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木马】老夫聊发少年狂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20:00
他在美国加州,我在中国西安,在地理空间上遥不可及。收到成章兄从博客中发来的纸条,稍时工夫,即读到了他的新作《苍茫万千字》。这便不得不感叹,现代信息工具之神速。   试想要是放在苏东坡时代,纵使跑死驿马,牛车劳顿,也得一年半载不成。但却并不因为时间的遥远,而泯灭了现代人对于先贤的记忆。读罢这篇恣肆汪洋的长调式的近两万言,无论是描绘夏威夷海岛的奇诡风景,还是对阿拉斯加冰川和麦金利峰的尽情咏唱,作者雄奇伟丽的笔致和激越委婉的唱腔,都无疑让我想起了一句名诗:“老夫聊发少年狂”。   苏东坡是说,我虽年老,却兴起少年打猎的热狂,左手牵着犬黄,右手举起鹰苍。戴上锦蒙帽,穿好貂皮裘,率领随从千骑席卷平展的山冈。为了报答全城的人跟随我出猎的盛意,看我亲自射杀猛虎犹如昔日的孙郎。我虽沉醉但胸怀开阔胆略兴张,鬓边白发有如微霜,这又有何妨!什么时候派遣人拿着符节去边地云中,像汉文帝派遣冯唐。我将使尽力气拉满雕弓,朝着西北瞄望,奋勇射杀敌人。   刘成章不是苏东坡,也恰似苏东坡。正如在这篇散文中自谦地说,“只是一个白发盖顶的行吟者,一介二十一世纪的芸芸草民”。但他尽管白发盖顶,近年辗转于故地与异乡之间,一路行吟,为文为画,书生意气,不减当年。是的,他离开了古都的作家小院,归来逗留的日子里,拄着拐杖漫步在大街小巷,没有几个人恭敬地喊他“刘局长”、“刘书记”、“刘主席”了,显然成了一介二十一世纪的芸芸草民。却也“一边游走一边敲击大地的键盘,是为了使万千汉字歌唱着成型,成风声雨声,并在苍茫中发出阵阵回响 ”。   苏轼任密州知州时,不过四十岁。出猎对于苏轼这样的文人来说,或许是偶然的一时豪兴,但他平素兴国安邦的信念,却因这次小试身手而得到鼓舞,以至信心十足地想要前赴西北疆场弯弓杀敌了。然而,他期望的“大用于世”,恰好是他留给后人的处世思想和美妙的文章。刘成章的新作《苍茫万千字》,也如同苏氏诗篇音节嘹亮,且情豪志壮,顾盼自雄,精神百倍,出手不凡。也一样纵情放笔,气概高迈,一个“狂”字贯穿全文。通过对外观奇异景象的描述,直抒内心世界的块垒,充满对大千世界的感知和对自然生命的眷恋。文章的架构,已不受一般的谋篇布局法的束缚,融叙事、抒情、引典为一体,运用多元的表现手段,或词语铿锵,或笔调俏丽,神驰八荒,思接千载,显示出作者宝刀未老的散文大家的风采。   今年五月中旬,刘成章从美国归来,邀集老文友聚会于西安南门外一家酒店。我赶去时,雷达、银笙、闻频、张敏、耿建、书文、庞进等先到了。异地难忘故土情,酒过三巡,他红光满面,感言道:我忘不了陕西这片热土,忘不了各位老朋友,忘不了陕北的山丹丹。成章兄早年以诗和歌词出名,一首《圪梁梁》传遍大地乃至歌厅,久唱不衰。七八十年代我们写诗时,崇拜毛泽东的诗词,但误将擅长写旧体诗的普通人排斥在诗人圈子之外,近年旧体诗在新诗诗坛之外颇有人气,我等也时常唱和。与成章兄重逢,雷达先生赋诗抒怀,我随机在博客上唱和:异国总是长安情,诗人白发笑重逢。当年流派谁念及,汉唐昨夜寄秋风。   毛泽东长征到达陕北的第二年,刘成章出生于延安教师之家。六十年代伊始,他从陕西师大中文系毕业留校任教,后回到延安在歌舞剧团当编剧,八十年代又到西安出任《文学家》主编,相继有陕西人民出版社文艺部副主任、陕西省出版总社副社长、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等头衔。退休后,随儿女前往美国居留。他读初中时开始发表作品,高中时写诗,后转写歌词、戏剧,然后再写散文。八十年代,他的第一篇散文《转九曲》获得了天津《散文》优秀作品一等奖。发表于《人民日报》的散文《安塞腰鼓》,以其雄健的气度,铿锵的节奏,带给读者以生命力的奔腾,入选人民教育版等中学教材。散文集《羊想云彩》,获首届鲁迅文学奖,创作达到了一个高峰。赴美后,他的散文《走进纽约》,被语文出版社选入八年级教材。   他在文学上出道早,从诗人而词人而剧作家,新时期转写散文,可谓中年变法,从此专写散文了。近年,又热衷于绘画,画作见诸于《光明日报》等报刊,以中国画水墨手法为基调,融入西方油画色彩,诗意盎然。在他的博客中,有文字也有不少新画作,趣味十足。   刘成章曾说,一个人的突出才华到底在哪儿?常常连自己都认识不清,只好多尝试几种艺术形式,尝试的过程就是认识和发现的过程,才能最后摸清自己艺术细胞之所在。看来,你妹我更适宜于搞散文创作。不过,我从前写诗、写歌词、写剧本的功夫,也没有白费,它们在散文中全都派上了用场。   阎纲先生前几年回陕,在省散文学会成立时有个精彩发言,后以《散文大省又一喜》见诸报刊。其中写道:“刘成章的散文是安塞腰鼓震耳欲聋的狂放与豪迈,是信天游刻骨铭心的复调和变奏,黄土地上五颜六色,山河壮美人多情。刘成章散文有成,但知之者寡,他在《文学报》上背插稻草自我叫卖,我和陕西作协着急了,又写文章又开会,得了个鲁奖”。我没有查找到《文学报》的文章,想来也是饶有趣味的事。在我看来,刘成章的散文,应该是中国新时期以来散文大家中不可或缺的一位,在陕派散文中亦为佼佼者,名至实归。陕西近百年来,包括延安时代的散文家,从茅盾、吴伯萧、何其芳、孙犁、刘白羽、魏巍到李若冰、魏钢焰、候雁北、毛錡、李天芳、贾平凹等一路数下来,就该数到刘成章了。他的散文艺术成就,是当代散文的一棵大树。   我曾在《中国作家》1991年第4期发表过一篇题为《提笔成章》的长文,庆幸还可以在网上读到。文中写道,成章笔下的家乡当然也是块古老的土地。他紧紧地趴在母亲怀里,就像吊在地畔上的一颗瓜蛋蛋,就像贴伏在秸秆上的一穗玉米棒儿。他穿老虎鞋,他转九曲,他唱米脂婆姨,他为母亲塑像。他成了羊羔羔,草色呐喊连绵的鲜碧,迎羊儿回来,迎他回来。却也慨叹廉颇老矣,羊儿老矣,羊儿备尝世事的艰辛,黑毛落上了白霜,白霜冰冷着抑郁的思绪,脑子里常乱哄哄的。当重新触到沾着青草昧的带血的奶头,他又心湖澄澈,精神得以复原,去赶踏青的队伍,而不情愿是一只乏羊。成章用地道的陕北腔唱信天游,唱西北风。这是他散文的思维方式,也是他生命体验的存在方式。是起兴,亦是象征,同时形成一种文化意象。   在这篇《苍茫万千字》中,刘成章仍然在用他诗化的语言,在阐释自然与生命的奥秘。正如我在二十年前的文章中所说的,生命是一个过程。在他看来,那仿佛是十分渺茫的事情了,仿佛隔着千重山万重水。他在用深刻的生命感知童稚期的遥远,同时感知你视茫茫发苍苍齿牙亦近动摇之后的生命之归宿。生命史意识,在他个体生命意识中流动。   在这三伏天闷热的西安城中,读罢寄自异域墨香犹存的《苍茫万千字》,我想对成章兄悄悄地说,你在异域,想起了把海和月写绝了的唐代李白,想起了“月出峨眉照沧海,与人万里长相随”的千古名句。而你,便是李白月光下的白发少年。   你说,这一刻,我愿入乡随俗,我愿披发跣足,我愿原始一些野悍一些,像北京猿人或蓝田猿人,我甚至愿意成为半坡姑娘手中陶罐上的那条鱼,从而成为阿拉斯加族群和万物中的一员,并和他们打成一片。我渴望艰苦,我想从中得到人生命题中应有的坎坷和苦难的历练,从而使自己心中的元气能够得到蒸腾。   你说,好几天了,我不用手机,不用互联网,甚至连那纷纭的世事和喧嚣的生活,想都不去再想。我只寄身于此,享受着全新的生命体验新如初生。   你说,每逢佳节倍思亲,不由想着我的不曾来这儿的至亲和挚友,我多么想掰下这儿的一块,带给他们。这无奈古人早已说了,只可自愉悦,不堪持赠君。我能做到的,只是一次一次地拍着照片,一次一次地如野狐的狂奔。   我已经即时在博客中观赏到了你的图片,知道你的心,此刻是那么五彩缤纷又那么纯净。在感到阵阵清爽,一缕云影飘进鼻腔时,你的肺部似有巨大的冰河在辗动。   刘成章,一个苏东坡式的出猎者,行吟者。我只能伫立于长安城中,或黄土山原上,遥遥致意。   如何能治愈癫痫病婴儿癫痫怎么治疗河南治疗癫痫的医院那个较为专业湖北哪里治疗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