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丹枫】我的同学是情报处长(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14:11

题记:谨以献给我的高建刚同学。他也退休了。他却在为一座城市做一件留下真实历史的事情……

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小时候都看过电影《渡江侦察记》。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记忆中电影的故事情节早已模糊了,可电影里陈述扮演的那个敌人情报处长的形象,却还深深地刻在当年每个观众的脑海中。以至于,人们只要见到脸庞瘦削、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长相如陈述般模样的人,都会戏谑地叫他“情报处长”。我上电大时的一个同学就是这个模样。那年开学报到时,第一眼看到他,大家几乎不约而同地送了他一个外号“情报处长”。

这个同学叫高建刚,那年不到三十岁,在市粮食局当秘书,后来提拔为办公室主任。他是个随和、诙谐也能开得起玩笑的人。知道大家送他外号并无恶意,不但欣然接受,还时不时地操一口典型的玉门普通话自我调侃着鬻炫几句。

“情报处长”不是好当的,要有灵光的脑瓜。建刚的脑瓜就十分灵光。他聪明好学,才华横溢,尤擅书法,是省书法协会会员,市书法协会名誉主席。几十年来,他从古人浩瀚的书法世界里搜集了大量“情报”,成就了自己以瘦金体隶书见长,雄健、清朗又颇显古意的“高氏”风格。他的作品把传统隶书和大篆的笔法结构、章法布局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意趣朴拙,墨韵飘逸,苍劲洒脱。有行家说,“寒荒在书法上的探求之路已经走的很远,有了相当的造诣,只是,戈壁小城将其困囿了。他的书法按其水平,早已超越嘉峪关,应得到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承认……”

寒荒是建刚的笔名,在嘉峪关书法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甘肃书法界也很有名气。“一介寒儒出荒乡,满腹经纶名沪滨”。这两句诗是后人赞誉清末安徽文献学家、藏书家、桐城派后期作家萧穆的。萧穆饱读经史,一生致力于古文研究,留心朝章国故,收书、抄书,网罗文献。以穷乡之寒士,淹雅博洽,成为清末文献收藏之名家。也许笔名也是宿命吧,建刚取寒荒的笔名时,是否有意仿效萧穆的作为不得而知,可是他到政协后编辑《嘉峪关文史资料》的建树,倒是比萧穆还要胜过一筹。这是拙文后面要写到的,暂且打住。

“情报处长”不是好当的,要“独具慧眼”,就是要用敏锐而独特的眼光,发现“情报”,并识别“情报”的优劣好孬。建刚就是独具慧眼的“情报处长”。电大毕业后的三十多年,建刚先后担任过嘉峪关市委、市政府信访室副主任,市文联驻会副主席,市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副主任、主任,第七届、第八届市政协常委、《嘉峪关政协》杂志主编。要做好这些工作,当领导的必然要有敏锐独特的眼光,而敏锐独特的眼光就是及时发现“情报”,尤其要善于发现人才的情报,做到人尽其才,材以尽用。这才是工作做得风生水起的关键,而不是像那些自己没有本事又妒贤忌能的领导,只会靠拍着上级的马屁升官。当然,拍马屁也是本事,而且历朝历代都是最大的本事。

不说信访办,就说建刚做了嘉峪关文联的副主席后,全市的文艺工作不能不说有了飞跃式的发展,这都归功于他“情报处长”独具慧眼的功劳。这些年,他发现了很多文艺人才的“情报”,并提供给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我看到很多篇写成长过程中受到建刚帮助、提携的文章,作者都是被他独具慧眼发现的人才。有收藏石头的玩家、有长篇小说的作者、有雕刻塑像的艺人、有舞文弄墨的书者、有摄影爱好者等等。

其中有一篇署名文章,让我尤其欣慰。我不认识作者,也不知道作者是男是女,但从文章对建刚工作的认可、褒扬的字里行间,我觉得作者极有可能是建刚的领导。后来有人告诉我,她是嘉峪关的一个文学才女。她在《飞天》等刊物上发表的小说和散文,有幸被建刚这位“情报处长”看到。建刚对她很是赏识,市作协换届时,建刚作为文联常务副主席,大力推荐她成为作协主席的候选人,后来顺利当选。她任作协主席后,成绩突出,工作有声有色,没几年就被提拔为文联主席,成为全市最年轻的正县级干部。

这是一位好领导、好同事。她当文联主席不久,建刚到了退休年龄。她不但把建刚返聘到文联,让“情报处长”“顾问”更多的工作,还公开发表文章赞誉,这在盛行抢夺他人之功为自己捞取往上爬的资本的当今社会,是十分罕见和难得的。

我打心眼里为我的同学能遇到这样的人庆幸。说几句题外话,老“情报处长”陈述却没有这样的幸运。虽然是蜚声海内外的电影明星,但那个时代的明星们却不像现在的明星们富有,什么人五人六的都是亿万富豪,演一场戏就有百万、千万,甚至几千万的进账。一个不入流的“歌星”,哼几句不着调的“歌”;一个下三滥的“二人转演员”,吐几句带色的“戏词”,都顶得上一个普通的劳动人民八辈子的收入。而陈述那个时代,“干的都是革命工作,人与人没有贵贱之分,只有分工不同”,再大腕的明星也和普通劳动者一样,干不同的工作,拿相同的工资。没想到时代变了。到了评职称的时代,领导只给了陈述一个中级,退休了拿一千多元钱退休金,还得靠妻子开间饺子馆补贴家用。晚年患了病,他虽然被称为表演艺术家,但艺术家不是高干,不能住高级病房,不能享受免费医疗待遇,很多用药都得自己掏腰包,最后贫病交加而去……

让我摘录一段这位领导文章中对建刚的肯定吧:“他多年致力于嘉峪关文艺、文史事业的发展,孜孜不倦。除了自身在文艺特长上的执着追求外,他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对文艺人才的发现、培养和推介上。都说文人相轻,可只要被他发现的文人却是最幸福的,因为他会想方设法为‘新人’铺路搭桥,展现其才华。这几年,文联所属协会的发展壮大离不开他的倾情投入。就在前几日,他兴冲冲地跑进我的办公室,兴奋地说:主席,我又发现了一个新人才。你猜是做什么的,是做泥塑的啊,作品我看了,很是震撼,我想立刻把他介绍到民间文艺家协会,丰富我们的泥塑作品,说着便打开手机,让我看作品照片,而且第二天就把作者本人领进了我的办公室。”

读着这些文字,我仿佛又看到我这位“情报处长”的同学得到有用“情报”时,食指推一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随即咧开嘴巴,眉飞色舞起来……这几年,因为看望女儿,我每年都会去嘉峪关小住一两个月,每次去了都去探望建刚,所以见惯了他兴奋时手舞足蹈的样子。

“情报处长”不是好当的,发现“情报”很难,充分利用好“情报”更难。但建刚却好像深谙其道。

去年夏天,我去找他。虽然退休几年了,返聘他的领导还在《嘉峪关日报》办公楼的一楼,给了他一间专用的“情报室”。我每次去,都看见他不是伏在电脑前编辑文章,就是挥毫给人写字,抑或吩咐印刷厂送小样的女工改样,同各协会的友人谈文论墨、说书道法……那个忙碌劲,一点都看不出他是退休返聘的人。

那天,他一边忙着在他的电脑图库里寻找一帧新一期《嘉峪关政协》封面用的照片,一边和我聊天。我随手翻看着桌子上的《嘉峪关文艺》和厚厚的几辑《嘉峪关文史资料》,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了三十多年前的《嘉峪关文艺》,说起了为酒钢建设付出过汗马功劳的02部队、八冶、四冶……

说者无意,“情报处长”听着却有心。因为建刚到政协工作后负责文史工作,所以他非常重视搜集嘉峪关这座戈壁小城的史迹。对于和小城有关的任何一个人物、一段故事、一桩事迹他都特别敏感,并能立刻发掘出它潜在的意义,约人写成文章。

他听我说到当年《嘉峪关文艺》的编辑易希高时,手指突然离开电脑键盘指着我手里的书问:“这是《嘉峪关文艺》的今世,你说的是它的前生,愿不愿意把它写出来,让后人知道当年那个火热的年代,《嘉峪关文艺》团结、培养了多少文学青年?”

不愧是“情报处长”,一件小事就让他想起要留下那个时代的印记!我当然没有理由不接受他的约稿,于是应了下来。不过,因为懒惰成性,直到他催了几次,前不久才写出来,用微信发给他,而他收到没几天就在政协刊物上发表了。

闲聊着,我翻到《嘉峪关文史资料》中,有一篇写酒钢第一座十万立方煤气罐建设的文章。我马上告诉建刚,这个第一的说法不对!酒钢第一座十万立方煤气罐在酒钢三号门内,是1974年由中国八冶安装公司建设的,比这篇文章说的这座不知早了多少年。

当年,我亲历了建设的全过程,建设中很多感人的故事至今依然历历在目。所以,我绘声绘色地给建刚讲了起来。建刚认认真真地听完,又一次向我约稿,说嘉峪关不能埋没任何一个为这座城市做出贡献的单位和人们!我说,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具体资料都忘记了,很难写。他马上给我出主意,让我去酒钢档案馆查找。于是,我第二天就找到还在酒钢领导岗位的苏幼平同学,帮我联系档案馆。谁知,翻遍档案馆资料库,竟连一张图纸、一个字的资料都没有留存。一拖一年快过去了,几天前在书柜中偶然翻找出几本几十年前的旧日记,里面夹着一份残缺不全的煤气罐采访记录,我大喜过望,连夜写出来给建刚交了差。

当我把给建刚的《酒钢第一座十万立方煤气诞生记》这篇纪实文章挂到网上的时候,我更加钦佩建刚目光的敏锐和对“情报”的利用。我没有想到,一篇拙文激起了那么大波澜。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一篇一万二千多字的长文,仅在《新浪微博》点击量就超过三千人次。《嘉峪关在线》分五部分连载,各个部分的点击量少的超过八千、多的将近两万人次。很多很多的嘉峪关人和曾经的嘉峪关人,很多很多参加过和没有参加过酒钢建设的八冶人,看了这篇文章后纷纷用各种方式寻找我。微信、电话应接不暇。嘉峪关的、兰州的、金昌的、上海的、北京的、深圳的、广州的等等;相识的、不相识的,老一辈的、同辈的、年轻一辈的等等,争抢着给我讲他们的感受;讲我忘记了的和后来我不知道的嘉峪关的人和事;讲他们的父辈流着眼泪听他们读当年的故事……

这件事印证了建刚说得没错:城市是人创造出来的,活生生的人创造了活生生的城市,活生生的城市激励活生生的人。每一个活生生的人,都有一段活生生的故事,把每一段故事挖掘出来,就是这座城市的历史。我这个“情报处长”现在天天做的事,就是挖掘“情报”。今天从你这挖到一点儿,明天从他那挖到一点儿,挖到了这些“情报”,就挖掘出了这座城市过去的点点滴滴。当人们津津有味地咀嚼那些曾经的故事的时候,人们才会更加懂这座城市、更加爱这座城市!

建刚送我几辑《嘉峪关文史资料》,我断断续续用了几个多月的时间,细细品读了一遍。捧着这百多万字、承载着四五百篇故事的沉甸甸的书本,我的心也沉甸甸的。

这是建刚十年的心血啊!每一篇文章、每一故事都是“情报处长”用心挖掘出来的“情报”。

书里有开国领袖毛主席对酒钢建设的关心;有周总理等老一代国家领导人对戈壁钢城的期望;有远古守关将士的铮铮铁骨;有现代拓荒军民的热血忠魂;有从嘉峪关立关到建市到今天,各个历史时期的伟大人物趟过的一步一步的足迹;有嘉峪关每一个项目建设中,普通劳动者用血汗铺砌的一块一块的砖瓦泥石;有古老的关城税卡墓碑匾额;有崛起的新城耸立的楼厦通红的炉火;有镜铁山上矿车飞奔,有“七一冰川”白雪盖头;有长城脚下火车嘶鸣,有讨赖河边钻机隆隆;有为嘉峪关呕心沥血的历任市委书记和市长,有为酒钢建设默默奉献的全国闻名的英雄模范马万水班组;有东湖南湖蓝盈盈的水,有黄草营野马湾绿茵茵的草;有飞机飞翔在祁连山顶,有高铁奔驰在千里走廊;有国际铁人三项赛的奋力拼搏,有雄关广场上大妈的舞步歌声……

我不知道建刚这个“情报处长”怎么能挖掘出这么多“情报”,又怎么能让这么多“情报”升华成文章!

顾名思义,《嘉峪关文史资料》搜集的就是这个城市的文史资料,在建刚到政协任职前编辑过几辑,但是没有系统化、没有常态化。建刚不愧是“情报处长”,他到政协主管文史工作后,很快认识到这项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中国人都知道政协的工作性质,都知道要在政协做出什么丰功伟绩是比登天都难的事。哪个干部到了政协,都知道意味着自己到站、靠站了。建刚却不这样想,他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不论管哪一摊,他都要创造性地管好、干好。

“史”,以前的,发生过的、能够传世的才称得上“史”。

“情报处长”把“情报”的焦点对准了史料的线索。他说,搜集、整理能够传世的史料,是件功在千秋的大事。为了这件大事,他向领导提出创办了《嘉峪关政协》双月刊,这是他搜集“情报”的窗口,他亲自担任主编。只要捕捉到一个可记述传世的文史线索,他就主动上门约稿。一些老同志退休多年,年龄大,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没有精力动笔写作。他就一次一次采访、记录,为他们执笔。都说“老小孩老小孩”,遇到性格固执倔犟的老干部,他还像哄孩子似的,拿着自己的书法作品换取他们配合——你给我写稿,我给你写字。

真情换真情,投入了就会有收获。八年的汗水把这本刊物的重要栏目《往事回忆》、《文史天地》、《文化研究》、《文苑撷箤》浇灌的图文并茂,硕果累累,不但具有浓厚的本土气息和实实在在的可读性,还极具收藏价值。往往刊物还没出来,市级机关和各个单位就开始催问了。特别是当初那些老倔头们,捧着杂志上自己曾经的辉煌,看完一期盼望下一期。时不时地想起了什么,不是给建刚打一通电话提供“情报”,就是亲自送来一篇珍贵的故事……

即将结束这篇拙文的时候,我又想到了“寒荒”这个笔名,又想到了“一介寒儒出荒乡,满腹经纶名沪滨”的萧穆。建刚不就是现代版的萧穆吗?

我还想到了陈述,想到他扮演的“情报处长”,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还让人们记在心上。

建刚这个“情报处长”也会被人们记在心上。半个世纪、一个世纪、十个百个世纪……永远不忘!不是因为他长得太像“情报处长”,是他辑录的这些“情报”像一块块长城砖,已经镌刻在嘉峪关历史的城墙!

2018.6.30初稿

7.1夜再改

云南癫痫病重点医院陕西癫痫治疗最好医院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的时候有副作用吗甘肃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怎么样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