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我们只是爱错,不是过错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2:55:15
每次诺小诗找我聊心事之时都会问她这个问题“你还在想着他吗?”还生活在上世纪90年代的诺小诗每次听完后就趴在我怀里,低沉地说:“我忘不了他”。
   抚摸着诺小诗柔顺的发丝,霎时间,我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言语。就算这个场景在我俩在一起的时光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我还是无法用语言来去劝通诺小诗那颗固执而又倔强的心。除了心疼,也只有心疼。
  
   (一)
   是不是每个人的十六岁,都会遇上一个让你一生刻骨铭心的那个人?我想对于诺小诗来说是的,林泰就是那个让她一生都刻骨铭心的劫。
   “袁怡,我给你寄了三封信,一封给薛颖,一封给林泰,还有一封是给你的。”电话那头,诺小诗用她惯有的娇柔跟我通着电话。
   “为什么一封给薛颖,一封给林泰。”听到薛颖和林泰这两个人的名字,我就生怕诺小诗又去做什么极端的事。本来读着好端端的初中,却又偏偏因为这两人转到一所离我们有二百六十七公里的学校。想想就生气,我就因为他们失去了这么一个可以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吃喝玩乐聊心事聊八卦的死党。也许是十几岁的小女孩都会有的一种对朋友在意的吃醋,我很不开心略带点怒气地回答诺小诗。
   许是诺小诗看懂了我的小心思,忙回答我说:“袁怡,我一放假就回来了,我们马上就可以见面了,哈哈,在见面前你就帮我下这个忙啦,回来我不会亏待你的,好姐妹你懂的。”
   想着诺小诗那哄我的矫情样我也就心软了,答应帮她等信寄来我拿去给薛颖和林泰。
  
   (二)
   “薛颖,这是小诗让我给你的信。”走在这个小诗昔日最好的闺蜜面前,我不知道薛颖这时听到小诗的名字会不会回忆她们一起有过的曾经,也许,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念旧的。
   “她写信给我干吗?”薛颖很不屑的语气,让我更为小诗的牺牲不值。这个被大家捧在手心的班花,早已习惯了被众人无条件的宠爱,又怎会去站在别人的角度上去考虑问题呢?当初小诗离开我们学校,是为了让林泰和薛颖能很好的在一起,自己可以不打扰到他们,但薛颖却认为是小诗一直在缠着林泰,并对其心生怨恨。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自己去拆开信封去看啊!”
   “袁怡,我不想看,你帮我看好吗?看完告诉我大致的内容就好了。”薛颖拉住我的手,对我来一番她班花式的撒娇,嘟着的小嘴,卖萌的表情,认真一看,也确实挺楚楚动人的。我想如果被男生看到的话大抵98%都会去帮她吧!可惜我是个冷漠无情的女汉子,我不吃她这一套。
   “我不要,你自己去看。”我微微地一笑,之后严肃地告诫她别在我面前撒娇。
   “那你拿回去吧!我不想碰诺小诗碰过的东西,我怕脏了我的手。”薛颖的表情顿时换了一副模样,她用她的表情告诉我她是多么的不屑小诗。
   “你爱看不看!”被激怒的我把信甩手一扔在薛颖的座位,转身离去。后面的薛颖不知在跟我说些什么,气急败坏的我压根没留意她继续想要跟我讲的话。
  
   (三)
   “林泰,这道数学题怎么做啊!”我不知道找个什么理由去把信交给林泰,所以也就只好随便找个数学题在他面前装傻卖乖。
   “这个啊,你用因式分解就可以很快算出来了。”
   “可是我不会因式分解呀!”
   “啊,这个你都不会呀!来,你看着我算,我先在本子上示范一遍给你看。”
   “好,谢谢哟!”林泰埋头认真的给我做示范,看着他那棱角分明,干净白皙的侧脸,再加上他温文尔雅的气质,看起来确实很养眼,也难怪小诗和薛颖会对他如此着迷,也难怪我们班有那么多的女生暗恋他,只是我是那少数中的一个。
   “袁怡,你看,这就是那示范,你看下,自己套进去算下。”
   “好。”其实我早就会做那道题了,只是想找个借口接近他而已,所以我也很快就写出来了。
   “哈哈,袁怡,你的领悟真强,把后面我没给你讲的都做完了。”
   “是呀,名师出高徒吗,额,对了,林泰,这里有一封诺小诗给你的信,你看一下吧!”
   “为什么她要给我写信?”和薛颖差不多的回答,我顿时无语了,不愧是绯闻情侣。
   “我怎么知道啊,你不会拆开来看看吗?”我也以差不多的回答去答复他们。
   “袁怡,我不想看,我能不看吗?”林泰小心翼翼地问我。
   “不行,这是小诗特地为你写的,你不能对不起她的心意。”突然觉得小诗好可怜,如果他听到林泰这么说她一定会伤心死了。
   “袁怡......”林泰欲言又止。
   “林泰,你想表达什么就说吧!小诗是我的朋友,你也是我的朋友,我不想看到你们这样。”
   “袁怡,我们不像诺小诗和你讲的那样的,虽然我不知道诺小诗给你讲了什么,但依我多年对她的了解我能猜到。袁怡,我对诺小诗一点感觉都没有,完全是她自作多情而已,信我会去看,但我不会回。因为我已经跟她说过很多次了我喜欢的人不是她,也不是她的好闺蜜薛颖,麻烦你转告她别再把电视剧搬到现实了。”
   “林泰,你混蛋,你怎么能这么说小诗呢?”听他这么说,我虽然知道是事实,林泰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小诗和薛颖,全是小诗想太多,也听不进我们的劝,但我还是忍不住自己的怒火。
   “袁怡,你少管别人闲事吧!管管你自己,管管你的旧情。”
   “林泰,你说什么,嘴巴给我小心点!”
   “呵呵,嘴巴小心点,那你又为什么不嘴巴小心点,那时禹少风跟你说他妈妈要他转学,就是想听听你会不会挽留他,只要你说声不要走他都会留下的,可你倒好,说什么去那好呀,反正都不想见到他啊......”
   还没等林泰说完,我就跑出去了教室。禹少风,一个埋藏在心底最不愿意别人提起的人。
  
   (四)
   时光辗转就到了高中,林泰说的没错,她不喜欢诺小诗,也不喜欢薛颖,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诺小诗的幻想和多情。林泰最后牵手的,也只是他心仪已久的夏帆,而不是她们两个中的其中一个。得知他们的恋情后,薛颖哭得很伤心,她有喜欢她追求她的人,却偏偏不能算林泰一个。有时候,班花也会有异性不喜欢的时候。
   而禹少风,也没在我的世界出现过……
   “袁怡,我有新男友了,他的眼睛和林泰长得很像。”诺小诗给我发来这段话,黑色宋体的文字带着淡淡的伤感。是不是年少的我们,都把爱情看得太过于儿戏,所以总喜欢用一个人的某一特征去替代另一个深爱的人。
哈尔滨癫痫病是怎么形成的>   “小诗,这样真的好吗,那男的知道吗?”
   “也许他知道,也许他不知道……”
   “为什么这么说啊!”
   “因为那男的你也认识。”
   “谁呀!”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我也不知道是由于什么,也许这就是女人天生的直觉吧!
   “禹少风,当时全班都知道我爱林泰爱的热烈,禹少风和我们同班他不可能不知道吧!”输入栏里顿时不知道该再写些什么,好像守候了多年的东西就那么轻易被诺小诗的一句话消失不见。诺小诗,你知道我爱少风也爱的热烈吗?但我却不敢把这句话发出去,变成了违心怯懦的“祝福你们”。小诗很吃惊为什么我会发这句话,也很困惑为什么之后的我没怎么跟她联系。
  
   (五)
   “袁怡,我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你了。”熟悉的头像,从陌生人的聊天栏里发来。
   “你是?”我想了很久,才决定回他这句。其实我知道自己是明知故问,那头像里禹少风冷峻的脸,我又怎会那么容易忘记呢?
   “我是禹少风啊,禹少风,那个老是追着你的自行车跑的人。”
   “哦,哈哈,是吗,那么久我都忘了,你好呀,你最近还好吗?”好装傻的一段回复,我不知道禹少风能不能读懂我言语背后的话语。
   “不好,所以,袁怡,我想求你帮我一个忙,好吗?”
   “什么忙啊!”和那时诺小诗告诉我她的新男友是禹少风时一样不祥的感觉。
   “帮我找回小诗好吗?小诗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一定可以联系到她的。”
   “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吗?为什么你不自己去找。”也许是一种莫名的吃醋,我一下就露出了马脚。
   “我们分了……”虽然禹少风没有和我面对面的说,但我能感觉到他说这话时的疼痛,就像当初我失去他时一样的疼。
   “为什么?”其实,发这话时我有偷偷地窃喜,我知道我这么做不应该,但我就是有欢喜。禹少风是我的,只是中途被诺小诗劫走而已。
   “因为他爱的不是我,他说我只是眼睛像林泰而已,她说玩够了就算了。”
   “她都这么说了,你还要找回她干嘛?”突然一种为爱的人发怒的感觉,我不知道禹少风是否能感觉到。
   “因为我傻啊,我爱她,所以我甘愿做他的替代品。”突然觉得这对话我们无法再进行下去了,我选择了不回复,就默默地看着他的头像黯然心碎。
   “袁怡,我求求你了,帮帮我好吗?”
   “袁怡,求求你了!”
   “袁怡,求你了,我没有她会活不下去!”
   “袁怡,我真的很爱她,求求你帮我找到她。”
   “只要你帮我这个忙,以后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禹少风不肯罢休地给我发来一大堆请求帮助的消息。
   “我要你爱我,你能做到吗?”看了他那么多拜托的消息,我终于鼓足勇气给他发出了我心底最想要说的话。
   “啊,你说什么!”禹少风许是很惊讶吧,又或者是什么,但我还是和刚才一样选择了不回复。
   隔了好长的一段时间,禹少风发来这么一条信息:“袁怡,当初是你不懂得珍惜我,你没资格这么问我。”这二十个字就像一把把利剑刺穿了我的心脏,我不懂得珍惜,他又怎会想到我不懂得珍惜背后的苦衷。
  
   (六)
   我一遍又一遍看着禹少风的留言板,写的全是关于他和她的曾经以及他失去他后的悲伤和堕落。
   “禹少风,我决定帮你找她。”想了很久,也许,真的爱一个人的时候是允许帮他找到他爱的人的。
   “袁怡,谢谢你!”
   “不客气!老同学,应该的。”
   “对啊,应该的,是你欠我的。”委屈的眼泪不自觉地打在我发白的脸庞,难道在爱情里真的有谁欠了谁吗?空白的输入栏我也不知道我该输入些什么,然后又输入什么才正确。
  
   (七)
   26路公交车,我不知道多久没来这找诺小诗了吗,她见到我时紧紧地相拥,深情地注视,都让我特别愧疚曾经对她突然的冷淡。
   那晚的月光特别亮,璀璨的星星也紧紧环绕在月光周围。我和小诗坐在学校的草坪里,月光洒在我们稚嫩的脸上,我们并肩坐在一起,我如实告诉了她我和禹少风的故事,也告诉了她禹少风求我相助的事。
   我以为她会生气,以为她会恨我,可没想到她只是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温柔地说:“袁怡,我因为爱情失去了薛颖,又差点因为它失去你,我真的感觉自己很失败。”
   “不,怎么会呢,小诗,这不能怪你,都怨我连喜欢他都不和你说。”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了小诗在我生命中的重要。有时,友情会比爱情来得更真实和大方。
   “袁怡,你会怪我吗,对不起。”小诗泪眼婆娑的样子,让我好生心疼。
   “傻丫头,这怎么能怪你呢?你不怪我就好了。”抚摸着小诗柔软的头发,心疼到不能再心疼的感觉,都怨我要把自己的爱隐瞒。
   “袁怡。”我和小诗紧紧相拥,没有过多的言语了,但彼此的心意都能懂得,因为这就是爱,就是我们的友谊。而关于禹少风,小诗也决定当面和他说清楚,让彼此不再有纠葛。
  
   (八)
   7月4号那天,夏帆结婚了,新郎不是林泰;薛颖也结婚了,新郎也不是林泰。一个是自己爱过的女人,一个是爱过自己的女人。那一天,林泰的朋友圈暗指的悲伤和绝望让我有点毛骨悚然。小诗好像也心有灵犀的感觉到了这一点,于是我们马上结伴前去找林泰。
   啤酒味充斥的街头,林泰蹲坐在树旁,发红的眼圈,憔悴的面容,有谁还会相信这是当年斯文帅气的美男子。
   “林泰,起来,别喝了!”
   “袁怡,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可以是我,受伤了就受伤了,干嘛还要借酒消愁。”我试着抢夺他的酒瓶,却没想到被他紧紧抓住了手腕。
   “袁怡,你不懂!”
   “我有什么不懂?”
   “你不懂爱一个人的感觉,失去一个人的感觉。我和夏帆在一起后的一年,我才知道这么多年我早已被薛颖感动,只是我懦弱我胆小我不敢承认罢了。那天薛颖要为了我自杀,夏帆也站在那里,但我就像个懦夫一样看着她俩吵,结果,刀子刺伤了两人。不过幸好抢救及时,不然她俩都要命丧黄泉了。而后。夏帆和我分了手,薛颖哈尔滨看羊羔疯哪家专业也不再爱我了。”看着林泰的眼泪奔涌而出,看着这个我曾经的哥们如此混蛋又如此可怜,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下什么,只有轻轻地抱住他,告诉他:“一切都会过去的。”
   “林泰,你还有我。”小诗的声音从后面冒出来,七年了,这句话她不知道在心里练习了多少遍了,终于有勇气说出来了。
   “小诗,我也想我可以爱上你,这样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那么难受,可爱情又怎可强求呢?我也只能辜负你,对不起你。我已经伤害了两个女人了,不能再加你一个。”
   “林泰,如果我甘愿被你伤害呢?”
   “小诗。”橘黄的灯光下,林泰轻轻松开我,跑向小诗,两人紧紧相拥……
   连爱情都可以草率,我也不知道林泰的心里到底想着些什么,但我看见扑进林泰怀里的小诗是幸福的,毕竟,这一天她等的实在是太久了
  
   (九)
   夏帆的新郎是禹少风,林泰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差点晕倒在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七年了,我足足等了十年,期盼着禹少风的每一次找我都可以是回头,但却从没让我不落空,他除了找我帮忙,还是帮忙。
   “袁怡,你还在想着他吗?”这句我常用来问诺小诗的这次却换成了她问我。
   “我忘不了他。”我皱着眉头回答,和当时小诗一样的回答,却没能和她一样的幸运。
   “阿姨,我给你个棒棒糖,你别不开心了好吗?”小诗和林泰的女儿丫丫突然跑到我的怀里,把她的棒棒糖塞给我哄我开心。那一刻,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连小诗的孩子都懂事了,我还那么傻,等一个不会回头的人回头。
   “丫丫真乖,阿姨没事啦,谢谢丫丫的棒棒糖,阿姨不吃糖,你拿回去吃吧!阿姨给你拆开。”我轻轻地吻了吻下丫丫,就轻轻地将她放下,让她回到她父母身旁。
   凉风习习的河畔,诺小诗和林泰带着他们的女儿站在桥边尽情地享受着这夏风,而我,则一个人形单影只地依靠在另一边的栏杆,思索着那些回不去的过去。突然,林泰走过来,低声地和我说:“袁怡,我们哈尔滨看羊羔疯什么医院好都只是爱错,不是过错,放下吧,忘了吧!”
   “我们都只是爱错,不是过错。”我重复了一遍林泰的话,好像这就是我这么多年放不开禹少风的心结,总觉得当初放他走是我的过错,虽然他不懂我当时是由于考虑到他的健康才没心没肺的不挽留。
  
  
  
  
  
  

商丘去哪找靠谱的癫痫医院
共 537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