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流年】梦是身体的飞行器(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57:09

昨晚我又做梦了。

在一个大院子,四处都是陌生人,小偷,诈骗犯,强奸犯,人贩子,形形色色的人影出出进进。我在一间黑屋子里,门虚掩着,门外飘着恍惚的灯光和隐隐约约的说话声。我想逃出去,报警或者告诉人们这里的实情。我胆战心惊出了门,门外没人,我进了后院。月亮挂在墙头,月色朦胧。我攀上了土墙,轻轻一跳就跳下墙,然后一路向前狂奔。

我跑在一片麦地中央的土路上,麦子快熟了,麦浪在土路两边水波样起起伏伏,我能嗅到即将成熟的麦子所散发出的那种新鲜、湿润的清香气味。就这时,土路前方出现一个男人,五十多岁,一张椭圆形的脸显得特别敦实(我在梦里清楚地知道他是谁,醒来后却弄不清了)。他站在我面前问:“你要去哪里?”

我没头没脑像是跟人吵架一样,大声嚷嚷着说:“我一点都不喜欢成天呆在家里!”

就这时,我醒了。我听见妻子在身旁以一种诡计多端的语气问:“说一说,你为啥不喜欢呆在家里?”妻子一定以为我梦见了什么花花事。后来,我给妻子讲了刚才的梦,我们都笑了。我有点遗憾,如果妻子没有打断我刚才梦境的话,那我一定会知道这个梦的结局。比起小说来,这个梦不知道要曲折离奇多少!

我是个特别喜欢做梦的人,有些梦,刚刚醒来睁开眼睛就忘得干干净净了,有些梦,许多年过后却牢牢记着。儿时常梦见晚上睡觉从土炕上跌到炕下干硬的土地上,失足落入池塘或者村子外面的水渠中,与一群伙伴在村庄里跑着跑着,一脚踏空跌下十几丈深的窑院。有时候梦见,被大人领着去镇上赶集或者去十几里外的一座村庄跟庙会,与大人走散了,立在熙熙攘攘的陌生人群中,眼泪汪汪哭着喊着,直到将自个从梦中哭醒。

少年时代的梦好像都与上学有关:奔跑在村子通往镇学校的土路上,眼看天要亮了,和我一起上学的同学快到镇上了,我跑啊跑,却怎么也赶不上他们;考试开始了,却怎么也找不见教室,或者试卷发下来,打开忽然发现,试卷上一片空白,一个字也没有;有时会梦见班上的某个女孩,她的长辫子水草样摇曳飘散开来,纠缠住我的身体,勒住了我的脖子,越勒越紧,我几乎快要窒息。

十多年前,我在县城一家化工厂上班。我从十九岁就开始在这家工厂上班,在工厂机器高分贝的喧响声里,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不知不觉成了个胡子拉碴的老青年。后来,工厂越来越衰败,效益每况愈下工资低不说,每到冬天年终还面临着停产放假停发工资。我有几位好友通过他们这样那样的社会关系,将自己顺利弄进了县城的事业或者机关单位,我在这座县城里没有任何一位有权势的亲戚熟人,我只能继续呼吸工厂里我早已习以为常了的氨水味和硫化氢味。

就是在这家工厂里,我夜晚做得最多最频繁的梦都是离开这家工厂!是的,离开这家工厂,去世界上不论是任何地方!我梦见自己随着人流穿过火车站检票口,我紧攥着车票,走到车站站台上,火车却迟迟不肯到来,站台下的铁轨亮晃晃的,闪烁着亮光伸向远方。我等啊等,时间像难熬、漫长。忽然,“呜——”一声轰响过后,一列火车停在我面前。

我上了车,车厢里空空荡荡,一个人影都没有,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更不知道火车要开往何方?后来,火车开动了,车窗外闪过化工厂锅炉房后朝天高耸着的烟囱,塔罐,纵横交错的管道,我内心里一阵欣喜,哦,我终于离开这里了!有时候,我梦见自己推开一扇又一扇门,走进一间办公室。

办公桌后坐着一个人,他向我挥动着手里的文件说:“过来拿走,这下你可以离开厂子了!”说罢一举手,“啪”一声将公章盖在文件上。公章落在纸上的声音响若雷霆,将我心里震荡出一圈圈幸福的涟漪。有时候,却梦见自己在收拾着行李,旧衣破鞋,书籍杂志,遍地都是,几个纸箱早已装满了,我正发愁,将这些劳什子装在哪啊?就这时,我在厂里倒班的跟班调度推门进屋,他以我们工厂里那类小领导所具有的居高临下的腔调问:“你这是干啥!”我理直气壮大声回答说:“我他妈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我清晰地记得,就这时,我哗啦一下醒来了,我睡在工厂宿舍的硬床板上,房间里黑洞洞的,飘着一股浓重的烟垢味。窗外天快亮了,和我同宿舍住的两个老师傅正窸窸窣窣穿衣起床。我闭着眼睛,我多想让自己重新回到梦里去,即使我知道,梦仅仅只是梦,再美好再幸福的梦它们也仅仅只是梦,根本就不是真实的现实!

许多年来,我一直在想,梦可能是发生在人身上最捉摸不透最有趣的一桩事。总统皇帝会做梦,强奸犯诈骗犯同样会做梦,一个贵妇的梦不见得就比一个妓女的梦圣洁,一个乞丐的梦不见得就不比一个将军的梦伟大。

梦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虚空,虚无缥缈,荒诞不经,即使生活中那些最擅长于捕风捉影的人,也休想将谁的梦捉住。梦是现实的出口,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完成的事件无法抵达的地方,梦会替我们来完成。因此上,文学与艺术,与梦就像是一对孪生姐妹,那些天才而伟大的作家与艺术家,其实就是整个人类的织梦人。

阿根廷伟大的小说家博尔赫斯就以为梦与小说的虚构性质,在外形上几乎是趋于一致。他曾说:“只要人类不失去梦,就永远不会失去伟大的艺术。”他甚至认为,生活就是做梦,文学也是形形色色生活之梦的一种。在博尔赫斯一篇题为《双梦记》的小说中,讲述开罗有一个人梦见有人告诉他伊斯法罕有一笔财宝,让他去找。这个人到了伊斯法罕,却被抓进了监狱,吃了一顿鞭子。抓他的巡夜队长审问这个人后,说他也梦见开罗某个地方埋着宝藏。这个人回到了开罗,按着巡夜队长所说的,真的找到了宝藏。

卡夫卡的小说所讲述的或许就是他夜晚所做的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梦。那些卡夫卡式的荒诞梦境,是其个人的梦魇,也是一个时代的梦魇,甚至是整个人类的黑色梦魇。

我在四五岁时,在村庄夏夜的麦场上,听人讲过村里一个叫梦娃的人,他极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嗜于做梦的人。据说,这个人不仅在夜晚睡觉做梦,就连走路或者劳动时,也常常会做梦。和村庄里的人一道在田地里干活,大伙去地头小憩,梦娃靠着地头的白杨树,屁股刚挨地,头一歪,呼噜声一响,他一准又做梦啦!人们喜欢和梦娃一道在田里劳动,因为他时常将自己梦里的所经所见,一桩桩细细说给人听,什么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啦,村庄里故去的老人啦,荒诞不经,离奇古怪,简直比村里的老先生讲封神说水浒还要热闹。

据说,有天梦娃睡在炕上一两天都没有醒来,妻子儿女街坊邻居以为他死了,围着他呜哇哇哭成一片。忽然,梦娃睁开了眼,坐起身有些恼怒地问:你们哭啥啊,我正做梦呢。说罢,他朝人伙中一个满脸惊恐的人说:麦娃,我碰上你爹了,你爹浑身湿透了,大冬天的,冻得牙咯吱吱打颤呢。这个叫麦娃的人后来去了村庄的坟茔里,有人浇地,水正沿着他父亲坟堆旁的鼠洞,哗哗啦啦往下淌呢。

后来这个叫梦娃的人在炕上睡了五六天,却一直没有醒来,人们便将他埋葬了。他的妻子儿女街坊邻居并不伤心难过,因为人们相信,他依旧活在他的梦里。梦是肉身的飞行器,它带着他离开了村庄里常年累月牛马式的劳作,缺衣少吃的艰馑日子,抵达到他向往着的某个好地方。

那些沉湎在梦中而死去的人,其实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

淮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地址在哪沈阳市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