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怀念一条狗(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18:02

该怎么称呼她呢?

到死,她都没有一个名字,哪怕是一个最简单最普通最廉价的名字。唉,人啊,有时真是吝啬的很呢。我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人的另一种劣根性的显现——歧视?

人们似乎有点看不起这条狗的理由。

这条狗的来历的确比较复杂。她最初从哪里来,出身怎样,我们都不大清楚,也没人打听。好像这事谁都不值得去打听。虽然她还是一条母性的竖耳垂尾的漂亮狼狗。按说,这样的狗一定应该有些高贵的血统呢,比如她祖上哪辈应该是纯种德国黑贝之类。事实上,她真正的主人也确实在内蒙古当着大官。但这狗不知怎么,就不受待见了。先是,距离我们比较远的泰圆矿的包头人于矿长,把她当成随手赠送的玩物,送给了我们临矿的天津人陶矿长。可能,陶矿长年岁有点大,五十大几近六十,只顾自己整天跟官场上或同行的那些狐朋狗友喝花酒,经常还喝得稀泥烂醉,对这条半路改嫁的白捡的狗持无所谓怠慢态度,视若无睹,不怎么稀罕。也可能是,她呢,灵着呢,一定感受到了新主人陶矿长对她骨子里的不屑,她自己在那里百无聊赖,又无人照管,见我们这边热闹,人多狗多,就凑溜过来,混着吃点剩饭菜,混着跟公狗黑虎他们玩。也可能是我们这里更具狗可以生存的环境条件,狗类可以和谐相处,人也比较憨实宽容,至少表面不讨厌她驱赶她,也不心存歹意谋算她杀害她,她就腆着脸,留下,再不走了。

但好像因此,她也就有了一个斜眼偷看人脸色的毛病。这不算一个大毛病。那眼神就像过去大户人家的小媳妇,或下人,这肯定跟她的经历和处境曲折有关。

陶矿长有次过来,发现她竟然在这里,奇怪地笑了笑,却也没有往回要的意思——其实,估计他想要也要不回去了。譬如一个女子,铁了心要跟人私奔,谁又能强拉回来呢。

她就完全算是我们矿山的一员了。

但她一直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名字。似乎人们心里总还是对她有点看法的,就像看待一个曾经来路不怎么正的熟悉女人。因而,只是这样叫她,那狗。

不过,我总觉得,那狗二字,跟人叫谁“那货”,还是有着明显区别的。

凭心而论,那狗,她作为母狗,我觉得是个合格的妈。

叫包头的于矿长和天津的陶矿长尤为称奇的是,她在他们那里几年,不发情,也不下娃崽,似乎像个骡子,谁知到了我们这里,她竟然开怀了!不仅开怀,她的小狗呢,还一窝又一窝,一年生两窝,下得忒勤。这事!于矿长有次就在酒桌上大有醋意地揶揄,嘿嘿,估计像你们大同人骚!石女也得有了孩子!

嗨!这叫什么逻辑什么心态嘛!可我们都理解,这仅仅是酒酣耳热后的玩笑。

她头胎留在附近矿山的两个儿子,已经三岁了,据说都很优秀。身材高大,尽职尽责,是看护矿山的得力干将。我见过其中的一个,竟被起了个女人名,叫花花。花花的确好骨架,长相俊美,威武。见有生人,汪汪汪狂吠着告诉主人。花花黑白皮毛,耷耳竖尾,没有一点狼狗的意思,估计是她跟哪个土狗野合的产物,完全不像我们黑虎的种。

我今年春天刚上山,就发现她已经大肚子怀孕了。大约过了两个月,她生育了。六胎。

她特别护崽。哺乳期,谁靠近狗窝试图看看小狗,她都紧张而凶狠地盯着,呼呼低吼着,仿佛在严厉警告,不许靠近。刚生育那几天,她连吃食都顾不上,只等我们的大师傅什么时候到狗窝跟前喂点。狗娃崽稍大一点,估计她特别饿了,才匆匆跑到我们厨房后面的食盆,随便什么,吧嗒吧嗒大口塞些,又迅速返回窝去。

她教养孩子很有一套。她不允许小狗们随地大小便,每每都赶它们到窝后边的山坡背地拉屎撒尿,因而窝里窝外总是很干净。小狗出窝,她也决不养成孩子恋母的坏习惯,该断奶时毅然给小狗断奶,哪个都不行。如果有谁黏缠上来,呼呼两口,真咬,咬得小狗娃害怕着尖叫着再不敢上前。小狗刚能爬出窝,她就带着孩子学习吃食。她平时还积极鼓动小狗们互相撕咬,争斗,努力培养它们应对未来复杂生活的自立精神和自信心。这六个小狗娃呢,完全不像她的第一窝崽,多是来路不明的野种,这些都毛茸茸,胖嘟嘟,有三个几乎完全像她,黑黄短毛,另外三个,明显就随我们的公狗黑虎,满身满腿的黑黄长毛。这些狗娃崽,初则憨态可掬,渐渐机敏喜人,谁看了都觉得好,都想逗着玩,都想要。

小狗40天出窝,人们陆续要抱走,必须乘她不在跟前。但她很敏感,这时候她肯定有预感,箭一样不知从哪里就直扑回来。却也只能紧张而无奈地在狡猾的人和车跟前来来回回地嗅着,焦急地四处寻找她的孩子。但哪里能找得到?即使找到,又能如何?她只能忧郁地低声哀号。

我想,她一定明白,狗跟人一样,儿大母不留。小狗大了,该有它们自己将来的生活出路。离别,是一种生活常态。当母亲的一定不忍,但又不能不屈从于现实。尤其,不能不屈从于人类,特别是已经成了她的主人的人类。

她难以抗争。

她在生育方面是有过惨痛经历的。就在刚刚过去的冬天。

冬天,石材矿山都停工。天寒地冻,野外不能作业,员工放假,只留几个看守的人和狗。矿山正常生产的时候,狗下娃崽多少都无所谓,矿山人多,剩饭菜多,山地各种野味也多,狗的营养食材都没问题。但她偏偏不识时务,就在清冷荒凉的冬天生了,还八个。虽说公司给看守人留有狗粮狗钱,可问题在于,一是山区交通不便,距离可购买东西的乡村比较远,看山的光棍老汉懒得辛苦挪窝,二是那么几条大狗,不啻于几个大后生,能吃着呢,看守老汉自己吃还嫌肚大,饭食少,狗们就只好忍饥挨饿,勉强挨日子。三呢,看守老汉本来挣不了多少钱,他还想从狗嘴里抠攒几个。这样时节,一条狗的怀孕,完全就堪比遭遇了人类的“六零年”,怎么能好活呢。但既然怀了,她就必须把娃崽生下来。

真真生不逢时。不知她愁不愁,反正看山的老袁愁了。又是八张嘴呐!小嘴也是嘴。

辗转反侧了三个夜晚,老袁拿定主意了,一大早就拿把圆锹,到山坡挖土坑,等她寻食不在,就把八只狗娃崽全部提出来,悉数扔进坑里,埋了。她回来,发现孩子们一个都没了,围着狗窝一个劲儿哀号。但任她怎么哀号也唤不回一个娃崽。她只好哭丧着脸哀求主人。老袁若无其事,气定神闲,待理不理。她只好循着气味再到处找。终于找见坑杀地点。就双脚并用,挖,使劲儿挖,两只前爪都挖出血来。表土层已经冻住,她白费力气,挖不动,但一定她发现了孩子生命的迹象,就边刨边嚎叫,哀伤的声音传到老远。老袁毕竟心存不忍,闻讯过去,拿锹把土挖开,七条已经死了,就剩下一只小狗还活着,可惜头部被铁锹铲开一道大血口子。她在一旁看见,疯了一样地冲进坑,一口叼起受伤的小狗就直奔狗窝。

老袁的眼睛突然湿了。心里感叹,好长的狗命!

我上山时,这条小狗还活着。瘦了巴几,恣毛滞色,很猥琐很残疾的样子。由于我们的到来,她们都能吃饱了,也能吃好了。小狗渐渐换过毛色,有了精神。但突然一天,小狗死了。据说小狗过了百天就要翻肠子,如果这之前常吃肉之类肥腻食物,肠子就翻不过来,容易死掉。此时的她,肚子再次大了。我没看到她因小狗的死亡表现出过分的难过或悲伤。

估计,她被新生的幸福和希望,团团围裹了。

最终,她的六个孩子正常降生,出窝,却一个也没能留在她的膝下。

每当有人抱走小狗,我都能发现她愁苦忧郁的眼神,和无力踯躅的可怜举动。她仿佛被谁抽走了一些脊髓。大概她有着太多的无奈和幽痛。但她只能深深地压抑在心底。

所有小狗渐渐都被人抱走后,她的肚子一下就又明显大了起来。好多人猜测,莫非这么快她又怀娃崽了?我则摇摇头否定了这种看法,不可能!狗不像人。人可以肆意没有节制,狗一定是有发情期的。也许,是她心劲儿大,气出了毛病。最后事实证明,她一定是病了。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大到我们每个人都感觉不可思议。我对病理不懂,但一直怀疑她就是得了人间因气而生的俗称为鼓症的肝癌。她那滚圆到几乎要涨开的肚子,似乎特别沉重,她走路都几乎抬不动腿。走不动,她就不得不长时间跌卧在某个地方,哀怨而痛楚地看着她的路来路过的每个主人。

她有强烈的求生愿望。我发现她有时很想吃饭。但她吃了,坐卧不宁,似乎更难受。

我叫人给她喂了一些消炎药,期望那仅仅是她肚子里的炎症,但不起作用。我希望能有个兽医,给她做个手术,摘除这个沉重的负担,但无法实现。于是狠着心想,还不如痛痛快快给她一刀,杀了她,叫她解脱了罢,但没人能下得了手。

她的大肚子也就两个月。八月十五阖家团圆后,十六早上,我驱车从大同家里赶上内蒙古矿山,一下车,就发现她像平时一样,低着头跌卧在那个墙角,而其他狗们都没露面,都不像往常来欢迎我。我略感诧异,但也没当回事。

过了一会儿,有人打水路过她,突然惊叫道,哎,那狗死了!

我的心一紧。赶忙出去看。她真的死了,眼睛紧闭,白森森的牙呲着,一动不动。我能想象她死前经历过的无限痛楚。

我怀念这条狗。

不因为她病的可怜,死得难受,就觉得,她平时是一条最尽职尽责的好狗。

别的狗跟着主人上山转,她不去,守门。纵使她怀孕,生育,每次夜里的第一声警示吠叫,都是从她开始。即使她身患重病,每有警报,她都条件反射般地迅速跃起,颠颠着硕大的肚子,跟别的狗勇敢地站在一起。就在她患病一个月的一天夜里,有野狗出没,她跟她的同伴们并肩战斗,两条后腿和背部,都被咬伤。但她舔着自己的伤口,再次出险,依然冲到最前线……

我们矿山自从养了狗,一直没出过丢失或破坏等方面的案件。这首先要归功于这些狗,而且我觉得,因为矿山有了她,我们的矿山也就更安全些。

她真是一条好狗!可惜,她永远地故去了。

武汉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昆明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贵州治疗癫痫的医院得了癫痫应该怎么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