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笔墨】混沌官山(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50:03

(一)混沌官山

几次与官山的驴行擦肩,只因内心对未识的官山,从不曾重视过。然而,一次极偶然的机会,让我认识了原始且混沌的官山。似宝润如玉、温婉动人的处子,令我沉醉流连。仿佛那是一处归宿,将我流浪的心收养。

官山,地处赣西北九岭山脉西段,位于宜丰、铜鼓两县交界处。主峰麻姑尖海拔1480米,总面积一万多公顷。明朝隆庆年间(1567-1573),农民起义领袖李大銮,以九岭腹心山区的李家屋场为根据地,揭竿而起,汇集起义队伍达8万多人。官府多次派兵进行围剿,历时数年才把起义镇压下去。皇帝下旨把这一带列为禁山,不准平民百姓于此居住营生。此后,人们称该山为“官山”。

2014年12月6日,老兵、宇天行等人商议上明月山宿夜。我觉得周末天气晴好,便提议去宜丰官山。随后,老兵联系了宜丰的“本是一流”带路。午饭后,我与老兵、宇天行、眼镜四人,驭车直奔天宝古村。

到达天宝,已是下午两点半左右。在选择宿营地时,我与老兵争执不下,老兵主张扎帐于天宝集镇。就连车已开向潭山院前方向时,老兵仍固执地坚持单飞。好在方向盘在我手中,由不得他作主。户外人的最高境界,便是心系山水,远离尘嚣。在这喧嚣而污秽的城镇,如何做得到“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经两个小时的相处,天宝徒为古村,却给我空留猪圈牛厩集结地的印象。由天宝向官山方向,约前行十五公里的路程,我们到达院前村。不过初来乍道,我们不知已临近了官山脚下。在村口一妇女的指点下,四人于村委会内的院子里支帐夜营。

月晕星稀,夜风袭袭,山里的夜总那样地寂静。虽有些寒意,让人以眉头微蹙,却心旷神怡。正如朱自清笔下的:“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难怪五柳先生“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当然,我修炼不出此种境界。至少在夜半的时候,被山里的冷风冻醒。忙添加了些衣服,继续潜入甜蜜的梦乡。

翌日上午九点,一流等人赶到与我们会合。半小时后,到达官山山脚九天漂流门口。队伍一集结,整整来了五辆小车,共二十三人。其中宜丰九人,新余与萍乡各五人,三市四县。队伍出发时,一流悉数安排了带队、收队的人员。整个过程,让我不得不佩服一流的领队能力。

由漂流门口进入官山后,行走于郁郁葱葱的竹林。幽林青葱如玉,翠绿欲滴。虽是冬季,没有繁花似锦,却让人觉得阳春永驻。路是宽道,足可以开爬山虎上山。路面沆沆洼洼,崎岖不平,尽是雨水冲刷后留下的乱石。且岔道极多,容易走错。我们宜春四人紧跟着带队的大地,遥遥领先于大队伍。行至半山腰时,大地突然说分错道了。于是,我与大地俩人趋前探了一程,又折转回走,迎面遇上尾随的一流等人。几个宜丰的驴友一番合计,觉得没错,便继续前行。走着走着,我对道径理了个头绪:但凡遇上岔口,只要逢水而过即可。原来我们走的路,便是沿着峡谷的沟壑而上,路与溪涧左右交叉穿行。

山路两旁藤木繁茂,遮天蔽日;百鸟啾啾,婉转悠扬。空旷的山中极为幽静。一弯绿水环绕青山,娴静腼腆得似山里姑娘。于我们匆匆闪过的眸中,落下一瞥惊鸿。远处的山峰与近景很是不同,枝叶密密匝匝,层层叠叠。分外厚实,仿佛是一团团绿色的云海。几只惊飞的野鸡,张着五彩斑斓的翅膀,掠过溪水,飞入了对面的丛林中。恰似胸中积着一丝怨气,责怪游人扰了它的幽梦。

约行走两小时,我与大地等先头部队抵达山脊。脊背的植被骤然由竹林退变成灌木丛。此时,海拔1445米的石花尖已突兀于眼前。越往高处走,山势陡峭,植被渐矮,越发显得荒凉。抬头望去,山顶无数嶙峋的枯石,傲然挺立。官山那荒芜的山冈,苍茫的天际,显得混沌而迷茫。

接着,队伍到达一平坦的平台上休息。侧旁的一棵杉树吸住了我们的目光,这株极健康、粗壮的杉树,其状酷似一圣诞树。当我由陡坡跨上平台时,一流对我笑了:你当官了。并指着空地上一块极古老的石碑说,这是“官山民界”。我近前一看,只见碑上篆刻了“官山民界”四字。前一步为官,后一步则为民。其实,官即是民,民即是官。我咀嚼着这句话,如同咀嚼一块蜡,或许这就是官山给我最大的收获。每一个当官的,都是来自于民,且终究要回归于民。这简单而深邃的民官之道,在这苍凉又原始的官山上,被诠释得一清二楚。“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回想自己工作二十余载,“官”居“小吏”,虽不曾轰轰烈烈,却心无旁骛,问心无愧!

小憩了一会,我们朝着石花尖冲刺。与我走在最前面的,是同与新余驴友来的甘肃女孩。身后,跟着宜春三剑客与一流、大地等人。

对我而言,尽管常于山水间徜徉,但参与像这样大队人马的活动,还是头一回,情绪有些许的激动与失控。一路走来,我无比钦佩大地的体能。走在前面的一群人,虽都没有尽全力,但从表情和步伐就能判断其大致的实力。而且,我也了解到今天同行的,大多是一些资历极深的老驴。路上我结识了几位山友:觉悟、漆海凤,还有新余的乃西等。听大地说,其实今天的领队是觉悟,我慕名拜访,原是一美人坯子。大地还介绍了一位萍乡的牛人,叫醉雪。说这人轻装,一天从沈子村上金顶至发云界,经十八排到达明月山。听了大地神侃后,我极想见见这位强驴,却没遇着机会。虽然,我曾重装孤闯武功山,一天内由吊马桩至十八排。但加上沈子村至金顶的五、六小时路,全程达十五小时,虽是轻装,其强度也是令人颤栗的。

残阳中的石花尖,朦朦胧胧,混混浊浊;如天地初开,睁开一双惺忪的眼。于山头伫立,混沌之气直楞楞扑面而来,浩然激荡于胸中。

站在山顶,眺望四周,有“一览众山小”的豪迈。每一次登顶,都会惊叹隽美河山的雄伟,感慨自己的神奇和伟大。时交深冬之际,山脊低矮的灌木与零乱的杂草尽数枯萎,焦黄得恍若残阳的色彩。“乾坤含疮痍,忧虞何时毕?”在此般的色彩里,我总会想着泥土的颜色,想着肌肤的颜色;想着沧桑与落寞,想着生命之烈焰。而我非常喜欢这种色泽,她让人遐想与流连,让人痴迷与感悟。让人参悟“天容万物,海纳百川”,方是中庸之道也。让人在感惜万端生命成长和凋零的过程中,更嗟叹岁月荏苒,白驹过隙。让人想起乌江垓下的剑气,更让人想到马嵬坡前的骷髅。那种壮丽又冷艳,凄婉又迷茫,辉煌又无奈的景色,余韵荡气回肠。于长河落日、焰燃散尽之时,张显人生最辉煌、最眩彩的时刻。我自横刀,谁敢于寒风萧瑟中执马?

在石花尖稍作停顿,吃了一些干粮。我们便朝着官山的主峰,海拔1480米的麻姑尖而去。此程大约徒步40分钟,中间经过一处地名叫龙坑的山坳。从石花尖至麻姑尖的路极不好走。在山脉的梁脊上,一条曲折、陡峭的山路,延绵于灌木、荆棘、野草和棕箬的从林。由于来往于道上的游人甚少,杂草与荆棘已将路径淹没。于其中出没,根本就找不到路,只能拨开一层层的荆刺,连拉带拽地在荆丛中移动。走了一阵,我的脸上、脖子上、手上,被刺得一道道的伤痕,血流不止。过了龙坑后,我超越了宇天行、眼镜,独自一人在荒芜的丛林中飞奔、拔高。朝着荒凉无比的麻姑尖的怀抱而去。

我到达之后,宇天行、眼镜随后赶到了麻姑尖。不久,宜丰的一流、大地等仨友也赶来了。正当大家聚集合影时,巨石下面的茅丛中冒出一人。我一细看:是老兵。最后,到达麻姑尖的驴友,便是七人。

麻姑尖的峰顶,堆积着无数的嶙峋的巨石,令我记起了鳌太路上的峥嵘石海。浑然天成的石林,直插云宵,傲然挺立。攀上巨石,便越发觉得官山之巅,混沌之气弥漫于神山之上,天地之外。仿佛时光穿梭,回到了开天辟地的盘古初时:不是女娲补天之祸,荒山上哪来如此之多的顽石?我流连于那凄婉、苍凉之外的最原始、最朴实、最自然的风景。那种美丽,如璞玉一样与生俱来,不经雕饰,浑然天成。宛如端庄宁谧的处子,独处于这荒芜而沧桑的官山之上。

我们折返的时间是下午一点十分。一个小时后,到达石花尖。又半小时,与“本是一流”、“畅游大地”等驴友在官山民界处分手。三点四十,返回至九天漂流的停车场。

踏上宜春的回程时,我回味着官山美丽如画的风景。宜丰的朋友告诉我:映山红盛开时的官山最美!我想,我定会常来的,让满山的杜鹃为我而开放!

(二)再上官山记

自去年登上宜丰官山后,心中便与它有个约定:等到杜鹃红遍山岗的时候,我将再来官山相会。

虽然宜丰的朋友早就提醒:今年山中的花期晚了半月。但朋友的劝诫终抵不住追日的邀请,2015年4月26日早晨六点,我带着追日、宇天行等14位驴友,朝着花期尚早的官山而去。

由于导航出错,我的车过了万载后,多绕了一圈弯路才到达宜丰的。在万载的岔道口时,百度导航将我们朝着思前铺的方向引领。然后拐了个弯转回罗城,至宜丰再到天宝古镇。我们到达天宝古镇时,宇天行和追日的车也刚好赶到。这人生的道路便是如此,须遭遇无数的岔道口,每历一次岔道便经一次选择,每历一次选择便意味一个对错。胜利不一定属于那个走得最快的人;而那个不早不晚、不偏不倚赶到的人,却往往是最后的胜者。世上的事,并非所有准备和行动都正确的人,就一定会成功;可如果所有准备和行动都不正确的话,就会注定与失败相随。

上午九点半钟,我们到达官山登山口——九龙漂流管理区。由于与前次登山的路线完全相同,一路上我感觉枯燥乏味,第一次的精彩与激情此刻已荡然无存。是呀,这人生的故事哪个不是由美丽转为平庸,由鲜活沦为清淡,由神奇化为腐朽的?就这样我们走了两小时路,到达“官山民界”的石墩前,还是那株酷似圣诞树、挺拔的杉树于道旁相迎。大伙儿坐在路口吃了些路粮,以此抵作午餐。与追日同行的俩同伴,可能是路上吃坏了什么东西,到达“官山民界”后呕吐不已。加上前夜熬夜的尚踏郁,体力不支的仨人留在原地等候。这让我觉得有些可笑:官山上曾经“官”“民”的分界点,今日却成了区分“驴友”和“游客”的地方。此后,我们一行十二人继续朝着官山之巅——海拔1489米的麻姑尖而去。

越往山顶方向行走,不时能看到灌木丛一簇簇怒放的杜鹃花,仿佛一片片羞赧的红晕,点缀于嫩绿初吐、万般妖娆的官山。快到石花尖时,漫山遍野的杜鹃林越来越多,越来越密,但花骨朵开得越来越少。尽是,结着密密麻麻像蚕豆一般大小鲜红色的蓓蕾,显得精神之极。然而这含苞欲放的梢头上,不时有三、二枝早春的花簪,在山巅的风中花枝招展,争奇斗艳。由海拔1450米的石花尖,沿九岭山脊朝麻姑尖前进的路上,生长着一望无际、郁郁葱葱的杜鹃林。虽不到花期,却饱含着让人浮想联翩、意犹未尽之意念。仿佛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在山间释放情怀,少女的心思于这美丽而多情的官山上,迎风飘散。终于,我暗自欣慰我们赶上了今年官山的第一个花季了。虽然,离山花烂漫、群芳怒放的花期尚早,但此刻的官山却别有一番风韵和美丽。

也许你无意而来,却总能在无意之中看到超越期望的景色,这便是山的神奇和魅力。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伴侣,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心情,都将为你带来不同的风景。或许有时有意而求,却总是失落而归,期望越高,失望越大。人生的事总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上帝关上一扇门时,也替你打开了一扇窗。

从花石尖到莲花尖和麻姑尖的山路,已被官山风景管理局的工作人员,由曾经荆棘横道拾掇成一条顺畅通达的阳关大道。比之去年秋行官山时的步履维艰,今日之履可谓闲庭信步。原本一小时的路程,此时少去了三分之一时间。

下午约一点左右,我与追日、宇天行等七位队员首批到达麻姑尖。这七人中,有一个山友让我印象极为深刻:他身高1米75以上,身板硬朗,健步如飞,一直走在队伍最前面,然而这位山友却已69岁高龄。老人姓罗,宜春状元洲诗社的会长、江西作家协会成员,为宜春藉土生土长的诗人。老罗兴致勃勃地告诉我两个心愿,一是按农村“逢九满十”的习俗,他今年做70岁生日寿诞;二是办一张老人景区免费证,用十年时间将以前旅游花费的开支挣回来。我听懂了他的意思,他七十岁前旅游花了多少钱买门票,七十岁后就要免同等数额的门票钱。

其实旅行,不在于你有多么强大的体能,而在于你是否有一颗与山水相依的心。

我们在麻姑尖停顿了约半小时开始下撤,走了约十分钟,与朝着麻姑尖跋涉而来的明月一瀑、蓥山潭水等三位驴友迎面相遇。见到我们已经返回,三人表现得迟迟疑疑、面面相觑。三人犹豫不决之时,我自告奋勇领着她们重上麻姑尖,因为我认为,轻言放弃绝不是真正的驴友。至此,到达石花尖的十二人中,除上善若水夫妇外,有十人登顶官山之巅——麻姑尖。

再登官山,晴朗的天气和湛蓝的天空依然;挺拔峻秀、延绵起伏的山峰依然;一堆巨大无比的乱石依然。尽管山顶的杜鹃仍颌首含苞,虽无想象中雍容华贵的神韵,却有少女初成的青涩与玲珑。山中的花气让人心高气傲,让人奋发向上,让人遐想和心仪。此时此刻,我心中的杜鹃花早已红遍了整个官山,绽放出生命最绚丽的色彩。

人生何必长相厮守,人生只求曾经拥有,有时能得一次偶遇亦足矣。风景如此,你我更应如此: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下午五点,我们下山返回至九龙漂流停车处,并于七点左右回到了宜春。

用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的时候要注意什么湖北看癫痫病的医院怎样?陕西癫痫病可以治愈吗济南哪家癫痫医院更有用?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