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聚会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2:39:54
破坏: 阅读:985发表时间:2017-06-12 20:24:46
摘要:一名初中没毕业的女孩子进了城在大酒店聚会时以他农村的眼光看新时代之事

这几年,聚会风盛行。
   小莲清晨接到电话:“找你多不容易,同学找同学,朋友找朋友,好啊,终于找到你了,我们班要聚会了!”
   “那个班要聚会?”
   对方发来笑声,“你的最高学历是什么?”
   “小学!”
   “不!你还在咱七年制学校六年级念了一年,忘了?”
   “哦!七年制,六年级!初中念一年未毕业啊,算什么学历?”
   “没毕业也算了啊,初中同学聚会。这回聚会摊大了,15号柳林医院门口集中。16号,我们去石洲酒店畅谈我们的同学之情,吃过饭住一夜,然后有同学的车送我们回来……”
   提起那一年的念书,小莲想哭。她来自小小乡村,11岁上一年级,看弟妹、田头送饭、送种子,喂猪、饮驴,夹杂着上学,14岁了才小学毕业,刚到薛镇新成立的七年制学校读初中是第一次离开爹妈,要自己铺铺盖,自己打饭自己梳头,这些都好说。
   问题是她走错了校门,她个子高,本是体校的好苗子,可她走进了公社的民办公助初中班,一进校门鹤立鸡群的态势,让同学脱口叫她“打枣杆”,“打枣杆”这个绰号已使她无所适从,何况她是村里的学生,知识底子薄的很,别的不说,光一个“惊心动魄”从她嘴里出来变成五个字“小京心云鬼”已使全班师生足足爆笑半节课。
   接下来是填写练习册,她不知什么时候准备了一本旧的练习册,准备了也罢,她偏偏把练习册挨着往上填空,搞得驴头不对马尾,老师气不过,说她照抄也不看看这些题对不对路,练习册年年变,不能光看练习册的表皮是初一语文.........
   和她同来的也有两个,有一次学了朱德的《我的母亲》“得到母亲去世的消息,我很悲痛。我爱我母亲,特别是她勤劳一生,很多事情是值得我永远回忆的。家境是贫苦的,和我们来往的朋友也都是老老实实的贫苦农民。”老师教同学们仿写一篇《我的母亲》,没想到和她同村的一个小男生,把朱德母亲套在自己的母亲身上,也说“得到母亲去世的消息,我很悲痛。我爱我母亲,特别是她勤劳一生.......”
   老师惊讶:“昨天你母亲刚刚来给你送衣物,你是什么时候得到你母亲去世的消息?”这样一说,那小男生才醒悟“去世”的真正含义,哭得十人五马劝不过来。
   还有一位是套用南京大桥写他家乡的小木桥。可是,人家那两位坚持读完七年制上了高中,现在当了国家干部,而她整天和太阳月亮较劲干农活想想当初,老师的一顿批评搞得她站不是儿童癫痫该怎么治疗坐不是,再加想爹妈想得快疯了,就叫来人高马大的爹打包辍学!人呐,决定命运往往就在一念之间.......小莲后悔没坚持下去,想哭,非常的想哭!
   她辍学后的几年,帮着家人种地,18岁就坐了大花轿,颠儿颠呀的嫁到了一个小山庄,至今儿女成双,他的小儿女已经进小学了,大的升初一。
   对于她的这些同学,这十来年也有耳闻,绝大多数结婚生子,打工就业,经营生活。有少数还未结婚!赶着念高中念师范念本科念博士,谈论调资,工作,考研,读博,特别是和他同村出去念七年制的那两位,一位考了军校,成了正团级,一位在税务局。总之,她和这些同学差了一大截,未领毕业证的她,也算同学——这会去聚会?
   可是,她的男人鼓励她去聚会,说,同学毕竟是同学,说话不像见领导,办个事送了礼说话还不敢扯直了说,小心翼翼,光害怕说错什么,和同学就不一样,用了人,送个礼是该的,可是要办事,办成什么程度敢直说呀!去吧去吧,社会就分三六九等,我们是农民怎么啦?不比他们在城里吃地沟油强?去吧去吧,见见世面!
   小莲被说活了,准时到场去聚会!
   聚会按部就班进行,且不说宴会满桌子的菜叫不来名字,反正甜的酸的辣的油的素的挨个儿夹一筷子塞嘴里,就饱了;也不说同学在会场谈论自己的成长,有的大腹便便变成老板,有的在校当了教导主任,有的做买卖,光摊位就有好几个,月月进货,什么时髦穿什么。有的,种地成万元户,深圳广州一年跑好几次,飞机轮船动车高铁,坐那些舒服,那些价位高档,歌厅舞厅卡拉ok,小莲连听都没听过........光说这天晚上住酒店的事吧。
   当年曾经连“去世”含义都不懂得那位同村同学,正团长级别,还有税务局副局长,两人开着豪车,一趟一趟送小莲和各位去五星酒店!
   迎接他们的是玻璃打转门,门自动转动,好多同学都顺着自转门,瞅空子进了武汉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吗?大酒店客厅,唯独小莲不敢,一次次的试脚,一次次的缩回,始终被排在自转门,不得已,有当年学生宿舍挨着睡的女生出去,瞅中了机会硬扯她进入转门空间,好,终于进入客厅。
   好高级!
   门卫应接鞠躬行礼的热情的要把客人融化。酒店大客厅以金黄色为主色调,弥漫着浓郁皇室风情,辉煌的像皇宫。总服务台区段有中英文标志,墙上世界各地的钟表滴滴答答:北京的、华盛顿的、法国的、意大利的时针各执一方。什么时差时区,老实说,这些小莲统统不懂。只有耳边飘荡着的音乐、音量高低适宜,旋律声声入耳,听着如痴如醉。
   什么风?凉嗖嗖的,难不成听歌还捎带吹风?曾经挨着她睡的同学告诉她,是空调!小莲暗暗寻找空调的位置,眼睛搜索了半天,不见,只见有一个像她家里的广播盒大小的东西,那里也有无数个针孔排列,想必就是它了。
   仰头搜寻空调的的当儿,见客厅正顶有一水晶灯、武汉治疗癫痫的好方法有几种枝枝岔岔,各个灯罩像裹了香烟盒二层的那张金箔纸,不知几张香烟盒上的金箔纸,能包一个这样的灯,今年过年的时候,她也要把她家的院灯用积攒下的金箔纸包灯泡看看效果。心里想着,有同学拽她坐沙发,宽大的沙发,一个人坐不了,两个人又挤不下,设计师太傻,把中国人都想像成又肥又大外国人,心里说,按正经尺寸,两个沙发的材料可以做三个沙发,为什么要这样不精确的做沙发,浪费!她摇头,心理涌起无数个可惜了!浪费东西!她重复想。
   倒是脚下的高级地毯吸引她眼球。地毯厚,踩着就像踩到了棉花包,棉乎但不松软,好看的是花色,土色底枣红花,哇呀,一眼望不到尽头!不过此时她又涌起阵阵的遗憾,这东西铺炕上是正经,铺地下,踩脚下,是不是有点太那个——银棍顶门,显富显摆,富也不带的这样吧!
   走廊,不远不近的壁灯装饰,感觉像到了电视里的康熙皇帝的后宫。
   “同学们,全过来交钱,每人300!”一声大喊,使小莲回到了现实,哦,要交钱,应该的,住人房,坐人车,吃人饭,不能白捡便宜,应该交钱!
   小莲不是没钱,只是她觉得这300块是她儿子刚进初中一个月的伙食费,她住一夜了决,可惜了,在村里,一下子消费这么多,不是持家过日子的好媳妇!唉!这不是享受,简直是——是浪费!心头如刀划的疼。
   不过,来都来了,就不能显穷,手在内裤兜里捏了几捏,总算揪出了汗津津的三张红头大钱。多亏了她的男人,硬叫她多带一点,交给人家前,再三捏捏,光害怕两张钱如果紧黏粘变三张,那就多交了。还好,捻了又捻,确定无疑是三张,手心的汗顿时少了许多。
   接着大家步入电梯,电梯升空的霎时,透明的外挂电梯使小莲看到了这酒店气派超然,雄踞商业休闲步行街,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离购物商厦、广场和川河咫尺之遥。
   眨眼功夫升空16层,人已经高高在上,俯瞰石州城,华灯初上,万物升平,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所有店铺包房隐没在辉煌的夜色之中,真是金雕玉砌、浑然天成。  
   踩着地毯,来到客房外面,奇怪的是外面开房不用钥匙,用房卡,这又使她抓瞎,幸好服务员赶过来,拿她手里的房卡开门,随着开门,屋里的灯就亮了。当初问他住单间,还是双间,她选择单间。进门后客房的装修豪华,又使她惊得一愣一愣。
   床垫老高,像小儿子仅玩了一次就梦里喊的要常常去玩的蹦蹦床,坐下去弹得老高,亏自己文化不高,要是有文化,这写字台滑滑的平平的,又宽又大眨眼间能写一篇好文章!衣柜、衣架、茶几、小沙发、床头柜、床头灯、台灯、她认识,她家有。只是和它比起来寒酸罢了。
   行李架正好放她用布片契合的彩色布挎包。室内满铺高级地毯已不再稀奇,只是300块,住它,踩它,不再觉得可惜,花钱了,踩踏也踏实了。
   宽敞的卫生间,装有高级抽水马桶、那东西坐上去凉飕飕的,吓得屎尿都没了。洗洗脸吧,本想端盆把它放到小椅子上,结果,这洗脸盆和下面的柜子粘连,端不起来,罢了,这地方镜子真多,前面有梳妆镜,后面有全身镜,妈妈的,要是半夜脱光了进来,那不全看见了吗,那就别脱衣服,怎?非叫脱啊,床上有睡衣,是叫穿了睡的,行!脱了自个的穿上人家的,哎呀得上厕所,紧走几步,又赶紧慢下来,怕地板滑啊,跌倒敲了脑壳不划算!她像鬼子进村,两脚轻拿轻放,试试,结果——嗨!地板一点都不滑!坐在便器上,正好眼前有温馨提示,“来时匆匆去时冲冲”找了半天,总算冲走了那堆脏乎乎的东西。心里还有些许庆幸,认得那几个字。
   想老公了,早知道,让他也来享受,可是当初就因为怕花钱,省着,没叫他一起来,现在打个电话,300元,话费大概进去了,打!她报告了聚会所有的活动和宴会菜肴,报告了她住进了康熙皇帝皇宫的感受,一个小时的通话惊动了楼层管理员,警示她休息,她才悻悻不乐放下了话筒,头挨着面包软枕头,慢慢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同学们要分别了,大家聚在客厅聊得热火朝天。小莲穿着睡衣下楼,她这身打扮把大家都吓了一跳,上初中时曾经挨她睡觉俩三个月的的女伴说:“干嘛?你穿睡衣?”
   小莲一脸的茫然,“这衣服舒服,我带回去下地穿。”
   “干嘛呀?人家宾馆的,你快送回去,穿好你的,咱回家吧。”
   “怎么?我花了300块,这衣服不算我的呀?”小莲吃惊还带点火气。
   众人都笑了说:“宾馆的东西,除了牙膏牙刷,其余的用,就要出钱,你是不是喝了饮料,抹了沐浴露?”
   小莲说:“我以为花了300元。”小莲置气脱掉睡衣,这东西已经不属于她,所以也没仔细地去叠好它,只在胳膊上缠了两圈,拧成一颗蛋,但一时半会还不舍放下。
   酒店服务生拿着16楼32号清单过来,要求请款,看看账单,还得120元哪,小莲气得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如果当初住双人间,可能有同学提醒这个不能,那个不能的。可是,小莲因为太自卑,初中没毕业,历程又寒仓,她把自己孤立起来,不曾想倒了血霉,动了动东西又花了120元,她急的直冒冷汗,把怀里那团睡衣蛋子索性甩给服务生。不过,镇定了一下,想,那也不能赖着不给呀,只好掏!
   小莲打招呼去一趟厕所,众人当然知道她的用意,果然她在厕所掏尽了所有的钱,给了人家,再没有半分脾气,坐在沙发上闷着不说话。所有同学搭车或者自驾都和她打打招呼走了。
   和他同村的同学一直观察着她,估计她没路费自个回去了,就表示要开车送她回去,再赶到飞机场回单位,她千恩万谢,连声说,今年秋下来,一定给这位同学的爹娘送去一大袋自己种的山药蛋作为补偿。
   这位同学心里无比苦涩,同是天涯赶路人,山村城市不一般,什么时候中国能真正缩小城乡区别呢?

共 418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