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墨海】耍猴人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17:58
早些时候福伯就住在我家旁边,仅有一墙之隔。他是一个穷酸的老头儿,孑然一身,没有什么亲人。听奶奶说他是好些年前从外地逃荒过来的,当时衣衫褴褛,一副乞丐的模样,村大队见他可怜,便让他在我们村落了户,并拨给他一处逼仄的老屋当栖身之地。福伯安下身后,以捡破烂为生,每日行走于山野之间,头顶一只破旧的蓝灰解放帽,背挑着个大编织袋,袋子里装着拾捡来的各色废品,走哪儿到儿他嘴里总是哼唱着一腔的野调儿,有耕作的农夫调笑他所唱不知所云,他却毫不理会,继续撇着脑袋嗯嗯丫丫,只唱给自己和蓝天黄土听。无论是在何处何时,乡野或是檐下,穷冬胜雪或是盛夏的黄昏,他破败的衣兜里总揣着两样东西,一只装了三二两酒的葫芦和一把花生米。当时家家户户粮食屯得并无多少,而花生大都用来打油了,福伯孤身一人吃油少,换来的花生打油的没有吃的多。他并非嗜酒之徒,但哼唱之际每每兴趣所致总会来上那么一小口,不多喝,却总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银花的胡须在酒滴中纠缠成含着风霜的老树的乱枝。   当时正好时兴“进城热”,大批男丁离家打工,乡下的男人越来越少,而姑娘们又到了出阁的年纪,因此不断有媒婆去給福伯牵线搭桥,但全都被他拒绝。他说自己年轻时候是成过一门亲事的,但由于家里贫困潦倒,又正赶上饥荒,那女人过不得苦日子,没几天就跟着别人跑了。后来家乡人饿得死的死逃的逃,他也流浪到了这里。对此,他时常似笑非笑道,我这辈子啊,能把自己养活了,就算功德无量咯。   或许是经历得多了的缘故,福伯对生活很看得开,虽然是行走在饥饱的边缘,他却始终故我,闲云野鹤,每日睡到自然醒,或早或晚随心情,然后提上二两米酒,揣一把场果装在腰兜里,开始一天的浪迹。偶尔食不果腹的时候,他也总是不慌不忙地从邻居家借点粮食,等过些时日手头略微充裕点的时候再还上,而这其中半斤八两的场果豆又是必不可少的。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他的晚年。本来,他的一生就该这样在平淡中慢慢走完的,但有一件事,却突如其来地改变了他的余生。   那是在初春的时候,冰皮乍解,桃花露出了眉目,迎春而笑。一大早福伯就收拾好他的行头,然后是漫山遍野地做他的搜捡活儿。一双破裂的军鞋踩过刚刚钻出头的嫩草,远处有牧羊人在放羊,群起的羊毛如同天上的白云连成片,见眼前景状福伯兴致一时兴起,对着还不是很浓烈的太阳唱起了山歌   “呦吼咯,穿行的山里的大青年喂,   他的胳臂比柱子粗,他的声音比老虎猛,   远处的烈日为他所燃烧,   烧裂了天边烧到了大海,   燃烧啊哦。   ……”   他身着一件破旧的深灰色的棉袄,腋角处若隐若现地飘着几丝败絮。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冷风太紧,小村庄里除了寒气只有寒气,仿佛天地间全冻成了冰。村里人大都蜷缩在屋中,只趁偶尔的天晴时才出去做活,福伯也是一样。因而这个冬天他粮食借了不少,酒水也一直赊了半缸多。冷冬绵绵,他长久地闷在屋里,也着实是憋坏了,趁着这天一回暖,便赶紧的出来溜溜,顺便搞点生计,以好早些时日还上所欠的账。   福伯从村头翻到了村尾,再过了田野,一直游走到了离村子四五十里地开外的树林子。这是一片老林,万木葱茏,林海遮天蔽日,漆深中一片寒意自远袭来,砭人心骨。福伯却悠而然地用木棍翻腾每一寸烂土,闲闲散散地不像是在寻找,更如同一个慵懒的农夫春来播种。   忽然,一团灰色的毛球一样的东西进入了福伯眼中,走近了看,那团球还在蠕动着,是一团活物,福伯神情一凛,心里琢磨着这是个什么鬼怪。再细看才发现原来是一只幼猴,毛都没有长全,应该还未出哺乳期。看样子是挨饿受冻的有些时候了,小猴儿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全身瑟瑟地抖着,隐约中能看出皮下的骨头。澄亮的眼珠子似乎含着水一般,提溜提溜地转个不停,惹人生怜。福伯知道这时候猴母亲应该是出什么意外了,不然断不会丢下自己的娃儿。   这年头儿连做只猴子也不容易。福伯叹了一口气,不知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这只小猴儿。   再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啊。福伯在心里想着。   边想着,他从兜里掏出了几粒花生米,丢到嘴里咀嚼个粉碎,然后小心翼翼地抱起了这只可怜的猴子,把嚼好的花生吐到了手中,一点点地喂给它吃。那小猴勉强地垫了垫肚皮,恢复了些力气,又饥饿地呻吟了两声,眼泪汪汪地盯着福伯看。福伯一见此状于心不忍,来回踱了几步,再三思量就把这只猴子带了回去,取名小福子。   福伯本就衣食拮据勉强能填饱肚皮,好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而现在身旁却多了只猴儿,还是瘦骨嶙峋的小猴儿,无异于困境里又添设了一层沉厚的阻障。之后他东拼西凑,忍受了无数的白眼,腆着老脸借了一斤又一斤的粮食,日子过得越来越紧凑。   时间缓缓地流走着,转眼间飞雪飘成了柳絮,柳絮洒在地上,又堆积成枯黄的落叶。福伯总算把小福子拉扯大了,他脸上的沟壑愈显深刻,被岁月风干成皲裂的老树皮;白花花的胡子也懒得修整,蓬乱成了一堆杂草。小福子常常跳到他肩膀上假意地拔他的胡子,福伯却从不恼怒,任由它胡闹。小福子是一只天资聪颖的猴子,生性活泼好动,有次我甚至见它手中拨弄一竹棍在追赶邻居王阿姨家的老母鸡,风风火火地耍着它的身姿。更为滑稽的是,他一只毛爪上居然还提着一个酒葫芦,走几步灌一口酒,摇摇晃晃如同江湖游侠一般。我见此状不觉生出兴致,却转而目瞪口呆,心中一慌,道:“你这个毛贼!”那崭新锃亮的酒葫芦分明是我爷爷的,这个“酒鬼”居然偷到了我家里。   福伯一开始仍旧是闲云野鹤的过活,但悠然的基础是吃饱饭,福伯却时常地揭不开锅,久了自然也没有心思东游西逛。这时候有好人心就来出主意,既然现在猴子也长大了,还如此的聪明,何不训练它学杂耍,去街上演上几出也好赚一些生计。福伯一听有理,便筹划着如何训练小福子。   起初事情进行得很不顺利,老而笨拙的福伯每每要用绳系住小福子时,小福子总会迅速的跳开,然后蹿到灶台上嘻嘻的谑笑。福伯试得久了,耐心耗光转而嗔怒,就冲着小福子骂,骂它顽猴,骂它是不识好歹的泼皮、无赖。骂得累了,他就盘坐在地,闷上两口老酒,气恼的一言不发。这时小福子探头探脑地慢慢挪到福伯身旁,躲躲闪闪地看着福伯,像做错事儿的小孩子。小毛爪伸到福伯面前,打开,是一把红花花的花生米。福伯心底“蹬”了一下,阴沉的脸色顿时舒展,接过来先喂了小福子一粒,然后赶紧撇过头去,悄悄地擦去了眼角的浊泪。   皇天不负有心人,久之,福伯渐渐地与小福子达成了训练上的默契,福伯熟练地利用花生米来诱导小福子,它每学会一点就喂它一粒。花生米就这样也成了小福子的喜爱。渐渐地,它学会了吹气球、摘换帽子好几样“手艺”,甚至还能原地扭扭捏捏地跳上一段猴舞,当然,猴拳打得也很不错。而福伯自然而然也成了一名走江湖的手艺佬——耍猴人。   随之,福伯领着小福子去乡里镇上进行演出,农村人大都本份厚实,没见过走江湖卖艺者,因而每每都能聚上一大群看客,看的人多了,自然打赏的钱也就越来越多,福伯的生活渐渐有了些起色。但他把赊的账还清后,却很少的再带着小福子四处表演了,又重复起以前穷而自乐的生活。他膝下无子嗣,由此也不存钱养老,只是过一天算一天,只要开心就好,等快要揭不开锅的时候才去闹市演上那么一会儿来补充些家用。   有一次,也是初春的时候,福伯跟小福子在街角表演,那天天很蓝,白云飘啊摇,空气中溢着淡淡的迎春花与桃花的香气。小福子倒立在福伯的肩膀上,撒欢、跳舞、吹哨子,引得看客们捧腹大笑,喝彩声如潮涌动。福伯依旧穿着那件军大衣,却给小猴子添上一件喜庆的大红褂儿,表面绣着大大小小映眼的福字,里层夹着棉絮,沐猴而冠之状滑稽可笑又不自觉给人以温暖。   演到正兴之处,人群却蓦地散开,从中摇摇摆摆地走出一壮汉,怒目横张,一脸凶神恶煞的站在福伯面前。众人认出了他,是本地臭名昭著的地痞恶霸张三,仗着有点儿后台四处欺行霸市。由于他块头大一身蛮力,人们背地里给他起了个臭名叫“野熊”。野熊是一个透了底儿的流氓,偷鸡摸狗的勾当于他而言已算不得什么坏事儿,生性好惹是生非欺凌老实人,被欺负者往往忍气吞声不敢报警,惮于野熊在局子里有关系,每回进去了没几天就能出来,而出来之后必定穷凶极恶的报复举报人,论比恶斗狠没人能超过他。久而久之,乡里人远远地看见他就赶紧躲开,以至于所过之处罕有人迹。   “老头儿,谁让你在这儿摆摊子耍猴儿的”?野熊恶狠狠地盯着福伯,盛气凌人地问道:“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么?”   “规……规矩,什么……规矩?”福伯心里有些发毛,他看出了来者不善,却苦于无力招架,出了一身冷汗。小福子也识趣的从他的肩上跳了下来,站在旁边一脸茫然地看着野熊。   围观的看客们窃窃私语,不少人已抽身离去,有个别不知情的小孩儿想站出来为福伯说几句话,却被身旁的大人按下。这年头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们相互看看,对彼此的漠然也就心照不宣了。   野熊见看客们议论声纷纷,感觉面子被折损,不禁怒气横生,冲着福伯就是一脚,“去你妈的,”他边叫骂着,那一脚却把福伯踹翻在地,“敢在老子地头儿撒野,老头儿,你活够了是吧。”   福伯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剧烈的咳嗽着,脸青唇白。看客中传来一阵唏嘘声。野熊转身看向围观的人群,阴鸷地扫视了一遍,声音低狠道:“是谁在瞎嚷嚷?”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压抑的空气中参杂着一丝冷意。   “李四儿,你刚刚在叫唤些什么鸟话?”野熊凶狠地瞪着一个中年男人,“难不成这老玩意儿不该揍?”   那名叫李四的男人支支吾吾地说不上话来,眼神躲躲闪闪地不知该往哪里看,心里直骂自己多嘴。众人见有人受了出头的难,大都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怕殃及到自己身上。   “说!”野熊突然吼道,冲着李四握紧了拳头。   李四两腿一哆嗦,往后一个踉跄跌在了地上,野熊步步紧逼,“打……打得好,打得……打得……对,对……”他颤微微地张合着煞白的嘴唇。见野熊不再追究,趁其转身之际赶紧从人群中钻了出去,转眼间消失不见。   正当众人惶恐于野熊暴怒乱咬人时,猝然间,小福子轻巧地跳到野熊的肩上,手中抓着一个箩筐“腾”的扣到了野熊的头上,框子里有几片残留的烂菜叶哗哗的掉到了野熊身上。正当野熊晕头转向之际,从人群中钻出一个小孩儿,捡起一块砖头便朝野熊身上摔了过去。随之,又有几个青年站了出来,身穿着校服,看样子应该是中学生,趁机从背后狠狠地踹了野熊几脚。紧接着,不管动手的没动手的,人群连忙哄散,大人抱着孩子,生意人带好货物,一溜烟地退去。有同村良善之辈于心不忍,便背上福伯,收着要紧什物也随人群离去,小福子紧跟其后。   临村时,福伯抬了抬昏沉的眼皮,他看到漫山遍野的桃花开得正欢,不远处有一两只风筝在迎风飞舞,是蝴蝶样子的。他努力地动了动唇角,想唱支山歌,却提不起丝毫的力气。   福伯由于年纪大了身子骨脆,而野熊那一脚又用了猛力,以至于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才能下地,但是手边多了一根拐棍,本是他表演用的。那之后福伯就回到了拾荒度日的生活,也不再领着小福子四处去表演了,只是偶尔附近村里有什么活动会请他去演上那么一阵儿,演完后他立刻就收拾好什物离开,绝不做多余的逗留。他也不去主动地去要表演费,请的人给多少他拿多少,不嫌多也不嫌少。   爷爷那时候开了一家酒坊,而福伯却成了常客,因而我见福伯最多的时候是他来我家打酒。每到刮风下雨的阴寒天气,福伯必定会全身痛不欲生,呻吟声号叫声震彻心扉,隔着墙我家里人仍听得真切,而米酒是有麻醉疼痛的作用的。我家的门前有几层石阶,福伯拄着拐棍迈上时总是颤颤巍巍的,是岁月在酒中发了酵。小福子总尾随在他身后,猴头猴脑的总引我发笑,有时候还会用橡皮筋逗它玩闹。   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一点武汉哪儿可以治疗羊癫疯黑龙江癫痫病哪治的比较好武汉抗羊角风最新的中药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