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荷塘】那些生病的幸福时光(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20:33

小时候,我体弱多病,村里看病买药都不是太方便,但我妈总有很多土法子来给我治疗,她那些土法治疗让生病的时光变得温馨幸福。

【一】

感冒发烧的时候,妈总是让我躺到热炕上,给我盖一条厚厚的被子,让我一碗一碗地喝开水,直喝到大汗淋漓,有时会配半颗“安乃静”,来加快发汗。一般风寒感冒,经过这样的发汗,第二天就会轻快很多的。

如果第二天还是不见好,妈就会使出第二招——拨火罐。

拨火罐之前,还要刮痧。先备一个碗倒扣,在碗底放一点点香油,用一枚铜钱沾一下,就在胳膊窝、膝盖后窝以及后背一下一下地来回刮,这是很让人难受的,胳膊和后背还是可以忍受的,到膝盖后窝的时候就难以忍住,疼倒不是太疼,就是觉得似乎把筋都要给揪出来了,这种难受加上一点夸张,用鬼哭儿狼嚎表达出来,这种叫,多少也带有些撒娇的成份在里面。妈一边说着:“马上就完了,马上就完了。”一边手不停地来回刮着,最后以柔软的纸擦拭结束。那一刻,觉得浑身无比放松,但很快就转到另一部位,于是又紧张起来。就这样,把左胳膊窝、右胳膊窝、左膝窝、右膝窝都刮了一个遍,觉得很是漫长,最后是后背,一般到这里的时候,觉得比较适应了,后背也耐痛,不再那么叫唤,反倒有些享受了。

刮痧完就该拨罐了,如果流清鼻涕和浑身疼痛,这拨罐是最管用的。额头上用小一点,后背上有大点的,没有专用的,就是夏天吃罐头留的空瓶,大小正好。我趴在炕上像等待上刑似的,等着妈在炕沿点着一支蜡烛,再用手指沾些温开水抹些在瓶口,再抹些在背上,她拿瓶在我背上比划位置的时候,我的心悬得高高的,紧张得背向后挺着,妈便轻轻地拍拍我的背说:“放松点,还没有开始呢。”

说话间,她已揪了一小块纸,从蜡烛上点着,火正旺的时候,伸入瓶口,然后快速地向我的背上扣来,我感觉到火的温度。“别动啊!”听到这句,吓得气也不敢出,只来得及唔了一声,就感到背上被扣了个罐头瓶,并且很快地觉得背上某一块被缓缓地被吸起,瓶子就牢牢地扣在背上了。如是,扣两三个,背上扣得罐头瓶林立,虽然自己看不见,但可以想象是比较壮观的。然后,妈小心地把被子盖好,过十来分钟,就可以启了。这十来分钟,我是动也不敢动,生怕给掉下来。如果受风比较厉害,就会觉得背上痒得很,在瓶口与背接触的地方,痒得如有百万丝线穿进穿出。到启的时候,我会再一次紧张起来,妈凉的手放在背上,觉得很舒服,她先用一只手把住罐头瓶往起慢慢地启,另一只手使劲地按住瓶口跟前的背并向下压,只听得“哧”的一声,瓶便很轻松地掉下来。妈一边揉那紫黑的印子,一边说:“看看,受了风了吧,一个个都黑紫紫的。”按她的说法,如果没有受风,印子就发红,或者是几乎看不到印,印子越明显,紫黑色越重,说明受风越厉害。额上带着这个小太阳般地印子,明正言顺地证明自己是个病人,心安理得地享受病号饭,一任哥哥和弟弟羡慕,当然,这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地认为,人家或者并没有羡慕之意呢。

这个法子还是很管用的,感冒就这样慢慢地好了,而额上的小太阳印子十多天慢慢淡去消失。背上的也不去在意它,不知不觉也消失无踪了,我也很快地不再用躺着,又欢蹦乱跳地上学玩耍了。

【二】

冬天的时候,是咳嗽的多发季节。记得有一次我咳嗽了,越咳嗽越厉害,晚上睡觉都在咳。

终于,家长注意到这事了,开始调查咳嗽的始因,以便采取相应的措施。如果是吃冷东西引起的咳嗽,就会用生梨、生姜、红糖、葱须、红枣,熬一大碗红汤,喝得时候六分烫、三分辣、一分甜,味道不是那么好,但迫于大人的威力,只能端起闭眼咕咚咕咚一气喝完,总好过喝中药吧,最后还可以吃那几片透着丝丝甜味的梨。

让我觉得最神秘的是治冷风咳嗽的,妈拿一大碗烧好的开水,再拿一火钳从炉火中取一块烧得火红火红的煤块,扔到那一碗水中,“哧——”一股白气升腾而起,那碗水也咕嘟咕嘟地烧得冒泡。几分钟后,水才慢慢地安静下来,妈把水中熄了的煤块取出,再把浮在水面上的一层薄薄东西撇去。然后命我喝下,我觉得这是比开水还要开的水,喝的时候,总是感觉比平时喝的开水更绵柔一些。

让我倍觉得温馨的是第三种治咳嗽的方法。如果我总是在早上的时候咳嗽得厉害,其他时间稍好,用别的治咳嗽的办法都不大起作用,咳嗽原因也与冷无多大关系。妈就会断定我这是上了火了,是火咳嗽。

她大约是五点多就起了床了,揉一团白面,因为没有时间醒面,所以她要多花些时间来揉,不停地反复地揉,直到那面团感觉很软和,很筋道,才会将面团从盆里移到案板上,用长长的擀面杖把面团先来回擀,压成一个大大的圆,用擀面杖从一个方向卷起来,直到把所有的面都卷上去,再来回不停地擀,因为早上温度低,面又得和得稍微硬点,所以这样的面擀起来比较费力气。我长大成家以后,一般都很少亲手去做手擀面,就是觉得太费力气。但妈似乎并不觉得,她一下一下地费力擀着,身体也跟着前后晃动,额前的头发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她的前额,连案板也出沉闷的“咚—咚—咚”的声音。

这个过程,我是若很久以后才看到,当时的我还在睡梦当中。透明的时候正睡得香,即使咳嗽几声,也不影响我的美梦。我的美梦是在一股清香中溃散的。这股清香先是淡淡的、远远的,然后就是近,近到鼻子的下面,浓得直钻心肺。“孩子,醒醒,不要说话,来吃碗面。”在妈温柔的呼叫声中睁开眼,一碗面已端到枕头跟前。“别说话,快吃吧。”看着我惊奇的样子,妈轻声说着递过筷子来。

我一骨碌从被窝里爬起来,抓过筷子就吃。这是一碗白皮面,所谓白皮面,就是只有面,没有卤子,也没有任何的菜。吃得出来,妈妈在里面放了盐、醋,还有几滴的小磨香油。夹一筷子送入口中,清香扑鼻,因为没有菜,面的味道没有被盖住,特别的香,咬一口,很有劲道,这是手擀面特有的筋道,还有小麦特有的清香,面嚼着竟有一丝丝的味香味。一碗面下去,浑身有说不出的舒坦。这种在被窝里享受的早饭,是最温馨的,说真的,这碗面之后,咳嗽竟然神奇地好了许多,咳嗽渐渐地也就痊愈了。

【三】

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小时候,我嗜糖如命,吃糖时并不像别的小朋友那样,放在口里慢慢地抿着,让糖渐渐化掉,而是一颗放入口中,咯嘣嘣咬着,眨眼间,一颗糖在我的口中化为齑粉,最后弥散为一阵甜最后瞬间消失了。家里的糖无论藏到哪里,也难逃让我的法眼,总被我偷来吃掉,而我受到的惩罚则是深切体味那“疼起来真要命”的真谛。

没有换牙的时候,有好几颗就变黑了,疼的时候哭爹喊娘。终于,把这几颗黑牙都成功换掉了,在妈妈循循善诱的引导下,我意识到要保护好它们,并按时用她精心给选的小白兔儿童牙膏牙刷来清理它们。但是,由于对糖变本加厉的热爱,让我再一次陷入“疼起来真要命”的苦海之中。

妈看我疼得着急,便设法来帮我缓解。她把她自己所掌握的以及从别人那里学来土方法都尝试着用。比如,用几颗生鸡蛋打散在碗里,加上几勺子白糖,把酒倒在上面并点着。等那蓝色的火苗把鸡蛋烧到半熟,妈便端来让我喝下,鸡蛋光滑有点甜甜的味道,但喝几口后就有些恶心想吐,硬着头皮喝完并忍住没有吐出来,这方法似乎并没有奏效。

妈又用棉花缠住花椒籽,塞到我那被虫蛀的牙洞里,叮嘱我咬住。一会儿,似乎疼缓解了一些,隔一会儿再换一次,但这种方法似乎作用也不是特别的大,最后因为持续的疼痛我不得不放弃。她还让我尝试脚心里贴蒜沫,但最终也以加剧疼痛而失败收场。还尝试用铁门栓放在腮帮子上,但那也只是觉得凉一会儿,就又火烧火燎的疼起来了。什么冰镇西瓜、白糖绿豆汤,凡她能想到的全试了一个遍,最后只好一次一次地用冷毛巾帮我敷脸,到熬不住的时候以输液告终。但不知什么时候,下一次的疼痛就又开始了。

有一年,大概我十六七岁时,再一次的牙疼让我难以忍受,自已查到两个医牙疼去病根的偏方,便骑自行车到药铺抓起来,一个是外敷的,一个是内服的,我同时用上了。到晚上的时候我竟发起烧来,迷迷糊糊难受得哼哼唧唧,村里半夜也找不到医生啊,妈守着我一宿没睡,一会儿给凉敷,一会儿给喝水,一边骂道:“一天到晚就能的你不行,看你识两个字,就给自己当医生了,能得你不行!”

四点多钟妈妈出去回来,拿了一种药非我吃了,一会功夫,迷迷糊糊中听妈长出了口气跟爸说:“凉下来,凉下来了啊,你看看凉旦旦的了!”我一直昏昏沉沉睡到上午九点多才醒。从那之后,我的牙没有再怎么疼过。不过后来,有两颗还是由于坏得太厉害给拨掉了。

其实,真的感激我妈,我小病小灾的不断,不知让她操了多少心。她的那些土法,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依据和道理,但只要她在跟前,我心里就觉得踏实,总觉得她有许多的土方可以让我免去病苦的折磨。

……

这些小病,与我几次生大病住医院比起来,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只是妈的用心与焦心,是自己也为人母之后才慢慢有所体会的。尽管现在的医疗条件很好,说真的,我还是很怀念小时候生病时被妈妈照顾的时光。说真的,那是很幸福很温馨的,让我很是怀念,特别是现在我正病着的时候。

郑州治疗癫痫病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病效果最好癫痫病发病的原因是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