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丁香】回忆交公粮(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15:43

今天拜读郝景望老师交公粮,让我思绪万千,心血潮涌。

在1995年前后的几年,皇粮国税,计划生育,几乎各乡各镇,各村各组都一样,夏天的蝉鸣,村里的喇叭,整个夏天的打碾场合都是在喧嚣中进行的。干部们戴着墨镜、白草帽、白衬衣让人看着就心烦。天天在催粮催款,天天喇叭里喊着上纲上线,父辈们除过给村长书记们说好话,就是使劲的干活,使劲的抽闷葫芦旱烟,这个场景至今记忆犹新……

曾经记得,有一天下午傍晚,村长、书记携带他们的催粮队又开始上门催粮了。喇叭又在使劲的怒吼,看着父亲一边干活,一边给村长书记们礼让着自己的旱烟锅,一边满脸三分的歉意,我心里确实不是滋味。好说歹说总算把村干部们打发走了,天快朦朦黑的时候,突然村口有人和村书记吵起来了。经过打听原来是村党书记因为催粮和自己家门的侄子吵起来了。侄子是一个没念过书的老实疙瘩,说他不老实吧,他确实除过种田再无缚鸡之力。说他老实吧,他遇事从来不怕事。因为和当书记的叔父说交公粮一事交流的不太愉快,不知什么原因突然破口大骂自己当书记的叔父。在彬县老家,侄子尊敬父辈这是最让人敏感的话题,与人之间破口吵架,最忌讳的也就是“日你妈”。然而,这叔侄二人确实破口骂出来了,这件事让全村村民听着确实有点人心慌慌。一个家族为了交公粮都发生这样的场景,可想而知皇粮国税把老百姓逼迫成了什么情景,多余的我就不必再啰嗦……

一家人忙忙碌碌,黑明昼夜加班加点,总算把全年所有的粮食打碾结束,晾晒过半后,父亲终于撑不住了。因为村上没交公粮的也就剩十来家,村长、书记、村民组长们,已经到家里来了不下十次了。父亲坐在场边的大桐树下乘凉,一边狠劲地抽着旱烟,一边自言自语道:“今天中午去交公粮吧,我和你哥交公粮去,你们几个继续晾晒剩下的那十来袋子吧。”我和弟弟妹妹只是一个劲地点头称是。

为了交公粮的粮食能够验收过关,父亲放在嘴里咬上一遍再咬一遍,听着牙齿上的麦粒“嘎巴、嘎巴”的响;父亲又放在手心里用手搓,搓了再咬,咬了再看;父亲的表情看起来内心里总是在忐忑不安,犹犹豫豫中,总算装好了两口袋粮食。

过去家里交公粮装粮食的口袋,一个是白色帆布制作的,一个是用动物毛编织的那种。每个口袋差不多装一百二十斤左右,交公粮时候,四十多岁的父亲,要把一袋粮食一口气放在肩上,扛着粮食口袋一口气要站起来;每一次看着父亲扛起粮食口袋站起来的场景,我的心就一直在担心,担心他站不起来。

结婚后的我为了让父亲省劲,故意告诉父亲我也能扛起这个口袋。那是在差不多1993年至1994年前后,家里盖房子期间,村子里来了外地的收粮贩子来收玉米。我和弟弟正在打土坯子,村上有人找人背麻袋,我就和弟弟两人踊跃报名去装车。装玉米的麻袋定量是一百八十斤,我和弟弟两人背着沉重的麻袋,战战兢兢地走在那上车的三十公分宽的桥板上。我二十七岁的人背着麻袋战战兢兢,两腿发软,弟弟比我小五岁,他个儿又低,可以想象他是个什么样的状态!那粗硬的毛口袋在脖子项部摩擦的那种灼痛感今生难忘,就这样我们有了第一次的经历。后来学会了背麻袋,学会了扛粮食口袋。那个年月的我们不自强自立,又有谁能够顶替我们度过自己的流年岁月……

我们家距离彬县底店大车粮站一公里路程,距离倒不是很远,夏收后的困乏,免去路程上的疲劳,这算是老天开了眼了还算幸运。彬公路上,来自水口底店两个乡镇的几十个村组的村民,个个精神饱满人人精神抖擞,毕竟又是丰收年,人们的丰收喜悦之情洋溢在了开花的脸庞。虽然三夏的太阳让他们晒的面容赤红,可是那种长期劳动带来的结实韧劲感觉,依然是掩藏不住劳动人民的本色。一锅烟的功夫随着车水马龙的人流车流很快就到了粮站的大门口。验粮是交公粮最难的一个关口,记忆中自己和父亲因为交公粮付出的代价还是值得提一提的。

交公粮是我们大车村最热闹的半月,粮站门口搭起了帆布帐篷。卖西瓜的、卖扯面的、卖茶水的、卖冰棍雪糕的生意人都来参与丰收后的交公粮活动,真可谓:“狗鼻子真尖,闻的挺远!”。再来看看粮站大门口外边验粮排起来的队伍,东边差不多到了奓红村三队村口,西边差不多已经排到了我们大车队住址的小桥上,可谓壮观啊!粮站大门里边,风车“咚、咚、咚”的响声不断,溜筛上金灿灿的小麦籽粒饱满,颗颗跳跃,都在为丰收的喜悦而喧闹。唯有那个验粮的老头,个儿不到一米六,戴着一幅墨镜,一把抓的收鸡蛋草帽遮住了冷面无情的麻子面容。再好的口袋再干净的麦子,他都要逐个用那个钢筋头带小鱼状的验粮器械戳腾一番。这当中戳腾破的口袋老农民是不敢吱声的,只要粮食验收合格就已经是阿弥陀佛,烧了高香;再说即使所有口袋戳破了又有什么呢?这些当然都是从卖粮的父亲和我的同类人口中听到,或者说是从他们的脸上表情中品读、感觉到的……

粮站的验粮官三番五次的戳,三番五次的用牙齿咬,终于在一把粮食被冷冰冰地扔在装粮的口袋口上才算完成。麦粒一半撒进了口袋里边,一半撒在了地上。这时候再看看父亲的面容,再看看每一位父辈的虔诚态度,那可真是见了活佛一般。在打碾场合中,父亲总是一颗一颗地从泥土和草丛中拾起遗失的麦子颗粒归仓;而今在这畜生一般的验粮官面前,父亲和他的同行们没有一个人敢睁眼吱声,因为他们的愤怒可能招来的就是粮食验收不上,招来的就是粮食少卖价钱。在地里收割时一个麦穗一个麦穗的拾,在打碾场中一个颗粒一个颗粒的拾,总是担心饿肚子,总是觉得糟践粮食就是犯罪;然而,那些拿着人民和百姓赋予的权利的人们,却肆意的糟蹋着粮食,肆意地糟践着天下百姓的尊严!也许有人问我凭什么说他们糟蹋粮食?看看粮站大门里外水泥地面上,如粪土般踩踏在脚底下足有一寸薄厚的粮食,就足以说明问题。

验粮器夹在胳膊肘里,从后面掏出来验收粮合格的发票凭证,不紧不慢,红麦白麦他说了算,干湿程度他说了算。一级从来没见过开发票,二级三级他说了算,从来没见过物理试验,也从来没见过含水率测试试验,真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农民的尊严,农民的血汗,让你卖九毛九,你想卖一元钱那就等下辈子吧。

好不容易验收合格一家,票上注明过风车除杂,过溜筛除杂。你交我是这整法,你不交我也是这整法。再看看那些交粮的人们,各个态度虔诚,随着开票挪动着自己的粮食口袋,他们顾不得天气炎热,他们不敢喊说辛苦,他们更没有理由埋怨汗流浃背。终于,终于把自己的皇粮送进了人民政府的天下粮仓。继续等待排队,继续过风车过溜筛,别说你在家里扬场扬了三遍两遍,那是没用的呻吟,那是没用的解释,百姓的尊严就这样被百姓的公仆们糟践着,蹂躏着……

验收完一家后,后边的长蛇排队抱着自己的粮食口袋往前蠕动着,缓慢移动,他们积极地向前争着抢着。父亲开始埋怨我这个从来不争胜好强的性格,我们的粮袋子被人挤兑到后边去了。父亲愤怒了,他问我道:“你结婚有了孩子的人了,你来这干什么,人家其他人争着朝前抢位置,你不帮我挪袋子,你来这干嘛?”我不敢吱声,把头扭向了一边,我不敢看他的脸,我心里又急又惭愧。急的是粮食口袋排不上验收粮的队伍,惭愧的是我一个当了父亲的人,却给自己的父亲交公粮帮不上忙。我心疼他的辛苦,我嫉恨这交公粮的鬼把戏。终于又验收合格一家,这次我豁出去了,使劲帮父亲往前挪粮袋,粮食袋子是挪动了位置,可我感觉到自己鼻子有鼻涕流下来。我因为天热以为是汗水,用手仔细一摸,我定神往手里一看,我两手全是鲜血。父亲急了,他让我赶紧去粮站旁边找水洗鼻子。那次的鼻血特别地多,流的特别地猛,”天太热上火流鼻血没大碍,洗洗给鼻孔里塞个土坷垃就好。“父亲对我说道。

父亲一个人一边挪动些粮食口袋,一边教我用土坷垃止血。这时候周围交粮的乡亲们谁也不争了谁也不抢了,他们帮着我和父亲,给验收粮食的验粮官说好话讲人情,终于验收粮戳腾结束了。那人二话没说终于开发票了,结果过风车除杂,父亲在场上多扬一次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虽然“过风车除杂”手续还很复杂,可已经让父亲露出了开心的笑脸。我虽然为交粮付出了血的代价,可心里已经高兴的溢于言表,自不必说。

时间过得很快,山不转水转,那些骑在农民头上作威作福,飞扬跋扈的人们,他们很聪明,可是谁也没想到党和国家始终与百姓们站在一起。谁也没想到几千年来的皇粮国税,让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从2003年给老百姓免去了。谁也没有想到种地不但不再收农业税,承包耕种土地还有补贴发放给农民。谁也没有想到上学不用交学费了,农民也可以领养老金,虽然微薄可起码也是国家和政府给予老百姓的一份关怀,一份惠民实策。

”感谢前国家党委书记,感谢前国务院总理“,这是父亲这几年来的口头禅。他经常劝说身边的同龄老人们说:“别犹豫,别烦恼,好好活。白面白膜吃着呢,世界事经见着呢,公粮不交了,计划生育不搞了,贪官让习书记老虎苍蝇一齐拍了,共产党比儿强。”听着父亲这些话,虽然说觉得写在文章中不太恰当,但我觉得,可以说这句话,正好就是一个农民的心声,正好是百姓的民心所向。

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民是水,国是舟。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

2018年07月02日哈密

癫痫病发作会致死吗不同时期的癫痫护理有什么不同辽宁看癫痫那里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