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流年】天青色等烟雨(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30:11

所有男人都会下意识里保护自己的家人,没有什么的,这似乎是天性。坐在茶室靠窗的藤椅上,外面熙攘的人流没有声息,似乎是被热气蒸腾了活力,那些声音被闷在温度里,疲软了。

小小好看的睫毛眨了一下,茶室空调让室内如中秋的天气,有点凉气的空气,让身上的毛孔,如滋润了鲜果般盈润,舒坦极了。小小喜欢茶室流动的安静,看着茶雾飘然而起,清香欢快地钻进肌肤,小小总是被这样的感觉感动着。

轻轻抿一口淡绿的茶水,幽香像淘气的孩子含住小小的樱唇,在清香萦绕里,小小的心又沉沦下去,那个日落的黄昏,那个走在光晕里的剪影,决然到寒气弥漫心田。用无助目送祺豪的离去,没有抚慰的绝离,让人窒息。

当午夜梦回,缠绵心尖的痛再也没有低语疼惜,耳畔轻语化作飞离的蝶,寂寞如潮,席卷孤独到绝望的小小。

舌尖轻触的温暖,已经是隔世的梦幻,难以回转的心,即便啼血的痴情又能奈何呢?从此,那个细心温润,俊朗梨涡的人将浪迹何方,留下的这颗颤颤的心何以托付?要割腕明心迹吗?

当小小眼底悲切的留恋不能打动远去的身影时,小小自虐自己还存在的躯壳,视角模糊里,晕黄的光影里,那张慈祥满是皱纹的脸,揪心的凝视着自己。小小内心惊顫了。因为自己的过于自私,差点伤害至亲的人。小小醒觉,不再萎靡,她渐走出自封的心门,走进明朗的日光里。

让一切成为故事。小小自忖,让过往尘封,让新生的自己更加静然,让一份沉淀优雅起来。笑容再次回归,小小已是坦然笑对回首处了。

走出茶室,华灯漫天璀璨。温和的风亲昵过脸颊,对季节,竟然有了莫名的感动。时间的脚走过光影隧道,浪淘沙般,把那些伤痛,残痕,都留在暗寂的隧道了,涌出来的是带着光暖清香的季节淡淡的吻。

开动那辆保时捷,流线游滑的车身如同光掠过般,悄然没在夜色的汁液里。小小记得那个孩子怕黑的,答应去看她的。当车子停在爱心公寓,小小看到那个小小的贴在窗上的影子,她冲着窗子挥挥手,轻轻往楼上奔去。打开门的瞬间,那个可人儿已经像粘粘糖般,扑在小小怀里。“姐姐才来啊。我等你好久了。”

“乖。”小小摸摸孩子的头,亲吻了那个粉耐的脸蛋,“告诉姐姐,今天过得开心不?”

“开心噢,可是姐姐在的话,会更开心呢。”天天抬起头,忽闪着大眼看着小小,“今天飞飞哥哥跌倒了,划破了腿,不过他可勇敢了,没有哭。”

“告诉我,飞飞哥哥怎么跌倒的。”

天天低着头,手里缠着裙子上的带子,低声道:“都怨我啦。我想要那个红蜻蜓,它就在滑梯上停着。飞飞哥给我去扑,结果滑倒了。”

“伤得地方重吗?”

“就是划破了一层皮,出了一点点血,阿姨给他涂了药,就好了。飞飞哥很勇敢,他说不疼。”

“嗯,以后危险的事情,天天要记得不要让别人去做。我知道飞飞哥对你好,但是不能让飞飞哥受伤,是不是?”

“嗯……”

“天天好乖噢。”小小抱起天天,“来,看看姐姐给你买了什么?”小小拿出那盒德芙巧克力,天天高兴地在小小脸上亲了一下,“姐姐真好。”

“天天乖,今天不能吃了,要睡觉了。来,姐姐看着你睡。”

天天抱着小小的胳膊,甜甜闭上眼睛。

小小靠着床头,有些疲倦地轻轻合上眼睛。当自己从沉沦中醒来,小小就想着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情,靠着老爸的资助,她开办了这所爱心幼儿园,园里接收的大多是留守儿童,或是家境不好的孩子。小小希望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让那些孤单的孩子生活在爱的海洋。也正是这所园的创办,让小小彻底从情感的漩涡爬了出来,又生发了朝气活力。现在,园的规模很大了,而且经常有大学生志愿者到园里和孩子们共度周末,他们充满朝气的鲜鲜活力,让孩子们在阳光里获得更多快乐。那个黄昏的剪影,已被工作抹去了。

一抹朝霞染透天边,小小在林荫径上跑着,微汗淋淋。一边听着歌后梅艳芳的深情伤婉的歌,一边迎着朝露跑着。晨跑,是小小必须的早课,每次跑完,感觉浑身的细胞都被激发起活力,这一天别提有多清爽。那些劳顿,在晨风朝露里都被洗礼了。

来到单位,小小麻利地处理完几项事物,安排好下边今日工作,她坐下来开始享受秘书送来的清茶。西湖龙井的嫩芽,如同队列般,挤挤挨挨着在水面漂浮,接受着小小的检阅。淡雅的清香,蒸腾在水汽里,小小陶醉地深吸一口气,脏腑里如同游走着鲜花的芬芳。

内线响起,小小接起电话,是老爸的,“小,去趟扬州吧。那里有笔生意要谈。”“嗯,老爸也去吗?”小小撒娇。

“你和孔助理去,我这有事脱不开身。”父亲没等小小说什么就怪断了电话,小小冲着话筒伸伸舌头,有些不太情愿地放下电话。然后叫秘书订机票,酒店。

扬州已不是第一次来了,但是小小还是很喜欢走在扬州充满情调的街头,想着二十四桥的优美,心里暗涌的都是柔情了。

酒店柔软的地毯让小小无顾忌的光了脚丫踩在上面,喜欢那软绵绵的感觉,壁灯韵黄的光泻下来,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小小的大脑却是在飞速运转。关于明天的洽谈是和扬州地界的地产大亨的一次谈判,老爸把自己派来无非是要让自己历练一下,至于是否谈得成,老爸并不会太在意。但小小却希望自己成功,小小想这是自己第一次独立面对商场高手,这是检验自己这几年商战经验的时刻。

谈判桌上,那个伟岸的身姿,让小小几度走神,生意不可避免得没有谈拢,怎么会是他?坐在老总身侧的助理,祁豪,竟然是商总助理。那一刻,小小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她有些凌乱了。这个她不想再有任何交集的人,竟在这里突遇,让她毫无防备。当小小带着满身狼狈登机后,内心还是难以平复,如同巨浪狂涛。那些伤痕氤氲弥漫,让整个谈判自然坍塌。

蓝天如同被漂洗过,那样纯净的透明蓝色,让小小的心在微凉里渐渐平静。那些喜欢的日子又漫漶过来。曾经,自己很迷恋旅行,在那样很荒芜的陌生环境里行走,是心灵的彻底放赎。当在茫茫海滩,遇到祁豪后,故事便绵延成日久的甜蜜,曾经的涉足远方,曾经的徒步荒漠,这些刻骨的日子曾经那么深刻的印在骨髓里,留在荒野的清欢,谁还会记得?深刻的凝眸,还会有谁在午夜梦回的泪眼里迷恋?

小小下飞机后,直接奔到华玉,她要把自己扔在温泉里,让那些灵动的鱼儿啃噬掉自己惨痛的记忆,她要让温流,荡涤去残痕,还一个清艳的自我。

小小走出华玉,已是满面玲珑,谁也看不到那个曾被击落心神颓败沮丧的人儿了。她清清爽爽走在泉明路上,夜晚的风微醺,那些流动在天际的星星,和小小那么顽皮的对视眨眼。淡定地走在暮色里,亚麻的宽大裙子随风鼓荡,清扬在风里的长发,醉人的散着微香。小小笃定地笑着:我又活过来了。自此,那些伤,再触碰,也无知无觉了,都被一颗强大的内心捻灭了。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沈阳癫痫病研究医院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好?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