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墨派】半生缘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22:10
摘要:一份友情的似水流年 (一)   我和辉辉认识,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前日见面,掐指一算,已经有近三十年了。我们算出后,都吓了一跳。日子过得真快,十年二十年好像是眨眼间的事。我们认识、分开、重聚,演绎的是人世间再平常不过的似水流年。   辉辉的女儿,对我们相隔两个年级却能认识很是奇怪。辉辉便解释道:“那时啊,刘阿姨才上初一,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新生。”辉辉转头笑看了我一眼,转过去继续解释道:“学校为了让新生学规矩,就安排我们年级的优秀生去当他们的寝室长。”顿了一下,不太情愿地补充道:“当然,我不是优秀学生,所以我不是他们寝室长。不过,我们班的蓓蓓,可是很优秀很优秀的,就和刘阿姨一个寝室。”   我等着听辉辉讲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她却很匆忙地总结了,“就这样,我们就认识啦。” 我心里暗笑。看来辉辉对我和她的认识是没有印象了。我们认识的起因确实如她所说。不过,那时的我,是有些内向拘谨的,对于不认识的人,不会主动去接触。虽然和尹蓓一起的时候,见过辉辉,知道她的名字,到底没有直接交谈过。   那天我去找蓓蓓,她不在教室里,我便站在走廊上等。辉辉当时也在走廊上,靠在栏杆上和同学聊天。她见我独自站着,便主动过来和我说话。   “你来找蓓蓓啊?”   “嗯。”   “她现在不在。”   “我知道。我再等会。”   “那你要不要去我们教室里坐着等?”   想着教室里都是陌生人,呆着该有多拘束。我慌乱地连连拒绝:“不用了。我就在这等。”   辉辉又提议着:“要不我搬张凳子出来你坐?”走廊上经常有同学搬了凳子,一边背书,一边可以看看教学楼外的风景。   我觉得挺不好意思,还是回绝了。   辉辉就一直微笑着和我说话,给我留下了和蔼亲切的印象。   (二)   在湖滨喷泉处等辉辉和她女儿时,身边的游客来来往往。当她们母女出现在马路对面,我一眼便认出了。茫茫人海,千万过客,两个人能从陌生到认识,直至熟识,这便是所谓命运的轨迹吧。   和辉辉说过话以后,我和辉辉就算认识了。在认识的人面前,我似乎又是很开朗活泼的。每次在校园里碰到辉辉,我都会大声地喊她的名字打招呼,她每次都微笑着答应。   我常常凑到她和她同学身边,听她们聊天。她们聊的不外乎同学老师明星八卦,和我毫不相干,便也不避讳我。我也听得津津有味。辉辉的同伴似乎不怎么喜欢我这个小跟班。偶尔我插嘴追问个什么,都是辉辉耐心地回答我的问题,或者以哄小孩子的口吻说:“这个你就不用管啦。”   通常辉辉并不只是顾着和自己同学聊天。她总是会单独和我说几句,以免给我被忽视的感觉。有时问问我的学习,有时交代我注意生活细节。在她面前,我很自然表现孩子气的一面,并且在心里把她当姐姐,一个会爱护我的姐姐。不过,我可不习惯那种姐姐妹妹的称呼,从来都是直呼她大名。   辉辉自然也是把自己摆在大姐姐的地位上的。她在我面前,表现得总是成熟稳重,带着微笑听我说些自己的烦心事,用温和的语气安慰我。即便是我犯错,她的态度也是很宽容。   十月里的一个中午午睡时间,我看小说被查到了。下午上学的路上,广播里便播出了通报批评。刚好路上遇到了辉辉,她听着广播,脸上难得不带笑容地问我:“你怎么可以违犯纪律呢?”我有点羞愧,太阳晒得我脸上发热。可是要面子不肯认错。我没有回答,只继续向教室走着。过了会,辉辉语气变温和了,又带了笑容说:“以后不能再犯错了哦。”我“嗯”了一声,心里保证以后都不会违犯纪律了。   学校的操场下面,有两家小吃店,卖些凉粉凉面之类。晚自习前的那段时间,很多人喜欢到那里去买点吃的,再在操场广播的音乐里,散步聊天。   有天傍晚,我在那里遇到了辉辉她们一群人。她们正吃着凉面。辉辉看到我,招呼我过去,给我吃了两口她的凉面。凉面很好吃,满嘴香味。然后我和她们一起慢慢散步。   我说:“今天广播里的歌挺好听的哦。”   辉辉看了我说:“这是邓丽君唱的。”   我满脸喜欢,双眼发着光地说:“是吗?我喜欢这首歌。”   辉辉斜了眼看着我,说:“我们老师说这是靡靡之音。”   我愣了一下。那时候的我虽然不懂“靡靡之音”这个词的意思,大抵也猜到是贬义词了。既然老师说是不好的歌,我怎么可以喜欢呢?心里便开始有些不好意思了,并且暗暗下决心,以后不能喜欢这种靡靡之音的歌了。   那时年少,我是个乖孩子。而辉辉,那时便显现了做老师的潜质。   (三)   在知味观里,胡乱点了几个菜,我向辉辉抱歉我不擅待客之道。辉辉把手放我肩膀上,笑着说:“没事,随便吃点好了,不用破费。”她说话的语气总是那么平和,听她说话,觉得特别真诚。就如之前她电话给我,说已经到杭州时,我本来有些怕路上耽搁时间让她久等,她只一句:“慢慢来。”我便安了心。   等菜的时候,辉辉继续向女儿介绍我说:“刘阿姨,以前学习可好了,就是学霸……”我惭愧地打断她。说起来那时候的辉辉,才是大家崇拜的偶像啊。   秋高气爽的季节,学校开运动会了。    她像箭一般冲刺到终点得第一,引得全场高呼。我没想到我的辉辉姐还是个运动健将。在观众席的我激动得手舞足蹈。班上的同学奇怪地看着我,问我是不是认识。我自豪地说:“当然认得,她是我姐。”   辉辉再跑的时候,我站在终点这边等着给她加油,心里紧张得砰砰直跳。辉辉穿了一件蓝色的T恤,胸前有三条白色的斜线条,白色的运动短裤,在起点做着热身。发令枪响后,看着蓝色的她飞奔而来,我大声地喊着加油,嗓子都喊痛了,虽然明知全场震耳欲聋的加油声中,她肯定听不到。毫无悬念,辉辉又跑了第一。她的几个女同学围着她夸她,她则轻松地活动着手脚。她运动后的脸红晕晕的,很好看。辉辉在众人围绕中看到站在一边傻笑的我,也对我报以微笑。    中午休息,我像追星粉丝一般,又跟到辉辉身边,和她们一起去食堂吃饭。辉辉问我:“你报了什么项目?”我说报了铅球,因为我比较胖,同学们都说我肯定力气大。辉辉笑着鼓励我,让我加油。   自然铅球不是靠胖就能扔远的。下午的铅球比赛,我只得了个第三。我比赛好后遇到刚比赛完跳高的辉辉,她说她跳高也拿了第一。   辉辉满身光环,吸引了众多的崇拜目光。我自然是觉得满心的自豪,恨不能向全世界宣布,她是我姐。   (四)   吃好饭出来,在西湖边漫步。我指着龙船,说当年乾隆下江南,坐的就是这种船。我看着辉辉,她似乎并没有过多注意这龙船。想来,她已经忘记她曾经给自己取的笔名,就是关于船的。   学校十二月底的时候,四处洋溢着节日气氛,因为圣诞之后又是元旦。同学们互相送着贺卡。辉辉送了我贺卡,我也送了她一张。聊天时不知怎么说到生日礼物,我说我的生日在寒假,没收到过礼物。   过了些天,辉辉送了我一个笔记本。第一页是她用钢笔画的一幅画,有云彩有月亮还有一艘船。第二页,是她抄的一篇散文《夜凉如水,请珍重加衣》。我非常喜欢这份礼物。那篇散文我也是读了又读,虽然知道不是辉辉写的,读上去,还是觉得句句都是辉辉对我关怀的话语。   那幅画的落款,辉辉写的是她的笔名,一个“舲”字。那段时间流行起笔名。    (五)   我和辉辉在西湖边合影。我们拍了很多张,西湖、残荷、亭台、小舟、还有脸上的阳光,却总是难以把想要的都放进取景框。世间事,总是难以圆满,不尽人意。   过年去亲戚家,惊喜地发现辉辉家也在这个小区。后来回家之前,我去辉辉家坐了会。辉辉和她姐姐一起接待了我。辉辉姐姐也是我们学校的,听说成绩很好。辉辉拿了零食、倒了水给我。也许是有她姐姐在一边,也许是放假有段时间没见了,除了拜年的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有些冷淡。我觉得很不自在,很快就告辞了。   辉辉家的房子在山边,高高的楼梯从山底蜿蜒上来。我一个人走在楼梯上,按理该为着这长假里能平白多一次见辉辉的机会高兴,却又为见面时的不自在有些郁闷。   在家呆了一个寒假,人都闷坏了。开学报到那天,我简直跟出笼的小鸟般,兴奋极了,看到同学啊老师啊朋友啊都好亲切啊。自然也很想念辉辉她们一群大姐姐。我便来到她们教室的楼层,在走廊上看到辉辉和她同学在聊天,我就凑过去了,问她们在谈什么。   辉辉说:“在谈春节联欢晚会。”   我有些失望地说:“今年春节联欢晚会上都没有什么好听的歌曲。”   辉辉说:“不会吧,我觉得春光美挺好听的啊。我挺喜欢的。”   我对这首歌没什么印象了。光听名字,以为是歌唱祖国的大好河山之类,所以没有太在意。后来我就留意了这首歌。   有一天,我在学校的走廊上靠着栏杆休息,看到对面的群山在经过一个冬天的荒芜之后,在春天的雨露中郁郁葱葱起来。满山坡的嫩绿在云雾雨气中青翠欲滴,充满生机。而我又能在课外快乐地跟在辉辉她们身边,感受她对我的关心爱护。这春天的美丽确实令人满心欢喜 。   过年时那次遇见的不愉快,我很快就不在意了。   (六)   看着相机屏幕上的合影,辉辉还是抱怨着脸上光线不好。以前照相少,我们都没有合影过。那些美好的过去都留在记忆里了,而辉辉的笑容,我又该如何收藏?   在我几乎以为我和辉辉是亲密不分的姐妹时,我们却分开了。初三时我到初中部读书,和辉辉不在一个校区。没了见面的机会,于是我们开始通信。   我所认识的辉辉,一直都是阳光温暖的,像蓝色的天空一般明亮开朗。她总是微笑着听我诉说,微笑着给我鼓励。可是在信里,她却是那么地悲伤。我才发现,我根本不了解她。原来她只是表面坚强,内心却这般地脆弱。也是在信上,因为这般的交心,我正式称她为姐。可是比她小的我,一贯从她那里获得力量的我,面对她的忧伤时,却无能为力,连安慰都不知道该如何做。   我只能向老天祈祷,她能尽快遇到一个爱护她,帮她除去忧伤的人。   (七)   我看到西湖边的集贤亭,有些惊讶。去年新闻报道说此亭被风吹倒了,没想到这么快又立起来了。真是世事易变,而人心,更是易变吧。   有一天在食堂到教室的路上,我像往常一样,又凑过去和辉辉及她的同伴一起走。她们本来在聊着什么,见我过来后,却沉默起来。气氛和往常的不一样。沉默着走了会,那个女同学还是忍不住对辉辉说:“那你怎么办?”我看着辉辉,她脸上是很不高兴的神情。我问:“怎么了?”辉辉没有像往常那样给我解释。只管沉默着,这沉默是在表明这是不想告诉我的秘密。   后来,我从别人那里听说辉辉在谈恋爱,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又分了。我理解了她那天的沉默,也感觉有些生气。毕竟,我在她的眼中,一直都是个小孩子,这样的心事是她觉得我无法了解的吧。那种昨日最亲的人,今日却成陌生人的感觉,让我觉得我们之间有了隔阂。   此后,虽然路上遇到还是会打招呼,相互的交谈却少了。既然人家要和我生分,我又何必再凑上前去呢。越来越重的功课,也让我慢慢不再惆怅。我不再是刚入学的初一孩子,已经学会独立不再那么依赖了。   (八)   沿着南山路漫步,我和辉辉并排走着,看着辉辉可爱的女儿四处拍照。南山路上高大的梧桐树只剩光秃秃的枝丫,在温暖的阳光下描绘斑驳凌乱的线条。   季节不停变换,时间不停流转。四年的时光嗖地一下过去了,辉辉高中毕业了。临毕业前,送了我一张一寸黑白证件照。那时候大家照相很少,只有极要好的人才会送照片。我把照片保存在了相册里。   辉辉到贵州读大学。我们经常通信。辉辉给我介绍她的大学生活,我还好奇地问她有没有去学少数民族的葫芦丝。   终于在一次通信中,辉辉提到了她的家庭,我才知道以前她的悲伤的来源。好在,辉辉随信寄来的照片上,她骑着一匹小马,依然是笑得明媚灿烂,我便心安了。   之后的我埋头在学业中,高考完,又去了北方上大学。渐行渐远渐无书,和辉辉的通信便断了。远在异乡的我,有时候回忆起那段岁月,恍如隔世。   终于在一个寒假,和辉辉联系上了。她说已经回家乡当了老师。她说到我家来看我。   那天,我早早就到楼下的坝子里等着。辉辉和她男朋友一起来的。她几乎没什么变化,穿了白色上衣,一条蓝色的百褶裙,挽着高大的男朋友的胳膊,小鸟依人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们聊了会她说有事要走了。我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替她高兴。她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让她保持笑容的人。   (九)   辉辉她们计划骑行环绕西湖。我陪着他们去办理自行车卡。等弄好了,看着她们母女俩骑上车,我催他们出发,毕竟这车是按时收费的。辉辉说要陪我走到车站。后来看我坚持,便先骑车走了。我看着她们的背影消失在一片风景中。   这一天,正好是我的生日。这一天,我终究还是没能当面叫她一声姐。   我和辉辉自那个寒假之后,就没联系了。我远离家乡到了杭州工作。时间和距离,从来都是感情的稀释剂。我和辉辉仿佛两条交叉的直线,相遇后便越来越远。   03年网络开始流行,终于在同学录上找到了辉辉的电子邮箱。当看到她回复的邮件时,当看到她依旧称呼我妹妹时,我的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她告诉我她离开了家乡,到了成都的一个私立学校,压力有些大。我不免又有些担心起来。她总是坚强地把心事隐藏在笑容下,而我,依旧是当年那样,无能为力。好在,她也提到老公和孩子,家庭的幸福是她温暖的港湾。   04年回老家经过成都,带着孩子转了几趟公交车,和辉辉在她的学校附近见面。我们坐在一个饭店里,一时相对无语。鱼忘7秒,人忘7年,我们已经分开十多年了。当辉辉看到书上我写的诗时,让我把书送给她。我犹豫了一下,因为样书只有一本。我看到辉辉失落的眼神,仿佛当年我感觉她对我保留恋爱秘密时一样。后来因为孩子烦闹,我又要赶火车,便匆匆告别了。   虽然后来有一年,辉辉跟团到杭州旅游,但是时间地点没凑好,也没能见上面。   这样一算,自上次一别,又是十年了。这日子真是不经算,一算二算的,人便老了,人便散了。   人散后,天涯海角,唯望君安。   武汉能治疗好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癫痫病怎么治疗好呢怎么预防癫痫呢北京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