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吉尔尕朗』清凉的台地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2:59:12
破坏: 阅读:2282发表时间:2013-04-11 08:27:37

『流年*吉尔尕朗』清凉的台地(散文) 一、寂寞的河谷
   2009年,有一些研究气象领域的学者就像他们在2008年里的习惯性行动一样,继续在坚韧地谈论着地球气候一直在变暖的话题,并且热衷于为此东奔西走。这似乎也在预示着当年沸沸扬扬的联合国气候谈判大会12月在哥本哈根召开。大概因为这些热闹的出现,这年大吉尔尕朗河两岸的春天也回来得特别的早,三月中旬大吉尔尕朗河河坝边的杨树枝条就钻出了鹅黄的新芽,三月下旬河对面草山上的野杏花野山楂野樱桃李就开得满山满坡地粉红雪白。进入四月下旬后,河谷正午的阳光就变得像哈萨克女郎的红裙子一般晃眼热烈,毫不掩饰它从湛蓝空中开展的瀑布般的冲刷,许多地势尽管有红花绿草和片片林涛作掩护,却依旧感觉到这西部的阳光独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
   现在的时间恰逢五月上旬的正午,在平坦的河岸上,也就是在新源县老马场至巩留县莫乎尔乡公路上行驶的汽车明显稀少了,正午让那些勤快节约的步行者也留在了房子里。可我还走在这条河岸公路上,许多年了,乡亲们经常看到我是这条公路上的日游者。此刻的草滩和河滩公路就像夜晚的毡房一般沉静,我听到十几只绵羊在草滩上脚踩枯枝发出的“嗤嗤”声。偶尔有一只呱啦鸡窜出路边逡巡,“呱啦呱啦”地怪叫上几声。半个钟头后,终于有一辆摩托车的马达声由远而近,几乎是箭一般疾驰而过。可我还是看清了那位骑车者,那是一位留着两撇胡子的维族汉子。二十分钟后,也可能是半个钟头,又有一辆摩托车来了,这回的骑者是一位脸部酱黑的哈萨克,没戴头盔,搭了一位妇人,一样开得飞快。两辆摩托车先后经过我身边时都发出飞机起飞前那种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我倾听着这种轰鸣声很久了。然后有一种意念指使着我离开公路,沿着大吉尔尕朗河河滩边静谧的草滩树丛里走着。树多是些红柳、野杏树、野苹果树、野山楂树和胡杨之类,还生长着马林(树莓)、黑加仑、沙棘、沙枣、金鹊花和黄刺之类的灌木。岸边的峭崖上还一溜排列着些黛绿的松树,尽管我没有办法爬上去观看,但是我可以看见树梢上已经竖起一支支蜡烛一样的顶芽。这些松树和南方的松树一样,当这些“蜡烛”的火焰渐渐改变时,这些松树就会比上一年蹿高两三尺了。野果树已经结果了,果子全都长得密密麻麻,树木的叶子则是清一色的浓绿。没有树的地方草滩很开阔,草鲜花旺;有树的地方几乎是一片密林,浓荫下空气很凉。有几次,我还发现了一些破碎的蛋壳,从它们的形状看应该是鸟蛋的壳,就是从这些淡青色印有碎花的房子里,诞生了大自然最活泼可爱也带给人们欢乐的生命。
   脚步再动起来的时候,树丛中不时飞动着一些小小的鸟儿,只有中国画上画的麻雀一般小。草滩上也可以看见一些鸟儿在跳跃着觅食,一边发出“啾啾”的叫声,偶尔我还看见两只灰兔或者白兔在树丛中游荡出没,它们对我探头探脑的样子,让我自责地想起这个中午可能因为我随心所欲的漫步而打扰了它们安静地享用午餐,或者,终止了他们那正在演绎着的和人类一样火热的爱情。于是我的脚步尽量轻巧下来,我的双脚踏进草丛花丛时着地很轻很轻,生怕四五寸长的野草丛中就藏着一位正在大快朵颐或者如胶似漆的朋友,尽管我知道那些长着灵敏的嗅觉和听觉的朋友早就在我进入它们的野地之前就已躲在安全的地方,此刻,我敢肯定它们正在某个方位警惕地观察着我呢。
   我这样走了大约半个钟头,回望河滩那一片连绵草场已在很远的下游了。我离开树丛,来到一处有很多碎石的河滩边,河水不深,证明这里的确就是上游,估摸水浸不过膝盖,但是水很清亮,流势也较急。我踩着两块石头蹲下来,舀起一捧水,感觉手指骨隐隐发痛,这真是融化的雪水啊。哗哗的白波奔流在两岸密林之间,顺着流向,不远处的水面上蒙着一层迷濛的白雾。习惯睡午睡的我,这会儿头稍有点儿昏,便俯下身子,把额头浸在雪水中,试图清醒一会儿。
   虽然已到春末,河水这会儿还是冰凉地冷冽地痛,头脑也终于清醒了。我抬起头抹掉额头和眼睛上的水珠,看看四周。忽然在我倾斜的扫视中,发觉有一双眼睛在不远处的河滩上狡黠地盯着我,我不敢以太大的动作把头扭转过去,生怕惊动了对方,我只能微微偏了头,斜睨着眼睛看过去,那是一匹灰黑色带白斑点的动物,鹿子一样大小,尖尖的耳朵耸峙着,黑珊瑚般的眼珠闪着狐性的机警,对视着我,幽寂地一霎一霎着敏锐的光。我不知道它是一种啥动物,只觉得它如精灵一般,举动轻盈无痕。它扬起灵巧的头盯着我,窄窄的眼睛里似乎含着一些善意,有一阵我想它快要向我走过来了,它也许感到了这里的河滩和密林的清寂了吧,而我也成了它眼中清寂的一景。不过半晌,也不知道是哪里惊动了它警惕的神经,那黑珊瑚般的眼珠一霎,它便轻盈地一扭细长的脖颈悄无声息地来个几跳,倏忽间就消失在河滩密林之中。我赶忙走过去,却发现连一个蹄迹也没有,拨开草丛寻了半天,依然没有发现它的任何蹄迹。脑海里只留下一幅一飘而过的灰色影子。我朝密林里探头看了看,眼前的景物影影绰绰,那么多黑暗的空隙幽明不定,好像藏着无数的眼睛。
   沿着密林和河滩交替展现的岸边前行,我没有目的地走着。我还在想着刚才见到的那一幕,那只小鹿一样的动物为啥会出现在这片河边的密林里?它是否对于歌唱的河流怀着一种浪漫的偏爱?或者对于一个可以静悄悄地接近的休憩处,怀着一种梦想般的痴迷?
   黑龙江哪个医院癫痫好 吉尔尕朗河上游两岸是如此寂静和清廓,河的两侧密林如屏障,遮覆得让我几乎听不到低处的水流声了。忽然,眼前的林障断开,一米多高的河岸下出现了一湾潺潺流响的河水,水依然很清,分着三个叉曲曲弯弯地流着,河床上三五成群地长着些胡杨、红柳和野苹果树,以胡杨居多,胡杨虬劲的根须从河岸边长短多少地露出,把河水调弄成一些形状的流体,河水有了大小不一的流声,在清廓的河床上传荡开去。
   河水不见底的地方像松树一样绿着,河的两边草滩上依然是胡杨和野苹果树,还有红柳、桦树、野杏树和野山楂树,那是一片看不出实际面积的野果林。喜欢寂静的我长时间站在河岸旁边静静地倾听,除了潺潺水声和偶尔刮过来的飒飒风声,就是我在独自领受着一份奇迹般的轻轻喘息。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是一棵树,根块坚固,牢牢地吸在这河岸上,一种神奇的感觉象吉尔尕朗河清澈的雪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涌入我的肢体。
   我在河岸边一棵胡杨树高高暴露出地表的小碗粗的根须上坐下来,欣赏了一会儿周围的景致,静长春的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听身边这流水寂寞的潺潺声音,后来竟然昏昏地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头顶的胡杨树枝杈间漏下了片片耀眼的阳光,落在脚边和胡杨的根须上,河风习习,爽心悦目,而抬头瞥眼之中,隔着眼前一丛胡杨枝叶看过去,在前面六七米远的一处河岸上,也是一株胡杨树下的根须上,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一个纹丝不动的人影,原来坐着一位黑褂白衫红裤短靴的哈萨克姑娘。她坐在那儿低着头,并拢的双膝上摊开着一本雪白的书,雪白的书摊开在粉红色的长裤膝盖上,那是怎样的一种鲜亮显眼。她看的是什么书?会不会也是文学?抑或是一本科学养羊的书?或者都不是,而是一本美容健身的畅销书?我观察着她,她用一条细长的紫色发带把头发扎成一束翘起的马尾巴。这不是一身典型的民族装束,而是搭配得当自然流畅的河谷风景,让我这个寂寞地闯进她意境里的人暗暗欣赏,我本来还有点朦胧的睡意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了。
   她伸出戴着一只乳白玉镯的右手,手腕却是有点红黑粗糙的肤色,哗啦一声翻动了一张书页,头微微一抬,但并未看前方,又接着埋下头看下去了。我没有看到她的眼睛,因为她始终没有抬起眼睑,但是我可以看到她浓长的眉毛和修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哈萨克人饱满而富于线条的脸庞,还有一个秀气的下颌,一样扎着马尾巴,一样穿着白上衣,穿着黑褂子,穿着红裤子,脚上是一双极致的短靴。
   她整个是那种身体成熟的姑娘,洁白的衬衣黑褂红裤包裹下是起伏的褶皱和柔和的饱满;她应该还是那种在草原上生活阅历丰富,不为外人的到来而随便害羞胆怯的姑娘,她甚至是勇敢的姑娘,这点我凭着直觉就可以知道;她又不是过早地在草原上经历风雨仅仅知道马牛羊的姑娘,这点从她现在那么专心地看着书的样子就可以知道。
   六月的河风轻轻地掀起她膝盖上那本书的几页,“哗啦啦”的几声连续响起,又是那只戴着乳白玉镯的绛红肤色的右手,轻轻地抬起来,轻轻地将卷起的书页抚平,却依然没有抬头。她看得那么专心,我也不准备上去打扰她,哪怕是压抑着心里的好奇和想认识她的愿望,也没有像某些小说上写的通过咳嗽一声以引起美丽姑娘的注意。
   河风依旧微微地吹来,头顶的胡杨树叶沙沙地轻响,让我读出了整个寥廓河谷的清凉和寂寞,也让我起伏的内心随着潺潺流水声的远去而慢慢地平静。
  
   二、在台地上逡巡
   我大概是在追求安全、舒适和长寿的生活。这些年我在莫乎尔台地上游走,或者说在吉尔尕朗河两岸行走,不光是我在偏僻牧区和遥远农庄的生活经验,同时也是我在调理多年南方慵懒烦嚣生活的一种心理逡巡。
   在台地的东面,遥远景观是库尔德宁林区和喀班巴依雪峰,在湛蓝天色和远方山峰雾霭里显得辽阔而凄美。稍近处是八连的驻地,尽管大多依靠机械劳动,村民依然习惯草出晚归,劳动的气氛总是浓浓地笼罩。还有莫乎尔巴扎附近的几个村子,如阔克巴克村,塔克尔吐别克村,吉尔尕朗河从村子之间流过,潮湿的河风送来一片微微的清凉。最近处就是马场的一队二队,基本都是农田和村子,春夏各种作物基本都是一片茂盛,秋天的田园很旺,基本都有一个好收成。
   在台地的南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治疗效果好面,远处是高耸连绵的木依塔格山,海拔在2000米左右,方圆有几千亩,在春夏季节是一片好牧场,现在草山都已拉上铁丝网。山下是当地人称作的二公社,也就是巩留县的吉尔尕朗乡,小吉尔尕朗河流过这片土地,那里的附近有一个非常适合钓鱼的大河湾。近处是大吉尔尕朗河,河边是通向库尔德宁林区的四级公路,公路在2011年8月已完成最新的一次硬化。公路边就是美丽的河滩草甸,各种野果树和草原鲜花在春夏秋季节一片绚烂。
   在台地的西面,远处是苍茫的特克斯山野,那里有蒙古族游牧的牧场。山下是流量巨大的特克斯河,在崇山峻岭之间蓄水的特克斯水库是伊犁地区的一个高峡平湖。稍近处那里有山口水电站大坝,2009年建成后,由于湖边风光壮美,那里日益成为一个旅游胜地。再近处就是大吉尔尕朗河流入特克斯河汇聚成的恰普其海水库,吉尔尕朗河水浑浊,特克斯河水清澈,两河交汇处是一个泾渭分明的写照。靠近马场农田一队的就是牧业队,是由十几年前从山上搬下来定居的哈萨克组成的,现在已形成了一个人口三百多的哈萨克村庄。
   在台地的南面遥望,峡谷里雪水脉脉流淌的是修长蜿蜒的吉尔尕朗河,河边平坦的原野上是哈萨克聚居的阿克布尔汗村。北面远处是莽莽苍苍的三十万亩高地大平滩草原,高地上兀然抬起的就是我经常说到的加乌尔山,像细毛羊腰脊一样肥厚的加乌尔山,山下就是现在我正在住居着的新源老马场原场部,这是一个杨树拢护的农牧结合的村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在台地的东南西北几个方向逡巡,我并不想宣示这一片广袤的地盘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我只是想表达我喜欢这片美丽幸福的土地和村庄。每天,我几乎都要到河坝走走,越过河坝走上通往莫乎尔乡的公路,我看那些种植着贝母、亚麻、玉米、油葵、大豆的田园,那么平坦宽阔的田园,如果我走进去吆喝一声,我就感到有一种幸福。那个吾拉依木江老汉走后,很难再看到六根棍马车了,普通的马车也少了,大多数是150C的摩托车,这种车爬上高高的草山依然可以疾走如飞。当年我认识的莫乎尔林场的职工住房还是老样子,经过九年前我住过的那套房子前,我惆怅地想起,我们曾在里面欢乐地吃着爸妈给我们煮的喷香的饭菜,我们的小伊丽七年前曾经在这里住过一个多月,与众不同的啼哭吵扰了前后左右楼房的邻居,后来岳父母又抱着她回到马场的老房子居住。2005年林场的房子已经卖给一户人家了,现在这房子还是原来的老样子,没有安装防盗网,没有重新装修,甚至连阳台上晾衣服的那根铁线也依然在使用,我每次经过这里心里都有许多感慨,看着现在的住户呆呆地出神。
   再往前走几十米就到巴扎了。几年来,我在这里买各种日用东西和肉类青菜,在维族女孩开的理发店里理过发,也在汉族大姐武汉癫痫诊疗基地开的店里理过发,在回族人开的店里吃过拌面,到过乡邮政所邮寄东西,帮助只会说汉语不会写汉字的哈萨克人写信封、写包裹单,从最初的防范到释然,到后来的轻松交谈,我体会到了那种在异族之间建立的新奇的友谊关系,这也是一种快乐。
   从我不去繁华的县城而安于乡村牧场度日的经历看,我大概还喜欢单调的生活。是的,单调,简单但是心灵充实,写着一本书,感觉到了人生的短暂但是书写的永恒,感觉到了过一种与人不同,至少与一些熟人不同的生活,感觉到了新鲜而激动的日子,也感觉到了枯寂、不为所知的伤感,感觉到了村庄、小镇、牧场的万古永恒,也感觉到了几十年人生最终迎来的心灵寂寞和不甘。

共 613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