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军警】-生灵谱(外二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17:24

生灵谱

在春天里,我习惯了趁着墒情把春天翻进浅层的土壤里,然后耙平,压实;等待着回暖的天气将土层深处的冰化成水,将土地表层风干的土洇湿。以往的经验告诉我,翻耕过的土壤在春天里的第一次返潮,就是下种的最好时机。

我的双手在儿时错过了拿画笔的机会,所以无法在这个遍地春色的日子里勾画我心中的春耕图,于是,我紧握着跟随我多年的铁锹,在租来的土地上劳作,我和我的铁锹以及土地,便是我在每个春天里的构图。

耕牛和犁,已从我的春耕图里消失多年。牵牛的小姑娘,正躺在母亲的怀里安享着婴孩最幸福的时光,扬手撒种的农妇,正怀抱着年幼的孩子,吟着春天的歌谣,伴她入眠。只有农人依旧在,他手持铁锹,在小得套不起耕牛和木犁的土地上挥汗如雨。

我的土地很小,用不着木犁和耕牛,我就不用天天盼望着我的孩子赶紧长大为我牵牛耕地了,我的妻子,不用早起撇下嗷嗷待哺的孩子,而耕在我的身后撒种子了。她不用为生计而操劳,可以安心地睡到自然醒来,用心为孩子做上一顿美味可口的早餐,将我对孩子的疼爱通过她给予孩子。

在我的春耕图里,只有农人、铁锹、种子和土地。租来的土地是我在春天里充分发挥才智的画板,我完全可以照着自己的喜好,结合作物的生长习性,在有限的土地上,将我在一年中的希望撒播在土壤中,然后耙平,压实,等待着春风将它们从土壤中唤醒。

如果不是迫于生计,(原谅我,我又要搬出自己的琐碎的生活,因为,我从来不以为将自己的生活和盘托出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在春天,我在自己有限的耕地上栽种的植物就不会仅限于番茄、黄瓜、芹菜、茄子,并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拔除那些比栽种的植物生长得更快的野草。如果有大片的土地可供我去支配,我会种植上可以吃的植物,并栽种上可以观赏的花草和树木。我不会因为生计,而跟那些自生的野草过不去,任凭植物们在土地上随意地生长。要是因为植物的自由生长而使得土地变成一片植物的林地,再也好不过了。无家可归的猫、流浪街头的狗和被四处诛杀的仓鼠们都到林中去,自由快乐地生活。它们不用担心飞驰的汽车,那里没有无端的宠爱和残忍的遗弃;也没有四处诛杀仓鼠的人群。植物们可以按着种性的需求肆意地生长,动物们可以按着它们自己的方式去生存,或者被凶猛的动物捕杀,或者捕杀其它性情更为驯顺的动物,或者靠着植物的根、茎、叶、果实活着。鸟儿可以自由地飞翔。它们不用为一把米或者是泡制过的虫蜕而献唱卖喉,林子里的和谐,来自于一只蚂蚁兴许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将一只干瘪的青虫拖到自己的巢穴里,以草籽为生的仓鼠。内心的恐惧来自于大型犬齿目动物的威胁,而不是担心为了饱餐一顿而一不小心掉入奶油桶里被奶油溺死。猫的安逸生活是蜷缩在一只狡猾的仓鼠的洞穴边,闭着半只眼睛睡觉,而不是守住堆满着大鱼大肉的食盆而毫无戒备地熟睡。狗不用担任看家护院的重责,也不用担心有一天被人从舒适的楼房上抛弃,不用夹着尾巴在大街小巷里流浪。它只需将自己看管好,管住对人生活的好奇心,把自己隐藏在暗处,默不作声,等待着一只疏忽大意的鸽子为贪食几颗草籽而落入它的伏击圈。耕牛可以不务正业,它可以不用学习拉犁耕地的本领,它只需用它贪吃的嘴巴抑制住那些疯长的青草,让草规规矩矩地生长,就够了......

狂想过后,我依然要在这春天里,营务好我的这一片租来的土地,我牢记着前一年种过番茄、黄瓜、茄子、芹菜的次序,并在今年依次种上芹菜、番茄、黄瓜、茄子,作物需要倒茬种植,方能实现增产增收。在我兜里的钱还不足够买下一片更大的土地的时候,我能做到的就是让这片小小的土地上的植物们不重茬,少生病,多增产。这片小小的土地,就是我在到达森林前的一方绿洲,通过它,我要找到一条通往我的森林的路。

聆听一棵草

好了,安静下来,不要做任何声响。

你听,那来自低处的声音,不是风声,不是雨声,也不是蠹虫爬过地面的声音。比风更轻,比雨更细,比蠹虫更从容;细碎,轻微,像鸟雀在深深的夜色里的一串梦呓,从高处滑落下来,跌入渺无边际的夜色里。像新生的婴儿在熟睡中伸展了一下腿脚,将冰凉的腿脚伸进母亲温热的怀里,又像是破壳的小鸡,探出长长的喙,伸进空气里急促地呼吸。

从这一缕细微的声息开始,从一棵草开始,低处的声音由远及近,不是草原向我们走来,而是我们在一点一点地进入草原。草的声息穿透泥土的清香扑面而来,从低处涌来的声息,是千万只跳跃的音符交织而成的一曲生命的交响乐。新生的一棵草在暗夜里怀着对阳光的向往刺破土皮的声音。声息细微,细微得不容用耳朵去捕捉,却紧紧贴着人的心律,如涓涓细流一般浸入心脏,隔着心室左右冲撞,让人的心脏随之震颤,一棵草,便是如此细微而又惊心动魄地出生在土地上。

聆听是一种美德,面对一棵草,我能做到的就是聆听。听它用肢体语言向我阐释根系对阳光的仰望,植物的根系向下,却怀着奋发向上的信念,深深地扎入土壤,只为让叶和茎杆的向着阳光生长,这是一个动人的故事,在我错过了听母亲向我讲述童话故事的年龄之后,我从一棵草那里听到了令人更为动容的故事,一棵纤细的草,就是一个动人的故事,草原是一本谁都可以随时翻阅的故事集,处处都是令人动容的故事。

关乎生命的任何一丝声息,都伴随着孕育者的巨烈的疼痛,对于草,这种疼痛是从一粒种子开始的,一粒种子在土壤中汲取水分,种皮的张力达到极致,根尖首先刺破了种皮,向下,扎入土壤,根尖的刺和扎,是生命由一种形态向另外一种形态转变的动词,尖锐的疼痛感,始于萌发的芽,一粒种子通过萌发的芽将疼痛递给大地,大地敞开胸怀,让一粒种子在怀里伸展开来,长成一棵草。

聆听一棵草,需要耐心,每当我专注于一棵草的时候,我常常会忘记我身处于一片草原,对一棵草的专注,我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一棵草交流,并做好记录,这是我的工作中的一部分,以至于让我无法分身再去顾及其它的事情。我总在心里对自己说,趁孩子还小,我得抓紧时间去完成这项正在从事的工作,然后腾出一些时间来,照顾我的孩子。而事实上,那个一直默默跟在我的身后,眼睛像我,模样像她妈妈的孩子冷不丁叫我一声爸爸,感觉双肩突然猛地一沉,我才回过神来,令我感到羞愧,在我花费时间关注一棵草的时候,那个需要我关注的孩子,她在期待着我的关心和呵护,无论我应不应声,我都会影响她的一生,而我应了声,我就得像我专注一棵草一样专注于她,等她长大后为我养老送终。

我就是这样像热爱着所有亲人一样地热爱着每一种植物,就无所谓自己是否拥有整个草原。我以为,只要心里真爱着植物,一棵草就可以是整个草原。茫茫人海中,我犹若草原上一株毫无特别之处的一棵草,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心怀着整个草原,做一棵安分守己,扎根草原的草。我的荣誉感来自于草原,广袤无垠的草原上,绿色是草原的原色,这份荣誉里,也有我的原色。

怀念野果

我所怀念的野果,生长在大山深处草木繁茂的地方。小时候,想去,母亲不让去,长大了,想去,却离得太远,去不了了。

母亲每天都是背着和搭在她背上的辫子一样长的空背篼出去,我只要看见母亲在临出门时甩一下长长的辫子,并将辫子搭在胸前,躬身再将背篼背在背上,她一定就要去一趟大山深处草木繁茂的地方。在那个清汤寡水的年代,目送着母亲消失在草木茂密的山林里,然后又眼巴巴地等待着母亲复又从山林里出来。母亲再从山林里出来的时候,前额的一流头发紧紧地贴在额头上。这时候,母亲的额头显得分外的突出,而头发却显得格外稀薄,长长的辫子不是搭在胸前,也不是搭在背上,而是像绳索一样绕在因用力而显得修长的脖项上。她每次都是佝偻着身子背着高磊山尖的一背兜野草,满身带着整个山林的气味回到家里。

我总会迫不及待地从母亲皴裂的双手中接过几颗圆润、乖巧的野果,拿在手中把玩,轻易舍不得吃。那时候,几颗野果就完全可以让我感到满足,野果带给我的无限的遐思和无穷的回味,就足以让我感受到童年的所有幸福。几颗野果就是母亲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能给予我的全部疼爱,野果的滋味,就是母亲爱的味道。

母亲每次回到家,手塞进草捆里,揣摩一阵,然后用她裹满了草汁的手捏了野果塞进我的手中,再在我的头上抚摸一下,端来一碗水,喝上一口,就蹲在地上,在碗里洗手。青涩的香味就溢满了整个屋子,我坐在炕头上吃野果,看着母亲蹲在地上洗手,浓绿的草汁渗进她那皴裂的肌肤里。母亲的双手就像是在碗里不停翻转的两块老树皮,我总会把最后一颗野果擎在母亲的嘴边,母亲却把脸扭到一旁,总说她怕酸,怕倒牙。我说,我不怕倒牙,母亲说,不怕就把它一口吃了,于是我就赶紧一口吃掉了,母亲的脸上就露出甜甜的笑。仿佛刚才一口吃掉野果的不是我,而是她。

一年中,母亲从山里带回来的野果是不尽相同的,有从树上采摘来的,有从草上采摘来的,还有的是从土壤里挖出来的。大多数野果的名称,我和我的母亲并不知道,但是母亲却知道。凡是她带回家来的野果,都是可以吃的。我们都管那些不知道名称的野果叫吃的。知道名称的几种野果,当时记着,经年之后却又几乎全部都忘记了,只有一种果子的名称我忘不掉,因为它有一个根本不是植物的名称,模样像毛驴的奶头,所有的人都管它叫“驴奶头”。这种野果不仅模样逼真,轻轻咬一口,脆爽甘甜,断口上,乳白色的果汁就往出浸,就像是一只浸着乳汁的”驴奶头”,兴许这就是它被称为“驴奶”头的原由。

我有一个习惯,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翻开枕头,我知道母亲会在我睡熟了的时候,在我的枕头下悄悄塞几颗和我前一天吃过一模一样的野果。以至于我后来离开母亲去外地上学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会每天睡觉之前给自己的枕头底下塞一些吃的东西。母亲总是这样,她把好吃的东西不会一次全部给我,而是将其中的一部分藏在只有她知道的地方,每天在清晨给我一个新的惊喜。

儿时养成的许多习惯,在经年之后大都被另外的习惯彻底覆盖了,而我的母亲却一直没有忘记,她依然带着从清汤寡水的年代养成的习惯。在我的女儿那里重复着做这件事情,母亲每次从我的手中接过我大包小包带回家的吃食,嘴里不住地责怪着我乱花钱,不会过日子,手却不停地将那些吃食塞进我的孩子的手中,并不厌其烦地将所有的零碎东西收集整理一番,放在只有她自己知道的地方。

孩子们在清晨醒来,却不愿睁开眼睛,懒懒地躺着,手却习惯性地塞进了枕头下,手在枕头底下一阵蠕动,然后就闭着眼睛笑出声来。看到孩子们如此开心,所以,我一直没有在孩子的面前将母亲的这点秘密说破。

在这个闲适的清晨,亲历我熟知并依旧感觉幸福温馨的场面,不由得让我想起年轻时的母亲和年幼时的自己,那时候,因为母亲的良苦用心,哪怕只是几颗野果,也能让儿时的每一个平淡的清晨变得美好。野果的酸涩里浸透着的绵延的甘甜,跟随着我的母亲,从我的童年一直甜到我的还很幼小的孩子的心里,再看一眼母亲满头稀薄的银发和显得纤细的辫子,心里便生出一种痒痒的疼。

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治疗羊癫疯的最好方法是什么郑州市有没有靠谱的医院治疗羊角风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