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山水】与命运抗争的人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16:34
无破坏:无 阅读:1413发表时间:2016-10-02 23:28:37 摘要:连姨一直以来都觉得命运这东西很玄乎,活着的每个人,对于活下去的未来,都不知道将会是什么样的,就像生命中,会遇见谁你也说不准,或者说无法意料将会遇见或者发生什么事。 郑州军海医院    一   连姨一直以来都觉得命运这东西很玄乎,活着的每个人,对于活下去的未来,都不知道将会是什么样的,就像生命中,会遇见谁你也说不准,或者说无法意料将会遇见或者发生什么事。此时她现在坐在摇椅上道:“命运啊,就算不是你所预想的未来,也要努力过,才是无怨无悔哪!”   连姨头发有些白了,当年的那个漂亮的妹子也经不住岁月的风霜,岁月虽然可以消磨一个人身体,但是岁月却能给人的心灵更好的磨砺,经历了风雨,收获从容宁静。人生,总有许多事情是没得解释的,是人力不可及的。   连姨生于六十年代初,虽说她是黄老三家里的第一个孩子,也不是好过的日子。人们在疯狂追求粮食能够亩产多少多少,父母有气无力上山下田,稀薄的汤粥支撑不起空虚的胃,连姨的父亲黄老三被叫到山坳下那一大片的水田边上,水田里的稻禾密密麻麻地种着,边上许多男人们相隔一段距离站开,手拿斗笠往田里扇风,带队的干部站在边上吆喝着:“用点力,等着我们的亩产一千公斤,到时候谁还会饿肚子啊?认真点,别偷懒!”。面黄肌瘦的母亲背着女儿四处找野菜,捡地瓜头,勉强地活了下来。   奶奶说:“真是命大啊,饿鬼遍地,我们一家几人还能够活下来,真是老天照顾了!”   到了五岁,瘦瘦小小的连姨还没尝试吃饱穿暖的滋味,家里又添了两个弟弟,黄明海,黄明军,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是越来越紧迫,也许是穷苦使人活的都没办法了,连姨的母亲因为一场病,丢下三个娃儿撒手人寰,最小的弟弟才一岁,奶奶老了,加上平时还要做些家事,父亲天天忙队里田间的活,于是在连姨的小小肩膀上,便担着对弟弟的爱护和照顾。   人都说没有娘的孩子是最可怜的,慢慢懂事的连姨,努力照顾两个弟弟,不至于让人看不起或者被欺负。当年弱的弟弟被同村的大牙头,在路边泥水坑旁拌了一脚,整个人不偏不倚刚好扒在泥水坑里,连姨拿着扁担追着大牙头,一直追到他跑回家关起了大门,待后来,大牙头看到连姨都绕开她走。衣服破了,姐姐会学着奶奶那样用针线缝补一下,虽然补的歪歪扭扭像大虫贴着似的。   到了上学的年龄,连姨看到队长家的女孩去学堂了,连姨也想要去上学,但是父亲说,要让她要带弟弟和帮做家务,家里也穷,吃饭都成问题了,更别说上学了。父亲的话使连姨不敢作声,其实那时候连姨不知道,父亲因为她是个女娃娃,迟早是别人家的人,不用那么费事让她去读书,而且穷人家的女娃娃读书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倒不如多帮衬着家里几年,学会如何操持家务还更实际。   奶奶说:“娃儿啊,这是你的命哟,谁让你出生了我们这穷人家啊,还早早地没了娘。”   连姨心里很难过,但她没得选择,就只能这样,帮忙照顾两个弟弟,偶尔跟父亲的大队去田间做些事,比如把刚停下来工来的牛牵去吃草,然后那天她就能记半工分,父亲说这有什么不好!   待到弟弟可以上学的年龄了,父亲说姐姐可以去生产队挣点工分了,帮扶家里让弟弟去学堂学点知识,当弟弟背上旧布袋去学堂时,连姨扛着锄头上山了,看到村里的学堂,再看自己破旧的四处透风的房子,还有奶奶已直不起来的腰板,她知道,家里需要她增加点收入,要去跟着那些大人们一样卖自己的力气,虽说连姨年纪小,但是做起事来却不输大人,要除的草儿,要打的行陇,她样样做的像模像样,跟连姨一起干活的人常常打趣她说:“找媳妇就要像这样的!”或是家里有差不多大儿子的人就说:“这么勤快,这么好的姑娘,以后给我们家做儿媳好不好?”连姨红着脸不说什么。   傍晚弟弟放学回家,连姨也从山上回来了,奶奶给家人烧饭,其实也不是饭,几根番薯加一点点米,再加些野菜,难为饱肚之食。弟弟从一个破旧的袋里拿出一本新书,连姨看到弟弟的新书走前去摸了摸,两眼放光,书的封面是毛主席的头像,拿起来还闻到油墨的香气,连姨翻开了一页,书页上用铅笔写了三个歪歪斜斜的字,里面的字读什么她不知道,问弟弟,写的是什么?   弟弟说:“是我的名字,黄明海!”   “那我的名字是怎么样的?”连姨问弟弟。   弟弟摸了一下头说:“我也还不知道,等我学了再告诉你吧!”   “那你以后学了什么字回来也教我认好不好?我给你缝个好看的书包上学。”连姨央求弟弟。   “好,等我学多一点就教你。”弟弟满口答应了。   “学什么学,家里的事多着呢!”父亲凶了连姨一句。连姨不敢顶嘴,奶奶说:“娃啊,别怨哦,谁让我们家都穷啊!”奶奶不说还好,连姨的眼泪吧哒吧哒掉。      二   连姨知道有些事情很无奈且要接受,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至少家里有她出一份力,弟弟可以上学。连姨从家里找了一些布,给弟弟逢了一个小书包,然后弟弟去了学堂,学会什么字回来就教姐姐认识,也借铅笔给姐姐学写自己的名字“黄明连”。慢慢地,教她更多的字,还有一些算术,给姐姐读课本,连姨的记性也好,弟弟读过几遍的课文,都能够背下来。奶奶说:“可惜了这娃子啊,要是让她读书也指不定是女状元哦,但愿娃子将来能找个好点的婆家才是!”父亲叹气不作声。   时间在山里和田间都一样,花草树木,瓜果稻粮,从种到收,一年一年地轮回,景好或坏,吃饱或饥饿,人们总是一年盼一年收成,期待多分点工分。连姨除了每天出山下田之外能让她觉得快乐的事,就是跟弟弟学认识字,几年光阴,认识了一些字,会念些简单的文段,偶尔弟弟从学校带回来一些小报,能够读的七七八八。也学会唱些歌曲,连姨的嗓子如黄莺出谷般好听,一开口唱歌就能令人有一种陶醉的感觉,许多跟连姨一起做工的人,做到乏力的时候就叫连姨来几句:“东方红,太阳升……毛主席的思想放光芒……”那些人说,听了就神清气爽,干活都有力气了。   连姨十八岁时,奶奶去世了。奶奶说过,人就是那个样,生下来,活到死,中间折折腾腾,像太阳那样升起又落下,就是生命的过程!   十八岁的年龄,连姨是村里的漂亮女孩子,丰满结实,明眸善睐,红扑扑如苹果般的脸蛋怎么也看不出当年又瘦又小的丫头来,于是上门提亲的人也不在少数了,已上初中的弟弟回来跟父亲说,姐姐要嫁就要嫁自己喜欢的人,不能父亲自作主张替她办了。能认识一些字的连姨也有了自己的心事,希望找一个有文化点的夫婿,不要只会跟山里田间打交道的莽夫。   也许是因为连姨长的标致,父亲也没有勉强就定哪个人家,他老人家也希望闺女找好点条件的人,私下里,父亲对连姨说:“看看那老刘家的儿子怎么样,他黄冈治疗癫痫中医院家也来提过亲,家里条件也不差,家里有亲戚在外边当干部,”   连姨摇了摇头,说不喜欢,其实她是嫌老刘家的儿子也不认识几个大字,小学才读了两年,也读不好,后来老刘干脆叫他回家去生产队上山下田挣工分。就这样父亲试探了几个连姨都不满意。   转眼就到了二十岁,父亲骂她:“别不知道好歹,自己也是农民穷人家,挑三拣四像什么样,今冬你要是决定不了我就作主给你找定人家了。”   村里已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了,黄家的闺女清高了,以为自己有几分标致就眼睛高到天了。连姨暗想,要找个如意郎君也那么难?还是只能怪自己生在这山里面,什么世面也不曾见过。   还没顾的上连姨的终身大事,村子里,应该说所有的农村里,都迎来了好事,取消生产队大合作了,要分田到户了,以后是每家每户各自生产了,按人口分配,然后再按比例交公粮,村子里沸腾了,人们欢喜了,比过年还热闹高兴,有人说,有些地方早就实行了,而且收成很好。连姨的父亲也分了几亩田地,他老家是高兴也犯愁。高兴的是他名下分了田地,生活看似有奔头,愁的是连姨两个弟弟还在上学,如果再有几年,弟弟们都读书出来有个工作或是家里能帮上忙那就很理想了,而连姨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如果女儿嫁了,家里就少了帮手了,家里的几亩田也就父亲老人一个去耕种了,父亲开口说,要不明海回家来帮忙吧,可是明海不愿意,他还想上学,一家人为此头痛不已,连姨决定再帮帮家里,先不谈婚嫁事。父亲叹了口气后说,先应付了今年的农忙再决定吧。   连姨心中也松了一口气,不用再为自己的事感觉到紧迫。      三   这一年九月的一天,连姨从田间忙活累了,坐在僻静村边的小河上游石头上,天气已慢慢转凉了,阵阵风儿吹得连姨头发乱飘飘,连姨开口唱起了歌儿:“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干革命靠的是毛主席思想,鱼儿离不开水啊,瓜儿离不了秧,革命群众离不开共产党……”也许是因为累,一首雄赳赳的歌曲让连姨唱出柔柔的声色。连姨不知道,有一个人站在了她的后面听她唱了整首的歌,陶醉在其中。   “张老师,连妹子的歌好听么?哈哈”他们的后面是在放牛老达伯的一声嚷嚷,吓了俩人一跳,连姨转过身看到一个男子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两个人的脸顿时通红,有些不知道所措。   这年轻老师是今年从外边调来村里学堂教书的,名字叫张爱明,白瘦的脸颊,高高苗苗的身板,斯斯文文的样子。这个看起来有书生气的男子,连姨的心是亮了一下。因为老达伯的一个叫嚷,连姨不好意思多打量,她只好先行离开了。   老达伯意味深长地对张老师说:“这可是个好姑娘哟,人伶俐勤快不说,没上过学堂却识不少字哦。”然后老达伯牵着他的老牛走开了,留下张老师呆呆地不作声。   连姨怀着她小小的心思打听张爱明的情况,近年父母双亡,没有兄弟姐妹,家里叔叔对他颇为照顾,更重要的是他还未婚。连姨心中窃喜。   连姨隔些时候又去了小河边,希望又能遇见张爱明。心有灵犀在两个年轻人身上应验着,一来二去,两人的事就在村里传开了:“黄家的闺女要嫁给张老师了,那娃子命好啊哈尔滨去哪有正规的癫痫病治疗医院,找了个有工作的人啊!”可事还没成,父亲听到却感不是滋味,他想啊,成了倒也不赖,可是张家没有来提亲也不好说什么啊。   就在父亲感到为难之时,老达伯来找父亲说话:“连妹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希望她嫁个好人家,我帮你去行行路子吧,看看张家是个什么意思。”   有了老达伯的出面,两家的婚事定下来了,准备来年的正月办了好事,张爱明说了,以后结了婚,他在这个村子教书,农忙时日,他会帮着连姨家农事,于是大家都赞叹黄家的好运,找了一个这么好的女婿,父亲的腰板在村人面前都挺直了许多,逢人乐呵呵的发烟和招呼。   过完年的正月,婚礼热热闹闹办下来了,连姨父亲在家里收拾了一间房子,张爱明跟她一起住在家里,甜蜜的生活从此开始了。   一年半以后,家里添了一个女娃娃,取名叫娜娜,生活的平淡和安宁让连姨觉得日子有滋味,抱着小娜娜的时候,连姨心里欢快地唱起歌儿,她的丈夫说了,家里要重新翻修一下,在旁边加盖两间,这生活怎不叫人感觉有奔头呢?不让人羡慕呢?      四   如果,一直这么幸福下去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啊。   家里盖多两间房子,请来两个师傅帮忙,主架差不多建好时,还有一个重要的工序,吊房梁,房梁的好坏决定了房子的牢固,以前的房梁都是大圆木上了漆,一根房梁好几个大人来抬,于是上房梁的时候,家里人都在帮忙,师傅们和张爱明还有明海都站在房子上面,帮手用绳子拉起那根做房梁的木头,下面的挂好了,上面的平衡两头一起拉,站在房顶上面拉的人手脚要并用的好,站的地方小而不平,搭瓦的小木梁虽说已安放好,站在上面往下看也使人不由地心惧。   “一二三放”师傅喊道,把梁对上墙头中的槽放下去。   “抬起来,移过一点点来”   “好,可以了”   “嘭……”一个声音巨响。   “姐夫,姐夫,你怎么了?姐夫……”明军急迫地喊叫且跑向房子的侧边,做门槛的大方石条上,明军看到姐夫的头倒在那里,鲜血已染红了石头,他的脚已软了,所有人都跑前来,手忙脚乱,抱起张爱明,连姨扑向她已昏迷的丈夫。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办?都是血……怎么办?”连姨几乎晕厥。   “送镇上医院去,快啊。”站在这人群中的一语点醒迷茫人,他是之前给连姨家送过木梁的货车司机王天雄。“快抱到车上去!”   于是大家都小心翼翼把张爱明抱到货车上,明海明军两人跟着王天雄奔向了医院去,连姨有气无力地抱着娜娜看着远去的车子,和站在身边颤颤巍巍的父亲一样不知所措。   最终,还是传来了坏消息,镇上医院无法救治,转送县里医院,送到县医院时,张爱明的呼吸已停了,带着未完成的愿望,离开这个他还牵挂的世界。   家里的原本喜事变成丧事,张爱明的教过的一些学生也来送丧,还有货车司机王天雄,忙前忙后尽仁义。原本让人羡慕的家庭,感叹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连姨吃不下睡不着,对着房间的张爱明看过的用过的书本笔记整天整天地发呆流泪。   “命啊,怎么自己的命就那么不好呢?”连姨心里想到自己的命运,心中哀苦。感到骨子里都痛,娜娜的哭喊声惊醒了连姨。 共 923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