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星月】我在云雾深处等你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34:50
01、   墨玼从火车上下来,已是接近黄昏时分。初冬的小镇弥漫在有些阴冷的潮湿里。火车站就在长江边上,一抬头,就能把长江看个清清楚楚。若是在从前,墨玼从这火车上下来总能看到等在站台上的父亲。但是,这一次例外。几天前,父亲干活的时候从房子上摔了下来,造成小腿骨骨折,医生说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才能走路。墨玼挣扎了两天两夜,最后决定辞掉在深圳的工作,回家来照顾父亲。   从火车站出来,她便一直往上面的公路走。因着每回都有父亲来接送,所以从没有自己坐车回去过,她也不知道这个点上是不是还能坐到车。手里的行李箱有些沉甸甸的,所以拖着那样沉甸甸的行李箱要靠双腿走路回去是不现实的。   墨玼的家在离小镇一个半小时路程的大山深处。从前,交通不方便的时候,山里的人要出来赶集买卖东西,大都是靠两条腿。从墨玼家到镇上,有一条从明清时期开凿的古道,这条古道一直延伸到另外两个乡镇。只是墨玼已经好几年没有走过这条古道,又因着天气已暗,拖着这行李箱去爬笔直的古道的确不是好主意。   等在火车站不远处的公路上有些‘野的’,面包车、私家车、摩托车,无非都是在此拉生意的。见到墨玼一个女孩拖了行李箱过来,坐在车里的司机都问她走不走。墨玼摇了摇头,直到她走到一个摩的跟前。从镇上到墨玼家只有一段是汽车能到的,剩下的还有一段路只有摩托车可以去,所以她几乎没有什么选择。从前回来时,总是父亲骑了摩托车来接她。想到父亲,她不禁叹了口气。   与摩的讲好了价,看着骑车的人把自己的行李箱牢牢地绑在摩托车的行李架上,她又上前拉了拉,确定就算路况有些颠簸也不会把箱子给弄下来。骑车的男人让墨玼坐稳了,他这一踩油门,那摩托车便向离弦的箭一样射了出去。摩托车在山间穿梭,冷冷的风在脸上刮过,开始倒也不觉得,没多会,脸上便有些冻僵的样子。山势越来越高,回头看山下镇上的灯火,此刻早已星星点点。   墨玼不愿意回来。但是,现在家里的情况并不是她愿不愿意的事。十年前,一直在外在打工的母亲突然回了家,然后闹死闹活地与她父亲离了婚,从此再也没有露过面。如今家里只剩下父亲和年迈的奶奶。奶奶已近九十岁,值得庆幸的是,老人家除了耳朵有时候不太好,身体一直很健康,是个挺有精气神的老太太。一直以来是她的父亲照顾奶奶,可现在,父亲摔断了腿,连他自己都要人照顾,自然无法再照顾奶奶。所以,墨玼即便有一千个不愿意,她还是只能辞了工作回来。   拖着行李走进自家的院子,还没有进屋,就听得屋里父亲与奶奶正说话。   “你呀,就不该叫墨玼回来。家里也不是没人了,好歹有我这个老太婆侍候你。”   “妈,你都快九十啦。万一再把你给摔着,可怎么是好。我这也是没办法,等我能下地走路了,再让她出去就是。”   听到父亲的叹息,墨玼的心里有些酸。如若父母没有离婚,此刻她便不用承受家庭的重担。从前,她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跟父亲离婚。原本很纯朴的母亲,跟着乡亲外出打工,挣了钱,人也变得时髦了,只是回家的时候越来越少。最初每年春节都回来,每个月都会寄钱回来,还给她寄衣服什么的。后来,母亲也不回来了,更不寄钱回来。等母亲再回来的时候,便是要跟父亲离婚。村里的人都说,母亲肯定是在外面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看非常好找到相好的了,所以才死活要跟父亲离婚。父亲不信,每回听到别人那样说,都要跟人大吵一架。可是,那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他们终究是离婚了。墨玼恨母亲,恨那外面的花花世界。当她考上大学去到外面读书后,她终于明白母亲为什么要离婚。外面那个花花世界的确比家里好太多,有太多的机会,也有太多的诱惑。所以,她上大学时便下定决心,她也一定不要再回家乡。她要在外面挣很多很多钱,然后可以把父亲和奶奶接到城里去享福。   “奶奶!”   推开门,正在做晚饭的奶奶抬起头来,她的父亲坐在凉椅上,腿上还打着石膏。   “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不是说还得过两天嘛。”   奶奶的头发已经全白了,银丝缕缕,便是岁月的见证。父亲试着想站起来,但被墨玼阻止了。   “爸,坐着吧,你这腿……”看到那石膏,墨玼的心里一紧,话也没有说下去。奶奶把她的行李箱拉到一边,又过来拉了拉墨玼的手,“怎么不多穿点,瞧这手凉的。”父亲有些心疼女儿,立马把自己怀里抱的暖手宝递给墨玼。墨玼这才发现,父亲的手上也缠着纱布。   “爸,手也伤了吗?你电话里怎么没说。”   父亲看了看左手上的纱布,一脸憨厚地笑道:“没事,就是摔下来的时候扎到钉子上了,没伤到骨头,过几天也就好了。”   墨玼把行李箱拧回自己房间,然后换了身方便干活的衣服出来。与奶奶一起做饭,这件事她干过很多年。自从母亲出去打工后,还上小学的她便跟奶奶一起学做饭。都说农村孩子早当家,这话用墨玼身上也不为过。因为母亲不在,奶奶年纪大了,父亲要干活挣钱,所以家里的活她承担了很多。   饭菜是墨玼熟悉的味道,一口口塞进嘴里,不知道怎么就觉得有些苦。身上的担子重了,这一刻她似乎更深刻地感受到。吃饭的时候与父亲和奶奶聊天,奶奶也总是答非所问,好在老人家身体挺好,这倒是让墨玼安心不少。   终于又睡在了自己的床上,可是,这一次墨玼的心情却是这样沉重。      02、   初冬的早晨,村庄还在云雾里迷漫。年近九十岁的奶奶已经起床了。俗话说: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奶奶早已经到了睡不着的年纪,但即便是年轻的时候,她也一样起得很早。   天,还没有大亮。墨玼听得厨房里有动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事重重,还癫痫病检查方法是突然回到家里睡不踏实,总是她也穿上衣服起来。家乡的初冬已经冷了,不像深圳,那里还穿着短袖完全还是夏天的样子。   “奶奶,怎么不多睡会。”   墨玼刚踏进厨房,就看到奶奶坐在灶堂前准备生火。披肩的头发有些散乱,墨玼也没来没得及梳,只是用手刮了刮便用橡皮圈扎了个马尾。挂了墙上的围裙是奶奶亲手缝的,虽然只是个围裙,但奶奶依旧在上面绣了花。这种花叫糖梨花,属于蔷薇科,每到夏天山崖边上就会有这种花开,白白的,看上去很漂亮,而且闻起来还有一种甜甜的香,所以当地人才把它叫做糖梨花。因为混身长有刺,比那玫瑰更扎手,所以这花也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人老啦,就没那么多瞌睡。”奶奶这顺风耳,墨玼这话她倒是听得真真的。墨玼也没闲着,穿好围裙立马就去洗锅。虽然现在家用电器很方便了,做饭大都那电饭锅,但奶奶做饭还是喜欢柴火煮的米饭。   清晨的村庄很静,静得连只狗叫都没有。前些年,墨玼家附近还有几个邻居。因着这边离公路远,坐车不方便。所以,那邻居们要嘛去公路边重修了房子,要嘛有钱就去镇上买了房子。总之,邻居们都搬走了。如今这一片,只有墨玼一家住在这里。说句不好听的,就她们家这儿,连贼娃子嫌不方便,难得来偷。   祖孙俩把饭做好,天也就大亮了。父亲因为腿不好,虽然早就醒了,但一直没有起来,怕自己起来帮不上忙还给老的小的添麻烦。直到女儿来叫他吃饭,他才拄了拐杖出来。   清香的蒸米饭,一碟泡菜,还有一盘炒鸡蛋,这便是他们的早餐。墨玼给奶奶和父亲碗里夹了鸡蛋,自己却舍不得吃。她知道,平时奶奶养着几只鸡生蛋来卖,因着土鸡蛋现在很稀罕,所以价格也贵,奶奶和父亲都不会自己吃掉。也就是她回来了,她作了主,不然这鸡蛋是吃不成的。   吃过早饭,墨玼利落地收拾了厨房。今天她要去趟镇上,父亲伤了腿,好歹要买些营养的东西。她像村里的妇女那样背了个背篼,又问了问奶奶家里有什么要买的,还给父亲充好了暖手宝才出了门。   墨玼已经好几年没有走过这条古道了。如果她想坐车去镇上,也得走上二十来分钟才能到有公路的地方等。而且因为乡间公路上的班车少,所以她也不确定什么时候可以等到车。父亲有摩托车,但她不会骑,所以走路去好像是最好的哈尔滨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原因选择。她家原本就在古道边上,此去镇上,一路下坡,又空着手,倒也不会辛苦。   早晨的山林还在雾气中沉睡。墨玼打了个哈欠,因为雾气的缘故能见度也不高,十米之外的距离也就看不清楚了。沿着石板路一直往下,这一路上别说没有遇见人,就看这路,也知道平时走的人极少。石板上已经布满了青苔,在有树荫的地方还很潮湿,因是不小心,脚下一滑,极有可能就会滑到悬崖下边去。当然,现在因为雾气,那些让人生畏的悬崖倒也看不见。   时光倒回去十几年,这条古道上倒也人来人往。别说是这个点上,就是更早些时间,也已经有赶集的人走动了。可是现在,这古道静得有些可怕,连这山都是安静的。那些人来人往,那些热闹与喧嚣,都在时光里淡去了。   小镇,依然是她熟悉的。只是不熟悉的是这个镇上越来越多的人。墨玼的初中和高中都是在小镇上读的。整整六年,她一直读住校。周末的下午来到学校,然后一直到周五放学才能回家。那时候,她总是一个人爬那条古道回家,而每次都走得满头大汗。许是因为那时候年少,倒也不觉得辛苦。   在市场里买了两只猪蹄,似乎是本着吃哪儿补哪儿的原则,又买了几尾鲫鱼,为这几尾鲫鱼,她还一个劲地跟人确认到底是的人工养的还是长江里野生的。若是人工养的,她也就不买了,说是那个不够营养。倒是一位老人家说那鱼就是野生,看着跟那人工养的颜色都不同,她这才放心买了。   从市场里出来,在镇上的小超市里买了两件牛奶,但她后来就后悔了,因为那两件牛奶老沉了,放在背篼里把她那肩膀都背痛了。新换的手机号码最后三位是“111”,她看着那三个‘1’不免在心里叹了口气。她就是那传说中的单身狗,倒不是不想谈个男朋友,只是一直没有遇到那个可以过一辈子的人。许是因为父母离婚的关系,她的心里多少有些阴影,所以在选择男朋友上面很谨慎。   微信里有了新消息。滑开后看到是那个台湾人发来的,只有一句话:过两天我去香港,你要方便的话,我们见一面吧。墨玼看到这消息是昨天发的了,鉴于省外流量费贵的缘故,她在回来的火车上关闭了网络,所以到今天才看到这条信息。可是,这消息来得有些不时候。如果再早几天也好,现在她离着深圳隔山隔水又隔了老远。有些许的失落,如果还在深圳,她至少可以看一看这个台湾男人到底长什么样。他们在网上认识快一年了,也断断续续的闲聊了一年。这个男人是个室内设计师,名字她没有问过,那个男人也没说过,她猜测着这个男人的年纪应该在三十以上,但具体多大,她也没问过。虽然对于这个男人的了解仅仅只是些许,但却并不影响他们成为朋友。      03、   在小镇的‘丁’字街口等车,一抬头就能看到广场后面的大山。渝怀铁路就从广场边上穿过,此刻一辆火车正好经过,那轰轰隆隆的声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羊癫疯好响不绝于耳。墨玼等的车总算来了,这个街口离市场只有五十米不到的距离,通往各个乡镇、村庄的班车都在这里停靠。墨玼把背篼放进车,那两件牛奶真够沉的,她倒是无法想象如果自己没有坐到车,要背着那东西爬山回去,得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但是,从前的那些人也是这样过来的,只是现在条件好了,大家好像也就变懒了。   镇上的车都是准点发车,所以班车会在镇口停一阵等客。如今生活条件好了,有些农村家里都买了摩托车或者是小车,所以会来坐班车的大都是老人和孩子。墨玼第一次坐这种班车,她有些无聊地看着车窗外那些陌生的乡亲。离开这个小镇的时光不远,但感觉却早已经变样了。从车窗外经过的某个身影看着挺像她的高中班主任,像是刚去买菜了来。墨玼没敢打招呼。高中的时候她的成绩中等,在学校里算是默默无闻的孩子。高考的时候也没能超常发挥,考了所不入流的大专。所以,像她这种学生常常是被老师遗忘的学生。   轻轻叹了口气,就见售票号站在门口大喊:“还有上车的没得,走了哈!”今天车上有些空,大都是些老人,他们谈论着这两天市场的菜价,说是越来越便宜,守了半天还没卖出去。墨玼家不种菜卖。她的父亲算是个泥瓦匠,专门给别人盖房子的。这次把小腿摔断了,就是在架子上踩虚了脚,才从楼上摔了下好。好在是房子才盖了一层,倒也不算高,若是好几层高的房子,搞不好小命都没人。老板还算有良心,出了事后给了几千块钱,说是先把腿医好再说。不过,现在倒也不是钱的事,而是墨玼父亲年纪也大了,伤筋动骨恢复起来的时间很长。   回家的车上,墨玼给那个台湾人回了微信,只有一句话:父亲不小心摔断了腿,我已经回了家乡,恐怕会在家待上一段时间。墨玼没有说不方便见那个台湾男人,而是说了自己现在的状况,其实怎么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反正都见不到那个男人。很快,微信里有了回复:来日方常,好好照顾爸爸!墨玼看了看,没有再回复。他们的聊天通常就是这样,一句话、两句话,没有特别的关心,也没有特别的问候,虽然从来不熟悉,但好像也从来不陌生。 共 68434 字 15 页 首页1234...15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