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轻舞】跳舞那些趣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43:55
摘要:果然,从那以后,再也不见那货的踪迹。哈哈哈! 一,   妻信奉饭后百步走的健康理论,且又爱观看别人跳舞。所以每天晚饭后,必要我陪她去散步,回到家中已近晚九点,这期间近两个小时左右。苦呀!天天俺一个大老爷们,却要孤零零站在一大帮老娘们面前,总觉得尴尬不自在。虽然俺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奈何!老婆对此乐此不疲。唉!圣命难违,尽管俺心里不乐意,可又不敢违抗圣旨。俺只得硬着头皮,还得是满面春风地陪着老婆。不为别的,只为她是俺老婆,只要她开心就好。   升龙广场面积约有几千平方米,广场里有好几帮老娘们跳舞。其中以广场中心那帮娘们规模最大,她们约有一百多人。在她们前面有一个高四、五个台阶的平台,平台面积约三百多平米,教练及五六个领舞则在平台上跳舞。   今天俺习惯地站在平台上,检阅台下这帮娘子军。俺从第一次看她们跳舞,至今已大半年了,从当初的尴尬不自在,到如今的坦然、习惯。甚至我还能在娘子军面前悠闲地踱来踱去。久而久之,俺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只要有人买了新衣服,我的天!马上就会有人过来欣赏。我真服了那些娘们,她们在一起咋恁多话呢?不停地唧唧喳喳对衣服品头论足。如果衣服穿上效果好,就会像瘟疫一样迅速传染那些爱美的娘们。我就纳闷了?衣服够穿就行呗!买那么多衣服能当吃当喝?还不如买条烟、弄箱酒实在呢。慢慢地俺惊喜地发现,在这些娘子军中,还不泛风韵犹存的美女。俺往往装着不经意的样子,趁老婆不注意迅速的、偷偷瞄上美女几眼。   奉旨陪老婆散步。既能令老婆开心又能欣赏美女,真是其乐融融。观赏娘子军们跳舞。从当初的不习惯不乐意,到如今的上瘾痴迷。俺还真担心,老婆哪天不叫俺去检阅部队呢。   二,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由于我天天在升龙广场看那帮娘们跳舞,所以对那帮娘子军跳的舞,倒也耳熟能详。   一天,天很冷。我在国际升龙广场上冻得来回直搓手。   妻提议道:“看把你冻得,不如你跟在她们后面一起跳舞吧。”   我听了吃了一惊道:“啥?你叫我一个大老爷们跟一帮娘们一起跳舞?你不如杀了我吧。”   妻笑道:“这有啥?谁规定男人不能和娘们一起跳舞?自和你结婚以来,光知道你喜欢唱歌,还没见过你跳舞呢?”   我坚决地摇摇头道:“老婆你放过我吧。真的,打死我也不跳舞。”   妻生气道:“不跳算了,回家吧。”   见妻子生气了,我讨好地说:“好了!好了!今天我豁出去了。我跳。我跳还不行吗?”|   可怜,俺双眼一闭随着音乐的节奏翩翩起舞。只见俺时而‘兰花指’,时而‘羞答答’……俺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老婆却在一旁乐开了花。我在心里千万遍地诅咒,那该死的音箱为啥不坏掉?我不停地祈祷为啥不停电?可惜!一切如故。   三,   有些约定成俗的规矩你不能打破。尽管法律未禁止,一旦打破,你能想象那是怎样一种局面吗?   如:‘撒娇是女人的天性’。   如果你让一个大老爷们在大庭广众面前,对自己的小娘子一边扭腰摆臀、一边摇头跺脚,嘴里娇滴滴说:“老婆呀!求求你啦!再买最后一包香烟吧?就买最后一小包包香烟。好--不--好--嘛?”哈哈哈!   昨天陪老婆去升龙国际广场看跳舞。走近广场一看我惊呆了,我发现有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兄,犹如‘党代表’一样混在一大帮娘子军的队伍里跳舞。这位‘党代表’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子。不夸张地说,这位老兄不用化妆,给他一双斧子那就是活生生的李逵再世,跨马挺矛就是张飞穿越,脖子里挂串佛珠就是鲁智深再现……当然,我并不反对男人跳舞。如‘交际舞’‘拉丁舞’等。男女搭配,男人风度翩翩舞姿潇洒,女人步履轻盈婀娜多姿,使人看了赏心悦目。可是这位‘党代表’和那帮娘子军跳的却是另外一种舞。此时音箱里播放着朱明瑛唱得《回娘家》的歌曲。此歌曲上半部是说,一个小媳妇又是涂脂又是抹粉,身穿大红袄、头上插枝花,左手鸡右手鸭,背着她的宝贝儿子在回娘家的路上,那种迫不及待充满喜悦的心情。下半部是说,那个小媳妇在路上突遇大雨,她惊慌失措狼狈地避雨。结果手里的鸡鸭跑掉了,头上的花也被风吹掉了,雨水也把脸上的脂粉冲成了红泥巴,而且吓坏了背上的小娃娃。反映出她兴冲冲地回娘家,结果却满脸沮丧、无限懊恼的心情。那位‘党代表’把小媳妇的表现,诠释的非常到位。甚至比那帮娘子军有过之而无不及。高人呐!高人!   正当我对那位仁兄又是佩服又是感慨时,与之相邻的跳舞场响起《女兵》的歌曲。只见那位‘党代表’急忙跑到相邻的那帮娘子军队伍里,动作娴熟地跳起舞来。《女兵》一曲反映:一个少女脱掉漂亮的衣服,剪断心爱的长发。告别爹娘告别家乡,来到部队穿上威武的军装,却迫不及待来到镜子前仔细端详,看看自己是否变了摸样……那位仁兄时而娇羞万状、时而千娇百媚。把一个少女参军的喜悦心里,用肢体语言表现的淋漓尽致。   不可否认,那位仁兄基本功很扎实。不可否认,那位仁兄的动作一板一眼很是到位。可是当你看到猛张飞、黑李逵、鲁智深,他时而兰花指、时而羞答答,把一个少女、小媳妇模仿的惟妙惟肖时,那场面那情景……乖乖呢!我原来以为我会写调侃的文章,没想到那位仁兄用肢体语言把调侃、幽默、风趣、诙谐表现的那么出色。老卫佩服得五体投地。   四,   忙碌的年过去了,气温也回升了,我也恢复了陪妻子每日晚饭后上街散步的习惯。   昨日陪老婆来到升龙国际广场,那里有好几帮跳舞的。我们散步的路线相对固定。从家里出发沿计划好的路线转一圈约六七公里。中途在升龙国际广场稍事休息,一圈下来约一个多小时。   一来到广场,见到那帮久违的女人们。呵呵!由于我是陪领导来看跳舞的,由于我天生害羞,所以我从来没和那帮女人们说过话。但,由于我经常看她们跳舞,倒也和她们混个脸熟。一看见那帮女人们,我顿觉眼前一亮。原来她们已脱去臃肿的冬装,只穿薄毛衣,甚至有的只穿秋衣在跳舞。其实虽然气温回升了,虽然她们在跳舞运动身体,但我觉得她们之所以穿那么薄的衣服,来显示其身材,主要是爱臭美的心里在作祟。我正感慨呢。忽听相邻的另一帮跳舞的地方,不时地传出叫‘好’声。   我对老婆道:“你先呆在这里,我去那边看看。”   我快步来到叫‘好’声的地方。只见一个三十四五岁的女人,在一帮女人们前面领舞。那领舞的女人长得好正点,身材不亚于模特。她的皮肤白皙,脑后扎着马尾。上身穿紧身黑色薄毛衣,下身穿牛仔裤,脚穿彩色旅游鞋。搭配得体的衣服凸显出她那迷人的身材。也不知她们跳的叫啥舞,只见领舞的那个女人随着美妙的旋律,震撼的音乐,强劲的鼓点,疯狂地扭动着胯部。她时而猛然甩头,脑后的马尾调皮地,随着头部的摆动甩来甩去;时而弓着上身,下身微微蹲着,高举右手臂模仿策马奔腾的动作;时而小腹前拱后收;时而左右剧烈摇晃着臀部……乖乖哩!我虽不知这叫啥舞?但我敢肯定其中一定掺杂着钢管舞的动作。怪不得场外那帮老爷们不停地叫‘好’呢!这哪里是在跳舞呀?奶奶的腿!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诱惑嘛。我急忙退出这火辣辣的场合,嘿嘿!   五,   其实,在升龙国际广场,我和老婆经常跳的舞是佳木斯健美舞。跳佳木斯健美舞的有一百多人,有一个四十多的男教练,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女教练。那个女教练特漂亮,身材特别棒。由于经常去跳舞,我和那两个教练也混熟了。   那天,我和老婆去广场比较早,当时除了有十几个跳舞的在闲聊,就是那两个教练在摆弄音箱。我急忙走上前给那个教练敬烟,教练刚伸出手去接烟,不料旁边有个三十五六的男人伸手拦住说:“王教练,来!抽我的烟,他的烟不咋样,没有我的芙蓉王好抽。”   王教练连忙说:“谢谢!烟都一样抽。”   那货却说道:“咋能一样呢?我这可是芙蓉王,二十多一盒呢,能买他好几盒呢”。说完,硬塞到王教练手里。   王教练尴尬地看着我摇摇头。   我笑道:“教练,他的烟好抽,你就抽吧。”   这货见那个女教练在忙着给音响插电源,就急忙过去说:“李教练,你今天打扮得好漂亮。忙啥呢?我帮你弄吧”   李教练头也不抬敷衍道:“没事!我自己会弄,你忙去吧。”   那货紧挨着李教练蹲下身子道:“让我弄吧。”   我见李教练明显讨厌他,就问王教练:“这货是干啥的,一有机会就缠李教练。”   王教练苦笑道:“他也是来跳舞的,就是有点不主贵(方言:意思是没素质),动不动喜欢和娘们搭讪。   我笑道:“这货不是李教练的熟人吧?”   王教练笑道:“以前不认识,也就是最近跳舞混个脸熟。”   我拍拍王教练的肩膀道:“那货喜欢和娘们搭讪?放心吧!交给我了,我保证那货从明天起不会再来了。”   我快步走到李教练面前大声说:“李教练,先叫这哥门帮你弄音箱,我找你有点事。”我拉着李教练的手,不由分说拉着她就走。   李教练见我拉着她的手,当时就蒙了。我拉着女教练离开那货有十几米的距离。我低声急速地说:“听王教练讲,那货不主贵,喜欢往女人堆里扎。一会你看我眼色行事,我保证从明天起那货不会再来跳舞了。”   李教练惊讶地想要说什么。   我忽然严肃地说:“李教练,你确认你们教的是佳木斯健美舞吗?”   李教练疑惑地说:“是呀!有啥问题吗?”   我道:“这个舞共八节,可是我发现,有两节都教错了。比如第一节‘直臂回环’。”   其实标准动作应该是双臂向上高举,然后让后划圆双臂向一侧平伸与肩齐,在然后,同样的动作,只是双臂向另一侧平伸……我故意举起一直胳膊道:“应该是这样的吧。”   李教练一边示范一边说:“应该是这样的。”   我故意把左胳膊屈伸,说道:“这样吗?”   李教练急了,上前拉着我的胳膊向上举着说:“老卫,你咋这么笨呢!”   这时那货急匆匆走到我们面前说:“你俩干啥呢?”   我拉着李教练的手说:“我找李教练有点事。走!教练!这货在这碍事,咱俩去那边练。”   李教练红着脸低声说:“你今天咋了?你拉着我的手,大家都看着呢?这多不好?”   我低声说:“我也看不惯没素质的男人,一会你看我眼色行事,我保证那货以后不会再来了。”   这时我看到那货也跟着来了,我连忙给李教练使眼色,并大声说:“哎呀!李教练,你既然腰疼,今天就别领舞了。”   又对那货说:“平时不是听你说,你也学过几年吗?而且还参加过表演吗?今天李教练腰疼,你就替她给大家领舞吧。”   那货结巴道:“我……我……”   这时跳舞的人围成圆圈准备跳舞,我大声对大家说:“大家注意了,今天李教练腰疼,暂由这位老师领舞。他跳的也很棒,曾参加过表演呢。”说完我把那货往大家围成的圆圈里一推道:“我去放音乐。”   其实那货会跳个屁,平时把功夫耽误在和娘们搭讪了。哈哈哈!大家看着那货像小丑一样扭来扭曲,都哈哈大笑。最后很多人都不跳了,都看着那货哈哈大笑。那货红着脸说:“不好意思,今天我有急事,先走了。”   果然,从那以后,再也不见那货的踪迹。哈哈哈!   陕西癫痫能手术治疗吗黄冈的羊角风那家医院最便宜河南癫痫医院哪家专科拉莫三嗪能治疗外伤性癫痫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