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流年】不散的水席(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40:26

我久居一个古老的城市,这个城市古城深深的街巷里,从豪华的酒楼到简朴的饭店,都经营一种流传了千年的筵席,号称洛阳水席。很多个周末,和朋友们一起在老城的青石板路上寻古探幽之后,就会顺理成章地去品尝著名的水席。常常是在一个深深的巷子里,简洁的院落中,古旧的八仙桌,拙朴的长条凳,几个人围桌而作,一株古槐的树荫,罩住桌上的盘盘碗碗。盘盘碗碗里盛了些什么,我并不在意,更多的时刻,我在意微风拂动槐树的沙沙声。看着树影扫过门前的青石板,仿佛聆听时光的碎碎的脚步声。喜欢水席,也不是喜欢那些以汤汤水水为主的菜肴,而是喜欢它宛如流水般上菜、仿佛从远方流来,亦仿佛永远没有尽头的那份情致。

而真正领略洛阳水席的精华,是在张元纯老师的赠书宴上。那是一桌纯正而豪华的水席。百年老店“真不同”,富丽堂皇的包间里,杯光酬酢,菜香徐徐。精致的菜品在着唐装的女子手中,如流水般一一奉上,整整二十四道大菜,暗合着一个女性王朝二十四年的辉煌鼎盛。悠悠古韵中,张老师侃侃而谈。每一道菜品,都有一个悠远的传说。每一个传说,都和一千多年前的那个叫做媚娘的奇女子有关。这个非凡的女人,在这个她一生中无论为后还是为帝都无比热爱的城市里,留下了太多的痕迹,千年不灭。或许,和女子有关的传奇,更能称之为传奇吧?千百年来,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她一怒贬花、捐钱凿佛的故事。十万脂粉钱,就让伊河之滨的卢舍那大佛的眼角眉梢,至今仍挂着她魅力的微笑。而水席上那个著名的头道大菜“洛阳燕菜”,它一定勾起了女皇在感业寺的感伤情怀,因而才备受钟爱的吧?历经了多少高厨们的精思妙想,历经了一代代文人骚客的浓墨渲染,一个普普通通的东关萝卜,被时光之手雕琢成了一朵朵盛开的牡丹。牡丹静静地在柔如发、白如玉的萝卜细丝的铺垫上,绽放,千年不败!这才是真正的洛阳水席,它诞生在宫廷,因而有着王者的身份和气度。

两本书写水席故事的厚实的书,《真不同》及其下卷《洛阳水席人》,就在这个豪华的盛宴上从张老师手里递给我,封面上的一行字映入我的眼帘:文学的翅膀扇动中国烹饪文化飘香。

笑盈盈地接过书,淡淡墨香袭来。那一刻,我突然就想起一个和水席有关的爱情的故事。文学的翅膀是不是更擅长扇动爱情的故事?

一个和筵席有关的爱情故事,是否熏染了太多的人间烟火?是否就格外容易老去?

千年以前,武皇的爱情和这个奢靡的筵席也有关联吗?

就在这片土地上,或许就是这条街巷里,大唐的天后,大周的天子,至尊的红颜,在十万宫廷乐班的的华丽乐舞中,又是和谁一起,享用这种她万般钟爱的菜肴的?上阳宫里,可是日日铺筵席,朝朝陈尊俎,汉音唐韵时时绕栋梁?谁的眉目含情?谁的裙袂在飞?谁临风而吟?谁把酒唱诗?

一代女皇天天期盼的,不会是爱情的天长地久,而是江山的万古留长。

然而,席如水,歌如水,女皇的江山亦如水。

流水般的事情总是酣畅流利,亦总是一去不复返!

那时我静静地坐在这个华丽的筵席上,默默地看着那一道被一个敬爱的伟人重新命名过的“牡丹燕菜”。这些牡丹花,它太精致了,也太无忧了!它开在一只温热的汤盆里,不知道什么是被贬离别的忧伤,不理解什么叫不畏权势的孤傲。它娇艳欲滴,令我不忍下箸!

时光总是在相似的场景里,令一些往昔的故事重新浮现。

多年以前,这个爱情故事的主人公,美丽的表姐是不是也如我一样,面对着一盘精致的“牡丹燕菜”,和她心爱的人面面相觑,不忍下箸?

那是一场只有两个人的筵席,简洁得只有两道菜的筵席。

那也是一个天高云淡的秋天吗?他们坐在一张仅仅摆放着两道菜肴的古朴的桌子旁,一朵牡丹花,在他们面前,静静的绽放?那个人来自遥远的南方,爱情使他风尘仆仆地来到这个北方城市,在一个落叶随着秋风滑过晴空的正午,他们一起坐在这个百年老店里,面对着千年的筵席,久久地沉默、久久地凝视、久久地不忍下箸?

不忍的,还不只是这些吧?还有那敲击在青石板路上的脚步声。那一天,表姐站在丽景门的古城墙下,指着高耸而斑驳的古城门,用沧桑的语气对远道而来的他说:“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说完,她就沉默,她一定担心自己说得过多,语气里不经意的轻慢,辱没了这个她敬重的城市的厚重。她把自己隐在城墙巨大的阴影里,渺小的像一只钻进历史尘土里的蝼蚁。他们沉默地走着,像在细细地默读历史存放在这座古都的折页。鞋跟轻轻地敲击着延伸在街巷里的青石板路,那声音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梆子声,悠悠地,诱着他们走向更深的地方。更深的地方有着更深的风景,也有着更深的寂寞,更深的孤独。

我一直觉得,正在相爱的人,是不宜去走访一座古城的,它令人心生沧桑。探访历史,回望历史,又总是使人过于清醒。

在古钟楼下,表姐抬头望望正午的天空,那时,千年老街上的新鲜阳光,肆意流淌。在深秋的正午,把嵌在他眉间的川字纹,照得像沟壑般深刻,如同钟楼墙壁上的一蓬枯草下,两个深深地刻在青砖上的篆字。

那一刻,灿烂阳光下的表姐会不会心生苍凉?

是那两个斑驳的篆字,提醒了表姐,应该带他去赴一个古老的筵席吗?或许,能够和这个城市相匹配的,只有这千年的水席?

两个人的筵席。两道菜的筵席。他和她都笑着说,二十四道大菜,一年品尝两道,足足有十二年的光阴呢。这是一个诺言吗?牡丹花听见了他们的絮语,悄悄地绽放了……礼仪繁琐讲究的宫廷水席,在他们俩的筵席上,简单得只有两道菜,简洁得只有一朵牡丹花,古老而鲜艳地开放着……

表姐的爱情也会如流水般一去不复返吗?

那个远方的人离开这座城市时,深秋的阳光依然温煦。凝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火车站几十米的通道上,他回了十二次头,不多不少,十二次!深灰的风衣在人潮中牵着表姐的眼睛。表姐站在护栏外,就那么一下一下地数着,数着……像数一朵朵盛开的牡丹花!

我知道那个远方的人,从此再也没有踏上北上的旅途,他没有了为爱而旅行的激情。表姐也远赴海外了,她也失却了为爱而等待的力量。爱情就以这样的姿态,凝固了一个十二年的诺言。

每每路过“真不同”,门前的广场总是人头攒动,我知道,一场场流水般的筵席正在歌舞升平中拉开序幕。女皇的辉煌时代远去了,王朝的筵席散了,水席的盛宴从未散去,它跌入民间而得以千古流传,飘香在这个千年帝都的寻常巷陌里。而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号称“天下第一宴”的“洛阳水席”,已不仅仅是为了满足人们的口腹之欲,它从历史的深处走出来、走出来,成为享誉海内外的一朵奇葩。

而我,其实更喜爱在某一个闲暇的日子里,无论雨后春晴,抑或秋阳温婉,和三五好友坐在小巷深处的那个简朴的院落里,在古槐的树荫下,安静地品尝千年不散的水席,让纷纷繁繁的事情如流水般远去,不烦扰,亦不幽怨,静听岁月滑过的声音。

郑州市有没有公立的癫痫病医院北京做癫痫病手术需要多少钱西安癫痫病医院怎么找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