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清晨】小叔子的姻缘离散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49:20
无破坏:无 阅读:2208发表时间:2015-05-31 21:03:45 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癫痫    这位是我的小叔子,韩国八零后,身高一米八二,韩国十大名校之一的——庆熙大学体育专业毕业,服完兵役以后就留在了部队。他人高马大,又酷爱运动,以军人为终生职业倒也是专业对口、兴趣所向。名字也起得大器:权容基。当我和中国朋友聊天时说小叔子叫rongji,他们还以为我在和总理高攀关系,因此事他被老公戏称为“狗总理”。可是此总理非彼总理也,莫说日理万机大刀阔斧整治大中国的经济问题,就连自己的三口之家都治理得不欢而散。   话说小叔子的首次姻缘开始于一场婚礼。在那场婚宴上,他和弟媳相识。我这位弟媳也不简单,和韩国第17届总统李明博同姓又同乡(庆尚北道浦项市),而且,和199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京畿道水原市的一座城堡——华城同名。08年10月我和老公新婚后第一次来韩认祖归宗时,他们刚刚认识;而09年1月底我来韩定居时,华城已有了三个月的身孕。按照韩国人的说法,他们“速度违反”,不得已而奉子成婚。就是这先孕而闪婚,为以后的悲剧埋下了隐患。   那一年,老公还在青岛工作,而我先行来到韩国。陌生的国家,语言的不通,同时在孔院和高中的繁重工作,让孤身一人的我深感异国生活之不易。所以每当他们谈起他们隆重的婚礼,马来西亚的蜜月生活及腹中的胎儿,都让我倍感心酸与孤独。可是好景不长,婚前不曾了解的矛盾,渐渐滋生。   最大的矛盾产生于弟媳生下侄子后的第四天。公婆比较封建,请了首尔麻浦的一位自称为“灵岩居士”的先生给孩子算命起名。你可别小看这位麻浦先生,因为他的每一句预测,都决定着我们家的命运。公婆几十年如一日地供奉着他,将他的话信奉为“神的指示”而严格执行。就在前几天,公公老家的一位亲戚去世,适逢2014年的新年第一天,公婆本来打算去山上拜佛许愿,不曾想遇上这等不吉利之事。到底要不要去参加葬礼?犹豫之时,婆婆西安癫痫病医院怎么走打电话给那位麻浦先生,先生说新年伊始,大不吉利,只需将吊唁礼金转去即可。公婆如得了圣旨一般,以流感为由,借故不去,要了帐号汇了礼金,才去给佛祖烧香去了。   闲话少叙。公婆请麻浦先生算好命,将起好的名字电告他们时(那时小叔子的部队还在弟媳老家的那座城市),弟媳不满,嫌那名字不好听,让重起。又起了一次时,还是不满,让再起。第三次时公公大发雷霆,和弟媳在电话里吵了起来。公公的意思,花钱请人起了三次,每次都一二十万,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哪有这样的道理?而弟媳的意思是,她想自己给孩子起名,再说刚剖腹给他们产下一白白胖胖的孙子,竟受此等委屈,顿时大哭起来。弟媳越哭,公公越气,本就性急而脾气火爆的公公一怒之下砸断了电话。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后来采取了折中的意见——弟媳服从他们权家族谱的规定,同意在名字里加个“九”字(侄子为他们权家第九代孙),后面加个弟媳所谓小叔子起的实际是她起的“珉”字,是为“权九珉”。虽然后来他们和解了,弟媳请公婆吃了一顿烤鳗鱼,公公几次欲重提往事,都被弟媳用生菜包好的鳗鱼堵住了嘴巴。一顿饭,几句“爸爸”的撒娇呼唤,就这么简单地将权家的一家之长给降服住了,我不得不佩服弟媳的撒娇功夫,换作我,是万万学不来的。可是他们表面上算是化解了,但心底的创伤恐怕谁都没有愈合。   再后来,九珉渐渐长大。两人的矛盾渐渐由夫妇间的争吵而上升为两个家庭,更加复杂化。   先是弟媳的问题。在和大部分老一辈韩国人一样一向精打细算勤俭节约的公婆看来,弟媳属于那种花钱如流水不会过日子的人。先不说他们家的用品高档,就是花在九珉身上的钱就够公婆唠叨的了。那时小叔子调到了九里市,离我们和公婆所在的杨州市约有一个小时车程。部队分的60多平的房子里,堆满了九珉的玩具,大到滑梯,小到机器人,各种各样,应有尽有,而且都是正品,光一套木制火车积木就二十几万(合人民币一千多),尿不湿、奶粉什么的,都是国外的牌子。而且据说弟媳搬来以后就常常回娘家,来回光路费也一二十万。回的次数多了,婆婆就劝阻弟媳不要常回去,并以我为例比较说:“你看看你大嫂,自从嫁过来后就没回过中国!”这事我也觉得是公婆的不对,女人怎么就不能常回娘家啊?干嘛跟我比,难道我不想回啊?毕竟是两个国家,哪有那么容易的?可是他们以为,华城已经嫁入权家,就应该远离娘家,这样频繁往来,事无巨细地告诉娘家人,只会对他们婚后的生活有坏处。   再就是小叔子的问题。小叔子是军人,部队常常调动,频繁地搬家让弟媳有居无定所之感。而且军人的活动受制性强,每次遇到恶劣天气及诸如南北韩军事紧张局势时,哪怕正在休假,也得第一时间赶回到部队前线,这让弟媳觉得很不爽,没自由,无享受。再加上小叔子患有弟媳所谓的“恋母情结”,遇事缺乏主见,总爱求助于父母,什么事总爱告知公婆。虽然不在一起住,弟媳仍觉得因为有小叔子的告密,公婆干涉过多导致夫妇口舌之争较多。   问题还牵涉到了我和九泫。因同为妯娌,弟媳总爱和我相比,也常拿九珉和九泫相比。比如看到公婆给我买了衣柜、床、电脑桌以后,就觉得她买家具很委屈,殊不知我和老公是按照中国的方式结婚,本应由男方全权负责的他家只给我买了这套家具,有何可羡慕的?而他们是按照韩国方式结婚,女方就应该负责买家具家电。这是文化差异的问题,她非要来比个高低。看到公婆给我买件外套,也不停地撇嘴,殊不知我每月也给公婆零花钱的。09年4月份,公婆给因肚子凉而难怀孕的我配了三剂中药来调理身体。弟媳来我家看到我在喝中药,直接就对婆婆说:“妈,我心里真的很不好受。同样是您的儿媳,您为什么对我俩差别相待呢?我生完九珉您怎么没给我调养呢?”婆婆无奈之下,给了她30万韩币。她不知道,那三剂中药,婆婆只付了一剂的钱,剩下两剂是我自掏腰包的。诸如此类,不胜枚举。而对于九泫和九珉,虽然九珉先于九泫出生,但因为老公是长子,公婆仍把九泫视为权家的长孙。九泫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双眼皮眨巴眨巴时,总被别人误以为女孩儿,自然比那个单眼皮小眼睛的九珉显得帅气;再加上一起住,相对于九珉,公婆自然对九泫更疼爱有加。我为了减少弟媳的醋意,故意要求公婆在弟媳他们来时多在意九珉,不要常夸九泫。公婆去弟媳家时,我也会给个两三万,让他们给九珉买些玩具什么的。可是无效,弟媳依然觉得公婆偏心,每次来我家,看到九泫玩的实际上是我们给买的玩具时,都嗲声嗲气地教九珉说:“爷爷奶奶,你怎么给弟弟买玩具不给我买呢?”有时公婆会带九珉去超市买些,有时也就一笑了之,但心里总是不大舒服。   这样日积月累,当有一天小叔子对公婆说他们已经有两年没有夫妻生活的时候,公婆觉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小叔子说,每次他若主动提出时,华城会说:“我是**吗?你说要就给你,没门?!”按理说,他们是夫妻,丈夫有那要求,也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怎么能和“**”扯上关系?小叔子还说,华城偶尔会看着九珉,独自感叹到:“珉啊,如果没有了妈妈,你可怎么过?”由此可知,弟媳已经有了离婚的想法。就为这话,公婆又增添了对弟媳的不满,甚至开始厌恶她。   如果此时,两家父母出手,做做孩子的工作,事情也许还会有转机。据小叔子说,他的岳父岳母曾经给他打电话,说以后两家都不干涉他们的事,让他们自由生活,为了孩子,只要不离婚怎么样都好办,但遭到弟媳的拒绝。两家父母都不愿主动出马,缺乏交流。弟媳的父母从没来过我家,公婆虽也带我去了几次和弟媳娘家同在一个城市的小叔子的部队,但弟媳的父母从未邀请过父母去他们家坐坐。   而姨妈的骤然离世,也使得弟媳更加孤立无援。那是2011年中秋节,我们一家趁着假期连休去姨妈家串亲戚。本来婆婆家就没什么亲戚,老公的姑姑和公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自姑姑改嫁以后就很少来往,我在韩国居住的五年内,只见过她两次,一次是在小叔子的婚礼上,一次是九泫的周岁宴上。而他有个舅舅娶了个意大利女人,许多年没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回过韩国,连姥姥去世都不曾露面,如今年逾古稀,孤身海外,也许以后老死他乡而无法荣归故里。所以姨妈是唯一的亲戚。可是华城并不讨姨妈喜欢,两个表姐呢,当初他俩交往时就曾经遭到她们的反对,她们也劝阻过小叔子,不过小叔子不听。这次公婆打电话让小叔子他们一家三口去姨妈家,若非节日,也很难团聚一堂。本来小叔子答应得好好的,弟媳却提出要回娘家,小叔子拗她不过,只好陪她回了老家。公婆又多了一层对弟媳的不满。可是10月下旬,突然传来姨妈登山时被毒蜂蜇死的噩耗。小叔子为生前没见上姨妈最后一面而留下终生遗憾,自然将原因归咎于弟媳的阻拦。   最后,弟媳终于提出要协议离婚。随着为阻止冲动离婚而试行多时的《离婚熟虑制》的正式实施,夫妻离婚时要有一段考虑时间。据大韩民国“民法”第836条关于协议离婚的规定:离婚熟虑制要求夫妇双方“若有养育子女需经三个月,没有则需一个月的离婚熟虑期才能得到离婚意向确认,并对养育子女及指定亲权人问题达成协议或得到家庭法院的相应判决”。就是说,他们从提出离婚申请以后需要有三个月的考虑时间,三个月后后悔了就取消,不后悔就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在他们的离婚熟虑期间,侄子九珉被送到了我家。说实话,这个侄子真的有点儿讨人嫌。先不说他脾气倔强如驴,稍微不称其意,就躺在地上撒泼,能鬼哭狼嚎上半个小时都劝不好。单就是他的屎尿问题就够难处理的了。这孩子特能吃,一天光大便就能拉上四五次。虽然那时他已经2岁半了,但还不能如厕,拉了尿了都不说。不知是受了父母离婚的刺激还是因为他的小鸡鸡做了疝气手术而失去了知觉?他对纸尿裤的尿湿与大便都没有感觉,每次都是站在他旁边闻到异味才知道他拉屎了,遂拉他去卫生间给换尿裤。虽然不停地训练他如厕,他硬是不配合。不知道弟媳临走前对他施行了什么魔法教育,他不管哭闹还是被挨打从来没有喊过一声“妈妈”,真是一朵奇葩。更让我抓狂的是,他总是欺负我儿子九泫。本来吧,我觉得他没有了妈妈,爸爸也在部队,这个娘不疼爹不爱的孩子,总是那么可怜。而我这个被他喊作“大妈妈”的伯母,怎么也该尽尽责任,多疼爱他一点,尽量减少父母离异对他幼小心灵的伤害。所以我给他做饭喂饭,读童话故事,出去玩也带上他,在他因区分不了大小便而被公婆教训时,也会时不时地抱抱他,说“大妈妈爱你,以后想尿尿或者拉粑粑时告诉大妈妈”之类的安慰话语。可是,在我们家,他倒像是主人,霸占了九泫所有的玩具。很多时候,九泫正独自玩着玩具,他冲过来一把夺走了。生性柔弱的九泫,半天反应不过来,眼睁睁地看着哥哥的横刀夺爱,并不哭闹,而且小心翼翼地拿起另一个玩具。可是九珉又夺走说:“这是我的!”但九泫毕竟是个才一岁多的孩子,受不了这种委屈,几次三番之后,就开始哇哇大哭,扑向正在洗碗的我的怀里。爷爷奶奶教育他们要“和平相处”,但总是九珉先挑起战争。有时候他从幼儿园回来,二话不说一把把九泫推倒,那头哐档一声摔得我这个当妈的心里那个疼啊。九泫过生日时他爸给买了托马斯小火车,九珉霸占着不让骑,九泫就那么眼睁睁地在旁边,焦急地等待着九珉玩累了和他的交接,可是他玩累了藏在卫生间里也不让九泫动。以前,习惯了一人独享天下的九泫,哪里能受得了江山的瞬间失陷?两人免不了为争玩具而打架,但15个月的儿子哪里是年龄比他大一倍的九珉的对手?一天到晚,被欺负哭是常有的事。时间一长,我自然是和儿子团结一致,共同对“外”,虽只是被请问癫痫病的发作是什么原因动的防卫,但再也提不起对他多疼爱一些的热心。   而且小叔子和公婆看起来也并不怎么疼爱他。有一天,九珉要吃比萨,小叔子叫了外卖,分出一大块递给九珉时,九珉就因上面的奶酪太少而把比萨砸在了电视机上。看到自己的儿子脾气如此不可教,小叔子的军人本性暴露,一巴掌将九珉打了个趔趄,摔倒在地上大哭。弄得手中拿着比萨的我,吃也不是,劝也不是,极其尴尬。公婆也是,尤其是公公,当九珉拉了以后不告诉时总爱打他,几次都被我拦下,毕竟是个孩子,能打成才么!如果他们离婚将孩子判给小叔子,以军人为职业的他如何能养得了他?自然是由和我们同住的公婆来抚养。而这样下去,我的九泫就没一天的好日子。如果我们以后再有了老二,那该如何是好?公婆和小叔子也为此发愁,商量着要是实在不行,就把他送到孤儿院去!   就在我担心的时候,发生了意外。那天也合该有事。那天早上七点左右,我就被九珉的哭声惊醒了。起来一看,发现公公在给他洗屁股。问其原因,原来公公又发现他不知何时拉的粑粑已经干了,就拉他起来给他洗。而九珉很困,赖床不愿起来。公公哄了好久,失去了耐性就发火了,九珉自然是又拿出了杀手锏——大哭。而公公生平是最听不得哭声的,再加上那时才刚早上七点,为了不吵醒左邻右舍,就又出手打了他,可能是下手过重,九珉的小腿肚就立马出现了几条又红又肿的印子。 共 678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