子便阴了半截。
   王老五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对着车子挥了一下,车子便“嘟”地响了一声,那侄儿媳妇冲他嘟噜了一句:“上车!”
   “嗯。”王麻子笑嘻嘻地答应着。
   他刚要去拉副驾室的车把手,那侄儿媳妇冷冷地冲他吼道:“坐后排去!”
   王麻子呆呆地不知所措,他侄儿倒有些笑脸,给他把后排座的车门拉开了,于是他猫着腰小心翼翼地钻进了车里。
   汽车在高速路上飞驰着,眼前是一晃而过的村庄、田野、山丘河郑州治癫痫病好点的专科医院流。他从未坐过汽车,本来十分激动和兴奋的,没曾想这车居然能跑得这样快,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飘飞起来一样,那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心里一时难受,就“哇,哇”地在后排座位上吐了两口。
   这可把王老五的媳妇惹恼了。
   “早知道要晕车,先说一声嘛!吐得满车都是,臭死人了!”
   就这样,王麻子在晕车中迷迷糊糊地进了城……
  
   二
   因为晕车过度,他在侄儿租住屋阳台上的单人床上睡了半天,直到晚上实在感觉有些饥饿了才醒过来,但头脑还一直处于晕眩状态,耳朵“嗡嗡”作响,十分难受。
   他坐了起来,使劲地猛拍了拍自己的脑壳,感觉清醒些了,心里一阵地埋怨自己:“这背时莫用的人,没得这福气坐车,哪晓得这么恼火嘛,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可转念一想,还好,自己终于来到了省城这样的大都市,细想跟自己一样的那些村民,大多还没进过城呢,更何况自己还坐的是专车。
   于是他心里又美滋滋起来,连半天水米未进的饥饿感也消失了。
   他抬头看了看四周,屋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他伸手在墙角边摸索了半天,什么也没摸到。
   “这屋头的电灯开关在哪里?”
   他还以为城里的房子跟农村一样,电灯开关都是用一根绳子牵着的,看不见的时候,只要用手一摸,就能拉着那根绳子把灯打开了,但他在墙上摸了好久,还是一无所获,没法子,又不熟悉这房子的状况,他只好呆呆地坐在床沿边,等着侄子回来。
   屋里一片静寂,他只有呆呆地坐着,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
   他想起了死去的老娘,以及经常跑来跟他为伴的那只野花猫……想着想着,昏昏然又睡了过去。
   朦胧中,他看到屋里灯光亮了起来,比起老家的电灯要闪耀得多,他努力睁开眼睛,看见侄儿两口子正在忙着弄晚饭,侄子见他醒来,笑着说:“幺爸,一会就恰饭了哈!”
   这时他才看清这房子的模样,雪白的墙面,还有宽敞的客厅。
   “啧啧!老五啊!你们两口子的房子这么好啊!难怪你们年轻人喜都欢往城里跑哦!不得了,真不得了!”
   王麻子一个劲地夸赞侄子,一边羡慕起城里的生活来。
   终于吃上夜饭了,三菜一汤,一盘猪头肉,一盘回锅肉,一盘连他都叫不上名的素菜,看起来很像老家种的花菜,但却又是青色的。
   侄子一面招呼他坐下吃饭,一面又去自己的泡酒坛子里扯了二两酒来,用小杯分了两杯,把一杯递给了他。
   他可能是实在太饿了,看了这桌上的饭菜,那口水不停地从喉咙里冒出来。他一把接过侄子递来的酒杯,仰着脖子一饮而尽,可曾想,那酒入咽喉,直呛得他咳嗽不止、两眼泪滚,鼻涕也流了出来。
   他侄儿媳妇见他这个样子,白了一眼,冷冷地说:“去洗手间把脸洗了,手也洗了!”他红着脸起了身,小步跑着去洗了。
   吃过晚饭,他侄儿给他说:“明天我不做生意了,休息一天,陪你去市场买一套衣服,顺便坐一坐地铁到处转转。”
   一听这话,他虽然口里推辞,说别花那些冤枉钱,可想到要去逛街赶场,而且还要坐什么地铁,内心甭提有多高兴了。
   这一夜,他自然美美地睡了一觉。
  
   三
   天刚蒙蒙亮,他就起床了,这是在农村多年养成的习惯。
   看看侄子这屋子,自己能做点什么呢?水泥地板比自己的脸还干净。侄子两口子还在睡,那房门紧紧地关闭着,他又不好意思去敲门问他们,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他手足无措,在客厅里来回走着。
   他走到了阳台,推开阳台边的那半幅窗子。对面是一片高楼,直耸耸地立在他的面前。他把那楼房从上到下仔细地打量了一遍,然后又从一楼向上数。
   “一、二、三、四……我的妈呀!二十三层楼呢!”
   他禁不住叫出声来,他可从来没见过这么高的楼房。心想,这楼房比老家那些个山包包不知高多少去了,要是从一楼爬上楼顶,不知道要走多久呢?
   正想着这事,侄子的房门打开了。他看了看侄儿还没睡醒的样子,不禁笑了笑。
   “老五,你看太阳都快晒屁股了,要是在农村的话都该挖完一块地了。”
   侄子也没言语,转身走进了厕所。
   早饭是侄子到楼下买的,馒头稀饭,还有豆浆。
   他一口气吃了三个,喝了两碗稀饭,直胀得饱嗝连打了几个才罢手。
   吃过早饭,侄子带着他去楼下的综合市场看衣服。第一次在城里逛街,从没见过这人山人海的市场,有卖菜的,卖衣服鞋袜的,也有卖各种小玩意儿的……他东瞅西望简直看花了眼。市场里人声鼎沸,这边吆喝,那边叫卖,讲价的,扯皮的,吵的,闹的……一起涌入他的耳朵里,他哪里经过这些热闹的场面,早有些昏昏然了。
   他穿的那件军大衣耸着肩膀,背微微地驼起,那杂乱又蓬松的头发,在市场上的人群中甚是显眼。那些穿着时尚的小姑娘和小伙子一看到他都绕着道走,而他只顾着看这市场上的热闹场面,根本没在意别人看他异样的眼光。
   侄子看他这副样子,觉得有些失了脸面,所以总与他保持一段距离,但又生怕他在人群中走丢了,所以走走停停地在前面等着。
   好不容易侄子才在一个地摊给他选了一套衣服,一件双层的老年夹克衫,一条卡机布青色裤子,叫他把大衣脱了,换上新买的衣服,他起初不想换这新衣服的,想留着带回老家穿,但拗不过侄儿的劝说,也只好穿上了。
   “老五,你这花钱给我买这么好的衣服,我怎么受得起哦?”他不好意思地跟侄子说道。
   “幺爸,你尽管穿,没花什么钱,一套衣服才几十块钱呢!”
   在一个鞋子摊前,他侄儿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他的脚,一双沾有黄泥巴黑不溜秋的布鞋。见侄子盯着自己的脚看,他觉得不好意思,便故意把脚往后挪了挪。
   “试试这双胶马鞍山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鞋。”侄子从摊上选了一双深色的运动鞋,递给了他。
   “这……算了吧。”王麻子不好意思起来。
   “老人家,你看嘛,你儿子多好哦,给你选了这么好的鞋子,穿起来试试,总比你那农村穿的布鞋好啊!”
   王麻子经不得劝,只好脱了自己的布鞋,把那运动鞋穿上了脚。
   “嘿,不大不小,正好合适,你看你儿子多会选嘛,老人家,快穿上,别脱了!”商贩一个劲地劝着。
   侄子掏了钱,正要拉着王麻子向前走,他舍不得那双布鞋,叫商贩用塑料袋装起来,说回老家还可以穿的。
   这可把侄子给气着了,他捡起那双布鞋使劲一扔丢进了垃圾桶里。王麻子一见布鞋丢了,心痛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一边向前走一边回头瞅那个垃圾桶,嘴里不停地叹息道:“唉,太可惜了……”
  
   四
   一整天,侄子带着王麻子逛了许多地方,包括门外的市场、步行街的游乐园、市中心的公园……
   王麻子懵懵懂懂地跟着侄子逛得也有些累了。
   “老五,我们去哪里坐一下吧,走不动了。”
   于是侄子便带他到了路边一棵大树下,那里有专门供行人休息的长凳,叫王麻子坐下来歇息,自己便跑到街的对面买矿泉水去了。
   王麻子呆呆地坐在长凳上,看街道上车水马龙、高楼林立,以及穿戴花花绿绿的行人,嘴里念叨着:“这城里的确像那些年轻娃儿说的一样好耍啊!”可转念一想,心里又矛盾了。
   一方面,侄儿对他这样好,既不嫌弃他穷,也不嫌弃自己笨;另一方面呢,他又不能帮助侄儿多少忙,哪怕在出租屋里煮一顿饭,扫一下地也好。
   “哎!还是回农村好,这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老一辈传下的这话是不会错的。”他自言自语地说着。
   可能是早上的早饭吃得过多,他刚坐下来不久就感觉肚子有些胀痛起来,而且还一鼓鼓的,“咕噜、咕噜”地响,像打鼓一样。
   “遭了,要拉肚子了。”他一脸难堪的表情。
   他站起身来,左右看看,这大街上四处都是光光生生的,没有一个地方有茅房,怎么办呢?
   一时间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越是急,肚子越是痛,他用手捂着肚子,站起来又坐下,东张西望,六神无主。
   “侄子去买水怎么还没回来,咋办?”他苦苦寻思着。
   好在侄子这时从对面街上跑了过来,递给了他一瓶矿泉水,他用手轻轻挡了一下河南外伤癫痫病能治愈吗没有接,焦急地问:“这里有没有茅室?我要拉肚子了。”
   王老五一时也慌了神,四处张望,终于远远地看到对面街道上有一个商场。
   “那里有,走!”于是他牵起王麻子的手,快步走向那个商场。
   好不容易在商场的二楼找了一个厕所,侄子把他带到厕所边,指了指说:“就那里面,你快去,我在外头等你。”
   王麻子实在急得不行,直接往侄子指的地方跑去。
   可刚一进门,就听一声尖叫,“耍流氓啦!”
   王麻子一看,惊了一大跳,汗水都吓出来了,“哎哟!进错了,跑到女娃儿这里来了!”
   他急匆匆地转身冲了出来,转向隔壁的厕所。
   他迅速地打开了一个门,见里面是抽水马桶,这东西没用过,不知道怎么弄,又赶紧换了另一个,又是一个马桶,一连换了三个,才找到可以蹲下来的位置。
   一阵稀里哗啦之后,终于轻松了许多。
   “哎呀!舒服了!”他如释重负般地叹了口气,可马上他又犯难了,刚才走得匆忙,竟然没有带手纸,这下该怎么办?
   他想直接把裤子拉起来出去,又怕脏了新买的裤子,于是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把厕所的门轻轻地拉开一条缝,眯着眼向外看,他想看看侄子在没在厕所外面。

共 712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