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wz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酒家】山花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0:19:52
当所有风景都看透,愿得一人,山谷安老。____题记
   一
   没有真爱过的人怎么会知道疼呢?何小坠时常这样去羡慕那些没有疼过的人,又去同情。
   想来,有一种不疼不痒的相守,必是每个人想要的,又想要冲破的。她用矛盾的思想去看世人世事,竖起一面盾抵挡矛,又操起一条矛去戳那面盾。自虐,挣扎,让她从来都不知道河北癫痫病正规医院什么叫做快乐。
   想要逃离,一直逃离。是她终生都在做着的事。
   下定决心打算开始下一场恋爱的时候,是何小坠跟上一个男人分手四年之后了。她用了两年的时间治愈了疼痛,再用了两年的时间去鄙夷过往,就这样算是复活了,活得看似很好,不疼不痒的那种,与大多数人一样。
   新男友让许多人从表面看都会觉得何小坠运气实在太好,明星那样的脸孔,体育健儿那样的身材,年少多金,不管他对何小坠是认真还是玩玩,都让何小坠做不到一掌推开。他无孔不入的约她,在约了一个月之后,顺理成章将她从头霸占到了脚。
   他们是两个完全没有相同爱好的人,性情也大不相同,但他们在一起。对何小坠来说,渴久了的人想喝水,仅此而已。
   谁不是俗世里的食肉动物?一面想要保留善良纯善,一面又在欲望里索取,伪善多情,冷眼杀生。
   二
   新男友有一把极好的猎枪,猎杀飞的跑的动物,然后跟朋友们煮上一大锅吃掉。何小坠也照样吃,红尘不是庙宇,不需要跪着忏悔自己的罪孽。
   他去打猎的时候会带上何小坠,当她在山林间,寻一片有花草的地方坐下来,就总会出奇的安静和平和下来,跟植物同呼吸共命运,这样的幸福,时常会让她觉得生命就这样停止了定格了,没有昨天和明天,这里的岁月是永恒的。
   跟男友失散的时候,乌云密布,即降大雨。她拖着裙子在山林里奔走,想寻到一个可以避雨的去处。就在山凹里,有一家人户,篱笆院里有两棵莫大的樱桃树,在乱风里落花飞舞,舞成了如天堂那样的幻境,而那个男人就站在花树下,仰起来的脸庞上落着数片花瓣,嘴角微扬,笑出山花那样的素净无欲。
   何小坠推开竹扉,他望着她,那是一双清澈又明亮的眼睛,就像蓝天和白云。花瓣和何小坠是他瞳孔里的倒影,就在这个瞬间,雨点急急地落了下来,何小坠一声尖叫,就冲到了屋檐下。屋檐下放着一把竹椅,她边坐下来边喊:“你还不快点躲雨吗?”
   他站在倾盆大雨里看着何小坠,随后跑了过来,站在了屋檐的另一边,也不说话,也不看她,腼腆得就像是个孩子。大雨里,花瓣掉落得愈发激烈,或许这场大雨过去,春天也就去了。
   何小坠把手机掏出来,举到头顶晃了晃,没有信号。她随性关了机,就在屋檐下这样坐着,雨一直不停,天色就暗了下来。
   三
   安静,前所未有的安静。下着瓢泼大雨的山林深谷,是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没有通电,当然也没有网络。
   他在屋里忙了很久,天黑了才出现在门口,腼腆着轻声喊何小坠:“吃饭。”
   屋里的煤油灯昏暗,在昏暗的光线里,何小坠看到了房子里的干净和整洁。贫寒会成为一种温暖,让她突然看清,生活就是可以这样简单的。
   他端给她的是一碗米饭,他的碗里是土豆。何小坠伸手,把两个碗里的大米和土豆对半平分之后,笑着说:“我知道土豆是你自己种的,大米是从镇上买回来的吧济南正规治疗癫痫病医院。”
   他埋着头应:“嗯,我每个月去一次镇上买东西。”
   “这个地方就只有你一个人吗?”
   “都搬走了,乡政府的人来过许多次了,要求山里的人户都搬去新农村住,只有我舍不得走。”
   换作旁人,一定会问他为什么。但何小坠不问,因为她定然也是不想搬走的吧,理由是什么呢?说不出来的理由,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理解的理由,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懂的那个理由。
   他抬头,眼睛明亮得就像是天上的星星:“等明天雨停,我就送你去镇上,那里有去城市的车。”
   何小坠笑了:“你怎么知道我是城里人?”
   他说:“因为你跟我不一样。”
   他们两个穿着不一样,其实又会有多少不同呢?
   她问:“你一个人住了多少年了?”
   “五年了。这里很好,这里的人搬走之后有许多田可以种粮食,我每年都会养几头猪还会喂十几只鸡。”
   他的面容那么的安详,安详得那么幸福。因为他没有太多的欲望,他可能甚至不知道什么叫做欲望。他把肉夹到何小坠的碗里说:“不信你尝尝,我的猪肉最好吃。”
   何小坠突然又笑:“可是你不搬走就会找不到媳妇儿,难道你不想要个媳妇?”
   他的脸就是瞬间绯红,就像是火膛那样的颜色。然后他也一笑,那个笑容就像是素净的山花。
   四
   山里的夜很冷,他用柴火烧了一大木盆水,她在泡澡的时候无数次的去想象门背后是不是有偷窥她的眼神,显然是没有的。这个身居深山里的男子,他的眼睛干净得就像是天使。
   他的被子上是原始的皂荚的香味,还有泥土和汗味混合的原乡气息,让她安心踏实。他睡在他早已过世的父母的房间,两间房屋之间的门甚至没有门栓,但何小坠每个细胞都能够感受安全。
   煤油灯的光亮那么昏暗,外面的雨声那么的热烈,何小坠就觉得自己好像在这里生活过半辈子,抑或生活过整个前世。
   何小坠是被冷醒的,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站在她的床前,双手托着一个盆,接着从蚊帐顶滴下来的水。
   何小坠一醒,反而把他吓着了,倒退了一大步之后,尽可能把手臂伸到最长托着那个盆,支支吾吾着说:“本来,我早就想着要重新捡一捡屋上的瓦片的,没想到果然下雨就漏雨了。”
   何小坠看着他湿了的头发和衣服说:“你刚刚冒雨去房顶捡瓦片了?”
   他腼腆的一笑:“没想到还是漏雨。”
   她也笑:“那你就打算不叫醒我,举着这个盆举一夜吗?”
   他显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何小坠说:“我们去灶屋烤火吧。”
   灶膛里的火燃得很旺,一大锅沸水冒着腾腾热气。何小坠裹着他的棉大衣坐在小板凳上,他就坐在她身旁不停往灶膛里加柴火,自顾自说:“我家里最多的就是干柴,我每天都会背一背回来。”
   何小坠懒洋洋答:“看到了,堆了半院子了,如果我有这个院子,我会种上很多的山花,让它们一年四季地开,永远开不败。”
   他站起来往锅里加冷水,还是自顾自说:“我以前每天早上要走两里地的山路去挑水,后来我买回来很长的胶管子湖北专业治疗癫痫疾病医院哪家好把水接到家里来了。”
   他一个人,在努力的改善打造着他这个家园,有粮食吃,有水吃,似乎也就足够完满了。
   何小坠睡意朦胧的时候,他又披着蓑衣出去了,爬到了房顶上去捡瓦片。
   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但雨依然在下。走到门口,他已经挑回来一大堆泥土和石头,正在冒着雨忙碌。何小坠满屋子到处找才找到一把伞,打着伞跑过去站在他的身后,他说:“我要在院子里砌一圈花坛,种很多的花,让它们一年四季都开不败。”
   她默默蹲下身去,蹲在他的身边。裹在蓑衣里的那个他,让她的心热得发疼了。
   她说:“我叫何小坠,你呢?”
   他腼腆着答:“爹妈是农民,取的名字不好听,他们都叫我陈山娃。”
   她说:“我给你取个名字吧,以后我喊你陈子期吧。”
   他扭过头来,一笑:“真好听。”
   五
   被雨水淋湿了的那个笑脸,成了何小坠在之后许多个日子里,唯一想要珍惜和留住的温暖。
   在他忙着砌花坛的整个上午,何小坠煮好了中饭,一头一脸的黑灰,让他原本蓝天白云一样的眼睛里,有了星星在闪烁。
   一人一大碗鸡蛋面,朴素无华,配得上这原木的桌子板凳。外面的雨小了下来,何小坠提议:“吃完饭我们就去找野花回来栽上,雨天容易活。”
   他每每抬头望她的那一眼,都有惊鸿掠过。
   两个人结伴出了门,他的雨鞋穿在何小坠的脚上太大,所以她基本上就成了他的拖累。雨里的山林小道不好走,何小坠一步一跤,滚得一身都是泥。等挖的野花装满了整个篮子,雨也就停了下来,阳光投射下来的光晕,让何小坠几度失神。
   下山的时候,他蹲下身去说:“我背你。”
   他背着她,她提着竹篮。她从来没有那么奢望过自己走过的路可以变得很漫长,遥遥无期永远不达终点的漫长。
   天是真的放晴了,栽在院子里的花在雨后的阳光里,正在信誓旦旦地许诺要一直盛开。
   何小坠坐在屋檐下的竹椅上,眯着眼睛去看坐在另一边的他,天边的斜阳照过来,照在他的脸上,泛着复古又皇丽的色彩。她说:“子期,明天早上你送我去镇上。”
   他的视线收回来跟她对视,眼里突然就有了波纹。然后站起身走去了鸡棚,接下来他开始杀鸡煮饭,准备一餐欢送贵宾的晚宴。
   山里的夜晚,天空空旷又寂寥,月亮和星星就像是永不相爱的两个世界,各自冷清又孤独。他们就着月光吃饭,默默无语,他只是不停给她碗里夹鸡肉,堆了满满一大碗。
   她说:“我知道新农村是什么样子,条件很好,如果你觉得孤单,就搬走吧。”
   他轻声应:“嗯。”
   “要不然明天你送我的时候,去新农村看一看走一走。这里只住了你一户人家,是无法为你一个人修公路和通电的。”
   他再应:“嗯。”
   “要不然我留个电话号码给你吧,如果你有机会去城里,记得打电话给我。”
   他应:“嗯。”
   其实,他连手机都没有,何小坠的眼睛都是陡然模糊。
   他起身,回屋给她烧好了洗澡水。何小坠坐在院子里,数年来,这是她最安宁的两天时光,可以看清生活的最初,可以忽视生命的形态。活着,总是让她觉得那么艰难,唯有在这里,活是可以这样不惊不扰的。
   她闯进他世界的这两天,会让他向往外面的世界吗?还是他的世界,只有日月星辰清风山花?
   六
   他们走在上山的路上,晨曦里两个影子。
   他边走边采野花,然后递给她,让她抱了满满怀抱。在他的背篓里,背着去镇上卖的腊肉和土鸡,还有一包给她带在路上吃的煮鸡蛋。
   在何小坠的生命里,她从来没希望过路可以很长,遥遥无期永无终点。在这样的路上,不需要语言,他的背是她唯一能望到的方向,踩他踩过的每一步。
   走上公路,搭上去镇上的班车。在镇上的人潮里,他看起来更加的腼腆,比身处深山更加的孤独,原来这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共同点,何小坠一直想逃的也是他融入不进去的。
   他在街边售卖土特产,何小坠则去了一家超市,给他买了许多的生活用品,甚至包括内衣和袜子,她还想要为他那个家园添一些东西,哪怕就是一方洗碗帕。
   把几大包东西塞进他的背篓,他从头至尾不敢看她,默默走在她的身边送她去了车站。一直到车子启动的时候,他才抬起头来隔着玻璃看她,眼睛里晃动的波纹全都是何小坠碎了的身影。何小坠把窗户打开,他把那包煮鸡蛋从窗外递进来,何小坠突然就把他的手抓住了,让他只能跟着车子跑了一段路才放开。
   这不是道别,就像是丢弃!何小坠几次三番的咬紧牙关去克制疼痛,有些人那么的平凡,却是能与她的精神合二为一的,这就是她毕生所求吗?
   手机开机的时候,她已经回城。男友给她打过许多电话发过许多信息,起初都是着急的,后来说:“你总是冷冷淡淡不大理人,要么在跟我赌气,要么想跟我决裂。不管你去了哪里,你安全就好。”
   她把电话打过去,听到了那边的吵闹声,无非就是男的女的大白天也聚在歌厅还是哪个场所厮混。他们的世界有钱有酒有女人,多何小坠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也不少。
   不管她是不是重要,男友还是在晚上的时候约她,见面的时候给了她大力地拥抱,说:“我那天找了你很久,雨下得那么大,想着你也许搭谁的便车回城了,就没有报警搜山。”
   何小坠笑了笑,对她来说,这些都不重要。假如山里没有那户人家,假如她死于深山,他也是能尽快忘了她的。爱情在这个俗世,除了聚和散,想和忘,再也就是短时间的激情与长时间的妥协罢了。他说:“这两天新开了一家酒吧,气氛非常好,我带你去玩。”
   她只觉得孤独,无论身处城市的何处。
   七
   一个月后。
   何小坠失恋了,分手是男友主动提出来的。
   他说:“你的冷淡就像是有谜一样的魅力,起初都会让人好奇,靠你越近感受越凉。我一定不是你可以爱的那个人,你从来都不会为我发热。”
   她不想要很冷也不想要很热,她只想要很暖。
   分手一个月后,她接到了未知电话,那边沉默的时候,她唤:“陈子期。”
   他应:“嗯,我今天卖了一头猪,我买了手机,等我回家就会没有信号了。我就是告诉你,我又栽了几样花,樱桃也熟了。”
   她的心突然就开始发热得疼了。
   他说:“那天送走你,我去新农村看了,我还是不想搬走。”
   她柔声说:“那就不搬。”
   那边轻轻嗯了一声:“如果你再来,就有新被子盖了,枕头也是新的。还有,屋上的瓦片我都盖上新的了,下雨也不会漏。”
   何小坠把电话一挂,就开始拖出箱子收拾衣物。她从来没有这样想要去一个地方,推开竹扉的时候,那个男子和山花一起对她微笑。
  

共 475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