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流云】善人老憨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51:54
摘要:因为心地善良,心太软,老憨接二连三被骗。终于有了些长进时,老伴给他平反了,从此不再是老憨了。 “老憨”这雅号是老伴送给他的,纵然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在家里老伴一叫老憨,他还不得不应着,时间一久,习惯了也就不置可否。最多有时会嘀咕两句“什么憨不憨的,不就是人善遭人欺,马善被人骑么。”   南方老百姓说的憨,不外乎两种概念。其一说这人憨,指的是手脚不利索,做事慢吞吞,磨蹭蹭,不紧不慢的,让人看着着急上火。另一种概念呢,是说这人愚钝,反应慢,脑子不开窍,用现时节流行那词来说,叫智商低了点。   其实这两层意思,都与老憨不搭界。   老憨是钳工出身,在工厂干活时从来是手脚麻利,风风火火。生产中有要紧要急的活儿,领导从没少安排他,每次他都能按时交货。后来坐办公室了,他所在那部门被叫做“不管部”,别的科室不管的事他都得管。每次遇到那些七娘八老子的扯皮纠纷,一到他手里便快刀斩乱麻,弄得个两面光。要说他智商不够使那真是扯乱谈,你只看他屁股后腰带上挂的那钥匙就行了。别人家钥匙一大串,跑几步叮铃咣啷的。他腰带上别的是一只“小鸟”,用不锈钢做成个鸟儿形状,里面夹几片鸟形钥匙,像人家小刀似的。钥匙只四片,家门,厂里宿舍门,单车钥匙,工具柜钥匙。这憨人在家里煮个饭炒个菜他都尽是讲究,就说切个辣椒吧,什么菜配青辣椒,什么菜用红辣椒,放什么菜里要切成丝,配什么菜切成块,或切成丁,都有他的说道。你说憨人能憋的出这么些理么?   原来老伴说他憨,指的还是他心太软,人太善,老是上当受骗还痴心不改。他容易相信别人,总以为满世界都是好人,总相信别人说的全是真话。马路边有小青年低头坐旅行袋上,前边地面上用粉笔写着“南下打工经贵地钱包被盗,求好心人给点路费,谢谢!”老憨一见就想掏钱。两小伙子打扮时髦,冲锋衣套着,旁边摆两山地车,说是骑车旅行掉了钱包,老憨又要掏钱。老伴说肯定是假的,老憨却争着认为是真的,还说什么人都会有犯难的时候。   90年代初,老憨毎月工资才五十八元。那天,有位七十年代初同在那间三线厂的朋友来市里说是看他,说他已经在总后下属某公司工作,总部在广州,此次来怀化出差的目的是设立办亊处。军队那时经商的事也有,老憨相信。对这位不速之客他也并不陌生,这位曾是省城卫生防疫站的干部,六十年代初夫妻俩支援少数民族地区到了山区小县城,后来又一起调入这间三线工厂的职工医院工作。因为和老憨是老乡的缘故,那三年中倒也常有往来。过了几天吧,那朋友打了电话约老憨去宾馆,说是有事。去了才说他总部的钱打过来尚未到帐,向老憨暂借五百元应急,碍于情面他答应了。也不敢跟老伴通个气,就直接从单位的互助基金会借了五百送去。心想都40多岁一囯家干部,更何况曾经同事三年?没得错。那人还很认真,一定要岀了张借条,写明三天后还款。过了几天老憨再打电话过去时,宾馆服务台却告诉他人家早退房走了。借了互助会的钱归还是有期限的,无奈之下老憨向老伴坦白交待了原委,动用家里的库存还清了债务,伴也只是让他吸取教训罢了。   两年后老憨岀差广州,顺便就找到了朋友说的那个公司。老总很热情地接待了他,并对他说:“祝XX是个骗子,他拿了公司几千块钱失踪了。你如果知道他在哪请一定通知我们。”后来老憨也打听到了朋友妻已调省城某厂,于是打听其下落,并无回音。两年后那人从监狱寄了封信给老憨,只说是因为经济犯罪正在服刑。其妻患癌症已是晚期,恳求老憨别去刺激她,此事便不了了之。   至今过去二十多年了,当年老憨约十个月工资换来的一纸借条还压在抽屉底层。   如果说这回上当是碍于朋友情面的话,接下来又被骗还真让老憨长了见识了。那天上午上班时,公司经理办主任带了一位50岁左右的男人来找老憨,说他是相邻地区某电力公司的龚主席,想互相学习取什么经来了。讲个对口吧,请老憨接待接待,老憨礼貌地端茶,让坐。只见这位客人快一米八的个头,膘肥体壮满面红光,穿的那身上上下下都十分考究,满口京腔还嘎嘎的。他自我介绍说自己从军分区转业后,安排到企业当了主席。此番是女儿考上大学要从老憨这边赶火车,送女儿上车外带找老憨这边学点经验就公私兼顾了。这人很善谈,打进老憨办公室嘴就几乎没停过,交流中对他当主席这工作也很在行,老憨问起几位原军分区的朋友他也说的都对。谈兴未尽时中午下班时间到了,老憨叫了一位能喝酒的同事陪着到酒店请龚主席吃饭。看看离他说的赶下午四点的火车时间还早,又请他到茶厅喝茶聊天。送他打车去车站时,这位主席说了一句令老憨惊讶的话,说是送女儿上火车时把身上的钱全给了女儿,请老憨借给他二十元买车票。老憨虽然愣了愣,还是赶快从口袋里掏钱。偏偏口袋里只有五十、一百的几张大钞,不得已给了他五十元。   回到单位,老憨拨通了龚说的那地区电业局主席的电话。原本彼此就是朋友的,龚说的那电力公司正是他下属单位。电话接通老憨一阵好笑“我说你下面的干部怎么就这付德性,你不觉得丢人现眼么?”几分钟后,那边主席又回电话了“老憨你还敢讥笑我呀,告诉你我査了电脑,我们系统所有干部中没有一个姓龚的,他给你那个手机号也是空号。哈哈!你请吃请喝还送车票钱,老憨呀老憨,您真是活雷锋呀!”   老憨还真纳了闷了,衣着光鲜一表人才,骗一顿饭骗几十块钱到底图个啥呢?回家和老伴说起这回事时,被指着额头数落了一番“你呀你,说你憨还不服气?你以为骗子一个个都贼眉鼠眼形象猥琐么?五十块钱买个教训还算是便宜了你了。”   都说事不过三的,老憨上当受骗的事却接二连三。   那天下班回家,老憨不紧不慢地走着,心想到家正好老伴把饭菜都会端上桌了,得意着呢。忽然一位四十來岁的时髦女人拦住了他的去路“老师傅您好,我是上海××艺术团的,我们团现在正在相邻地区演岀,下一站正是您这地区。我今來打前站联系场地的事,不想办事躭误了回去的火车,今晩住旅社都没钱了。”老憨一听,还果真是“阿拉让海银”的腔调。那女人一头披肩波浪发透点儿金黄,一对黑眼珠子园溜溜的,身段看上去也像个文艺范儿。就见她一边说-边又掏岀了什么身份证,介绍信的,想找老憨借点钱并请他留下联系方式,待艺术团来演出时再登门还债道谢。尽管这女人满嘴夸老憨什么一看就是个善良人,他并不为这几句好话动心。正捉摸着怎么脱身呢,上海女人一句“其实我也就只差四十六块钱”让他吃惊不小,因为那天下午刚发了当月奖金,老憨屁股后头那兜里不多不少正巧有46元銭。这娘们是人是鬼啊?有这么巧的事么?老憨都有些害怕了,也没留什么联系方式,把钱都给了这个能看穿衣袋的女人后,赶紧开溜。走远了又回头看了几次,心里好生奇怪。回家如此这般一描述,又被老伴奚落了一番“还真看不出你呢,还敢好色,也不算贵吧,四十六块钱看了看上海滩美女。过两天那什么艺术团来演出我倒也想去看看,看你花得值不值。”   鬼!压根就没有什么上海艺术团来演出。过后老憨回忆上海美女的样子,竟想到了《西游记》里那妖怪。   这三回上当,老憨自我总结了几条,亏就亏在以貌取人,总以为衣冠楚楚的皆是君子;亏就亏在人善心软,毫无半点防范意识,满眼全是好人。直到退休了,老憨这才长了些记性。   那一次,老憨应邀赴省城参加省集邮联第六次代表大会,归来时坐的市邮政局长的车。在车上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手机显示来自广东茂名。茂名没亲没故,他不想接,那玩意却不停地响“请问你是哪位?”这打电话的人竟哈哈大笑了“哎呀!我是你老朋友呀,换了个手机号码连我声音都听不岀了?”老憨心里很明白,自已这辈子压根就没有操广东普通话的朋友。听说过有这种电话诈骗的,想关机时,却想着反正自己是被叫免话费呢,倒想看看你想干什么。于是用手势一打,示意同车人不岀声“哦!你是段天松呀”他报的是正坐在他旁边的朋友的名字。“终于想起来了,我就是段天松呀。老朋友,我现在在邵阳,明天就到你那里了。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如何?”这家伙,连邵阳离老憨近都掌握了。“没事的,难得一见呀,欢迎!到时候打我电话好了。”一车人闷着头笑,局长说:“憨老,好好调戏调戏他吧。”   第二天上午,老憨参加庆祝中国共产党诞生九十一周年门球邀请赛时,这个电话又打了过来“老朋友你好呀!到怀化了吗?哎哟!不好意思哟,遇到一点小麻烦,你在邵阳有朋友吗?”曾经有位当调硏员的善良朋友,接到过类似电话后,说是同行几个人在邵阳某洗浴中心被抓了要交罚款,不便找家人要而请老朋友救急。也听说过还有以交通肇事需救冶伤员而骗钱的。于是老憨立即回应“没事!你在邵阳哪个具体位置快告诉我,我叫我弟马上过来。我就不信还有市公安局长摆不平的事。”“哦!你弟是邵阳市公安局长?那就不麻烦他了。我在乡下,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急需要点钱。”“早说呀!要多少你说吧,我让我弟给乡下派岀所打电话让所长送来。”“别别别,不好惊动那么多人的。方便的话还是你从银行转帐吧,三万就行了,我明天到你那就立马还你。”王八羔子,终于奔主题了。老憨不甘心到此为止,便回答他:“你待会再打吧,我得看家里能拿出这么多不.”那人以为鱼要上钩了,急忙说:“有多少先打过来吧,我等着急用,你挂机吧,我用短信把帐号发给你。”   一个小时后,电话又来了“老朋友打钱了没有啊?”此时球赛早结束了,老憨在厨房手忙脚乱地正炒菜呢。他不想再纠缠下去了,恶狠狠地就回了句“你个王八蛋你知道我是谁吗?告诉你我是你师傅。你那小样也想骗我?你的帐号和手机号早到了公安局了,去死吧你。”还在骂呢,手机里早就只剩下嘀嘀滴了,对方关机了。   老伴在客厅听到厨房里有动静“你发什么神经啊骂骂咧咧的。”老憨这么一说,老伴开心了“不错不错!长进了,给你平反,从此不再叫你“老憨。”   “老憨还是那句话,什么憨不憨的,人善被人欺,马善遭人骑罢了。”      武汉的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合肥哪个癫痫医院好青海治疗癫痫的药物得了癫痫应该如何选择治疗的医院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