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流云】麦香(散文·记忆征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18:36

生于七十年代的人大概对麦香还有一个十分清晰、十分深刻的记忆,对那渗透在骨子里的麦香浸染着光阴的旖旎。

那年月,物资短缺,麦子是非常金贵的东西,非逢年过节是不常见用面粉蒸的白面馒头的。拿一个刚出锅的喧腾腾的白面馒头在手里,麦子特有的香味便直往鼻孔里钻,根本不需要什么菜,通常是三口两口,一个馒头便吞进了肚里。

那时,不光大人,就是刚懂事的孩子也认为只要能天天吃上白面馒头,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幸福和快乐。于是,人们便萌生出一个想法,若是地里能长两茬麦子那该多好。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光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就连公社里的领导也动了这种心思。我清楚地记得,有一年我们生产队就在刚收获的麦地里搞了一次实验。偌大的一片地被热情洋溢的人们整平耙细后,满怀着希望种上了麦子。开始,麦苗长得非常好,绿油油的一大片,咋看咋喜人。生产队长特意安排了两个人看管麦田,并且还在地头上插了一个醒目的牌子——试验田。温暖的夏季里,受到特殊照顾的试验田不负众望,麦苗在忽忽地往上窜,没过多长时间便开始拔节、抽穗、扬花、灌浆了。看着一乍长的麦穗随风起舞,人们的心里被那开始成熟的一抹杏黄色撩拨得痒痒的。然而,好景不长,细心的人们很快便发现长长的麦穗里根本不长麦粒。拽几穗快要成熟的麦穗在手心里一搓,那种麦粒咯手的感觉根本就没有,待鼓起腮帮子一吹,手心里剩下的仅有线样的几点东西,那样子根本就不能叫麦粒。于是,从群众到领导,人们的满怀希望便真的成了风中的肥皂泡。直到此时,人们终于明白万物生长都有其一定的自然规律,违背规律,便会一无所获。是啊,不经一番冰霜苦,哪得麦子飘香来。实验失败了,人们失望了,可生产队里的牲畜却因此而得到了好多天的生活改善。

记忆中,一过清明,麦苗就像听到了出征的号令,齐刷刷地疯长起来。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们那些儿时一块割草剜菜的伙伴便对麦香的渴望一天天鼓胀起来。盼望中,麦子开始扬花了,早有性急的伙伴随手拽下几穗麦穗,急不可待地在手心里搓起来。尽管搓不出什么东西,但闻一闻手心里那散发着青草气息的绿绿的颜色,也能解馋。俗话说:一穗两穗,一月上囤。那年月,对于麦子哪天成熟,我们这些不谙世事的孩子竟能说得一清而楚,这缘于天天放学后去剜菜时天天偷搓麦穗的结果。上初中时,学校在一片田野的旁边。夏季,每逢上学的路上,便偷偷地将搓下的麦粒放于装水的瓶子里,待课间休息时,举着瓶子不无炫耀地喝个一气。我敢肯定,那独特的滋味是现如今的任何饮料所不曾具有、也无法比拟的。

吃青麦子最好的吃法是燎着吃。拿一把籽粒已经饱满的麦穗放于火上,待麦芒烧焦、麦壳发黄时,趁热搓着吃,那香味简直是无与伦比。正当我们沉浸在这美妙的享受之中时,从沟底随风升起的烟雾便彻底暴露了我们的行藏。不多一会,护坡之人便提着一根碗口粗细的棍子追赶而来,吓得我们不待扑灭火苗便挎起菜篮落荒而逃。到了安全之地后,小伙伴们互相看着刚才狼吞虎咽地吃麦子时留在嘴上、脸上的灰烬,都忍不住开心地大笑起来。回去的路上,我们故意经过刚才烧麦子的地方,奇怪的是那里仍有烟雾在弥漫,我们分明看到护坡之人的嘴上也有一道一道的灰痕。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垄黄”。一年之中,最令人高兴的时候莫过于这一时刻。热辣辣的南风中,成熟的小麦将一望无垠的田野装扮得一片金黄。极目远望,蓝天白云下,那耀眼的金黄色上下翻滚,随风涌动,阵阵成熟的麦香沁人心脾,令人心旷神怡。或许是那时对这种颜色特别关注,或许是那时对麦子的香味太刻骨铭心,以至于后来只要我一看到成片的麦田,我的眼前便立刻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片耀眼的金黄来,空气中便有滚滚的麦香扑面而来。以至于后来买私家车时,我对汽车颜色的首选竟然是麦黄色。虽然一同去选车的朋友笑我老土,但我却铁了心地认为,麦黄色是世界上最最好看、最最漂亮的颜色。可能汽车开发商中也有个别人有偷烧麦子吃的经历,要不他设计出来的黄色咋就那么象麦子成熟时的颜色?

到县城上高中的时候,虽然已开始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但麦子仍然非常金贵。记忆中,我们一个班四十多名学生中,竟然没有一个能全天吃馒头,能隔三差五地在食堂买上两个馒头解解馋,就算是对自己最大的奖励了。寒冬的夜晚,当熄灯的电铃响过之后,同学们不约而同地点起蜡烛在教室挑灯夜战时,总有几个同学将从家中带来的平时舍不得吃已经放得十分干裂的馒头使劲地掰开,分发给周围的几个同学一块品尝。慢慢地咀嚼着干馒头,一丝丝甜意便悄无声息地在唇齿之间、五脏六腑之中弥漫开来,麦子特有的香气也似乎在那一刹那间一下子升华到了极致。

改革开放、富国强民的春风在一夜之间吹遍了大江南北、祖国各地,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随之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有谁能料到,昔日只有逢年过节才能一尝的白面馒头,现在已经成了寻常百姓家的家常便饭,甚至若没有可口的菜肴相伴,单吃馒头竟然到了不能下咽的地步。吃惯了山珍海味、鸡鸭鱼肉的人们味觉系统似乎出了毛病,竟再也咀嚼不出麦子当年特有的那股香味来了。

是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还是味蕾的丧失,是麦子香味的消失,还是人们品尝能力的下降?个中滋味,恐怕只有静下心来才能慢慢品尝得出来。

残存在心中的麦香,不敢忘,也不能忘。

广东最好癫痫医院在哪哈尔滨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武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原发性癫痫病病因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